《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轮回卷:逍遥游
第348回、得意闻醉曾见斥,自鸣妖王碰壁回

梅振衣皱眉道:“天条方立,怎么就闹出这种妖蛾子?”

姚妖王眨着眼睛道:“去看看不就知道了,我和你一起去。”

“人间之事,机缘在两年之后,与其枯坐沉思,不如随姚妖王去散散心。”知焰也在一旁劝道。

……

远望龙空山主峰毒舌领,高数千丈如一根巨大的舌头竖起直刺天空,上面却寸草不生。这是一座钟乳石山,阳光照射下呈现各种颜色,黑的、白的、紫的、红的、黄的、绿的,应有尽有。山壁表面并不完全光滑,凸出的岩石分布呈现出各种形状,似狗、似龙、似蛇、似仙女、似怪物,千奇百怪如世间众生百态,都争相折射出各色光芒。

多年未见,走进山中才发现此处已改变了摸样,在奈何渊尽头的毒舌岭山脚下,原先幻法寺的所在,修了一座法阵守护的庄园,绕着庄园立了七座塔,与空桑山的玲珑塔不同,这些塔高台实心形制各异,应是采炼毒舌岭上的钟乳石建成。

近处再看毒舌岭,梅振衣不禁有些眼晕,只见上面密密麻麻凿建了无数的石室,应是小妖们修炼之所,整座山远看象一根巨舌,近看又像一个硕大的马蜂窝。

“去清漪三山学会了凿建通天福地,又在空桑山炼过手,此处经营多年,梅公子,你看气象如何?”姚妖王问道。

梅振衣沉吟着答道:“果然别具一格!”

……

毒舌岭后面是一望无际的数百里陷人沼泽,早间多有瘴气,晚间又有白蝙蝠在空中飞舞,不适合穿行,是一道天然的屏障。离毒舌岭八百里之外,蛮荒腹地中又是一片开阔的山野,是适合于修行的自古天成福地。

昆仑仙境地广人稀,为广大天成道场,这种福地很多,蛮荒中就更多了,此地一直无名也无人驻足修行。几十年前来了一位修士自号托始老祖,带着门下一伙小妖,在一道峡谷的尽头建立门户,起名为碧落峡道场。

能在蛮荒中立门户,必然修为不错,姚妖王好多事,曾去碧落峡相邀托始同为龙空山妖王,结果碰了半鼻子灰。那位老祖心胸大得很,怎肯仅仅为一妖王?

其时正值天人大乱,昆仑仙境也是乱象丛生,若没有遇上青丘山那种变故的话,蛮荒中倒是一个相对清静所在。托始老祖于蛮荒腹地立道场、开法会,评点各派、各教争端以及修行之得失,宣讲无上之大道。在他眼中口中,太上、无量光无非如此,已尽皆了然。

不得不说,这位老祖所讲所宣,很对蛮荒中那些自感成灵修行、未得师道传承的朴素妖族胃口。至少那种总论万法而批斥、指点江山无所不智的感觉很爽。于是碧落峡越来越热闹,成了蛮荒中一处众妖族往来聚集之地。

有人是虔心向托始老尊求道、学道;也很有人把托始老祖当笑话看,闲的无聊来凑热闹起哄而已,比如姚妖王之流;还有人更闲,于法会上与托始论道逗乐。镇元子宣布闻醉山法会不再召集之后,托始老祖号称碧落峡法会足可取代,蛮荒中一时也有几分“盛况”。

梅振衣随姚妖王来到碧落峡时,只见一条开阔的山谷,两边有断续削成岩壁,上面有不少摩崖石刻,三三两两的、形形色色的修士在各篇崖刻前指点谈论。远方山谷的尽头有一片高地,上面有殿堂式的建筑,虽然梁柱、斗拱等细节之处草草营造,不能与蛮荒之外的楼阁相比,但在这蛮荒之中也算不多见了。

山谷中各色修士约有数百人,梅振衣皱眉问道:“听说法会就要召开,怎么就这点人?”

法会一般分两种,一种是门内法会,另一种是开门结缘法会,由大威望成就者宣讲,场面往往是各派门人与散修齐聚。梅振衣虽没有参加过昆仑仙境的闻醉山地仙之祖法会,但也知其规模气象,碧落峡法会号称可取代闻醉山地仙之祖法会之盛,场面也太寒碜了点。

姚妖王笑着解释道:“不要忘了这里是什么地方?参加法会者不可能带很多小妖穿行荒野,前方道场中所聚,大多附近的妖类以及依附托始的门下弟子,今日穿行荒野来此的数百人,有一多半是你我这样看热闹凑趣的,剩下的那一半才是真正参加法会所谓求道、论道的。你来此,感觉如何?”

梅振衣不好评价,只得答道:“法会还没开,谈不上什么感受,有点像乡下的集市,此法会多久一次?”

姚妖王:“闻醉山地仙之祖法会六十年一度,讲解万流归宗发端法诀;碧落峡托始老祖法会三个月一次,虽然规模小点、次数也频了点,却号称大道所指无不尽言。”

谷中有一位修士听见了两人的谈话,摇头插话道:“道友此言差矣!大道不论多寡,有缘能悟者得之,老祖之言无所不含于各途接引,只叹闻者不悟。此处摩岩石刻,记述此前各场法会宣讲真言,你们可仔细观摩,否则难解本场法会真意。”

梅振衣回礼道:“大道不论多寡,有缘能悟者得之——道友此言甚是!……姚兄,我们去看看那些摩崖经卷。”

梅振衣来到最近一处石刻旁,第一眼就被上面的内容所吸引,因为上面记述的法会开讲题目竟是《托始老祖解兵法——论碧山潭之失策》。看完之后神情却很古怪,不知该作何评价。

其中的内容很简单,托始老祖站在碧山潭末代掌门元湛的角度事后分析,碧山潭应该如何针对妙法门的逼问之举顺势而为?应借晚谈亭与醉剑客的牺牲,激发各散修小派的同仇之心,居中养成大势,最终灭了妙法群山一派,并趁势一统昆仑仙境云云。

梅振衣没话说,又去看下一面摩岩石刻,发现刚才那面石刻所记法会应是碧山潭灭派之后、众散修围攻妙法群山之前,因为这一片摩崖所记的题目是《托始老祖解权谋——论妙法之围废计》,其中添加了托始上一场讲法时尚不清楚的情况。

此法会是在妙法群山解围后,托始老祖的指点江山,感叹甚至斥责徐妖王、左游仙、寒山等人无能废计。有那么多人追随他们攻打妙法群山,竟不乘机扩张其势,反而自缚手脚毁大好形势,只斩杨天感而还。

当时应借势遍邀蛮荒妖王、号召各派一举拿下妙法群山,功德大势成矣,再借镇元子携众仙家避乱归天之机,势如破竹灭闻醉山万寿宗一派,则昆仑仙境无人再能御之。其中又回顾了上一场法会,以妙法群山遭围之事印证自己此前所言不需,可惜徐、左等人未能行之,以至最终废计,否则必当一统昆仑仙境云云。

梅振衣又无语,跳过几面石刻再看,有些惊异哑然,有一面摩崖记述的是《托始老祖解大成——论妙法祖师之自弱》。这场法会与刚才石刻记述相隔的时间应较久,谈的竟然是妙法群山祖师西王母如何一统天庭之道,看来随着乱象展开,这位老祖闻知了更多的仙家之事。

在第一面摩崖石刻前梅振衣很惊讶,看的也很仔细,到了第三面摩崖前,略微扫了一眼题目就走了过去。身旁有两位修士正在谈论,其中一人道:“老祖之言,明心见性游刃从容。老祖之心,直指道枢深如渊海。今日方知大道所求!”

另一人道:“老祖之心岂止深如渊海,乃无形无极,尽人间仙界之道,勘举世轮回之本。”

姚妖王在一旁悄然道:“梅公子,你怎么不笑?”

梅振衣反问:“有什么好笑的?”

继续前行,摩崖石刻所记法会内容越来越丰富。有很久以前的,譬如《托始老祖解缘法——论闻醉清风之孤寡》,讲的是清风仙童当年应如何确立万寿宗祖师之威,如何趁镇元子不在的机会控制万寿宗一派,最终架空镇元甚至将之轰杀成渣,必不会落得携明月孤身而去的凄凉下场。

有新近刻成的,譬如《托始老祖解大道——论镇元大仙之休戚》,其中既有对镇元大仙如今地位的嘲笑,也有站在镇元子角度的一番策论。他若是地仙之祖,早已实现真正的“万流归宗”,也应该实现人间仙界万流归宗云云。

梅振衣并未再次驻足细观,向着山谷尽头的碧落峡道场走去,前方有几群修士聚集,通明法眼观之皆妖类所化,在那里似是讨价还价商量着什么。

姚妖王解释道:“蛮荒妖类比不得你们这种修士,法宝灵丹难求,就算有天材地宝与瑞草灵药,也相对单一且缺各类炼制传承,借法会聚集彼此交换,也是很多人的来意,还真像你所说,成乡下的集市了。”

梅振衣终于露出了笑容,捻须点头道:“来此一趟也有所得,这未尝不是善结机缘之道。世间各派法会,如能在宣讲之外,也依缘法做器物交流,将结宗门外善缘更广,我当思之而行,今天没白来。”

说话间已经走到山谷的尽头,两面山壁对出是天成门户,依山势开凿宽阔的长阶通往山坡上殿堂所在,殿堂前是一片开阔的平台,上面站着不少人在彼此寒喧。梅振衣一指门户左右的山壁问道:“这幅对联是怎么回事?”

只见左右山壁人工削平数十丈,分别刻着两列字迹——

上联是:太上之上可有道,镇元大仙失语

下联是:万法无法方尽言,龙空妖王碰壁

下联虽然比较牵强,但梅振衣还算能看懂,应指姚妖王曾来相邀托始同为龙空山妖王,结果碰壁而回的事。显然托始老祖颇以此事自得,众门下弟子特意刻在山门上不忘宣扬,只写一个姚妖王不够气派也不对仗,干脆刻上“龙空妖王”四个字。但这上联所写,又关镇元大仙什么事?

姚妖王以神念暗语道:“梅公子有所不知,想当年托始老祖参加过闻醉山地仙之祖法会,在会场中大谈‘太上之道’,并在镇元子升座时向他质问‘太上之上,可有道乎,大仙是否能答?’镇元大仙并未回答也未与他相论,只说了一句话。

随后托始老祖门下四处宣扬,老祖论道之妙语惊地仙之祖法会,以致镇元大仙变色失语,后来又特意刻在了这里,不忘时时提起。

梅振衣:“镇元大仙当年究竟说了什么?”

姚妖王:“就一句——你就不知闭嘴吗!”

梅振衣终于忍不住呵呵而笑,打了姚妖王一拳道:“人家门下将龙空妖王四个字刻在山前,为托始老祖添噱头,你竟然还来这个地方,不仅自己来还要拉我来?”

姚妖王也笑道:“我知道那四个字说的其实只是我一人而已,能与镇元大仙并列,我有何可怨?”

梅振衣啐道:“跑这里找与镇元大仙并列的感觉,你脸皮可真够厚的!”

姚妖王仍然嬉笑:“镇元大仙放屁有我臭吗?……那上面写我姚妖王之名实在不好看,但托始老祖尚未扯上别的高人,暂且写龙空妖王四个字聊以自慰,等他有机会扯上更抻头的,会再换门联的。”

说话间已经走到法会殿堂前的大平台上,有人认出了姚妖王,上前招呼道:“姚妖王,你又来了?”

姚妖王:“给我留了前排雅座,还能见识蛮荒中各路妖王,为何不来?……哎哟,托始老祖,几个月不见,您的形容更加气派十足啊!”

此时托始老祖在一群修士的簇拥下也走了过来,姚妖王笑着上前见礼。这位老祖身着寒翼阴阳袍,五短身材,身后披着大开襟的天丝斗篷,神情略显矜持又做平和近人状,微笑着拱手还礼:“妖道友特意从龙空山赶来参闻法会,托始欢迎之至!请问这位同来的道友法号?”

梅振衣赶紧拱手答道:“小道姓梅,叫我梅道人即可,此番随姚妖王前来开眼界。请问老祖,今日法会开讲何题?”通明法眼已经看出了托始老祖的来历,是一只成精的鸣蝉,尚在轮回之中。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