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轮回卷:逍遥游
第347回、结善缘魔王送女,谢慈悲护法离山

“怎么无妨?防的就是他们!”张妖王已亮出法器,三见客合一恢复了青牛金仙的本尊法身形容。

前方祥云铺开来的是一队人马,当先是一男一女两位仙家,男子青面獠牙异常凶悍丑陋,而女子却秀丽娇艳,身着玄衣劲装是一位标准的美人胚子。

在他们身后是一辆车,此车十分奇异,像一张带着轮子的大床,床的四角有柱,挂着薄而透明的纱帐,车身上的装饰尽极奢华精美。拉车的是三头瑞兽,形状如马白身黑尾,额头上长有银色的独角,四蹄却是虎爪的形状,在云端上无声而行。绕是梅振衣见多识广,也认不出是何种异兽?

“那是出自昆仑仙境中曲山的瑞兽蛟马,能食虎豹吼声如雷,幼兽极难驯服,若自感成灵有修行方可长成,独角可发出霹雳电光,全身寻常刀枪不入。没想到却用来拉车,真是好大的手笔与排场!”徐妖王以神念暗中解释道。

马车后还跟着近百人,捧盘抱钵、持幡拿杖、提蓝挑箱,一应器物尽极华美,看这架式既像是大户人家搬家,又像是豪门之女出嫁。

走在最前面的一男一女见张妖王等人手持法器凝神戒备,身着玄衣的美女一举手,所有人十丈外就停住了脚步,人数虽多却没有发出一点杂乱的声响。她上前一步欠身行礼道:“自在天之主使者月之蚀、烛之影拜见梅真人,给青牛金仙与诸位妖王见礼!”她身边那位男子也同时躬身下拜。

仙家妙语声闻中解说了来意,玄衣劲装女子叫月之蚀,青面獠牙男子叫烛之影,他们是自在天之主波旬派来的使者,前来相求梅振衣一件事,为蜜波小姐调治损伤。

梅振衣听过月之蚀的名号,她是魔王波旬的弟子,修为极高,早已证他化自在天成就,绝不在天魔明妃烈长缨之下。此人于自在天世界号令众天魔门人约束彼此行止,使众修士不得触犯自在天之主波旬的威严,其地位相当于天庭的巡海大神灵珠子。

至于那位烛之影,是波旬手下头一号战将,威猛无比,一向镇守自在天世界中央的魔王殿。魔王殿非波旬所居,而是波旬的传人弟子修行之处,也是自在天世界各种争端的裁决之处,烛之影在自在天的地位相当于天庭的灵宵守护神将杨戬。

这两位却不是来打架的,而是恭恭敬敬以礼相求梅振衣。果如镇元大仙所料,波旬会主动结善缘。

有时候向人示好的手段,并不需要端起架子给人什么好处,而是放低姿态向人求助。此时最好的结缘良机,就是请求梅振衣调治波旬之女蜜波,这也是梅振衣早就答应的事。

波旬当然不会白白相求梅振衣,月之蚀的仙家妙语中说的很清楚,为了答谢,魔王殿中的所有法宝以及器物、灵药,只要梅振衣用得着,就尽管取用,有什么要求尽管提。而为了让梅振衣安心调治蜜波,月之蚀与烛之影部下众自在天众魔将会守护他的清静,不让任何人滋扰。

梅振衣与青牛金仙等人都望向那辆车,透过纱帐可以清晰的看见上面躺着一名女子,她就是波旬之女蜜波。

蜜波的睫毛很长,闭着双眼似在熟睡之中,娇嫩的脸蛋上还有一抹红晕。她裹着一袭霞云般的长裙,衣裙本无色却隐约折射出多彩流动之光。她的形容看上去就似一位早熟的少女,衣裙掩饰不住姣好的曲线,有几分含苞柔弱,却又有几分将熟欲滴,让人忍不住就有玩赏、品尝、既欲温柔呵护又欲纵情蹂躏的矛盾欲望交缠。

真是人间仙界难得的绝品尤物,沉睡未醒、欲熟未熟的她,比那天魔明妃烈长缨更显无尽含情秀媚。

波旬主动把女儿给送来了,这既是一种的求助,也是一种无声的表态。蜜波之伤很难治,也许梅振衣治起来最得心应手,但梅振衣并不相信诸天世界中只有他一人能治,像佛国法舟、天庭广成子那种高人不能指点手段调治蜜波?多费些功夫罢了。

从某种意义来讲,蜜波既是来调治损伤的,也是来当一位特殊的人质。波旬之女在梅振衣手中,谁敢乱动梅振衣就是与自在天之主做对,派那么两位使者下界,也是表明了整个自在天世界的态度。

梅振衣没说话,青牛金仙却似笑非笑的问道:“波旬既然把女儿送来了,怎么还不放心,派这么多人在一旁监视吗?梅真人只是疗伤而已,自会好生调治,能把蜜波怎样吗?你们这些人是什么意思,陪嫁呀还是上门作客蹭吃喝呀?”

经过封天之事,青牛也看波旬很不顺眼,此刻有意想找找茬,总之不能让波旬太痛快了,话说的很不好听。

月之蚀就似早有预料,仍然客客气气的解释道:“青牛前辈不必误会,我们只是送蜜波小姐而来,若梅真人有何需要尽管吩咐,若梅振衣不欲让我等滋扰,我们也不打扰。自在天之主有命,二百年之内,不论蜜波小姐何时醒来,就算伤势已复,也留在梅真人门下听命。”

梅振衣曾承诺二百年内能调治好蜜波的损伤,而波旬更干脆,就算梅振衣把蜜波给治好了,蜜波也同样要在梅振衣门下听命二百年。不论梅振衣对波旬是什么态度,以他的心境修为,自不会拿蜜波出气。至于这二百年会发生什么事,一切要看缘法了。

梅振衣轻轻摇了摇头道:“我什么都不需要,调治蜜波损伤早有承诺,将蜜波小姐留下,你们可以走了。”

月之蚀一指身后:“这是蜜波小姐在天魔殿中的仆从以及日用器物,请问梅真人命我等送往何处?”

“我已说过,蜜波留下就可以了。”梅振衣一挥袖,拜神鞭飞出化为一片轻雾,掀开纱帐将沉睡中的蜜波托起,再向回一收,已将蜜波抱入自己怀中,言下之意不仅仅这些仆从不必留下,连那辆车也不需要,他自己抱着蜜波走就行了。

一直没开口的烛之影眉头一皱,上前一步道:“梅真人如此不领情,我们很难回去向自在天之主复命。”

梅振衣想了想,也不必把事情做的太绝了,于是点头道:“仆从就不必了,蜜波小姐既然要留在我身边二百年,器物也是该留下的,你们就将这些东西送到无名山庄,然后回自在天世界复命。我还要与几位仙友叙话慢行,你们先去吧。”

月之蚀与烛之影躬身拱手告退,带着那辆车以及后面的人又从云端上离去,前往蛮荒深处的无名山庄,梅振衣横抱着蜜波在云端目送。

青牛身形一晃又化为龙空三见客,程妖王见仁凑过来看着蜜波道:“好一个宝贝尤物,波旬可真大方。”

孙妖王见智反驳道:“什么大方不大方,在梅真人身边待两百年,不仅尽复她的伤势,也是莫大的福缘,自在天世界哪有梅振衣这等人材点化他的女儿?”

彭妖王见业嘻嘻笑道:“梅真人这等人材举世难寻,波旬就不怕女儿被拐跑了?”

孙妖王接口道:“被拐跑了正好,那波旬不就成了梅真人的老泰山,与自在天世界的关系就更近乎了,波旬求之不得。梅真人这样的女婿,上哪去找?”

程妖王摇了摇头:“话别说这么早,也得能看上才行。”

彭妖王把眼一瞪:“谁看上谁呀?”

孙妖王也笑道:“当然是要梅真人能看上蜜波才行。”

徐妖王、谢妖王、张妖王齐声附和道:“三位所言极是!”

青牛金仙化身为三,自己和自己插科打诨,越说越不像话,在有意磕碜波旬。梅振衣明白他为何这样,无非想逗自己一笑,自从青帝殒身后,梅振衣的心境一直很凝重。于是他苦笑不言,抱着昏厥的蜜波在云端上漫步前行,几位妖王在身边顽笑不断。

正在说笑间,前方又有人飞天而来,当先是一名魁梧的黑大汉,身后跟着两名身穿长衫的修士,行止气度皆不凡。梅振衣看清来人,松开了蜜波,让她浮于云端上,遥遥抱拳道:“熊居士,好久不见!”

来者正是观自在菩萨普陀山道场巡山护法熊居士,也是清风仙童的结义兄弟。熊居士见到梅振衣,两人不约而同都想起了清风,面有憾色抱拳还礼道:“真巧,在这里又碰上了。”

“巧什么巧,分明是你迎面而来,是观自在派你来的吗?各乘天熊居士,你在菩萨身边这么多年,是不是也快成熊菩萨了?”青牛金仙又合三为一,有些没好气的以神念问道。

熊居士暗语答道:“青牛前辈莫要取笑,未曾发愿证宏愿心,谈何菩萨果?况且今日我已非佛国普陀山道场巡山护法,自从清风老弟散去之后,我也向菩萨请辞下界了。”

“请辞也不必下界,此番所为何事?”梅振衣问。

熊居士一指身后两名修士道:“介绍一下,这二位是李丰居士与一情居士,前世为我故友,修行未成而轮转,我此番为修行接引。听闻梅真人欲在昆仑仙境驻足,不知能否做个伴?”

仙家妙语声闻中解释了那两位修士的身份,就是当年黑风山三居士的另外两位转世,前世他们被心猿悟空打死又入轮回。熊居士下界于人间接引,其中一人渡苦海之后,改用前世法号李丰,而另一人此世法号一情。

众人上前与李丰、一情两位居士见礼,并无仙家之倨傲,就以人间道友之礼。梅振衣以神念道:“既然熊居士要接引两位人间故友一世修行,如愿意欢迎在无名山庄驻足,闲暇时可自游人间。”

众人结伴飞天,熊居士悄然道:“梅真人,能否请你办一件事?”

梅振衣:“但说无妨。”

熊居士用熊掌般的大手挠了挠脑门,有些尴尬的说道:“梅真人此番下界若回芜州,能否设法将翠亭庵山门殿里我的神像给撤了?”

梅振衣能理解他是为什么,也不追问,当即点头道:“好的,一定照办。”

熊居士:“多谢梅真人,你若回芜州,我随你一起去。”

继续前行已入昆仑仙境蛮荒深处,地平线上可望见空桑山谷以及那十座俪玉玲珑塔轮廓。已在无名山庄中的知焰与提溜转飞上云端相迎,提溜转一眼就看见了梅振衣怀中娇媚无限的蜜波,有些不悦的问道:“你怎么亲自抱她来?让月之蚀他们送来不就得了!”

梅振衣笑了笑,将蜜波递过去道:“这一路,诸天世界也看够了,你若不愿我总抱着她,那就替我抱着吧。”

提溜转接过蜜波,又与李丰、一情二位居士做了一番引见。知焰私下说道:“月之蚀与烛之影将蜜波小姐的一应器物全部送到无名山庄,此刻已返回自在天世界复命,只说二百年后再来接。若无名山庄有任何需要,随时可派使者去自在天世界魔王殿。”

梅振衣问:“你打算将她安置于何处?”

知焰:“波若罗摩与韦昙已去万寿山仙界驻足,当年韦昙疗伤的花神苑正适合蜜波疗伤,我已经都安置好了。你在万寿山仙界时,见过韦昙与波若罗摩吗?”

梅振衣喟叹一声:“他们二位不论是去佛国还是天庭都有尴尬,万寿山倒是个好去处,羲皇殿为清风设祭之时,我已见过他们,并托波若罗摩在羲皇殿周围种植仙界灵花。”

提溜转抱着蜜波又说道:“这位蜜波小姐的伤势可不好治,疗伤的过程很特别,等同仙身炉鼎灵台再造,梅公子要亲自为她调治吗?”

梅振衣瞄了提溜转一眼欲言又止,转而说道:“蜜波之伤至少要昏睡百年才能唤醒,这其间须用无形炉鼎炼丹之术修复其仙身,无名山庄中除了我也只有你能办到,我还记得与善无畏斗法之时,你躲在拜神鞭中悄然炼成了一块砖。我若将拜神鞭给你,你会为她调治吗?”

提溜转连连点头:“你只要教我怎么办,我自会尽心尽力,还可以请秋水与立岚来帮忙,若有修为未足的关键之处,再让你亲自指点。”

梅振衣手抚她的肩头道:“那这一百年,就辛苦你了!”

提溜转一挺胸:“不辛苦,一点都不辛苦!这可是我的真仙物化之境的大成机缘。”

回到无名山庄将一切安置妥当,梅振衣第一件事就是将龙腾、鱼跃、双全、秋水、元充等座下大弟子招来训话,向他们讲解天条。如今这几人皆有出神入化之地仙修为,苦海已渡可称地仙,因为他们虽未超脱轮回却已见证轮回。

天条禁止在世显圣自称神,却不禁止仙家下界点化传人接引缘法。若是飞升前有缘法之人,自然还能以原先的身份下界相见,以对方能明悟或理解的方式。梅振衣飞升前是龙腾等人此世的师父,现在自然还是传法之师,与他成不成仙并无区别。

至于生前无缘之芸芸众生,就算见到了仙家当时也不会知情。对方更不会以仙家身份自居,去号令众生与信徒。

梅振衣与几位亲传弟子把话说清楚,他此番虽下界,但今后的行止所限与以前已有所不同。虽然以前很多仙家下界都是在自觉中这么做的,但如今已有明确的天条所限。

有一个玄妙的细节胡龙腾等人若不成仙是无法清楚的,梅振衣讲述天条时,关于第一句“不可妄拟天心为己心”与封天台上所刻的原文不同,而是“不可妄拟己心为天心”。不仅是梅振衣,后世仙家在人间以不同的身份引述天条,一律皆是这种说法,并非有意改动,而是其中确有玄妙。

当时所处的是一个特殊的时代,天条未立之前,诸仙家曾结缘的传人弟子甚至亲朋好友有许多尚在人世,所以下界相见会刻意讲解清楚。待到数百年后,世上已罕见天条未立时就与显名仙家结缘的凡人,所以天条在芸芸众生中渐渐流传极少,凡人不明白为何自己见不到真正的神仙?

并非见不到,只是不知道,当知道的时候,才清楚与自己打交道的那人是不是神仙,其实这并没有什么区别。

……

波旬将蜜波送来求治,意味着梅振衣已经没什么大麻烦,但几位妖王还是留在无名山庄不走,整天于玲珑塔上斗嘴参玄,不仅如此,还把龙空山未成仙的段、宋、妖三位妖王都招来了,非说在此地清修感觉更好、修为更精进、说不定能早日飞升云云。

这段时间梅振衣很沉静,也很少说话,深居简出极少露面,他的心境依然凝重。门下弟子自然不敢打扰师尊,只有几位妖王厚着脸皮不嫌自己烦人,经常来找他闲扯淡、开玩笑。

这天姚妖王从龙空山过来,故作神秘的对梅振衣说了最近蛮荒中一大奇闻,龙空山后面的碧落峡出了一位“托始老祖”,自称地仙之祖镇元子在他眼中也不过了了,在蛮荒中定期召开“碧落峡托始老祖法会”,指引蛮荒众妖族修行仙缘,号称足可取代原先闻醉山地仙之祖法会。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