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轮回卷:逍遥游
第346回、法驾终归羲皇殿,镇元设祭万寿山

梅振衣、提溜转、知焰齐声道:“那当然好了,与东华帝君碧桑洞仙府也做个邻居,二百年后再来时,想必金仙洞府造化规模已大成。”

知焰又想了想,建议道:“既然如此,让刘海也下界罢,玉环、金蟾还在人间。”

梅振衣点头道:“就让刘海去陪道侣,你们先下界去无名山庄等我,离开天庭后,我先去万寿山一趟,将金击子归还,此为青帝遗命所托。”

钟离权眼中似有无限憾色,低头捻须道:“三柱香时间差不多了,为师还有一事要提醒,如今仙界已立天条,但世间修行各派的纷乱未因此而止,你是怎么看的?”

梅振衣行礼道:“弟子已有计较,将往人间一趟,交待应愿去办。”

“如今天条已立,你行走人间以何名何身?”钟离权又追问了一句。

梅振衣答道:“为我儿之父、弟子之师,芸芸众生中一云游道人。”

……

万寿山仙界,原先与天庭略有不同,它没有中枢洞府与外围道场之别,皆为镇元大仙所开辟。原先只有万寿山飞升弟子百余人,却有万里方圆之地。当年五观庄法会之后,又有数百名名仙家来往驻足。

镇元大仙立了一座府,门下弟子在仙府中清修,门外仙家则择地建立自己的清修福地,有点像昆仑仙境的格局。真阳金仙来此后,开辟了一座九天玄女宫,规模九百里,于是万寿山仙界也有了类似天庭的格局。

九天玄女宫中的仙家不多,十余人而已,镇元子又延伸造化出近三千里方圆的外围道场,与原先的仙界并没有什么明显的界线,与散修福地连成一片。

天人大乱之时,镇元子与真阳相商,宣布万寿山仙界为仙界避乱无牵之地,又吸引了大批仙家前来,其中包括五位尚未开辟金仙洞府的金仙。并不是所有的金仙都已依附天庭开辟灵台造化世界,原因各不相同。

游根、野树、西岭、夏茨、是名等五位金仙,已求证金仙果位但知常境界未足,还需历练修行见知,于是一直没有开辟金仙洞府,为避天人乱象,带领门下弟子来到万寿山仙界驻足,计划在此造化开辟灵台世界。

梅振衣穿越无边玄妙方广世界,手中拜神鞭挥出如一道银丝大袖,分影流光中有仙家景像显现,他出现在万寿山仙界的外围道场中,这里也是万寿山的门户。

放眼望去风生丘壑、虹映晴林,涧泉曲曲多绕顾、峰峦不断叠周回,不远处有一面山崖,崖前草秀、岭上兰香,崖壁上摹刻着“万寿”二字。

好一片所在,真不愧万寿仙山真福地!梅振衣在心中暗赞了一声,以神念传音朗声喝道:“万寿宗弟子何在?速迎祖师法驾!”同时双手高举金击子齐眉。

这一声喝惊动了万寿山仙界守护仙家,前方不远有数十人现身,其中一人是梅振衣曾见过的九天玄女宫弟子灵极,其余二十七人皆不识。当先一人身着垂绦百结道袍,头戴阴阳双极冠,手持拂尘一指梅振衣道:“梅真人,因封天之举,众仙家皆敬你三分,但你来到万寿山仙界,应守礼数,何故呼喝?”

梅振衣却没理他,又喝了一声:“万寿宗弟子何在,速迎祖师法驾,不得无礼!”

灵极是九天玄女宫弟子,对面还有几人是众金仙弟子,其余大部分是万寿宗弟子。灵极一见梅振衣平端金击子高举眉前,已经下拜行礼。

而刚才那位仙家还没反应过来,神色一沉道:“梅真人与我万寿宗何干?虽于定天条有功德,但并非诸天世界之主,岂能如此昂然无礼?留下清风祖师遗物自请离去,恕万寿山仙界不欢迎!”

“你是谁?”梅振衣沉声问道。

那人答道:“万寿山仙界护法见明。”

“放肆!”梅振衣一挥金击子就打了过去,离十丈多远,金击子奇异的敲中他的脑门。这一击甚为沉重却不伤人,分明是向下砸,却将见明凌空击飞百里之外。

梅振衣的心情很不好,非常不好,自从青帝殒身后就没有露过笑容,来到万寿山仙界回想起清风仙童的前尘往事,感觉更是沉重。没成想会碰见这么一位不长眼的万寿宗传人,既然认识他梅振衣也认识金击子,竟然那般说话,算是撞到了枪口上。

“诸位不得无礼,梅真人手捧金击子而来,送清风祖师法驾回山。”旁边还是有明白人的,赶紧出声提醒,却晚了一步,见明已经被打飞了。在万寿山仙界,清风仙童毫无疑问是万寿宗之祖,若无镇元大仙则无万寿山仙界,若无清风也无今日的万寿山规模。

想当年清风仙童以金击子打出闻醉山,今天梅振衣又以金击子打回了万寿山仙界,冥冥之中所发生,竟让人如此无语。

此时整个万寿山仙界已被惊动,镇元大仙座下大弟子雨竹率领门人以及仙界中依附的记名传人现身来迎,以恭迎祖师之礼跪拜。梅振衣双手捧金击子神情肃穆,一言不发的受拜,走入了万寿山仙界,隐然有青帝之威。

沿途仙家纷纷现身行礼,所持礼数不同,梅振衣发现此仙界的女子特别多,想必是真阳金仙在此开辟九天玄女宫,宫中传人尽是女子,前来外围道场驻足依附的女仙家也很多。

……

在一片开阔千里的广袤山野中,远方望见一座山丘,此山的形状有点像笔架也有点像元宝,两座对称的辅丘簇拥,正面山下有一片湖泊如镜,湖旁是成片的仙家药田,镇元子与真阳在湖泊的对岸相迎,身后还站着五位金仙。

梅振衣脚踏湖波来到镇元子身前,却未行礼,因青帝已无法向镇元子行礼,将金击子递过去道:“清风仙童身后之托,将金击子送还万寿山。”

“多谢梅真人!”只拜天地的镇元子,此刻也不得不躬身行礼,将金击子接了过去,梅振衣这才还礼。

“此物应供于封天台。”真阳宫主感慨道。

梅振衣正色道:“此非天庭之物,青帝前身遗愿,送还万寿山。请问它将供于何处,供众仙家往祭感怀?”

镇元大仙回身一展大袖,如乾坤移转造化神奇,身后那座山峰的半腰出现了一座宫阙,额匾上书“羲皇殿”三个大字。

……

万寿宗的传人、九天玄女宫与万寿山仙界众仙家皆在羲皇殿中祭奠,正殿中没有神像,当中挂的是一副画,画中有一位站在树下的童子,是当年清风的面容身形,银发披拂却是青帝的神态。

画像前的法坛上,供着一件法器金击子。万寿山仙界立羲皇殿为清风设祭,此后众仙家来往络绎不绝,这里也成了诸天修士凭吊青帝与感怀封天之地。

后话少述,镇元子与万寿山众金仙设祭之后,将梅振衣单独邀到了羲皇殿后的主峰山顶,周围并无门下侍立,镇元子道:“梅真人领大天尊法旨,远离天庭二百年,若愿意的话,就在此作客二百年,我欢迎之至。”

梅振衣摇头道:“多谢大仙好意,但我将下界,尚有事情要办。”

镇元子捻须微微点头:“你下界也无妨,据我推演,波旬必当主动化解你与自在天世界之间的纠葛,结二百年善缘,具体玄妙如何,你下界时便知。”

梅振衣:“我的道侣提溜转也是这么想的,但她却认为是波旬忌惮于我。”

镇元子:“波旬当然有所忌惮,他三日内若不亲来羲皇殿祭奠,若不自行约束好自在天世界,我也不会客气!”

梅振衣:“大仙能料定波旬将主动与我结二百年善缘,此番推演之功在下相当佩服,以大仙的推演布局之妙,仙界亦无人不佩服。”

镇元子似在苦笑,竟有几分愧色:“向时清风能搅乱我的棋盘,后来青帝也能变化我的棋局,见天人大乱,我置身局外观棋不语,封天之后万寿山尴尬难言,又是他解了这一局。”

见天人大乱显末法世象,镇元子做了最坏的打算,独求万寿山清静,就算诸天世界崩坏,也留一片清静无扰的仙界。但最坏的打算并没有成为现实,封天成功天条得立,而万寿山退到棋局之外封盘自固,处境多少显得有些尴尬。

青帝最后落子,托梅振衣将金击子送到万寿山,在此地设祭,等于让诸天世界与万寿山世界之间又结缘法,算是帮镇元子解了这一局。清风与镇元子同为万寿宗之祖,在外人眼中有诸多恩恩怨怨,但他们之间的事情,恐怕也只有本人才能说清楚。

“梅真人未成仙之时,众仙家高人的通灵法眼竟看不透你,此时已知原因,不知梅真人自己是否明了?”镇元大仙突然又将话题转到了梅振衣身上。

梅振衣答道:“当然已明了,并非因我多高深,亦不敢以此自恃。”

众仙家高人法眼看梅振衣不能尽然通透,推演总有混沌未尽,并没有什么别的原因,也不是梅振衣有多么高明多么特别,而是因果缘法使然。封天之举牵涉诸天世界,哪怕退出棋盘的镇元子也仍然身在局中,虽然最终定天条的不是梅振衣,但他的所为是贯穿始终的缘法。

当我们看不清眼前的世界时,是因为我们自己的眼睛以及身处的位置。若有人以为仅凭自己就能决定一切大势所趋,智珠在握无往不利,那只能是妄想,修为之高、推演之精如镇元大仙者,也是做不到的。

“梅真人,你此番下界要回正一三山吗?”镇元子又问道。

梅振衣反问:“是的,请问大仙有何事相托?”

镇元大仙取出了两枚光华流转的丹药:“这是我借你与清风之手而得的灵丹,还赠梅真人一枚,另一枚请梅真人替我留在人间,留给那位我们谁也不知的人。唉!还不知他是不是人,几世为人?”

……

梅振衣很客气的请求镇元大仙不必亲自相送,从羲皇殿山中告辞,走入无边山野药田正要离开,忽有一位仙家在面前出现,欠身行礼。想必已经是等候他良久了,直到此时才有机会单独说话,此人面带哀戚之色,穿月白色长裙披发无钗身形窈窕,正是九天玄女宫弟子持月。

人间九天玄女宫已成仙弟子,除了现任宫主抚尘之外,余者都飞升至万寿山仙界,而持月得清风仙童之助,如今也飞升成仙。

“为什么会是他?”持月仙子只问了这么一句,仙家妙语声闻中带着无尽的感伤。

诸天世界齐聚定天条,只斩落了一位仙家,在持月看来,他却是最不应该被斩落的。在人间,清风从不伤有灵众生,没有一丝缘法之欠。在仙界,他也没有留下道统传承、没有开辟灵台造化世界,与诸天世界毫无牵连。

“我也在想,为什么不是我?”梅振衣黯然答了一句,仙家妙语声闻中将自己所知的一切都告诉了持月,包括当年与清风在敬亭山中的一番谈话,后来青帝以封印之眼送到天庭的那封信,以及最后关头青帝阻止他登台之举。

两人都只说了一句,却已相对无言,梅振衣长叹一声拱手离去。

……

“正一真人,我们!”梅振衣刚刚下界来到昆仑仙境,忽然听身后有人呼喊。

回头一看,是程妖王见仁、孙妖王见智、彭妖王见业、张妖王永均、谢妖王立全、徐妖王胜治这“六”位仙家,其中最有意思的是青牛金仙,此刻又变化法身为龙空三见客。

“你们怎么全来了?”梅振衣在云端上问道。

张妖王道:“龙空山宋妖王、段妖王、姚妖王他们三个尚未成仙,这一世修行不论成与不成,我们好歹也下界陪到底,也在昆仑仙境呆上二百年。”

徐妖王道:“梅真人,我把玉骨扇还给了你徒弟,我的那把扇子,你也应该还了吧?”

梅振衣一愣:“哦?题有徐兄墨宝的那把扇子,无法带入仙界,我留在正一三山随缘小筑了,此番下界就准备回三山一趟,顺便也把徐兄的扇子取来。”

徐妖王呵呵一笑:“不必麻烦你来回跑,你若去人世间,我一道去就是了,你办你的事情,我取我的扇子。”

梅振衣心中明白他们为何而来,龙空山还有三位妖王未成仙,从缘法而论,不论这一世修行成与不成,最后相送也是应该的。但更重要的原因还是不放心梅振衣,他们应是代表天庭众仙家下界,来关照他以防不测的。

梅振衣也不点破,终于露出了自封天之后得第一丝微笑,点头道:“那就一道前行吧,此去龙空山正好路过无名山庄。”

正在此时,前方风云耸动,似有人疾飞而来,几位妖王面容一肃凝神戒备,梅振衣摆手道:“无妨,应是自在天世界来使。”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