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轮回卷:逍遥游
第345回、清风散尽青帝殒,白发银光化羽丝

“诸天世界若有另议,请此刻另议,若不然,请发神念立愿,天条当立。”青帝在封天台上又说了一句话,诸天世界听的清清楚楚。

这句话在有些仙家听来觉得不可思议,诸天世界多少修士,若一齐发神念立愿,青帝言下之意他都能分别,而且也清楚谁未发愿,难道他的修为已经达到灵台中照彻十方的境界吗?

梅振衣看着青帝,突然想起了刚刚突破金仙大罗之境的大天尊,青帝走上封仙台应早知面对的结果,难道他的修为也将突破,进入那玄之又玄的境界?那就无从斩落了。

想到这里,梅振衣心头有几多感慨,也有一丝欣慰。就在此时,魔王波旬说道:“且慢!”

“波旬,你还有什么话要说?”青帝的声音不大,却带着难以形容的威压,若不是梅振衣的身形被大神通定住,此刻也要忍不住后退。

波旬却没有后退,挺身前走两步道:“若是他人在封天台上自斩,我无话可说,但青帝不同,观自在菩萨,你以为呢?”

仙家妙语声闻中说了一番道理,青帝和别的仙家不一样,已至金仙大罗之境,而且是古往今来第一位被斩落之后还能恢复形容心境之人,修为显然在诸仙家之上,也许只有镇元子与法舟才能窥探其玄妙,连波旬都不清楚。

倘若青帝自斩之后,还能回来呢?这一点还好说,今日青帝已非古时青帝,其实仅是仙童清风的一种修证而已,修为见知已与古时青帝无关,但另一种情况可就不好说了。

假如青帝也与大天尊一样,在自斩的同时破关修证三生万物、玄之又玄的境界,又怎么办?这种境界是不能随意修证的,修为再高也不行,需证混成心境,立天条正是此种大功德,看今日之青帝俨然已在堪破边缘。

假如这样的话,天条甫立,立天条而自违者却破关精进,证入玄之又玄,岂不是个巨大的讽刺与笑话?

一直闭目垂帘的法舟此刻抬起眼皮,面无表情的瞄了波旬一眼,似有些不悦,又闭上了眼睛。观自在本不想说话,听波旬点名问她,不得不答道:“此言有理,青帝应当言明。”

本来青帝发话,诸天世界一阵感慨,天条也将立下,波旬来了这么一出,事情又起了波折。假如梅振衣此刻能动的话,真恨不能举起金击子狠狠的敲在波旬与观自在的脑门上。诸天世界众仙家此刻都望青帝不言,场面又恢复了僵持。

青帝长叹一声,这叹息声就似清风在诸天世界回旋不止,只听他说道:“大天尊能,而我不能,此刻方知!清风之修行从未入轮回,从清风中所化生,一世求证至,封天台上此方知有缺,未历世间之劫。不破金仙大罗不得了然,此时了然却已无言。

以波旬之腹渡青帝之心吗?那好,我给诸天一个交待。若天条不立,我也下不了封天台,当自斩而去,诸位应无话可说。若天条得立,我则违天条,当为被天条斩落之第一人,且断缘自斩!”

断缘自斩?梅振衣虽已证金仙,却不明白这四个字,但青帝的仙家妙语声闻中已经说清。

前文说过所谓斩落,就是殒身堕入轮回,多少世修行尽消,神识重新洗尽,彻底的了结。一缕残神若有幸化生出现在轮回中,管他是猫是狗,也完完全全是另一种情形,根本无法也不能与“以前”相论。

这本无所谓断不断缘,但波旬说出了自己的疑问。青帝则立誓,若天条不立他将自斩,具体会是什么结果谁也管不着,因为那是他自己的修行心境求证。若天条能立,他应率先维护天条的尊严,成为被天条斩落轮回的第一人。——但怎能保证呢?

青帝将断绝一切缘法,不论是清风还是青帝,所有的形容、心境、修为、见知、神识、法力全部断绝,若一缕残神若有幸于轮回中化生,也永远不会恢复,不论是青帝还是清风,也将永远不在。

说话的同时,青帝从羽衣的胸口处扯出一样东西,看上去是一片翠绿的树叶,表面还有叶脉状纹理,约一寸大小,却比普通的树叶厚的多,有一根黄色的细绳连着。此物质地非金非玉,黄色的细绳与碧色的叶子之间没有穿孔,而是连成一个整体,就像环形细藤上长了一片叶子。

仙家妙语声闻中介绍了此物叫句芒之心,包含清风修行中所有的神识见知,以及所证青帝的形容心境凝结而成,化为一件与形神一体的神器。若天条不立,青帝则带着句芒之心自斩,若天条得立,青帝将抛去句芒之心自斩。

句芒之心包含着青帝修行发端源起,以及最终所证的心境,若自斩时抛去了这些,他不可能证入玄之又玄的境界,绝对会洗尽神识法力再入轮回。

除非与此刻青帝一样求证金仙大罗之境,否则就算得到此物,谁也不知句芒之心中包含着什么?若有金仙大罗之境,顶多也是了解到多年以前有一位叫青帝的仙家所经历的故事,清楚了他当年的大宏愿。

就算青帝有幸于轮回中化生,后来“人”又得到了句芒之心,也没有什么意义,因为那时他已斩落于轮回中,句芒之心只是一件别人的物品,与其它人得到没什么两样。

青帝的仙家妙语声闻中还有最后一句交待,自斩之后连他自己也不知结果如何,若句芒之心不回,就算生而仙身,譬如明月仙童或莲华生大士那般,他也不再有一丝仙家神通法力。

“这些,够不够护天条之威严?若此天条不立,波旬,我自斩之前先斩落你,管他自在天世界崩不崩坏。”青帝手持句芒之心再度说话,此时语气中没有多少威严,淡然如风的柔声细语。

波旬连退三步,脸上竟有惧意,低下头不敢仰面于青帝对视,再也没有言语。青帝的神色莫名有些疲倦,轻声的问了一句:“我已拟天条三则,诸天世界是否立愿共守?”

以仙家心境,此刻若不反对,就必须立愿,诸天世界所有仙家神念一起发出,这其中当然也包含梅振衣的神念。立愿共守天条,等同送青帝断缘自斩,但梅振衣亦深深无奈,他自问——这三则天条,是否立愿共守,答案当然是立愿。

手中的金击子突然一松,那股定住他的大法力消失了,不是青帝收了法术,而是青帝已不在,同一瞬间梅振衣立愿的神念发了出去。有一物莫名无形,为仙家形神一体所化,从梅振衣的灵台中自然被斩落,滴落在捧着金击子的手上。

那是仙人泪!

青帝随手抛出了句芒之心,这一物从封天台落到了广场中,正砸在梅振衣的身上,却似无形无质穿仙身而过落,又穿过明黄玉凿建的斩仙台,落入无边玄妙方广世界,最终不知落到何方。

看见这一幕,很多前辈高人已经反应过来,青帝的修为确实已经突破了金仙大罗之境,但却没有像大天尊那样证入玄之又玄的境界,他历劫未成被断缘而斩。真仙证金仙需发愿历化形天劫,金仙欲突破大罗之境也需发混成愿心历劫。

这一劫不知何名,众仙家不知何妙,也许一切都是缘法?登上封天台拟天条就是青帝的求证,虽明知结果他还是上去了,断缘斩落轮回,不论是自斩还是被斩,也许并无区别。

青帝是历劫失败还是历劫尚未圆满?谁也说不清。但不论是清风还是青帝,已永远不在,就如这番天人大乱中被斩落的其它仙家。

句芒之心落下,青帝的身形也化为一阵清风散去,封天台上无数银丝飞舞,分不清是羽衣的光芒还是他的长发,散尽之后再无一丝痕迹。

青帝断缘自斩的前一瞬,金色的眸子深深的看了梅振衣一眼,梅振衣竟然读懂了他眼神中的含义,灵台中就似听见一番话语:“在这一刹那,终于看透你,以我全部的神通法力,此刻这一瞬玄之又玄不可思议大神通,和你开个玩笑,也帮你一个忙,否则你很难求证金仙极致境界,难解来处、去处。

你也帮我一个忙,除了此前所托,请你向明月传一句话,清风曾守望明月一千二百年,她若愿意,也可守望一千二百年。一千二百年后会有人登上九天玄女宫,不是青帝也不是清风,我也不知是谁,她若不愿见,那就不必再见……”

通明法眼只能看透轮回外的众生,看不透超脱轮回的仙家,青帝终于看透梅振衣,说明这一瞬修为已在金仙极致之上。他也许对断缘自斩后的事知道些什么,但也不是十分清楚,梅振衣已落下仙人泪,青帝竟还有心情“开玩笑”。

句芒之心的下落,梅振衣是清楚的,此刻却有无限疑惑一齐涌入灵台,而青帝已不在。

“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青帝似知道梅振衣的疑惑,灵台中竟传来无量光的一句谒语,这是梅振衣“听”见青帝或清风的最后一句话。

封天台,那硕大的白玉碑上此刻多了三行字,它可以是任何一种文字,仙家所见自然能识——

不可妄拟天心为己心

不可在世显圣自称神

不可欺夺他人之信

以人间岁月,大唐贞元三年(公元787年),梅振衣求证金仙,玉皇大天尊突破金仙大罗之境求证玄之又玄,青帝断缘自斩,天条立。

……

当梅振衣仙人泪落尽,转过身来时,波旬、法舟、米迦勒等来自天庭外的众仙家已回归诸天世界本座,但天庭众金仙并未离去,都已退到南天门下看着他,斩仙台广场上空空荡荡只剩下梅振衣一人。

事情还未完,他头戴大天尊的信物玉皇簪,天庭众仙正在待他发话,而诸天世界的显像仍环绕封天台,若天条在,此地就是这般玄妙的景像。

“灵宵宝殿守护神将杨戬,从今日始,为封天台守护神将,所属各部神将司职如常,监察诸天世界。”梅振衣直截了当的下令,气宇之间俨然竟有几分大天尊的风范。

“喏!”杨戬手持三尖两刃兵,躬身行礼领命。

“天庭之规不变,为众仙家清修福地,各金仙洞府中自行约束,外围道场有天庭巡海护法神队维护清静,各金仙洞府指派弟子为护法神将,众位金仙推何人为巡海大神?”梅振衣下了第二道命令,同时问了一句。

“仍为灵珠子。”众金仙齐声答道。

梅振衣朝灵珠子拱手道:“天庭巡海大神,依大天尊法旨,我当远离天庭二百年内不得再回,可否容我回东游谷安顿完门中事务?请巡海大神请随行监视。”

灵珠子摆手道:“监视就不必了,给你三柱香的时间,只能去东游谷不得去天庭别处。”

……

东游谷中,知焰问道:“这二百年,我们将去何地呢?那三大天条只是约束众仙家轮回内外行止,斩断天人之乱,但你与自在天世界的私怨,说不定还会有人纠缠。”

梅振衣淡然答道:“谁要纠缠就纠缠吧,怕也没用,我也不会怕,去昆仑仙境无名山庄,我就呆在人间看着!”

提溜转在一旁道:“怕什么,我家梅公子是好惹的吗?斩仙台上与大天尊一战,相信也没人再敢轻易招惹,就去无名山庄待两百年。”

梅振衣还有些不放心:“东游谷必将成众仙家往来频繁之地,我们都走了,只留刘海一人,他能对应得了吗?”

钟离权摇扇道:“你放心吧,我本想随你一道下界,但此刻又改变了主意,想与你商量一件事。”

梅振衣随即起身道:“师父是否要开辟金仙洞府?恭喜您老人家金仙修为已入知常境界!”

钟离权的语气很感慨,甚至有些伤感:“果然是我的好徒儿,为师之事一言即知。但不必恭喜,不知为何,为师此刻总觉惭愧!前些年受镇元子之邀,曾想去万寿山,如今决定就在此开辟金仙洞府,借现成之名,叫东游谷仙府如何?”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