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轮回卷:逍遥游
第342回、灵台玄皇不可见,毁印真人邀诸天

大天尊原地旋身踏出的步法,梅振衣熟悉的不能再熟悉,就是他本人自创的神宵天雷踏罡步。当神宵天雷术能收发由心之后,本不必在施展时踏出这套步法,习练神宵天雷踏罡步另有用处,但弟子的平日演练时,这套步法仍是规规矩矩的起手势。

大天尊要施展神宵天雷吗?梅振衣虽然接住了第二击身形未动,但收摄灵台无所化转,此刻已孤零零无所遁形,断然是避不开的。

大天尊踏步的同时,手中玉簪朝天一引,发出的不仅是神宵天雷,梅振衣于灵台中如同看见了自己,大天尊的第三击竟是——三宝合击!

若无灵台化转见知,比如徐妖王,在南天门下观战,只能看见斩仙台中央两人挥动发簪相隔九丈在那里比划,至于斗法的玄机只能猜测,但是大部分前辈高人能“看”清楚。

灵台中所见,一条张牙舞爪的百长金龙咆哮而来,金鳞闪烁电光四射,口吐龙珠似含无边幽冥,盘旋着带动空间奇异的扭曲,霹雳震吼有天刑之威。九丈之距,怎能奔腾百丈金龙?这是常人无法理解的玄妙。

此乃梅振衣本人最擅长的、也是威力最大的一击,他自己能接住吗?也许能也许不能,但没有人比他更熟悉这一击,就在不久前,他化解了独孤伸发出的三宝合击。

为了化解这还施己身的一击,梅振衣参悟了好几年,闭关修复天国圣物封印之眼时,终于想到了最佳的应对之策,后来斗法时借助封印之眼的妙用斩开了自己的本尊法身。

但此时的斩仙台上,梅振衣手中只有雷神剑而非封印之眼,他能够施展同样的手段吗?走入斩仙台之前当然不能,但此时呢?不要忘了,大天尊手中也无正一三宝!

所见皆有所证,天天尊的前两击分别变化出命运之匙与九环锡杖,给他做了最好的展示与点化。若是别的天国圣物,譬如命运之匙,梅振衣肯定变化不出来,就算了解修行中有这一层次第境界,他的修为也未到地步,无法与大天尊相提并论。

但是封印之眼不同,梅振衣曾在灵台世界中亲手修复这件神器,相当于诸般玄妙于灵台中领悟后化转重现,不仅仅是使用过它。

从缘法的玄妙之处而论,也算是青帝救了此时的梅振衣,假如当初青帝扔给梅振衣的就是完好无损的封印之眼,梅振衣也达不到炼器之道极致境界,更不能在灵台中“凭空”化出它的妙用。

从缘法的另一层玄妙而论,大天尊的前两击也在点化他,倘若梅振衣不能勘悟其中的玄妙,此时也使不出当初应对独孤伸的手段,那么下场只有一个——被当场斩落。

梅振衣当机立断,雷神剑于灵台中变化为封印之眼,绕到身侧一斩,却不是斩向金龙而是斩向自己。他被一斩而开,一前一后被斩成了两个一摸一样的而梅振衣。

前方那个“梅振衣”,也是按九一之数斩出,挥剑斩落的同时,将那九一之身也给“封印”了。就是这么封印一剑,瞬间切断了对方的神识锁定,虽近在咫尺却像身处另一个空间。

前方的“梅振衣”瞬间灰飞湮灭,却没有一丝多余的法力波动,大天尊出手,三宝合击的威力收发由心,并不一味追求强大无比。

在旁观者看来,梅振衣这么做也是毫无意义的断尾求生,自削法力却于大天尊无损,虽然勉强接下这一击,却很难再面对继续的斗法。然而就在同一时间,梅振衣动了,前方的“梅振衣”被斩灭,他从后方凭空消失,瞬间又出现在刚才的位置,灵台中所现,他手中挥出了一支长鞭。

这支长鞭为雷神剑所化,似拜神鞭又不是拜神鞭,如凌厉金蛇、如霹雳电光,施展的招式却朴实无华,人间卖艺者打猴鞭中的绝活——昏厥鞭。

“斩仙台上斗法,我既留情也不留情,其中玄妙届时方知。但你一定要击中我,真正凭你自己的手段。”这是当初在东游谷中,大天尊私下里对梅振衣说的话。

斗法前梅振衣曾说礼让三击只守不攻,大天尊三击一过,他立刻还击。三宝合击的玄妙没人比他更清楚,倘若被神识锁定则无从闪避,但对手若趁法术未收之时还击,一样可以在神识中反切灵台,这一鞭能抽中大天尊的形神所在。

这样的一鞭,可以致人昏厥而毫发无伤,但也能杀人,就看如何运用劲力了。若对仙家施展,法力随鞭势而入,可以冲击灵台神识,具体有什么后果,要看各人的修为差别了。

梅振衣这一鞭分明抽中了大天尊的形神所在,却似切入了一片无尽虚空,蓄势而发却丝毫未能着力,差一点把梅振衣自己给震伤了。

大天尊躲开了吗?不可能啊!只要他是有形有神之身,在当时的情况下就不可能避开这一击,除非他真的消失了。

观战的众金仙、菩萨灵台所见,梅振衣变化金鞭抽中的了大天尊,而大天尊的身形随之离散消失不见,就似被一鞭抽灭——这怎么可能!

但大天尊是真的不见了,或者说是“不可见”了。在这斩仙台中,众金仙、菩萨的灵台观照下,激烈的斗法时,不可能施展任何一种潜行法术。那么他被梅振衣斩落了吗?且不说这可不可能,事实上也是没有,因为大天尊灵台造化的天庭世界还是好好的。

南天门下众仙家一时目瞪口呆,只有提溜转不禁想欢呼,却被钟离权扣住了动弹不得。此时神念中听见了大天尊的声音:“我的信物玉皇簪,就赐给梅振衣做个见证吧。”

大天尊的声音不是来自任何一个地方,就似每一位仙家在灵台中自言自语所发出,这是众仙家听见大天尊所说的最后一句话。再看斩仙台中央的梅振衣,手持雷神剑站在那里神情有几分落寞,大天尊的玉簪不知何时已插在他的发髻中。

有一件事只有梅振衣清楚,当大天尊消失,玉皇簪莫名插入自己发髻中时,他斩开本尊法身损失九一之数的法力也恢复了,就似刚才那一番斗法从未发生过。

此时众仙家也反应过来,大天尊不是被斩落了,而是修为突破金仙大罗之境,成就三生万物、不在亦无处不在的成就。至于此成就的玄妙如何,谁也说不清,只能用“玄之又玄”这四个字来形容。——那么这一场斗法的结果该怎么算呢?

“梅振衣连化大天尊三击,反手一斩而中,此番斗法,梅振衣胜。……依前约,梅真人可与众金仙商定天庭新规,若众仙家一致商立,我瑶池圣境也无异议。……诸位仙友下次蟠桃会再见,我先告辞了。”

站在斩仙台另一端铺云长阶上的西王母,打破沉默最先开口,她是这场斗法的仲裁,说完这番话转身离开消失不见——回到了瑶池圣境中。

“恭贺大天尊勘破大罗、恭喜梅真人成就金仙、恭送西王母!”南天门下众仙家一齐行目送,然后都看向梅振衣。

梅振衣清咳一声,出人意料的开口道:“大天尊当年与众金仙有约,依附天庭造化开辟金仙洞府与仙界福地,为众仙家飞升请修之地,在此立足者应放下外界恩怨,不得私扰此地清静,此乃莫大功德。

天庭之规不应也不必另商,大天尊法旨我当领受,此地事毕之后,我将离开天庭下界,二百年内不得飞升而回。

此番邀集诸天共商,非为天庭之规,而是欲引无边玄妙方广世界共定天条,以绝天人大乱,免末法到来……”

“慢着!”波旬突然开口打断了梅振衣的话,喝道:“此地只有天庭众金仙与我,佛国只来了两位大菩萨,如何称诸天共商?”

梅振衣淡淡一笑:“自在天之主不必着急,我既然这么说,自有办法邀集诸天共商。”

他取出一方明黄色的印章,看质地与脚下明黄石凿建斩仙台几乎一样,正是上古第一神器人皇印。梅振衣抛出人皇印向斩仙台上一扣,用的竟是毁器之法,这枚印章落地化为无数的碎片消散,仿佛奇异的融入斩仙台中。

与明月、云中子等人相较,梅振衣未必是炼器第一,但他曾毁去自在天第一神器赤炼神幡,借韦昙之手毁去仙家第一神器射日弓,此刻又在斩仙台上亲手毁去上古第一神器人皇印,当真可称“毁器第一”。

人皇印碎灭,梅振衣身后的高台上忽然传来隆隆震撼之声,只见凌霄宝殿瞬间坍塌消散于无形,却出现了一块硕大的白玉碑。此碑有多大,无法以人间的概念形容,总之不论距离多远,仙家神识“看”到这块碑时,恰恰能清晰的看见碑上所有的字迹,但此时碑身上空空荡荡并无一字。

接二连三的变故让众仙家震撼不已,只有青帝似早已料到这一出,没有望向凌霄宝殿而是抬头看高耸的白玉门坊,众仙家见青帝举止有异,也纷纷抬头,只见门坊上所书的“南天门”已变为“封天台”。

随着凌霄宝殿消失、封天台出现,四周的无边祥云瑞霭中有无尽仙家景象涌现:梵音飘渺无数莲台簇拥灵山,那是佛国世界的化像;伴随佛国出现的是一片形色各异的浊山污水,那是依附佛国另行开辟的自在天世界;耀现永恒虹光的高山下,绿草如茵繁花似锦,那是天国在望。

远方更有花开花谢山头景、云来云去岭上峰,就连欲自求清静的万寿山仙界,接引道路也被奇异的打开,于无边玄妙方广世界中与封天台相望连接。

周围呈现的不止是这些世界,前文提过,求证他化自在天的仙家不论出自何教,孤辟造化灵台世界未必有所依附,孤悬无边玄妙方广世界中他人不得入,此刻也被奇异的接引呈现,虽仍不可引他人而入,却可与封天台相窥。

林林总总不可尽述,真真切切诸天齐聚。

梅振衣是怎么办到的?说实话,不完全是他办到的,他还没有这么得大本事,这是大天尊之功,也是大天尊修为突破金仙大罗之境时求证的“混成”境界。此求证难以形容,以庸俗的理解,勉强可与菩萨求证无量光时的“大宏愿”功德圆满相类比。

大天尊此愿能成,还必须借助一个人与一件法宝。

这件法宝当然就是人皇印,据说动用人皇印必须有人皇地位并修至世间法尽头,此器可定人间山河之序。这些传说不能说全然是错,但只是表象而不是此神器真正的妙用内涵。

人皇印须“合令成威”而发动,比如梅振衣此刻若没有开口发话的资格,就动不了人皇印。此器在人间可化转地气灵枢,但要看施法之人的修为,不到世间法尽头也动用不了。

既为神器,妙用当然不仅可在人间施展,就似梅振衣炼制的青冥镜一样可在仙界动用,至于有多大的妙用,要看动器之人是谁、怎么去使用它?人皇印妙用的极致,可定诸天灵台造化之序,这不是改变众金仙、菩萨、天魔的灵台造化世界,而是从修行路途发端处接引,使之呈现。

这个人未必一定是梅振衣,但须同时符合几个条件:第一,必须合令成威,能发动人皇印;第二,必须有灵台造化开辟之功,修为达到相当于金仙的境界;第三,必须有此宏愿心或化形天劫发愿,欲邀诸天相商;第四,必须历证出入诸天仙界之法,能邀诸天修士相见。

综上所述,梅振衣是最适合不过的。

不是梅振衣存心要毁人皇印,而是眼前一幕已是人皇印妙用的极致,发动之后自然就毁了。无边玄妙方广世界一无所有,甚至没有时间与空间的概念,诸天世界各自开辟,可说是近在咫尺也可以说远在天边,但各不相扰。

此刻仍然各不相扰,却奇异的与封天台相望连接,此时的封天台已不仅仅存在于天庭,立足其上,可以面对诸天世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