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轮回卷:逍遥游
第341回、法所见皆有所证,道自然一以贯之

梅溪脚踏五彩祥云立于诸天之上。眼下是无边玄妙方广世界,鸿蒙中金光万道、浑沌开瑞雾千喷,梅溪眼中神光开阖一览无极。

只见列菩萨、罗汉、金刚、伽蓝、明母、飞天,霄汉琉璃中隐现;诸帝君、天官、星宿、神将、仙童、玉女,丹犀宝台上安身;更有那各色通灵瑞兽、得道妖王、精奇异怪,琪树瑶花间立足;还有不知名的各方图腾神灵,或头顶圆光、或披鳞耀日、或彩羽凌空,千奇万态难以尽数。

然而这仙家景象、法华世界却似硝烟甫散,有须弥峰抱残,见蕊珠宫守缺,蒸腾杀气犹未散尽。无数神佛仙圣,此时都面带着敬畏之色注视着一个方向——梅溪与他身后各持法器的众位仙家与妖神。

耳闻一声啼喝,一只金毛巨猿翻着跟斗腾云而来落于不远处,它身上的大红袈裟已经破烂不堪还有烟熏痕迹,脑后的猴毛也烧焦了一块,手提一根金箍铁棒指着梅溪道:“梅真人,你挑动这场诸天浩劫,了断天人因果,玉皇大天尊玄穹高上帝已被打落凡尘,你还想怎样?”

梅溪微微一笑:“我等证道之人已超脱生死,非为战而战,如今大局已定,正应诸天相商,梅某主盟定议而已。”

这时又有一声长啸,远方一金甲天神化身万丈而起,眉心神目圆睁威风凛凛,只是身上金甲残破、手中三尖两刃兵也少了半截。他高声问道:“梅真人,你叫诸天如何相商?如今之计,你如登凌霄宝殿亦无不可,请勿再起浩劫以伤天和。”

梅溪哈哈大笑:“打落一个玉皇上帝,我再做玉皇上帝?这不等于打我自己吗,这简直是毁我道行功果!要我说,诸位不论所修何道所依何教,也不论各家之言天有几重,这无边玄妙方广世界各人叫仙界也好、净土也罢、天国也可,我只定一名为‘天’。……拆了凌霄宝殿,立定天台,列天条于其上,我要封天!”

此时梵音鸣起莲台显现,一妙曼端庄的女子来到面前。这女子容颜绰约,却是个未梳妆的菩萨,漫腰束锦未戴璎珞,衣裳凌乱赤足露臂,手捧的净露瓶崩缺了口,瓶中插的杨柳枝也焦枯了半边。样子有些狼狈可神情一点看不出异状来,她款款问道:“请问梅真人,你要定什么天条,何为封天?”

梅溪呵呵笑道:“不是我定天条,而是诸天仙佛神圣共定天条,所谓封天,就是划界。……观自在,你受人间香火最多,首先就要和你明言……青帝,你说呢?”

梅溪身后走出一名身穿银丝羽衣的男子,上前与他并肩而立,朗声道:“不可妄拟天心为己心;不可欺夺他人之信惑乱众生;不可在世显圣自称神。——这三条,就是我等拟定的天条。”

……

这便是“梦中人”梅溪所做的那一场奇异的梦,按当时的言语,他已将玉皇大天尊“打落”。而此时的梅振衣正拔下发簪欲与大天尊斗法,仿佛走向此梦境中。梦中预示与眼前所见有奇异的联系,却又有玄妙的不同。

斩仙台四周并没有须弥峰抱残、蕊珠宫守缺的景象,如果那梦境是一种灵台展示的话,那般景像应该象征着天人之乱。梦中人梅溪尚未证入修行门径,种种仙家玄妙不可思议的境界也不可能理解,梦中所见种种景象都是异化而成。

衣裳凌乱赤足露臂、净露瓶崩缺的观自在菩萨,不就是象征着关小姐妹化身无法了断的前因吗?

袈裟烟熏破烂,脑后的猴毛也烧焦了一块的斗战胜尊者,不正象征着梅振衣斩心猿之举吗?

至于金甲残破、手中三尖两刃兵少了半截的神将杨戬,倒是很直观,在天庭东海梅振衣真的曾崩缺三尖两刃兵。

假如有人去臆想这样一个故事,梦想拥有这一段经历,却又未曾见证其中的仙家缘法,只是按通常的理解在脑海中去编排,那么就会异化出这一段梦境来,梦中呈现这样的场景。

这梦境确实很爽、很拉风,但斩仙台上已历证这一切的梅振衣却没有半点得意,也许除了自己之外没人能理解他此刻真切的心情。

梅振衣不明白,自己为何为拥有那样一场大梦中的大梦?但他却很清楚,自己不可能“打落”玉皇大天尊,今天斩仙台上这番斗法,实际上就出自大天尊本人所托。

大天尊修为精进,已将突破有形有神的金仙极致,他要借此机缘破关而去。但是大天尊能不能成功、这场斗法之后究竟会发生什么?梅振衣并不清楚,连大天尊本人也说不清。

由金仙极致往上,究竟是怎样一种境界?此刻的大天尊无法言述,也无人能够言述。但梅振衣却知道这求证本身也是一重劫数,比化形天劫更凶险的劫数,大天尊能历劫成功吗?

假如这一场斗法获胜而天庭犹存,大天尊不在又无处不在,究竟会发生什么呢?大天尊并没有说,取决于无边玄妙方广世界的众仙家。

梦境中有列位菩萨、罗汉、金刚、伽蓝、明母、飞天、诸帝君、天官、星宿、神将、仙童、玉女,各色通灵瑞兽、得道妖王、精奇异怪,是想象中的诸天聚齐。但却缺少了天国众天使,这并不是有意忽略,以梦中人“梅溪”的见知,根本就不曾知道。

而此刻的斩仙台周围,只有青帝、波旬、斗战胜、韦驮天以及天庭众仙,看来那番场景可能会在斗法结束后,以另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出现,就是自己发愿所求的“诸天共商”。

一念及此,梅振衣的灵台忽被一物感应所触动,就是那枚一直随身携带的人皇印。刹那间梅振衣的灵台世界前所未有的通透清明,那一场大梦彻底扫去,仿佛散尽在无边玄妙方广世界中。他不再恍惚,抬起明澈的双眼看着对面的大天尊,微笑着点了点头。

而大天尊手持玉簪,也正在向他微笑点头,似将梅振衣刚才的恍惚灵台看透,眼中若有恍然大悟的神情,挥手一簪划了过来。

……

梅振衣灵台恍惚只是拔下发簪的那一刹那,南天门下的众仙家却尽皆变色,在他们看来,梅振衣与大天尊相隔九丈,几乎是一样的动作举止,一样的气度神情,一样的点头微笑。

更令人惊讶的是,梅振衣拔下发簪的那一瞬,灵台神念延伸而开,与整个斩仙台不分彼此,这一微小的玄妙感应,只有求证造化开辟之功才可出现。也就是说,梅振衣竟在此时化形天劫历尽、成就金仙!

魔王波旬的神色既惊又叹,钟离权的神色既喜又忧。青帝似对此早有预料,却望着大天尊微一皱眉,仿佛捕捉到一丝在场其它人看不到的变化。

对于在场大多数仙家来说,这本应该是恭喜梅振衣的时刻,但梅振衣成就金仙的同时,正面临与大天尊之间“斩落不论”的斗法。

……

梅振衣站在斩仙台中央,灵台神念曼延而开毫无破绽,只要他的定心不动、灵台不乱,就没有任何外来的力量能够击中他,这便是金仙灵台造化之功的玄奇,在人世间是无法施展的。

但大天尊在九丈外摇挥一簪,将他的灵台世界从中划开,立足的百丈斩仙台似延伸开张无限,不论他如何安定不乱,他的“世界”也将延展至失去控制的极限,于消散中斩灭。

梅振衣灵台中“观”的清楚,如同看见了另外两个人,挥舞金矛的天使之王梅丹佐以及笔划天国的清风仙童,大天尊的第一击竟是——命运之匙!

当年天国演法时,梅振衣曾亲眼见证清风仙童挥出这样的一击,以梅振衣当时的修为,还不能尽然领悟其中的玄妙,如今身临其境去面对时,已清楚这一击真正的强大之处。而大天尊手中只是一支四寸发簪,妙用却真真切切在灵台中变化为命运之匙。

命运之匙划出,灵台世界仿佛打开了一扇不可知的门户,无论你的定心坚定无比、世界牢不可破,那袭来却不是任何一种力量,而似不可抗拒的命运,任何大神通法力都无从化解。

梅振衣也没有去化解,而是选择了切断,手中金簪往身前一划。虽然身形未动,斩仙台的边缘却似往后延伸,他在后退,仿佛退入了金簪划出的另一个时空,身前留下了一道无形裂隙,堪堪避开这一击。

以大天尊变化无穷的手段,梅振衣几乎无可应对,偏偏他选择了这样的一击,梅振衣可是见过加百列怎么应对的,还曾在灵台中参悟玄通多年,就支命运之匙他也曾研摩良久。

向身前划簪一切,既是加百列当年以秩序之刃破法的手段,也是大天尊本人面对武则天以发簪使出的变化(注:详见本书125回),梅振衣同样以金簪使出,应对的从容无比。

……

观战的众仙家神色更惊,比如长庚星君李白,灵台中略作推演,就知道自己接不下大天尊这样的一击。杨戬暗中思忖,自己就算能避开也很狼狈,做不到梅振衣这般轻松自如、丝毫不着痕迹。

而魔王波旬却在推演另一件事情——自己能用一支普通的发簪发出这样的一击吗?大天尊那支发簪以脂玉髓炼成,当然是最上品的天材地宝,但成器时没有赋予任何成形妙用,仅仅能随化身变换而已,就是最单纯、最普通的一件神器。

以这样的神器出手,所有妙用都是灵台化转而成,它在波旬手中也可千变万化,但绝对使不出大天尊这样妙不可言的一击来。可见大天尊的而修为在波旬之上,至于高明多少,波旬竟有些看不明白。

波旬自忖发不出那样的一击,而梅振衣应对的如此从容,居然使波旬产生了一种错觉,假若是他与梅振衣斗法,仅是印证修为与手段高下,也不一定能奈何对方。——不对呀,这小子刚刚求证金仙,而自己的修为也有展开灵台容人依附、延伸开辟造化之功,已接近金仙极致的“大罗”境界,仅一线差异而已。

只有青帝、韦驮天、钟离权等亲身经历天国一战的金仙、菩萨,才多少明白其中的奥妙,梅振衣早就见证与参悟过这一击。

青帝神色凝重,他比波旬更清楚大天尊此时的手段,玉簪在灵台中变化的不是仙家法宝,而是天国的无上圣物命运之匙。看来大天尊的境界已隐然突破金仙极致,几接近于“无差别”的修为。

对于在场其他的多数仙家而言,大天尊与梅振衣的这一攻一守,就似一场绝妙的演法,若仅仅是展示修为与手段的话,已无须再做更多的证明。

不知何时南天门下又凭空出现了数十人,于天庭开辟洞府的所有金仙,不论平时是否理会闲事,此刻都从灵台造化世界直接赶到了斩仙台旁。

更令人惊叹的场景还在后面,大多数金仙灵台中刚刚“看”到从没见过的天国圣物命运之匙,紧接着又“看”见了几乎每人都认识的、寄名受印未来佛的象征法杖。

……

大天尊一击无功,四寸发簪一转,横夹于中指与无名指之间,立身不动在胸前做了一个双手合什的动作。

斩仙台上发生了奇异的变化,梅振衣方才一簪划出的无形裂隙瞬间消失了,灵台世界中所有变化都被封死了,斗法的战场又成了朴实无华的百丈平台。但另一方面,这一片空间似乎对梅振衣而言似乎不复存在,连立足之地都没有。

大天尊双手合什、四寸玉簪横在指间时,梅振衣灵台中如同看见了另一个人,胸前横端九环锡杖双手合什的小和尚法舟,大天尊的第二击竟是——九环锡杖!

“巧合”的是,这一大神通手段居然也是梅振衣曾亲身见证过的。当年众金仙、菩萨在洛阳云端上对峙时,法舟现身施法,将众人笼罩在一片难以形容的移转空间内(注:详见本书236回),若不是众仙家大神通相互克制,当时的梅振衣根本无法立足。

倘若梅振衣瞬间不能应对,斩仙台就会从展开的灵台世界中消失,无路可寻。然而佛法慈悲,这一击并无斩落伤人之意,只是要将梅振衣逼出斩仙台回到南天门下。假如真是这样,这场斗法就结束了,梅振衣虽落败但毫发无伤。

就在大天尊收回命运之匙、变换九环锡杖双手合什的同时,所有灵台变化被封死的梅振衣,动作却毫无一丝凝滞,也顺势双手合什,四寸金簪横夹于中指与无名指之间,面对面,与大天尊的动作一摸一样,立足斩仙台中央一动未动。

修为不论,梅振衣此人悟性超绝,且善用天下各派道法机缘,所见皆有所证,这一点已化入他的行止之中。

他曾借鉴过丹霞派的绝壁丹霞术,观杨天感的寒星阵也特意向徐妖王请教玄机,甚至成名绝技神宵天雷术,也是从龙虎山紫府神雷符变化而来。能做到这些,不仅需要悟性超绝,还要有一以贯之、所见皆有所证的心界,否则他也创不出天下独一无二的神农百草鞭,这不仅仅在于修为高低。

洛阳云端上那一场对峙,梅振衣不可能不参悟玄通,成仙后多有所获。尽管那时的他对抗不了法舟这般大神通,但此刻也知道应该如何去应对,连一丝多余的手段都没施展。灵台世界看似无路可寻,那就收摄灵台无所化转,一片空明融入对方的心法中,孤零零仍站在原地。

大天尊这一击考验的不仅是神通法力,更重要的是悟性与见知,梅振衣化解的从容不迫,且巧妙的不能再巧妙,就像一位老师提问时,胸有成竹对答如流的学生。

……

南天门下众仙家神念中一片惊叹与惋惜。

惊叹的是梅振衣能化解的如此从容巧妙。与刚才第一击不同,当年洛阳云端上那一场对峙很多仙家都参与了,当然能“认”出大天尊施展的手段。就连提溜转虽看不明白斩仙台中在干什么,神识中也能感应到那是法舟的手段,因为这小鬼在玉门关外曾被法舟拦路。

惋惜的也是梅振衣没有退出斩仙台。尽管已声明“斩落也无话可说”,但大天尊这一击还是给了他认输退出的机会。以大天尊的手段,这样的机会很难再有,梅振衣接下来如何能应对?

……

连续的两击,不是寻常仙家手段,而是梅振衣所知天国与佛国修为最高者曾施展的大神通妙用,玉簪在灵台中先后变化为命运之匙与九环锡杖。

这些都是梅振衣亲身见证并在修行中曾参悟的,大天尊既留情也未留情,他是真的向梅振衣出手了,能不能招架全凭缘法。那么第三击应该也是类似的手段,又会是什么呢?

一念及此,对面的大天尊突然动了,在原地一旋身,动作优雅而逍遥,带着无可比拟的超然气度。一直从容而立的梅振衣脸色突然变了,大天尊的第三击让他始料未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