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八卷:天人乱
第338回、自古天刑皆无眼,逃劫难料有心人

梅振衣好狂的口气!独孤伸赤炼神幡在手,就连魔王波旬也要忌惮他三分,如今得到正一三宝,攻守兼备几无破绽,放眼天下,谁敢说斩就能斩他?

他们这种人没什么废话,既然已经这么说了,今日必然不得善了,独孤伸大喝一声催动正一三宝,这三件神器分别放出黑、白、金色华晕浮于上空掠阵,一抖赤炼神幡一片乌云护住身形,无数怨念生魂喷涌而出直袭梅振衣,青丘山一带瞬时又成人间地狱。

独孤伸发动了正一三宝却只是掠阵没有展开合器攻击,这毕竟是梅振衣的法器,尚不清楚有什么破绽能让对方抓住,使用起来多少还有点顾忌。但如今青冥镜已在他手,梅振衣失去了克制怨念生魂最佳的法宝,所以抖开赤炼神幡攻击。

正一三宝上有梅振衣炼制的仙家神识灵引,独孤伸尚未洗去,理论上梅振衣可以收回来,但此刻却不行。一来他并未在自我灵台世界中,二来对方正在御器。

梅振衣抽出了另一件法宝,一柄镶嵌晶石的十字阔剑,正是天国圣物封印之眼。他并未像沙利叶大天使那样双手挥剑劈砍,而是一引剑诀飞剑绕身旋舞。剑身上那枚晶石发出的冷光,就似睁开毫无表情的眼眸。

这“眼光”很淡,却淡淡的照射很远,扫过之处阴魂厉哮之音都化作了无声的呜咽,仿佛那怨念之力被奇异的封印,周围喷涌的黑烟也化为了灰色。他没有像上次那样施法直接化散生魂承受伤身业力,而是借助封印之眼将周围的怨念之力封印。

独孤伸眼神发亮又惊又喜,真没想到梅振衣的法宝层出不穷简直匪夷所思,随便抽出来一件都是难寻的神器。现在这柄剑,若不谈三宝合击的妙用,不亚于正一三宝中的任何一件。他哈哈大笑道:“梅振衣,你真是个好人,临死之前又给我送宝贝来了吗?”

说着话抖动赤炼神幡,灰烟一卷又成纯黑墨色,漫天厉哮再起,将梅振衣紧紧围在当空。

“宝贝虽好,可惜你吃不下,今天只怕噎死你!”梅振衣一边冷笑,同时也在心中赞叹,独孤伸修为确实强悍,法力远在自己之上,且这杆赤炼神幡真难对付,凭借天国圣物封印之眼的妙用,也冲不开无穷无尽的怨念生魂。

梅振衣祭剑与赤炼神幡相斗,八方灰烟与乌云交替翻滚,如惊涛骇浪中的一叶轻舟,看似凶险无比,却一直稳坐中流。

独孤伸却有些纳闷了,他能看出梅振衣手段高超修为不俗,尤其是那柄剑非常厉害,但不论是想逃走还是想攻击,都冲不破赤炼神幡的包围。可是梅振衣既没想逃走也没有攻击的意思,就是在那里自顾自的舞剑,封住周身三丈之地不让怨念生魂袭近。

这种打法很无聊啊?而且没什么意义,但独孤伸既要以妖云护身,又要卷起黑烟防止梅振衣逃跑,比对方消耗大得多。

一念及此,独孤伸再度怪叫一声:“我看你舞剑能到何时?”黑烟中突然飞出上百个硕大的白骨骷髅,张开森然巨口噬人,同时有无数白骨厉爪从乌云中伸出,抓向梅振衣的身形。

这一招独孤伸对青帝时就用过,当时青帝以金击子打灭了不少骷髅,连独孤伸本尊项链上的骷髅珠都打碎了,吓得他不敢再用,但梅振衣可没有青帝那么大的本事。

梅振衣袖中飞出一支银色半透明的长鞭,化为漫天丝光,对着骷髅与怪爪噼了啪啦一顿猛抽,白骨碎灭化轻烟,接着重新凝聚成形袭来,再度被鞭丝抽灭。场面还是尴尬的僵持,看上去独孤伸大占上风,梅振衣想逃都逃不掉,可偏偏一时之间拿他没办法。

“梅振衣,你这支鞭子也不错啊?虽比不上那几件法宝,也是一件很难得的神器了,也想送给我吗?”独孤伸怪声喝问道。

梅振衣的语气就似在江边看风景,不急不躁答道:“你好可怜啊!废那么大劲夺法宝却根本不识货,你以为法宝都是用来打架的?这支拜神鞭是我自幼随身法器,在我手中妙用无穷,可怜你修为虽高,于炼器、炼药之道见识却浅薄的很,竟说它不如正一三宝?看我怎么抽你!”

这是气人的话,也是大实话,在梅振衣手中仅神农百草鞭一项妙用,就足以震惊天下。拜神鞭是梅振衣的随行法器,宛如清风的金击子、心猿悟空的金箍棒,可能不是最强大的法宝,却是用起来最顺手的、最适合自己的,能最大的发挥种种所学所修所擅长。

此时的拜神鞭挥出万千银色丝光,竟有几分乾坤大袖的风采,梅振衣毕竟不是镇元子或清风,借鉴之中另有变化,每一丝鞭梢都带着霹雳之声,击中骷髅与怪爪时发出神宵天雷,彼此成阵连绵不绝。

孤独神攻势一丝不放松,用嘲笑的语气喝问道:“你这是干什么?在我面前耍把式卖艺吗?不论你有多少手段,今日也是劫数难逃。”

梅振衣看上去不似在斗法,反倒更像在演法,其实他还真有这个意思,他知道论修行法力不如独孤伸深厚,想借此机会看看自己的手段究竟如何?若独孤伸也能应付得了,有这碗水垫底,以后再遇各路高人就有底气了,上哪里找独孤伸这种能放手生死相搏的对手去?

梅振衣也清楚仅凭斗法斩不了有赤炼神幡护身的独孤伸,想斩落他须另寻玄机。

天庭巡海大神、金仙灵珠子,旁观东海一战后曾说过:“尽量不要去找梅振衣那种人的麻烦,那位仙家比滚刀肉还滚刀肉,手段层出不穷,太难缠了!”

若独孤伸听过这句话,此时不知作何感想?梅振衣鞭法神妙,且中规中矩,就像在那里一丝不苟的演练,拿独孤伸祭出的骷髅、怪爪当靶子耍呢!

独孤伸终于沉不住气了,大喝一声道:“你有法宝,我就没有手段了吗?”

一道炽热的烈火长缨、一片刺骨寒冰流索,交替缠绕着卷来,空气中到处都是冷热急剧变化的爆裂声,就似打碎了一片又一片看不见的空间。烈长缨的神器“烈缨”、流冰圣的神器“流凝”,此刻都落到了独孤伸之手。他的修为当真了得,竟能将这两件妙用截然相克的法宝同时施展。

如此凌厉的攻势梅振衣的鞭影也挡不住,他也大喝一声,身形周围飞出二十八盏青玉莲花灯,灯芯同时点亮,这下青丘山上空可就“热闹”了,奇幻激烈的场景笔墨无法形容。

梅振衣可以不用灯芯同时发动这二十八盏灯,但此刻不是在演示境界而是生死相斗,他没有徒然耗费法力已将灯芯全部安上,放开手脚与独孤伸大干一场。云端上风云涌动、厉哮连声、霹雳滚滚、寒热交梭、光华漫射、法力澎湃。

天上的斗法过于激烈,甚至波及到地上的青丘山,本已塌了半截的青丘山主峰再度四散崩碎,方圆百里一切尽为齑粉。好在这里不论是人是妖,没死的早就跑光了。

孤独神哈哈大笑道:“我看你越来越顺眼了,可惜不得不斩落你!这二十八盏灯虽不如其他神器,但今后赐予弟子也是不错的东西,多谢你今日献宝了。”

梅振衣没有答话,似乎苦斗中已尽全力,无暇分心与他罗嗦。

独孤伸笑声不绝,以教训的口吻道:“你施法已尽全力,就算再有更厉害的法宝也动不了,你修为不俗,为何不明白百技之妙不如一计之强?可惜啊,可惜!”

梅振衣突然冷冷的说了一句:“独孤伸,你抬头看看,天上有什么?”

天上什么都没有,以独孤伸的修为不用抬头也看得一清二楚,修为到他这种境界神识所及之内自然明察秋毫。他冷哼道:“死到临头,还想故弄玄虚吗?”

梅振衣不紧不慢的答道:“死到临头的是你,非我故弄玄虚,你头上有什么,片刻之后就会知晓。”

这一句话倒是提醒了独孤伸,缠斗太久对自己也不利。他倒不怕一般仙家来捣乱,此番激斗的场面普通仙家别说插手围攻,就连靠近都不太可能。有赤炼神幡护身,就算来了金仙高人,他也有把握遁去。

但有一点担忧,假如有青帝那样的高人赶到救下了梅振衣,今日一番辛苦白费且后患无穷,这小子太难缠了,不应该再给他任何纠缠的机会!为防夜长梦多,应快刀斩乱麻。

一念及此,独孤伸长啸一声,上方掠阵的正一三宝化为一条百丈金龙,口吐龙珠咆哮着向梅振衣飞击而去,其势威不可挡似能将迎面的一切撕碎,梅振衣的身形在前方显得是那样渺小。他看出梅振衣御器已无余力,此刻毫无顾忌的三宝相合发出最凌厉的一击。

金龙飞击的同时,一左一右“烈缨”光焰爆涨、“流凝”冰寒喷溅,四面白骨骷髅齐张大口,抖赤炼神幡乌云黑烟弥漫,无数怨念生魂将所有的退路封的严严实实。这样的一击哪怕是青帝也难以直面锋芒,首先选择退避才是才是,而梅振衣却无路可退。

但梅振衣未有丝毫闪避的意思,他嘴角微微上挑竟在微笑,似乎早就等着独孤伸发动这一击。金龙飞击瞬间即至,光焰、冰寒也同时交击到眼前,护身的封印之眼绕到身侧一斩,却不是斩向金龙,而是斩向梅振衣自己。

梅振衣被自己的圣剑一斩而开,仙家炉鼎没有血肉飞溅的场景,而是一前一后被斩成了两个一摸一样的而梅振衣。

这不是任何一种变化神通,世间法的化身五五之术对付眼前的攻击没有用,若以地仙修为不论变化多少阳神变换分身,都会被这一击全部斩灭。这也是不是真仙的显形分身,那种虚幻的变化只是世间行走用的,在这种场合没什么迷惑作用。至于金仙历世化身更谈不上,且不说梅振衣还没有那份修为,金仙历世化身也根本不是这么回事。

梅振衣太清楚自己的三宝合击了,由雷神剑发动,只要在神识所及之内被“咬”住了,本尊法身无法躲闪,只能硬接或退避。同时他也摸透了封印之眼的妙用,这一剑太玄妙了,斩开的就是梅振衣的本尊法身。

前方那个“梅振衣”,按九一之数斩出,包含梅振衣“唯心、证我、化物”凝聚仙家炉鼎的九一之功,也斩出了梅振衣所有修为法力的九分之一。

梅振衣尽全力也接不住那一击,九分之一的修为更不可能,只能挡一下而已,而且是无谓的自我削弱。但梅振衣要的就是这么一下,挥剑斩落的同时,将那九一之身也给“封印”了,面对攻击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只能硬受。

就是这么封印一剑,瞬间切断了对方的神识锁定,虽近在咫尺却像身处另一个空间。

前方的“梅振衣”瞬间灰飞湮灭,梅振衣自己也很不好受,这一击不仅斩去了他九一之数的修为,而且感同身受,清晰的体会到仙家被“斩落”的感觉——轮回内外多少世修为与见知在瞬间被散尽。他本人虽未被斩落,也窥见了其中玄妙。

在旁观者看来,梅振衣这么做几乎毫无意义,虽断尾求生但也只是死的慢些而已。独孤伸一击未竟全功于自身并无损,完全可以继续攻击,而梅振衣已经失去了九分之一的修为法力,更难以斗下去。

独孤伸一击得手,神识中清晰的感应到对方被自己斩落,十字阔剑落下尘埃,然而空中的青玉莲花灯却未灭。这怎么可能?旋即又看见梅振衣的身形,仍在万千变换灯光的环绕之中。

独孤伸心念通透,一时虽不尽知其中玄妙,但也大概猜到梅振衣使出了怎样的手段?他心中一惊,同时也感到好奇与遗憾。好奇的是——梅振衣是怎样在激烈的斗法中施展出这种手段的?遗憾的是——今天梅振衣恐怕要逃走了!

梅振衣若要逃,独孤伸已无暇再追击,因为在他的头顶上方,一个巨大的灰色漩涡瞬间生成,一片不可躲避的力量将他牢牢锁定。刚才那一击,伤人威力实在过于巨大,加之青丘山中那一番杀业相积,终于引发了天刑雷劫。

梅振衣方才说独孤伸头上有什么,片刻即知,指的就是天刑砺雷!

奇怪的是,独孤伸似乎并不害怕天刑,只是遗憾今天没有成功斩落梅振衣,这天刑来的真不是时候。而梅振衣用这方式脱身,实在是狠绝无比,将来只怕此人后患无穷。他的目光望向落下的云端的十字阔剑,梅振衣若逃是带不走这把剑了,刚才的玄妙应与这把剑有关,可以带回去好好研究,也算今日最大的收获了。

刚想到这里独孤伸的脸色就变了,因为他看见那二十八盏青玉莲花灯一齐熄灭,都落入尘埃,梅振衣没有多耗费一丝法力将它们收回。而梅振衣本人也未逃走,拜神鞭化一片无形雾气,似一件透明铠甲护住周身,竟然向他疾飞而来,张开双臂就像要给他一个热烈的拥抱。

独孤伸神情大骇——梅振衣疯了吗?这天刑不是冲着梅振衣来的,他却主动往天刑下面钻,就算纠缠的业力不深,此刻以受损之身挨一计天刑砺雷也绝不好受!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间,来不及多想什么,天刑砺雷已无声的劈下,巨大的螺旋状黑色闪电将两人的身形同时吞没。

……

天刑已收,独孤伸被劈落尘埃,光溜溜只是一个炉鼎,一旋身幻化出仙家衣衫,听见远出传来大笑之声。

百丈之外,梅振衣半跪伏地笑道:“独孤伸呀,你看出大罗成就丹本是一件奇异神器,也知对抗天刑重聚法身炉鼎之法,最好不是服用而是祭丹化形。能重聚法身一丝未损,可见你的修为早至他化自在天极致,佩服,佩服!”

梅毅随身带着一枚大罗成就丹,未及使用就丧于独孤伸之手,这枚神丹也被独孤伸所得。独孤伸闭关时曾研究此丹良久,这番下界大肆杀戮不惧天刑的原因就在此。

独孤伸冷哼一声:“多谢夸奖,我不明白你怎未逃走?陪我受天刑一击受损更重,故意要送死吗?”他也被梅振衣搞糊涂了。

梅振衣还在笑:“还记得我刚才曾说你可怜吗?你的心境不可尽知炼药与炼器之道,自以为有恃无恐。却不知大罗成就丹只能对抗不长眼的天刑,却不能对付有心之人,你看我手中拿的是什么?”

独孤伸脸色遽然大变,就似给人狠狠的踹了一脚,以大罗成就丹重塑炉鼎时,一切身外之物都会落下,随身法器也不例外,这一点是独孤伸事先不知的,赤炼神幡五百年来第一次离身了。

此刻化为齑粉的青丘山残尘中,散落的神器到处都是,包括青冥镜、雷神剑、黑如意、封印之眼、烈缨、流凝、二十八盏青玉莲花灯以及灯芯,独独不见了赤炼神幡。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