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八卷:天人乱
第333回、天地山河拈棋指,落子尽处半成局

两人没有开口,只以灵台互感交谈,这番谈话仙界人间再无第三人能听闻。青帝落子淡然说道:“镇元自以为下了一步好棋,却退到了棋局之外,这局棋与他无关了。”

大天尊淡淡一笑:“你我还在棋局中,变数未定,身在局中可以继续,总能改变些什么。”

青帝看着大天尊,眼神很怪,就似他脑门上开了一朵花,似笑非笑道:“看似你我在这里对弈,然而我们都还没看清对手是谁。”

大天尊抬头瞄了一眼天际:“若能看清的话,就不是此时的你我了。还是谈镇元子吧,我本有些意外,置身局外的人应该是你才对。”

青帝:“哦,此话怎讲?”

大天尊:“你若不从五观庄出走与镇元分道扬镳,今日也是万寿山之祖,只要已开辟金仙洞府,你不愿置身事外,镇元未必能退出棋局。……你似早知有今日,故此不想牵连镇元,让他此时能做此决择。”

青帝:“今日说这些已不必,大天尊为何说置身事外之人本应是我呢?”

大天尊:“正因你从五观庄出走,一路打出昆仑仙境,与闻醉山已无牵连。而你在无边玄妙方广世界未造转金仙洞府,在人间也未立宗门传承。我看这敬亭山的神木林,也不过是以天地灵根道法凿建的福地洞天,与你的灵台世界没什么关系。如今明月已去,你身边只有这么一位侍者绿雪,差一点就是孤家寡人了。”

青帝看了一眼正在低头煮茶的绿雪:“绿雪是敬亭山的绿雪,不是我的绿雪,青帝乃人皇之祖,我自称寡人又有何不可?”

大天尊面无表情,但眼神似乎在笑:“的确,你是真正的寡人,你若不是,何人敢是?无论仙界人间,将缘法断的这么彻底的,你是第一人。”

青帝也面无表情,但眼神却有愠意:“你是在夸我吗?天上人间,缘法牵连千丝万缕无穷无尽者,你也是第一人,你我是两种极致。”

大天尊点了点头,眼神变得有些感慨:“你说的没错,我是开辟天庭的玉皇大天尊,又不似无量光与太上那等修为,缘法牵连自然无穷无尽。……还是说你吧,缘法断的如此彻底,最终却没有置身事外,我倒有些奇怪了,既然如此,当初为何出走五观庄?”

青帝:“我若不从五观庄出走,那就清风不是清风,青帝不是青帝,也不会有今日成就。”

大天尊:“成就?孤家寡人成就吗?你今日既是清风也是青帝,修为已至有神有形之极,到了这一步才能明白,你我的修行对于绝大多数仙家而言,不论几世几劫,也是永不可求的境界。你不像我受仙缘所牵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此刻又在想些什么?”

青帝一指山下:“大乱也好,末法也罢,此事了后,我坐于敬亭山中不为所动。”

大天尊连连点头:“以你的修为,完全可以做的到,然而你真是这么想的吗,会改变主意吗?”

青帝又落一子:“修为如你我,怎样才能改变呢?”

大天尊:“对呀,你我这种人,真想不出怎样才能改变?”

青帝反问:“是想不出吗?应是法无可证了吧?”

两人隔棋对视,就这么看着,似乎彼此的眼眸都显得无限深远,看着看着,他们突然又笑了,而且笑出了声,惊动了一旁的绿雪。

“仙童、随先生,茶已煮好,请用!……下棋下的好好的,何故发笑?”绿雪在棋案旁放下两杯茶,柔声细语的问道。

随先生答非所问,一指棋盘道:“俗话说观棋不语,而山神站在一旁,却没有看这盘棋。”

绿雪答道:“我只看了一眼,就觉得天地山河于灵台中运转,棋不是棋局不是局,于是不敢再看。”

青帝也问:“莫看棋盘中玄妙所见,只说这局棋,你能记下这张谱吗?”

绿雪摇头:“无谱可记。”

若有他人旁观的话,又无绿雪的山神之能,只会看见他们在下棋,但无论两人如何落子,棋盘上的黑白之子数目总没有变化,可棋局却在变,每落一子变一谱,进退之间总无定数,以至于这盘棋怎么也下不完。更有意思的是,两人都是凭空一拈,然后落下一枚子。

青帝一摆手:“既无谱可记,你且退避吧。”

绿雪一整衣裙飘然退下,大天尊端杯示意道:“多谢山神的茶。”

两人继续下棋,青帝凭空一拈指,手中却没有出现那枚白棋,神色微动朝天空一弹,羽衣上的丝光卷出化为无形直冲天际而去,澎湃的法力漫卷无边,却又露不出一丝形迹。山下的芜州城熙熙攘攘人烟繁华,谁也不知青帝正在施展大神通法术。

天边有一道蓝光闪现,淹没在蔚蓝的天空背景中几不可查觉,蓝光在急速的飞行快如闪电,然而无论如何却落不下来,青帝发出澎湃的无形法力就似无边无际。接着天边又有流云飞卷而至,远看如天河倾泄,闪着森然的寒光。

大天尊没有抬头,看着棋盘说道:“流冰圣欲斩乔克力,乔克力居然逃往芜州,而她不会知道是你在拦路,将被斩的莫名其妙。”

青帝淡然道:“她虽不知,但此事并非莫名,我不欲见梅丹佐之事重演,怎能让她落到芜州城外?杨天感被镇元所斩,他自己不也是莫明其妙吗?但这件事却清清朗朗。”

大天尊:“乔克力往此地逃遁,应是查觉了你我的一点行迹,此地有无形无匹之大法力,她想借此躲避流冰圣的摄踪追击,不料却撞进了死胡同。”

青帝又凭空拈一枚白子落下,也看着棋盘说话:“他化自在天世界中,除魔王波旬之外,流冰圣的修为不在独孤伸之下,有什么人趟这混水的话,应该就是他了。”

大天尊也落一枚黑子:“流冰圣斩乔克力夺黑如意,必不敢连续起波澜,为消业力计也会返回无边玄妙方广世界休养一段时间。”

青帝:“烈长缨将勾结独孤伸对付流冰圣,你看谁胜谁负呢?”

大天尊:“你心里很清楚,又何必问我?只要独孤伸赤炼神幡不离手,流冰圣总有忌惮,烈长缨有机可乘,哪怕不直接斩灭,也会引天刑之伤而斩之。只要流冰圣夺到黑如意一飞升,那两魔就要动手。”

青帝接着说:“烈长缨许诺帮独孤伸夺到黑如意,以绝外患。以烈长缨的修为自然说话算数,以她的心境也会在事后择机暗算独孤伸,以求全策。”

这两人就像在玩推演接龙,大天尊又接着说道:“烈长缨会在独孤伸沉浸于灵台专心试炼三件神器合一时突然动手,直接侵袭他的灵台化转世界,这是他化自在天修为最大的破绽,若算准了,则独孤伸很难幸免。”

青帝:“可惜她算不准,独孤伸没有首先发难,还算顾忌一点旧情,直到烈长缨出手他才会将之斩落,至于试炼三神器合击,实则是在试探烈长缨,也是在引诱烈长缨。那娘们曾是佛国最妖娆艳丽之明妃,以凡夫之眼观之,有点可惜了。”

大天尊忍不住扑哧一笑:“青帝,你怎会这么说话?”随即一拍额头:“噢,清风仙童在人间已混了不少日子,也学会调笑了,当年在白牡丹的花魁宴上可不是这样。……我问你,若是烈长缨与乔克力相比,谁的姿色更动人?”

青帝一皱眉:“你非要拿这两位天魔来论姿色吗?在我看来,还是乔克力更顺眼一些。”

大天尊含笑落子:“清风仙童,你还是有分别心。”

青帝落子摇头:“随先生,你又在明知故言了,这不叫分别心,非我心有分别,而是她们自有分别。”

说到这里两人同时抬头往天际瞟了一眼,蔚蓝的天空似乎发生了一阵奇异的波动,一片蓝光无声炸裂而开,又似被一片流动的冰寒冻结。一条蓝色的丝带从天空飘落,在空中突然碎成了无数的冰晶状,然后消失于无形。

乔克力被斩,这一场斗法的激烈可想而知。但有青帝与大天尊坐于敬亭山中,芜州百姓竟无一丝察觉,这两人淡然而谈,竟将这一众天魔的结局,不论发生还是未发生,都说的清清楚楚。

青帝沉吟道:“虽说乔克力前业已成终究劫数难逃,但今日在芜州被斩也是我拦路之故。她殒身堕入轮回之后,多少世修行尽消,神识重新洗尽,也算彻底的了结。只是此人修行资质与心性发端未变,若轮回中再入修行门径也难预料,来日若有机缘,我或引渡她一番。”

“你袖口的这根金线很漂亮嘛,哪请的裁缝?”大天尊突然岔开话题来了这么一句。

青帝的眼神有些黯然,叹了一口气道:“此人与乔克力截然不同,却是一样的劫数结局,此刻已不在。”

大天尊追问道:“若轮回中也重遇呢?你缘法断的这般彻底,应该不会想这么多啊?”

青帝:“这些都是虚谈,这盘棋尚未下完,棋局之后的事你我都说不准,此刻毕竟在局中”

“对,差点忘了还在下棋。”大天尊又落了一子,手却放在棋盘上没有提起来。

青帝看着棋盘一皱眉:“烈长缨并非易与之辈,她不是独孤伸的对手必会逃窜,早年在昆仑仙境中有一隐秘洞府,必会逃到那里依托洞天守护法阵自保,而独孤伸也会在昆仑仙境斩之。”

大天尊:“彼时梅振衣就该现身了。”

青帝落下了最后一枚棋子道:“这盘棋局下到了这里,你似乎还能落子,我此刻却只能落这一枚了。”

大天尊一弹指空点棋盘:“我也只能落最后一枚棋子了。”

青帝有些疑惑:“我未看见你落在何处。”

大天尊一笑:“这枚棋子已落在棋盘之外,或化入棋盘之中,你若看不见那就是看不见。”

这句话让青帝怔住了,看这棋盘呈思索状默然良久,忽然抬头道:“我落子到梅振衣现身为止,而你这枚看不见的棋子,也是梅振衣吗?这么做,是否强人所难?你怎知道他肯担当又能担当?”

大天尊微微摇头:“我不知道,只是寄希望于此。”

青帝的眼神有些冷:“听你的意思,已清楚自己的去处,却不清楚梅振衣将会怎样?”

天天尊:“我不勉强谁,机缘至此,他若肯担当又能担当就自然担当。又何苦说我,你把天国圣物封印之眼扔给梅振衣,还附述那样一段话,又是为什么?”

青帝:“我已知梅振衣会自入局中,否则他不会悄悄取走人皇印,他要那个玩艺干什么?”

插叙一段前事,人皇印一直留在东都洛阳宫中。安史之乱中洛阳被安禄山大军占据,后又被梅校大军夺回,宫室崩坏财物遭劫一片兵荒马乱,而人皇印却被梅振衣悄悄取走。这件近乎无用的神器已无人注意,但青帝却知道它的下落。

大天尊有恍然之色:“难怪你会托他修复封印之眼,那等圣物的妙用依附整个天国仙界的造化开辟之功,他对炼器之道若能领悟到这种程度,也就能掌握人皇印真正的玄机了,才有邀集诸天相商之能。你是在考他?也是在试他?”

人皇印这件神器的妙用据说能定人间山河灵枢之序,但使用者必须具备两个条件,一是修行至世间法的极致,二是要有真正的人皇身份。自从上古青帝、炎帝、黄帝三位人皇之后,直至武则天之前,从未有人动用过。

传说是这么回事,然而真的是这样吗?从炼器之道来看,这种妙用是无法理解的,一定有别的原因,只是难以看透其中真正的玄妙而已。要想搞明白人皇印究竟是怎样一件法宝?达到“法无可证”的境界,比如大天尊与此时的青帝、法舟、镇元子,自然就可以。

退而求其次的话,若领悟炼器之法的极致,将天下一切法宝的妙用变化了然于心,也可以明白。梅振衣如果能修复封印之眼,就说明他的炼器之道达到了这个境界。

听见大天尊所问,青帝却摇头道:“你错了,我不是考他也不是试他,就是在帮他。”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