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八卷:天人乱
第331回、观通透置身事外,留清净万寿无波

除了一封信,一段对话,青帝还托梅振衣帮一个忙——修复那件天国圣物封印之眼。他可真是找对人了,如今论炼器之道天庭中也许还有不少高人,但能让青帝放心而且了解天国器物、擅长修复残器的第一人,当属梅振衣。

明月也许更高明,青帝自己也可以,但他偏偏就找梅振衣帮忙,并不强求,把剑送来由梅振衣自己决定修还是不修。

梅振衣却不好拒绝,毕竟青帝曾经帮他很多。修复这样一件天国圣物并不容易,也许时日不需太久,此器损毁的也不是很严重,但其境界已是仙家炼器之道的极致,差一丝火候都不行。炼器也是炼人,如果他成功了将大有收获,几乎可将天下一切法宝妙用变幻了然于心。

但另一方面,也意味着他要有一段时间闭关不问世事,以炼器之法修复这件圣物不能有一丝分心,不能受外来的打扰,暂时管不了任何“闲事”,东游谷也需有专人镇守。

梅振衣收起封印之眼,对知焰道:“加百列冲入佛国,无回头之心,此去难免陨落。青帝给我写了一封信,托我修复此器。而这件神器只有在灵台世界中方可修复,我也只能留在天庭东游谷闭关一段时日,诸事都由你做主了。”

知焰摇了摇头:“我得为你护法。”

梅振衣:“可命刘海带着金蟾、玉环去无名山庄坐镇,至于东游谷……”

“不必担忧,为师这一段时间就在东游谷清修,你放心闭关吧,修复此物无论成与不成,也用不了几年时间。”钟离权的声音从远方传来,抬头看去,这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老金仙从碧桑洞仙府飘然而下。

几人赶紧上前给钟离权行礼,提溜转说道:“您老人家来的正是时候,我唯恐镇守东游谷有失。”

钟离权挥扇重重的敲了她一记,瞪眼喝道:“你是得好好悟一悟这‘有失’二字!”径自走入了东游谷。这一扇子敲的提溜转眉开眼笑,原因无他,钟离权的扇子岂是随便敲人的?跟在梅振衣与知焰后面飘进了东游谷。

钟离权坐镇东游谷,梅振衣闭关不出,而仙家风波未止。局面发展到如今,脱离了人间已平息的安史之乱,成为人间修士之间的争端,各门各派不知没于尘埃几许,进而牵连各仙家下界。

各仙家插手争端之后,动乱已经发生了性质上的变化,不再是单纯的人间乱象牵动仙界,演化为仙家争执波及人间,因为这些事,凡人是插不上手的。

自古以来,因为有天刑雷劫,超脱轮回的仙家一般极力避免业力纠缠,主动插手的直接争斗很少,趋避之道使然。可一旦乱局的性质发生改变,超过了一定的限度,情况就不同了。

有人明知业力难消也要动手,比如易水仙人。又有人使用种种手段躲避天刑业力,在幕后推波助澜浑水摸鱼,比如乔克力之流。再比如梅振衣,他很清醒明的,也明白做很多事将要面对的后果,但是,他能不斩独孤伸吗?这不能以简单的对错得失来衡量。

梅振衣尚且如此,更遑论许多仙家了。

……

梅振衣刚刚在东游谷中闭关,昆仑仙境就出了一件大事,惊动了正在东游谷附近清修的寒山仙人与做客的谢妖王。寒山与谢妖王下界,张妖王与徐妖王也跟着下界了,他们下界之后又汇合了龙空山的姚、宋、段三位妖王,并且得到了昆仑蛮荒中众多妖王以及广大道场中很多散修的响应,带着一大票人浩浩荡荡杀往妙法群山。

事件的导火索是杨天感斩了易水仙人。

易水仙人当初下界找到了妙节长老,责问他何故率众弟子灭碧山潭一派?易水要求与妙节之间以仙人的身份斗法了结,败者殒身入轮回。这一战的结果是妙节败了,被易水仙人直接打入轮回。

妙节是昆仑仙境妙法门天意掌门的师叔,杨天感的师父。当初那一战是他们之间的私斗,妙节长老自有过失,易水也有出手的理由,斗法的地点在昆仑仙境蛮荒深处,没有惊动其他人。他们之间有约定,争端到此为止,不论谁被打入轮回,都不要再追究。

妙节被斩后,秒法门没有追究,易水为避免麻烦,也隐身蛮荒没有回天庭。但是杨天感下界了,为报师仇遍寻蛮荒,终于在龙空山附近找到了易水。

易水与妙节斗法时仙身炉鼎受伤尚未完全恢复,不是杨天感的对手,被打落轮回。这一场斗法惊动了附近路过的姚妖王,他赶来看见了这一幕,十分气愤要将之留下,杨天感打伤了姚妖王不知去向。

这一下乱子可就大了,寒山、谢妖王、徐妖王、张妖王下界,仙境蛮荒中许多妖王也纷纷响应,原先与碧山潭一派有交往的散修与小门派也参与了。因一人之斩本不会闹这么大的动静,但今日大乱波及甚广,很多恩怨已经到了纠缠不清的地步,很多人都是借题发挥而已。

幸亏知焰在东游谷为梅振衣护法,钟离权坐镇,否则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一边是她出身的师门,另一边是结交多年的仙家道友,管也不是不管也不是。

肖妖王晓明当然也想下界,但是青牛金仙让他留下,而自己下界去了昆仑仙境,唯恐徐妖王等人闹出大乱子。青牛也不是一味劝阻,他同样要求妙法门交出杨天感,并且把话说得明明白白,就算杨天感逃回天庭瑶池圣境,他一样会要求西王母把人交出来。

金仙青牛下界,徐妖王等人士气大振,但也幸亏青牛的约束,这些人才没有乱来一气,只是堵在妙法群山道场的外面,要求天意掌门交人。可杨天感不知去了那里,天意掌门也交不出人,况且千年大派被一伙妖王堵门,姚妖王还天天迎门放屁搞得乌烟瘴气,门下弟子也几乎压不住火要动手。

天意掌门是仙家,明白一旦冲突展开对门下弟子以及门外那些人意味着什么,这不仅仅是拳头大小能解决的问题。只要那些人没有攻打妙法门中枢洞府,她严令门下弟子不得起冲突,但压服起来也很难。

天意飞升天庭向祖师爷西王母求教,而西王母的态度很耐人寻味,她告诉天意自己去处置,也可将掌门之位传给别人,自行到天庭来清修眼不见为净。超脱轮回后有仙界,其意义就在此,她只是传法祖师,不是欠债的事主,不会什么事情都替传人解决。

她所做的就是留下修行法诀与妙法群山福地,开辟一片金仙洞府接引成仙道的传人飞升,这就是她当年的发愿。除此之外,其他事情不要来求她,求也没用。

西王母不插手,天意掌门无奈回山,而此时围住妙法群山的修士们也不耐烦了,纷纷叫嚣要冲进妙法群山搜出杨天感。天意掌门说找不到杨天感,徐妖王等人也明白她没撒谎,但不是所有的人都理会这一套。

包围妙法群山的众修士是临时杂合,什么样的人与妖都有,其中不乏借机发泄私怨者、想闯进千年大派道场混水摸鱼、顺手牵羊者。平时没有这个可能,现在总算逮着机会了。徐妖王渐渐约束不住,已经发生过好几起擅闯道场的冲突。

天意掌门虽然严令弟子不要起冲突,但对冲进妙法群山中枢道场的修士也毫不客气,命众弟子发动守护法阵为依托,将擅闯之人尽数诛杀!——这是她身为掌门守护宗派的底线。

修行大派洞天道场岂是那么好闯的,否则梅振衣也不必凿建青漪三山了。死了一批人之后,众修士不敢乱闯了,纷纷要求领头的“主帅”徐妖王率领“大军”一齐攻打妙法群山。此时距杨天感斩易水已经过去快一年,昆仑仙境的乱象可想而知。

徐妖王也深为忧虑,他聚众前来只是想找杨天感算账并要妙法门给个说法,并没想造成这样的混乱局面,于是问青牛怎么办?

头上带角的青牛金仙长叹一声:“我下界前来,防的就是今日的局面,明日我将约见天意掌门,无论杨天感在与不在,总之有个处置的公论。然后你将能劝走的人全部劝走,我将你们带回天庭,左游仙也带走。”

张妖王沉吟道:“很多人不是我们叫来的,也不会被我们劝走。”

徐妖王一顿脚:“老牛说得对,那些借机生事之徒,等我们一走也不成气候,想继续生事自会被收拾。我们为杨天感而来,莫偏离本意,只了断这件事。”

青牛点头道:“理应如此,其实这批乌合之众攻不下妙法群山,但若真的大战,双方都将无谓损失惨重,有违修行真意。”

寒山仙人低头道:“多谢诸位,无言感激!但杨天感之事不交代明白,我不会走。”

青牛安慰道:“这一点你放心,杨天感之事未处置,连我都不会走,否则也不会下界。但仙家行不要节外生枝,莫受势乱所挟,你明白吗?”

青牛约见天意做个了断,恰好第二天又来一位和事佬,天庭东极妙岩宫太乙天尊派座下金仙九灵元圣下界调解争端,陪同九灵元圣赶来的还有昆仑仙境太乙门掌门风清,就是当年那位乾元山道场的药园童子。

太乙天尊派对人了,太乙门与仙境散修关系一向不错,九灵元圣又是龙空山诸妖王的故交,当年徐妖王第一次去天庭,就去东极妙岩宫拜访九灵元圣。而且这只九头狮子精本就是妖王成就金仙,神通广大法力高强,既有情面也有手段镇的住场面。

九灵元圣来了,总要给面子的,第二天双方就在妙法群山中枢道场门外“谈判”。妙法门众弟子都守护道场不出,山谷中只站了三个人——魁梧威猛的九灵元圣、容颜绰约的天意仙人、眉目俊朗的风清掌门,与对面黑压压一片修士相比,阵容显得很是单薄。

见对面只有三个人,这边也只过去三个人——青牛金仙、徐妖王、太道宗宗主左游仙。

无名山庄弟子没有参与这件事,左游仙却插手了,这位左至尊当年在人世间就擅长煽动叛乱,如今这个局面也正是聚集结交各路修士、壮大太道宗的好机会。

九灵元圣首先向青牛行礼道:“我奉太乙天尊法旨而来,昆仑仙境乃自古天成福地、各派仙家传人离世清修之所、成道妖王自洽之居,天尊不愿见此地崩乱,想必青牛金仙亦不愿见。”

青牛点头道:“不错,我与你家天尊是一个意思,今天你我镇场,莫让闲人生乱,此事如何善解,就让他们去谈吧。”两位金仙也不废话,随即一左一右站到了山谷中央的两旁,看样子就是看场子维持秩序的。

……

就在昆仑仙境妙法群山中开始“谈判”时,无边玄妙方广世界中的万寿山仙界,连绵的青山秀水脚下,有两位仙家飘然边走边谈,看架势是一位客人正要离去,而主人再送客一程。前来拜访的是玉皇大天尊,而送客的当然是镇元子。

不知两人刚才都谈了什么,此刻只听大天尊很感慨的说道:“大仙据灵台推演所见最坏的情况,作此打算,可称明智之举。你那六十年一度的闻醉山法会,也从此不再召集吗?”

镇元子:“不再召集,我本人将不再以镇元之名相在万寿山外牵连任何事端,不论天人之乱象如何、几多崩坏,无边玄妙方广世界中总可留一片清净无波仙界,在此造化洞府的真阳金仙也是此意。”

大天尊看着镇元子,眼神让人很难读懂,缓缓道:“就算以你我的修为,只有置身事外才能看的通透,我尚看不透梅振衣,大仙今日作此决定,应该能看透了。”

镇元子点了点头,语气微微有些惋惜:“今日之灵台推演,已由混沌归于清明,自然能看透,也知梅振衣将要做什么,但无法说出来,否则就不叫置身事外了。而我尚看不透你与青帝的去处,看来修为还是差了一线。”

“青帝!他也到了这一步吗?”大天尊微有些意外,一捻胡须又说道:“大仙是昆仑仙境中地仙之祖,既作此决定,应显镇元之名相最后一次下界交待,我能托你办一件事吗?”

镇元子一笑:“我知大天尊所托何事,这就去顺道办了。真是玄妙,你托我在这个时候去斩落一位仙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