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八卷:天人乱
第329回、为而不恃参玄妙,取次诸天论规随

“若是生魂怨念反噬,相当于自招天刑而斩,是这些人做恶自受,难道因其做恶太盛反而斩不得了?”梅振衣缓缓的答了一句,心里还有一句话却没说出来,当初青帝指点他赤炼神幡的破绽,似乎就是在暗示他这么做。

随先生又叹一声:“我不是说你斩不得,绝对当斩!就算他人不去做这件事,也没有理由不让你去做。我只是在考虑如何善后,善解那未知崩乱,因此想托付你一件事,只要你欲抖赤炼神幡,就必须答应我!”

梅振衣张口半天,只吐出来两个字:“请讲。”

大天尊没有开口,没有发送神念,没有以无语观音术,而是用灵台化转互感之法对梅振衣讲了一件事,就算谛听也在身边也不可能听见,就这一番话相当于施展了一番大神通法术,耗法力甚巨。

梅振衣已有真仙极致境界,离金仙成就也只有一线之隔,灵台通明不乱,此刻却勃然色变,一下子蹦了起来道:“这如何使得!”

随先生一伸手,一股力量按在梅振衣的肩上,让他又坐了下来,温言悦色道:“你先不要诧异,能回答我几个问题吗?”

“你问吧。”梅振衣的表情已经有点傻了。

随先生:“你曾去过天国,见到了那位阿罗诃大天尊吗?”

梅振衣:“不算见到,我师钟离权曾说过阿罗诃大天尊的修为,三生万物或可,太上忘情未必,总之还有痕迹可寻,但其人已不可见。”

随先生点了点头,有些感慨的说:“阿罗诃已不可见,但他开辟的天国与净土呢?”

梅振衣:“还在那里。”

随先生:“佛心舍利是你相助韦驮天寻回,你也去过佛国,请问可曾见无量光?”

梅振衣:“无量光不在又无处不在,我不能说见过,也不能说没见过。”

随先生:“那么佛国呢?失去佛心舍利之时,佛国可曾崩乱?”

梅振衣:“未曾。”

“假如我不见了,天庭又会怎样?”随先生眯着眼睛,终于问出了最关键的一句话。

梅振衣答不上来,只能说道:“您此时的修为,我虽达不到,但尚可窥知一二,再往上的话,就非我所能窥了。”

随先生抚了抚膝盖,就似拂去看不见的尘土,望着自己的手说道:“你虽未答,但我也清楚,我若不在,灵宵宝殿亦不在,天庭将分崩离析不复存在。我若在的话,到这场大乱的极致,天庭仍将分崩离析,不知能残存多少仙界。”

梅振衣默然半天,终于又说了一句:“你可以阻止我的,我根本不是你的对手。”

随先生摇了摇头:“我不能,我与众仙家的约定就是不牵扯天庭之外的恩怨,当然包括你与独孤伸的事。就算无此约定,我也没有理由阻止你,就算阻止了你,恐怕还会有别的人别的事导致一样的结局,因为如今天人之乱局已成。……阻止了你,等于重归混沌,还不如来找你,抓住这一丝清明之机。”

梅振衣低下头:“为什么会是我呢?我连金仙修为尚未成就,在仙界算不得什么人物。”

“这我也无法回答,得问你自己。”随先生笑了笑,接着又说道:“你以为自己算不上大人物,但也不是小人物,至今你还有这些念头,没有必要!我倒有些怀念你真意喊我老随,肆言无忌的那段时光了。不论你是谁,如今你已是牵一发而动全局之人。”

梅振衣还是没有抬头:“可是您托我做的那件事,又何苦?”

随先生突然咳嗽了一声:“和你说话居然会偏题了,再论刚才那番道理,我若不在,天庭将分崩离析,你认为我的修为不如阿罗诃吗?并非如此,我已能勘破此门径,可以更进一步。”

梅振衣终于抬起头,盯着随先生问道:“您欲证太上忘情之道?”

随先生的神情高深莫测:“也未必是,不能以名相言之,总之我要求证的境界,不论我在与不在,天庭无分别,仍是亘古以来仙家飞升福地。我的灵台化转开辟之功,将不因我而存,也不因我而毁。……梅真人,你为何不说话?”

梅振衣在思索着什么,一边想一边答道:“您的话,使我想起了先师孙思邈的教导,他老人家曾对我说过类似的话,看来有些道理无论境界多高,总是还在的。”仙家妙语声闻中对大天尊提起了孙思邈当年的教导,尤其是那句:“莫说师父我,哪怕是漫天神佛,在传人面前也要做到,上师在与不在并无分别。”

对于立身立言,这是做人的道理,对于师道传承,这是持戒的道理,而如今到了大天尊这种金仙极致境界,竟然也是修行大宏愿所求。

随先生伸出手来,拍着梅振衣的肩膀,就像一个长者在劝导晚辈:“我是有形有神之身,要以有形有神之法破关,假你之手送我去,这便是我的相托。”

梅振衣按住了大天尊的手臂:“我还是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种境界,你要往何处去,又怎样办到?”

大天尊:“不是办到,是修,是证。如果青帝在这里,他会明白,但你修为未到,不明白就是不明白。还好,你没有空想空谈空设空论,虽然无法告诉你我要面对什么,但我可以告诉你何为化形天劫。”

梅振衣真“走运”,或者说他真倒霉,未飞升之前,清风仙童先对他讲了何谓天刑雷劫,未成金仙之前,大天尊又插了一杠子,对他讲述何为化形天劫。

历化形天劫的前题必须是修为圆满,得通明法眼与无碍缘觉,证物化之境。但到了这个境界不是意味着你继续修行下去就能成就金仙,也有可能永远成就不了,法力再强修行再久也不行,必须发历劫之愿。有很多仙家根本无此愿,成就真仙超脱轮回也就足够了。

化形天劫讲究神形同妙,灵台完全无碍,所求没有任何犹豫、困顿、徘徊、闪烁。假如成功,就得到真正的灵台化转开辟之功,成就一方世界,与各乘天境界不一样,成就的一方世界不论对人对己都是真如实在的。若不成功则再入轮回,没有后退的第三条选择,后果严重的甚至像当年青帝那样只留一缕残神。

很难形容这种求证,仙家历化形天劫的愿心发端各有不同。比如清风发愿不伤天下有灵众生,必须在灵台中观照天下有灵众生。如见众生所行事非己所愿见,思忖这愿心岂不是自缚手脚?如有此一念,则立即被“自己”打入轮回。

但清风又不能不观照天下有灵众生,这不是一种闭目入定的状态,而是一种展开灵台去经历的状态。等他经历圆满,历化形天劫成功,同样也有不被天下有灵众生所伤的成就,同时也成就金仙得到灵台开辟化转之功。

这不是有没有做的问题,就是愿心动念的问题,普通人考虑问题时,可能有种种利益上的比较与道德上的选择过程。但仙家在求证化形天劫时,不能有这样的一丝闪烁,愿心应化入灵台中与神识一体,这才是灵台开辟之功的大神通来源。

按凡人最庸俗的理解,就是不要算计自己,不要和自己讨价还价。有人也许要说了,只在心里想并没有做过的事情,不应该受到惩罚。但历化形天劫中不是有谁惩罚你,而是你自己要达到这个心境,否则就不要发愿心去历劫,因为你没那个修行成就。

可以说诸金仙、菩萨都有这种心境,凡人很难理解这些存在的行事方式,或者根本理解不了,由此编排出种种妄断与非议。比如当年丹霞三子劫持谷儿、穗儿与梅毅,护身霞光连为一体,清风来了也无法夺人,梅振衣只得答应放薛璋走并承诺还他三条命。

张三说这不是助纣为虐吗?李四说这不是笨到家了吗?我若是谁谁谁,回头一棒子把薛璋打死,打的合理合情又痛快,看客也觉得爽,谁又能把我怎么样?张三很聪明,李四也很威猛,他们完全可以这么做,能占不少便宜省不少麻烦,但有一点,也别想去修证金仙成就,事情就是这样。

随先生讲解化形天劫,能够用语言描述的就这么多,无法用笔墨形容的只有梅振衣心里清楚了。最后还留了一个问题,梅振衣有没有成就金仙的愿心发端?这种愿心发端不是随意的,而要与自己从修行入门直到真仙极致,一切所修所行相印。

这些事钟离权没有告诉过梅振衣,因为他修证到这一步还早,做为师父,应该在弟子愿心发端时点化,或者一切随缘提点,讲的这么明白未必是好事,其中的道理与天刑雷劫是一样的。

随先生今天与梅振衣讲这些,不是传授什么法诀,化形天劫本身也不是修行法诀。他只是通过化形天劫来告诉梅振衣另一件事,自己的修为又到了更高的一层境界,将面临另一种劫数或选择,此时有大宏愿发端,需要梅振衣帮他去求证。

至于梅振衣怎么帮,刚才那番“密语”已经讲过了,一度让梅振衣惊骇不已。

“如果随先生证此修为,则天庭仙界不变,就如天国与佛国那般,但仍旧挽回不了天人大乱,若各位金仙殒身,天庭中开辟的洞府一样会崩乱。”梅振衣说道。

随先生;“那是他们自己的事,我也无法尽数改变,但广袤天庭外围道场不受影响。至于众仙家缠于业力不休、或殒或堕,我亦无奈。以我的修为,只能做到这么多,更多的事情在天人自取了。”

梅振衣沉吟道:“可不可以做到更多呢?”

随先生眨了眨眼睛,有些狡猾的说:“当然能了,但不是我一人之事。如今乱相难治,我若在时只能守天庭清静,而整个仙界中的仙家都卷入的话,天上人间谁也不可能清静,真真切切就是末法到来。……不能只虑及天庭,还要想到整个无边玄妙方广世界。所以我想成全你一回,我化去之后,你就有可能完成另一件事。”

梅振衣:“另一件事?”

随先生:“不可思议之事,说难也难,说易也易,就看如何演变了。”

梅振衣一皱眉:“我还是不懂。”

“其实也简单。”随先生凑了过来,在梅振衣耳边悄悄说了两个字:“封天!”说话的同时却没有任何解释,没有仙家妙语声闻,也没有给出最后的结论。

梅振衣听见这两个字如入深定,只觉得周围一切都远去,只有孤寂灵台独存,甚至不知道大天尊是何时离去的。直到有人拍他的肩膀才回过神来,他以为还是大天尊,抬头一看却是道侣知焰,身旁站着神色有些腼腆,就似做错了什么事的提溜转。

“大天尊一年前就走了,你为何独自坐了这么长时间?”知焰开口问道,语气中很是担忧,很明显的能看出来梅振衣心神有变,这对仙家来说不是好事。她所谓的一年,是以人间岁月论。

梅振衣站了起来,神色有些怔怔的:“我在想大天尊刚才说的话,他托我做了一件事,我既未答应也未拒绝。”

知焰:“什么事?”

梅振衣怅然叹息一声:“大天尊告诉我天人皆乱难免,他希望我引众仙家安定整个无边玄妙方广世界,并说出了‘封天’两个字。至于他所托之事,我不能说。”

提溜转有些不满的问道:“对道侣也不能说吗?”

梅振衣歉然一笑,一左一右挽起了知焰和提溜转的手:“我设计独斗三天魔,事先没有告诉你们,是我不该。但这件事真的不能说,我保证,除此之外,往后再无隐瞒,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会与你们商量的。”

知焰却问道:“何为封天?无边玄妙方广世界是不可能封住的,谁也不可能阻止仙家来往出入,也不可能让仙家不入轮回、不去人间。”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