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八卷:天人乱
第328回、无量灵光似悲悯,太上忘情终无言

提溜转没办法了,干脆放弃挣扎,尖声喝道:“法舟,我的确不是你的对手,但仙界之中,也不是没人能对付你。”

“何贤姑,请你回天庭东游谷,我不想为难你。”哑巴闷葫芦终于开口说话了。

提溜转叫道:“你强行逼我回去,那你自己呢?”

法舟:“你若未曾来,我也未曾来。”

提溜转愣了愣,突然又叫道:“青帝,你还不现身吗?再不来的话,以后可没人帮你上九天玄女宫打探明月的消息了!”

“你若未曾来,我也未曾来。”提溜转这一嗓子还真好用,不远处突然有一人开口,说了句与法舟一模一样的话,只见无数道银色丝光凭空而现,青帝走到了提溜转的身边。他的神情与法舟也十分相似,眼中有怅惘之色,背手持金击子,没有看着提溜转而是望向云端下的烽火人间。提溜转突然感觉自己能动了,原地转了一圈躲到了青帝的身后。

“此番大乱,凡仙家下界自寻恶业者,皆难脱轮回劫数。提溜转,玉门关前你尚可回头,快回天庭吧。”青帝开口劝道。

提溜转有些不甘心的问:“你也让我回去吗?”

“你还想怎样?”青帝金色的眸子光芒爆射,无形的威压之气弥漫而开,提溜转飘退了很远。

提溜转看了看青帝,又看了看法舟,这两人就在云端面对面站着,谁也没有办法再站到两人中间,甚至接近也不可能。这里已经没有她转来转去的余地了,一跺脚扭头飞升而去。

“青帝何苦现身呢,我来是劝她走,你来也是劝她走。”法舟也开口了。

青帝淡淡道:“她不会听你的劝,我劝她走,也劝你走。”

法舟:“你走我就走,我们一起去吧。”

青帝摇了摇头:“那我们就一起站着吧。”

这两人的举止有些不可思议,就这么面对面站在云端之上,天光变换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似乎从亘古站到永久,对人间四起烽烟充耳不闻,谁都没有挪动脚步。

还是青帝首先打破了沉默,又一次开口道:“小小大菩萨,寄名受印未来佛,你在等待末法时代到来吗?以你的身份,应知无量光照彻十方世界,但看生生死死、恩恩爱爱、打打杀杀,似有悲悯,却终无言。无量光观照一切,洞悉过去、现在、未来。”

法舟微微点头:“善,青帝能于此地出此言,可见已臻极致修为。”

对方夸奖,青帝却不领情,嘴角有一丝冷笑道:“你在给我下断语吗?可见自视更高,难怪我们站在这里走不了。无量光洞悉过去、现在、未来。而你,大宏愿未证,只待末法未来方可洞悉。”

法舟抬手一指人间:“难道这不是末法世象吗?”

青帝一挥袖:“道不谈末法,自古以来,妄谈末法者皆是邪魔,我若不认识你,此刻恐也要误会了。告诉你一件事,也许到了你大宏愿圆满的那天,才明白末法何意,也许根本就没有你此刻所谓的末法。”

法舟微微苦笑:“也许?所谓?闻君之言,是在给我下断语吗?其实你我都很清楚,以大神通法眼观之,天人皆乱已难以避免。”

青帝却没有回答,似乎也默认了法舟的话,微扭头看了远处一眼道:“那小鬼没走远,还在潜行窥探,她不明白,但我们自己清楚,以你我的修为境界,是不可在这里动手的。”

法舟低头道:“是啊,那小鬼不了解,她只知你我若放手斗狠,此地生灵不知能幸存几许,却不知那样对你我而言等同自斩。”这一问一答让远处的提溜转听见了,她终于离开了此地,悄悄返回天庭东游谷。

青帝没有接话,顾左右而言他道:“莲华生大士斩落大天使沙利耶,本也无可指责,但他现身显圣的后果令人忧虑,你也看见了。”

法舟反问:“天人之乱已如此,青帝打算怎么办?”

青帝却说了一番很奇怪的话:“梅丹佐已斩,魔王波旬也别指望了,你、我、镇元子、大天尊又该各自如何呢?也许在佛国之中,还有几位大菩萨修为接近极致,但谁人能看透?”

法舟眉头皱了起来陷入了沉思,良久之后才说道:“你提到了魔王波旬,我想起了另一个人。”

青帝接话道:“梅振衣若抖动独孤伸的赤炼神幡,必惊动魔王波旬,天人之乱将到达极致。”

法舟面沉似水:“这一幕你我都能推演出来,我担忧的也是这些,到了那时,就不得不有一个了断。”

青帝发问:“你有阻止他的理由吗?”

法舟摇头:“没有,这才是我担忧的,而你一直在帮他完成这一局。”

青帝淡然道:“不是我在帮他,是他自己随缘法而为,世事自然演变,却导致那样一个结果。这是你我的推演,在往后呢,竟谁也看不清!于是你认为这是末法之兆。”

法舟沉吟道:“以修为论,诸仙界中能明澈那样一个结果者,只有大天尊、你、我、镇元子等人,而波旬与梅丹佐之流修为还差了一线,且梅丹佐还已不在,天国之中何人有望在将来证此境界,米迦勒还是加百列?”

青帝:“我倒想说佛国观自在菩萨火候已差不多,至于米迦勒和加百列还差些,相较而言加百列更有可能,可惜她缺点什么,难测、难测。”

法舟提醒道:“我们为何只谈此时修为,却忘了因果缘法,梅振衣才是关键之人。”

青帝眸中金光在收缩,皱眉问道:“怎能让他顶出去,不该是我们吗?”

法舟:“青帝又何苦执着是谁?天人皆乱能否挽回还是未定之数。其实你我此时站在此地对峙,就已是人间最可怕的乱相之一。”

……

“法舟与青帝在人间对峙,谁也不肯后退,唉,乱子到顶了!”这是大天尊在天庭东游谷说的话,语气中充满忧虑。那两两位已是仙家修行之极致,放眼整个仙界,也不会找到修为更高的人了。他们这番对峙虽然没有动手,但已象征着仙界之乱牵连到极致。

梅振衣独斗众天魔受伤,大天尊来到东游谷探望。以他的身份本不必亲自前来,但还有另一层私人关系,龙隐姑是他的女儿,胡春是他的女婿。梅振衣培养了胡春这么多年,亲自送他去龙首山救龙隐姑,虽然是那样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结果,但身为人父的大天尊还是要感谢的。

大天尊来访时,梅振衣的伤势已无碍,与知焰一起率众迎出东游谷。进了谷中之后,大天尊命众人退下,在一棵垂柳树荫下落坐,只与梅振衣一人说话,首先笑道:“梅真人,若以你的徒儿胡春论,按人间的说法我们还是亲家,私下里就不必拘礼了。当年芜州万家酒店初遇,不敢想会有今日,你还是叫我随先生吧,听起来顺耳。”

梅振衣也笑道:“随先生当年恐早就知晓今日缘法,先后留下照妖镜与玉骨扇,这其中推演化转的巧妙,贫道佩服的五体投地,望尘莫及啊!当年未成仙时,身为凡夫俗子听闻玉皇大天尊之名,常出谑笑编排之语,此时回想往事才真正感慨,老随,你实在了不得!”

梅振衣不得不承认,虽然他早就猜到了随先生的身份,但一直在心底里故意轻视这位大天尊了。人们常有一种不自觉的习惯,对于那些需要仰视的存在,总是不由自主在心里把他拉下来虐戏或者蔑视一番,才能感到一种莫名的满足。

梅振衣当初多少也有这种心态,如果换一个人随先生可能懒得理会,对他却“计较”过,曾施法封了梅振衣的口禁言以示惩罚。

随着梅振衣修为越高,这种轻慢之心就越少。如今回想很多事情,随先生似乎早在有意无意之间就洞悉一切,结下了今日的缘法。如果说他有意而为之,太不可思议,如果说无意而为之,又尽显神妙。

随先生没有谦虚否认,仍然笑道:“当年所为之事,结今日之缘法,我当然心中有数,只是我亦不能明澈今日,尤其是天人大乱的最终了断,说实话,我也看不透你。今日前来一是为小女龙隐致谢,二来想问问梅真人,你打算如何自处?第三嘛,可能还有一件要事相托。”

梅振衣很客气的答道:“胡春夫妇之事,大天尊就不必特意谢我了,我只是不明白,以您的地位与修为,还有什么事情托我去办?”

随先生:“先不谈,请回答我所问,天人皆乱,你打算怎么办?”

梅振衣苦笑道:“以我的修为,想管也管不了太多,只会做我能做的事,你应该了解我最近干了什么,等着收拾独孤伸那一批天魔,完成我所设之局。”

随先生:“你干的真不错,但可知我做了些什么?”

梅振衣:“看上去您什么都没做,但其实您做的比谁都多,如今天庭一丝未乱,皆因有你老随。”

这是一句大实话,人间的动乱周而复始从来没有停止过,而如今却牵连到了超脱轮回之外的仙家,局面已经难以收拾。但有一点,无论各仙家怎样下界自寻业,诸天魔如何混乱不堪,但到了天庭这片地盘上,仍然一丝未乱。

早年大天尊开辟天庭仙界时,就与飞升前来的众仙有约定,无论彼此曾有什么仇怨,都不许在天庭私斗。众金仙开辟洞府自行约束与接引传人弟子,外围道场则由天庭巡海护法神队维持清静,护法神队代表了所有开辟天庭仙界的金仙,他们的化转开辟世界也与大天尊的灵台相融一体。

这是一种无为而治而无不治的局面,这么多年来的世事争端、仙家恩怨都未波及到天庭中,这是自古修仙飞升之地清静祥和的重要原因。包括此时的天人大乱,也未蔓延到天庭中。

大天尊抬头看着远方,似是自言自语道:“我当年约定,无论众仙家有何仇怨,不得在天庭私斗了断,否则莫在天庭驻足。但众仙家在天庭之外的恩怨,我也管不了,各人自处自置。因此数千年来天庭为仙人飞升清修之所,也不受乱象所牵。但如今之乱推演下去,会是另一种局面。”

仙家妙语声闻说出了一番推演——

玉皇大天尊为天庭定策,可以不受任何人间动乱的影响,但有一点,如果仙家之乱发展到极致,一样会崩乱天庭。

有几个小猫小狗在外面打架,没什么关系,有个别仙家天魔结仇互相了断,也没什么影响。但若波及到仙界的最高峰,比如诸位金仙下界寻业,互斩其身,那会使天庭中灵台开辟化转的洞府消失,门下传人不知所措,依附于外围道场的散仙无处容身。

一个两个无所谓,甚至十个八个都不是重大问题,但若成批的牵连,不断的卷入呢?如今谁也不好断言局面不会发展到这一步。话刚说到这里,大天尊眉头一皱道:“法舟与青帝在云端对峙,谁也不肯后退,唉,乱子到顶了!”

法舟与青帝在人间不会动手,也没打算动手,只是互相不让对方乱动。但若仙界最高的存在都动念卷入纷争,谁又能保证那些金仙、菩萨、天魔不会卷入呢?

梅振衣安慰道:“也许随先生多虑了,据我所知,天庭的很多位金仙前辈不问世事,也很难牵连进去,就算有所崩乱,虽令人遗憾,但也无伤大局。”

随先生眯起了眼睛,眼光十分锐利,盯着梅振衣道:“若说这些,我比你了解的更清楚,本也是这么想的,但见到你之后,却不得不担忧。”

仙家妙语声闻中说出了玉皇大天尊最大的担忧——

梅振衣要斩独孤伸,可能会动那面赤炼神幡,此幡一但失去控制,他化自在天世界中有很多天魔会受到影响,也必然会惊动魔王波旬。

波旬号称魔王,但其修为不仅仅是一位他化自在天魔,他比独孤伸要高明强大得多。他是唯一一位在他化自在天世界中发宏愿心证果,成就灵台化转开辟之功的天魔。他的宏愿心就是在仙界接引诸天魔传人驻足。

波旬的灵台化转世界曾依附于天国,不能与人分享,不能引人而入,证果之后却奇异的与他化自在天中诸天魔的灵台世界相合,延伸开辟了一片广大的外围道场。比如独孤伸在人间的传人骨笃福与骨笃寿,若能飞升超脱轮回,不愿去或不能去天庭与佛国等地,可在这片道场驻足,也能时常向师尊请教。

但波旬不像大天尊那样有维护清静之约,在这个世界中的种种争斗,只要不犯着他也不管,因此诸天魔尊波旬为“魔王”。

很难评价波旬此举,你可以说他是藏污纳垢聚群魔乱舞,也可以说他接引诸天魔传人是一场大功德。总之魔王波旬能证此奇异的果位,也不是没有原因的,证他化自在天修为本身未必是恶行。诸天魔以及门下传人只要不到别处乱搞,仙界众尊长也不必理会。

假如波旬动念下界要斩梅振衣,会是什么结果呢?先往大胆推测,梅振衣斩了波旬,那么诸魔子弟仙界驻足之地就消失了,梅振衣会得清静吗,诸仙家会得清静吗,人间会得清净吗?

为什么猜测梅振衣能斩波旬呢?别忘了赤精子、碧霞元君、东华帝君、太乙真人、玉鼎真人、钟离权、韦驮天等金仙、菩萨都曾与梅振衣有缘法或欠他人情,还有人曾经许下诺言,将来若有事,会帮梅振衣一把。那么这就是必须要帮的时刻了,不论梅振衣是否相请。

而东华、碧霞、玉鼎等金仙对天庭而言太重要了,他们开辟了除灵宵宝殿之外最大的金仙洞府,外围道场也容纳了最多的散修仙人,相当于其它几十位金仙的灵台化转之功。还有不少金仙并不开辟很广阔的洞府,数十里驻足之地适志足已,平时好清淡行游或清修不出。

这一场冲突如果是波旬率诸天魔斩了梅振衣,那说明众金仙大有折损,如果是梅振衣斩了波旬,后果同样很严重。不论是哪一种情况,都是难以预料的乱局,会不会有更多的人继续卷进去,连大天尊也推演不了。

梅振衣的神色越来越凝重,沉声问道:“为什么我一抖赤炼神幡,就会惊动波旬呢?这位魔王恐怕不是轻易动念下界的人吧,否则也不会有今日成就了。”

随先生长叹一声:“独孤伸不是第一个使用赤炼神幡收摄怨念生魂之人,此物在他化自在天世界中转手多次,五百年前机缘巧合为独孤伸所得,其怨念业力所聚已无人能受,除了像青帝那种特殊的发愿成就,就连魔王波旬也不敢无端招惹独孤伸。”

这回没有仙家妙语声闻,但言下之意已很明显。梅振衣若一抖赤炼神幡让它失去控制,无数生魂怨念反噬,可以灭了独孤伸的神识,同时也不知会斩伤多少人,说不准这些人与魔王波旬都有什么关系,怎可能不惊动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