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八卷:天人乱
第327回、叹轮回天道如何,怜众生吞恨者多

既然知焰来了,梅振衣没有留在花果山,带着那枚上品蟠桃离开佛国前往天庭,到东游谷去调养。告辞时他又听见了心猿悟空灵台中的暗语:“当年落欢桥头挥棒之时,我本以为你是世间乱象之因,如今看来是错了,众仙家猜测你可能是乱象之果。”

这番话与玉鼎真人所说差不多是一个意思,但心猿悟空表达的更含蓄,梅振衣也没有多说什么。返回东游谷调养仙家灵台之损,以人间岁月论,就不是一两年的功夫了,这期间世间还发生了不少事,只能择其重大者记述。

……

当年郭子仪收复长安时,曾向西北的回纥借兵相助,约定“土地城池归唐,子女金帛归回纥。”长安收复之后,关中一带的百姓遭受重创,但回纥大有收获,其部落首领多受封赏,仍跟随唐军与史朝义叛军做战。

回纥成为了西北一带继突厥之后最强大的势力,也企图向周边扩张,在史朝义叛军行将覆灭剿灭时,留守安西的回纥伏地匐部落南下进攻吐蕃,攻占土地劫掠人口牛羊。吐蕃国权相禄东赞调集军队反击,几次小规模的战役后,双方大军在玉门关外展开了决战。

“伏地匐”本是突厥语中很低贱的一个部落氏族名,回纥摆脱突厥的统治后,他们也自称“伏地摩”,并非低贱,而是表示对“大光明尊”的虔诚。大光明尊是“摩尼大光明教”信奉的最高神明,伏地匐这一部落信奉摩尼教。

摩尼教诞生在两河流域,它与古犹太教以及基督教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经典中也包含《大福音书》与《摩尼赞诗》。

景教信奉阿罗诃大天尊,被传统天主教视为异端。而在世间景教徒眼中,摩尼教恐怕连异端都算不上,是彻底的外教。但在天国看来,摩尼教徒也是天主的子民,基督教信奉的上帝,景教信奉的阿罗诃大天尊,摩尼教信奉的大光明尊,其实都是同一个人。

天使长米迦勒曾经对梅振衣说过:“天主眼中并无异端,受主的光辉照耀内心充满光明,一世修行圆满,都是天国的子民。因私欲而残害正信之徒,不论他以什么名义,都将走向堕落。世间的争执与罪恶,是世间人自取,我常常听见天主的叹息。”(注:详见本书250回。)

伏地匐只是回纥十部中的一部,回纥主力大军还在黄河流域做战,而吐蕃举国之力而来,这一场交战回纥大败。眼看要溃不成军之时,光明大祭祀挥舞法杖念了一句很拗口的咒语,声音传遍整个战场,所有的回纥战士都听见了。

浴血厮杀的战士们一起用古老的语言吟诵道:“焚我残躯,熊熊圣火,生亦何欢,死亦何苦。为善除恶,惟光明故,喜乐悲愁,皆归尘土。万事为主,不为私己,怜我世人,忧患实多。”

万人奇异的吟唱声整齐划一,直冲云宵之上,似乎有一种奇异的力量将他们自我催眠,有人被敌手的刀锋割开喉咙的前一瞬,仍然在忘我的挥刀吟唱。吐蕃大军本已胜券在握,此时也觉得心惊肉跳,杀人杀的手发软!

吐蕃大军的中军幡下,有数百名列队的僧人一起转动手中的经筒,铃声如雨点般响成一片,也开始用叽里咕噜的语言吟诵。这诵经声似在安抚、似在述说、似在召唤、似在激励。

诵经声传出与回纥士兵的吟诵相消,吐蕃士兵就像打了兴奋剂一般重新燃起了战意,而回纥士兵的吟唱声越来越弱越来越无力,就像垂死的呻吟,被战场上的砍杀声淹没。

就在这时,天空突然传来一声冷哼,一片光明洒下,吐蕃军中僧人手里的经筒突然停止了转动,吟诵声也似凝固在空气中被这一片光明所化。抬头望去,云端上出现了一位天神,棕色的卷发威武的面容,穿着白色的长袍披着紫色的绶带。

这位天神双手高举一柄十字阔剑,又宽又厚的剑脊中央镂空镶嵌了一枚透明的晶石,那笼罩战场的光明就是从这枚晶石中散出,天神全身都笼罩着圣洁的、凛然不可侵犯的光辉。

他是谁?大天使沙利耶!他手中的剑是天国圣物“封印之眼”。在天国中梅丹佐原为天使之王,还有米迦勒、加百列、乌利尔、拉斐尔这四位天使长,按清风仙童的说法,他们都有灵台开辟化转之功的修为,想当于金仙的成就。除此之外,还有八位大天使分别掌管不同的天国圣物,有不同的司职,沙利耶是其中之一。

沙利耶掌管的封印之眼,能够封印“邪魔”的法力神通,维护天国以及天国之主的威严不受冒犯。

他在云端上现身,抿着嘴唇面容冷漠没有说话,但所有人仿佛都在光明中听见了奇异的声音:“天主怜悯世人,迷途的羔羊放下无谓的刀枪,光明将指引你们前往天国的道路。行邪恶的巫术,将受到天主的神罚。”

这种场面让数万吐蕃大军一时手足无措,士气消散无形,纷纷看着云端上的天神惊骇无比。而上万回纥士兵齐声高唱赞歌,已进入一种癫狂的兴奋状态,挥舞着刀枪不顾一切的发动了反冲锋,吐蕃军阵的最前端被冲溃了,无数刀枪就似一股疯狂的耀眼洪流杀向中军。

眼见吐蕃到手的胜利突然被回纥翻盘,一切都是因为云端上沙利耶的出现。这时一声佛号响,盖住了战场上所有的喊杀声,沙利耶对面的天空无数云朵涌现,化为一朵硕大的莲花座。

地上的人只能看见空中的十二品莲台,但沙利耶却能看见莲台上站着一个人,来者是佛国降临吐蕃的使者莲华生大士,他也是吐蕃密教的人间创派宗师。

这位莲华生大士的来历颇为奇特,竟与仙童明月有几分相似,为佛国无量光芒照射在达那郭啸湖中一朵莲花上化生,出生时既现八岁童子像。此时在云端与沙利耶对峙的,仍然是一位八岁童子的行容,现不灭虹身。

“调伏刚强,莲华生相,天魔外道,闻名慑服。”他先唱了四句偈,全场的人都听见了,然后在仙家灵台中开口,只有沙利耶能听闻:“外道天魔,你不该来此插手,我既现身,定当收服。”

“废话真多,身为护教大天使,斩的就是你这种外道天魔!”沙利耶在灵台中喝了一声,挥剑斩向那朵莲花中的童子。

莲华生摘下了面前的一片花瓣,在空中幻化托住了长剑,两人的身形一起在云端上消失,地上的凡人看不见了。笼罩在战场上的那片光明还在,回纥士兵仍然充满斗志,而吐蕃大军那边,僧人们发现手中的经筒又能转动了,那股封印他们的神秘力量被破去。

战场上经历了短暂的安静,声嘶力竭的震耳喊杀声又起,双方都在神灵现身的激励下,举起刀枪奋勇前冲,又是一片血肉切割与金铁碰撞声连绵不绝,还加夹着各种奇异的吟诵。

两军正在厮杀间,云端上突然传来一声悲鸣,一团耀眼光团爆射而开,旋即消失在仿佛咫尺却又似无穷远的空间。天空洒下的光明消失了,一柄十字阔剑落了下来插在战场中央,上面的晶石已碎裂。——沙利耶竟然被莲华生大士斩落!不知堕入轮回中的哪个世界。

这不可能,至高无上的神灵怎会陨落呢?回纥战士都傻眼了,一时之间就像被抽干了所有的力量。而吐蕃大军齐声欢呼,如潮水般的涌来。回纥伏地匐部血流成河、尸横遍野,幸存的人也大多做了俘虏,被彻底的击败。

这一战的起因本是回纥进犯而吐蕃还击,但是大胜之后,架空吐蕃王芒松芒赞大权独揽的禄东赞野心膨胀,他发现大唐西北空虚,而吐蕃军民士气旺盛的接近于亢奋,正可借机开疆扩土,征服西域、巴蜀对抗大唐,于是乘胜大兴刀兵。

莲华生现身也许不是为了激励禄东赞之流的野心,而是因为沙利耶出手,但却激起了吐蕃大军战意空前的膨胀,以及对神灵近乎疯狂的膜拜。禄东赞举倾国之兵出击,先攻击西域安西四镇,又杀入玉门关直扑长安。

因为安史之乱,唐军与回纥的主力都在洛阳及幽州一带做战,西北力量空虚,吐蕃军马势如破竹,声势一时达到鼎盛。其时史朝义已兵败自尽,黄河流域的安史之乱基本平定,新的大乱又起,郭子仪调军马回击吐蕃,打前阵的就是西河侯梅效。

吐蕃气势汹汹而来,而梅效手下是久战疲兵,守卫长安的第一阵居然败了,而且败的很惨,连梅效本人都中箭受伤。吐蕃士兵太生猛了,简直就是一群疯子,叽里咕噜也不知唱着什么歌拼死冲锋,哪怕挨了一刀就私中了什么好处一般。梅效手下军兵不惧与勇士做战,但很难与疯子较劲,败阵之后不得不退,掩护皇上从长安避走陕州。

大唐广德元年十月,吐蕃大军攻入长安,焚掠宫室,又是一场浩劫。在安史之乱的前后,大唐国都长安两度被攻破,兴兵者一次是安禄山,另一次是吐蕃。

当时梅振衣在东游谷服逃情丹调养灵台之损,没有余暇管别的事,知焰为他护法也无心旁顾。梅效败阵带伤,身边亲随的梅家子弟也伤亡过半,却惊动了东游谷中另一位仙人悄悄下界。

这位仙家在天庭中声名不显,甚至很多人都没有刻意注意过她,提到此人时,也不过将她当作梅振衣身边一位搞笑的小鬼——她就是提溜转。

提溜转没有现身,当唐军反攻长安的时候,她悄悄的在云端上跟随梅效大军,每次大军发起冲锋时,战阵前端无形阴风四起,扫过之后让敌军心里发凉,瞬间变得清醒与胆颤,不复那种狂热的状态。

提溜转的手段很巧妙,而且几乎不露破绽,这数百年修行最爱做张家长、李家短的包打听,对人心各种偏执尽皆了然,也最擅长侵入灵台以心通术引导转化。几乎所有的仙家,以前都小看这个小鬼了!

吐蕃倾举国之兵出击,气势汹汹一路杀到长安,但劳师远袭不能持久,至此已是强弩之末。当郭子仪调集几路大军合围时,吐蕃终于溃败,仅仅占据了长安一个月就弃城遁走,唐军趁势追击,梅效率军一直追到了玉门关。

退来到玉门关外的吐蕃军马,已完全没有了刚刚战胜回纥伏地匐部时那种疯狂士气,因神灵现身而激起的无畏之心已消磨殆尽。梅效自不会手软,与回纥大军两路夹击,企图全歼这些进犯后逃窜的敌人。

提溜转跟随梅效一直到了玉门关,在玉门关外的云端上却被一位现身的仙家所阻。

挡住她的是一位十几岁的小和尚,圆脑袋青头皮锃亮,小脸粉嘟嘟的很是可爱,此刻却沉着脸没有一丝笑容,正是梅振衣曾见过的小和尚法舟,提溜转也认识他。

法舟没有看提溜转,只是垂着眼帘望着人间的烽烟厮杀,一脸怅惘之色,然而弥漫的大法力展开,困住了提溜转的身形,让这小鬼在空中一动都不能动。

“小和尚,你什么意思?此刻现身,想帮着吐蕃厮杀吗?”提溜转在神念中喝道。

法舟抬起头来看向提溜转,眼神似乎想把这位修阴神飞升的仙家看穿,无奈的摇了摇头,却没有答话。

“法舟,我知你的修为了得,是来对付我的吗?”提溜转又问道。

法舟还是没有答话,叹息一声又摇了摇头。

“原来你是个哑巴闷葫芦,到这里来究竟想干什么?我可知道你的身份,以你的修为,恐不该牵扯轮回中这些事吧,难道在佛国灵山待的不耐烦了,特意来欺负我这个小鬼?”提溜转再度喝问。

法舟发出第三声叹息还是摇头,提溜转仙身在虚实之间变换企图脱困而去,然而无论她施展什么手段,哪怕是最擅长的潜行之术,也始终脱离不了这片被大法力笼罩的空间。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