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八卷:天人乱
第325回、但使凡夫修欲乐,犹甚蛇吻取毫珠

这一棒子打的梅楚希眼前金星乱冒,差一点又给敲晕了,他突然把眼一瞪,硬着头皮道:“老子落到你们这些叛乱妖人手上,要杀要剐随便,叫一声求饶就不姓梅!”

他看见眼前的场景误会了,以为对方是叛军中的妖人,他为人虽然不学好贪功贪利,但也是历尽征杀的悍将,关键时刻不怕死。

谛听笑着问道:“哮天,你说是杀还是剐呢?”

哮天收起髓骨棒,眨了眨眼睛道:“杀狗放血之厄,幽冥境中他迟早将自受,你在幽冥世界等着他就是了,何必此时此地与一个凡人计较?”

谛听点头:“道友此言甚是!”

两位神犬侍者都退到一旁,梅楚希有些懵了,他的脑筋本就不甚灵活,转不了这么大的弯,根本听不懂谛听与哮天在说什么。

梅振衣开口问道:“梅楚希,你来自芜州梅氏吗?你应该读过家塾,领兵横行乡里之时,圣贤讲的道理全忘了吗?……请问你是否认识这份箓书上的字?”

梅振衣在梅楚希的眼前打开了一份道人的箓书,梅楚希打了个冷战,赶紧拜倒在地,双手将雷神剑捧过头顶道:“原来是纯阳仙长,恕罪,恕罪,小的糊涂了!”他自小在芜州长大,虽从未见过梅振衣,但纯阳道长的事迹还是听过的。

梅振衣没有接过发簪,摇头道:“你之错,在你之行,不因我的名号而有分别。”

“是是是,小的错了!”梅楚希连头都不敢抬。

梅振衣又问:“西河侯梅校何在?”

梅楚希:“侯爷于汜水督师,阻幽州叛军南下黄河,行在离此以西三十里。”

梅振衣也通兵法,一听梅校如此用兵就知是关门打狗的用意,想在黄河南岸将史朝义逼入绝地。不论史朝义在莫州与岳无华作战是胜是败,只要黄河以北的幽州平定,整个大局已定。

“你曾是梅校手下亲兵,托你做一件事,立即快马将我的发簪送到西河侯手中,然后自回前锋营。……哮天,将他的手下都弄醒吧。”梅振衣吩咐道。

梅楚希得了吩咐带着手下正要走,哮天又喝道:“慢着,黑狗血有了,那十两银子呢?”

梅楚希赶紧掏出两锭银子恭恭敬敬递了过去,哮天笑眯眯的接过,揣起一块自言自语道:“这是我的。”又扔给谛听一块道:“这是你的!”

……

西河侯梅校年已花甲,仍然身轻体健,在汜水接过梅楚希送来的金色发簪,唬的大惊失色跳了起来。梅楚希不认识,梅校可清楚这发簪是谁东西,连忙问明来历,吩咐手下固守军营,自己骑了一匹快马连夜出汜水城。

夜间无法策马狂奔,护卫亲兵想追都追不上,那支金簪化为一道金光照在马前,指引着梅校的道路,三十里外进入了一座无人的村寨,金光又化为金簪被梅振衣收回。

梅振衣站在打谷场中,月光下的身形尽显仙家静谧,梅校滚鞍下马拜见,梅振衣一挥衣袖将他扶起道:“你的用兵与莫州异事我已知晓,明日莫州城下决战之时,就让士兵在眼皮上涂黑狗血,自会破了叛军的幻术。但世间众生厮杀我不会插手,是胜是负,双方自行用兵而定。”

梅校连连称谢,又问道:“梅楚希冒犯尊长,该如何处置?”

梅振衣:“我不是在世凡人,你也不必告诉他我是梅振衣,他与手下违反的是军纪,就按军纪处置,不因我而轻也不因我而重。……自古骄弛狼兵自恃刀枪,一旦废纪横行与匪盗无异,你在芜州起兵时以保境安民为号,成功业后莫行乱境殃民之举,慎之,慎之!”

梅校连连称诺,梅振衣想了想又说道:“其余军士按军纪处置无需多言,但梅楚希,不论是鞭笞还是脊杖,我要你这位西河侯亲手行刑以儆效尤,明白吗?”

梅校:“明白了,有我的责任。”

梅振衣:“权且记下,他是前锋营校尉,待莫州决战之后,再看他有没有命挨这顿板子。”此时天光见亮,村外有马蹄之声,梅校的护卫亲兵终于赶到了,梅振衣隐去身形不见。

……

第二日岳无华领全军出战,将士们眼皮上都涂了两抹据说能破妖法的黑狗血。这不是真正的黑狗血,而是谛听与哮天幻化之物,能与这两只神犬的神识相感应。

史朝义掩军杀来时,唐军士兵都看清楚了,对方军中有不少人身形都似飘忽的虚影,冲在战阵前的最多——这些都是幻化的军兵。

云端上的梅振衣看的更清楚,每一道虚影,都能在战阵中找到一位一摸一样的士兵,这位士兵能指挥与自己一样的虚影佯作厮杀冲锋,自己可躲在一旁趁势袭击。一眼望去这样的士兵总共有八千人之众,也只有梅振衣这等仙家高人,才能一念间看得如此清楚。

他有些惊诧,世间任何正传道法,都不可能让这么多资质不同普通人,在这么短时间内掌握这样一种奇异的法术。这种神通绝不仅是这些士兵自己修成的,而是心神被大神通高人所迷所摄,不自觉受人控制施展。

通明法眼看透这些人的心念,梅振衣查知史朝义军中供奉了一位神灵“长缨圣母”,这位神灵曾在梦中显圣传授“极乐双运道”法诀。修行这种法诀很好入手,只要定坐中发欢爱之欲就可以,久在军营的士兵思男女之事太正常了。其法门如下——

定坐中观想一性感女体,尽挑情美妙,引欲乐之极——这一步很多人可证;再由欲念生心火化为喷薄灵热,灵热蔓炉鼎,现灵台世界镜像,由观入幻——这第二步很难,观想定念不足者证不了。

其实丹道修行法诀也有类似之处,以入静息法发动元精,以“一阳生”为炼精化气之始,但“一阳生”追求的是“无欲之刚”,并非定坐中刻意摄欲发动欲火灵热。待到元气冲督与识神相合之后,引玉液降重楼时,还要破魔境历色欲劫,润化炉鼎灵台。

如此推演,长缨圣母所传佛门密法还应有第三步,入欲乐之境定心不失、神智不迷,引醍醐玉液自顶轮而降,这才算破关入门的次第成就。

修行这种“双身法”凶险艰难异常,须定慧过人,稍一失误便入魔境,绝不可以在军营中这样大规模的传授。而长缨圣母偏偏就传授了,且根本没传第三步法诀,以这上万叛军的心性资质,没人能证到第三步,连第二步“由观入幻”都很难办到。

但是近万士兵都证了第二步,由观入幻,在定坐中进入如真幻境,见到了“长缨圣母”,与之享受无边至乐。这不是他们自己修证的,而是天魔烈长缨施展灵台化转之功,将他们引入了欲乐魔境。

这些士兵沉迷魔境难以自拔,还自以为得到了妙法真传,神识见知皆为烈长缨所惑所用,烈长缨蔓延灵台外感,教他们施展幻术。此幻术很特别,不能真正的伤人却叫他人无法分别,看上去每个幻像都是受士兵自己控制的,是真的得到了修行神通。

只有仙家高人身临其境才能分辨,这其实是烈长缨灵台展开引众生制造的幻像,被她引入魔境的人越多,烈长缨藉此获得的念力神通就越强大。

让唐军能分辨虚实,如今目的已经达到,但梅振衣又发现这些士兵不仅在操控幻像,本心也被出摄身外的魔境幻像所驱使,幻像不息厮杀不止。他来此的目的可不是鼓动人间更激烈的厮杀,而是来对付天魔烈长缨。

心念一动,暗中传语道:“谛听、哮天,你们隐去行迹莫要现身,只需暗中告诉我附近天魔动态即可。”说完话拔下发簪凌空一划。

由于幻像已被识破,战场上大局已定,史朝义部下叛军眼见难以抵挡,但近万军卒还在做无谓的拼死挣扎,到处血肉横飞惨烈无比。此时上空阳光突然变得热烈,一片金色的光辉洒下,战场上的幻影全部化作金烟消失。

操控的幻影突然不见了,这些士兵一瞬间也全部愣住了,站在那里就似刚刚从梦中恢复清醒,看清了周围的战况,纷纷放下刀枪投降。

……

梅振衣出手破了天魔的驱使众军卒施展的幻术,莫州城方向有一道凡人看不见的烈焰冲天而起,直奔战场上空梅振衣立足之地。梅振衣并未迎击,化为一道金光向北遁走,一直逃到三千里之外,烈焰紧追不舍。

此处是一片无人荒漠上空,梅振衣突然定住身形不再逃了,转身喝问道:“你就是长缨圣母吗,为何紧追贫道?”

烈焰一收,在云端上化身为一女子,她的头发让人联想起不动尊明王,如燃烧的烈火长缨,但形容完全不似明王那般可怖,娇媚妖冶异常。

她几乎是全裸的,身上只饰有几条璎珞流苏,却偏偏把该遮的地方都遮住了。肌肤泛着象牙光泽,细嫩无比没有一丝瑕疵,玲珑的身姿曲线流畅而柔美。就算她站在那里不动,只要你看着她,仿佛觉得她身体在无声的诉说,发出欢爱动情时的抚摩与呻吟声。

“梅振衣,你无端坏了我的好事,就这样不负责任的一走了之吗?”烈长缨开口说话了,声音靡靡中略带一丝沙哑,侵入灵台让人感觉到的不是攻击,而是一种莫大的享受与满足。

梅振衣摸了摸自己的鼻尖,眼神有点古怪,似笑非笑道:“原来你能认出我,长缨圣母阁下,你想要我怎么负责?”

烈长缨展开了双臂,毫不掩饰诱人的魔鬼身姿,偏偏脸上却有一片娇羞之色,以神念说道:“莫谈那些愚夫凡人,梅真人于轮回外修为高超,仙家情趣亦超然,你若要弥补今日之事,不如与我行乐空双运之道。我知道你为安定人间乱象而来,如此既可不牵涉凡尘,又于你我彼此有得,何乐而不为?”

说着话,烈长缨张开怀抱缓缓走了过来,每一寸身体都是诱惑。梅振衣还在苦笑:“这种事,其实我也不吃亏,但在战场中通明法眼所见,那些士兵好似都曾与你欢爱,贫道就不凑这个热闹了。”

烈长缨扑哧一笑道:“亏你还是仙家高人,那些凡夫怎能真的碰到我,无非是幻境中一丝触念罢了,而你眼前是万人幻境中所求实像。”

对于梅振衣这种人,纯粹以美色勾引当然没用,但两人开口时斗法已经开始。烈长缨展开双臂走来,侵入灵台的是万千世人的极乐欲念,这是一种强大无比的精神定力,却又让人无法反击。

梅振衣低头,神念有些吞吐:“可惜我的修行不同。”仙家神念交锋本身也是一种斗法,这种场合只要开口就得与心境相合。

烈长缨的笑声渐有几分放肆,人也走的越来越近:“请问真人,修行中欲戒为何?”

仙家妙语声闻竟然在讲述修行中的“爱欲之戒”。很多门派的修行从一开始就立戒禁男女爱欲,有的门派就算不全禁,在特殊的修行阶段也有禁忌。原因无他,修行毕竟不同普通人行止,心境修证未到地步时,定念很难不受勾牵而走,一不小心就毁了根基,甚至堕入歧途,立戒的原因如此。

但从根本上说,欲乐缘起不一定会扰修行,甚至是修行的重要发端。等到超脱轮回之后,这种“爱欲之戒”已无所谓,不受勾牵的真正含义不是不能经历。当然了,这种话上师在人间传弟子戒律时不会讲,弟子到了境界自己才会明白。至于梅振衣,当然早就明白这个道理,难道还惧欲乐勾牵吗?

烈长缨的话很“邪”,偏偏讲的都是“对”的,没有一丝妄谈,展开灵台强大的摄欲之力已将梅振衣的神念包容。

“可畏三界轮,念念未曾息。才始似出头,又却遭沉溺。”

梅振衣突然抬头先念了四句偈,面无表情缓缓说道:“烈长缨,你入他化自在天引诸天魔行乐空双运道并没什么,哪怕与我摄欲双修也不算什么行止过失。但在世间行此法,犹如叫人于毒蛇吻中取珠,而你所作所为更甚,只求摄欲之功,引万人入魔境不可自拔,是为入世魔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