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八卷:天人乱
第323回、不识神君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局中

“梅真人也莫太过伤感,我在地藏菩萨身边,见证此经历已太多了!你虽修为高超精进神速,但不可能让身边的人一世皆成仙道,玉真公主如此,谷儿、穗儿也是如此,无非是她们此世修行到达苦海岸边而已。”谛听劝道。

风中的声音:“我只是遗憾,既能修行至苦海岸边,却无法渡过苦海。”

谛听:“你身边的修士,只要修为到地步,几乎人人能渡苦海成功,成仙道者亦不少。但以世间众生论,能入修行门径者千里寻一,还要有缘法方得修行,再能破妄者不足十一,而后能成地仙者,再百中无一。一世修行成仙太难了,但轮回因缘玄妙,发愿修行就算未成,也未必白费。”

风中的声音仍在叹息:“其实我也清楚她们俩难渡苦海,这一世的修行所证,不足以应对轮回中种种的震撼,灵台定心难以安守,而我还存了一丝侥幸期待,有我的责任。”

谛听仍然劝道:“梅真人何苦自责,这已是她们一世的福缘了。”

谷儿、穗儿历苦海未成,其实梅振衣是心中有数的,通明法眼能看透世间灵智开启众生,当然也能看透身边的人。这两个丫鬟从小被柳直买到家中,然后送到了菁芜山庄伺候小候爷梅振衣,出身虽然低微却并没有吃过什么苦,也没有经历过真正的人间磨难,长大后顺理成章的做了媵夫人。

梅振衣有仙缘,见知广博历尽世事,修为精进神速,他身边的人自然也有莫大福缘。谷儿、穗儿有修行资质便可入门,得传各种修行法诀,自有修行福地和难寻的灵丹妙药,但她们这一生从修仙人的角度来看还是有所缺的,就似一直生长在温室里的花朵。

她们没有真正经历过各种人间凶险磨砺,这一世虽修行到苦海岸边,却很难在苦海中历前世轮回种种而定心不乱。看上去这很矛盾,梅振衣自不会无故让她们去经历人间凶险与磨难,有责任好好照顾与保护她们,这种事情也要讲缘法的,梅振衣所历人间凶险甚多,但从来也不是无端自找,否则也别谈什么修仙,恐怕早死多少回了。

谷儿、穗儿今生如此已是福缘,未成仙道本无遗憾,梅振衣没有什么好自责,所以谛听开口相劝。风尾无声,梅振衣已走远。

……

谷儿、穗儿去后,玉真公主在芜州渡过了最后两年时光。到了大唐宝应元年(公元762年)四月,李隆基、李亨父子相继去世,宰相李辅国诛杀张皇后,协太子李豫继位,肆意专权,朝中仍然一派乱象。

其时安禄山之子安庆绪已被部将史思明所杀,史思明复叛,又被其子史朝义所杀,北方叛乱并未完全平定,而天下各地战乱此起彼伏,大唐王朝一蹶不振。

这年十月,玉真公主与世长辞,她走的十分安详,一世的爱人梅振衣与儿子梅应行就守在身边。玉真公主身后葬在敬亭山脚下,离玉真观不远之处。

梅振衣在公主陵前祭奠,儿子梅应行跪在那里垂泪不止,他抚着儿子的头安慰道:“轮回中的生离死别,众生迟早都要经历,无论是否超脱轮回,这一世便是一种见知、一种体验,你自不能也不该超然,我入人世间亦难免伤感,有多少泪就尽管流吧。”

公主祭期已毕,梅振衣把儿子叫到了菁芜山庄,取出青冥镜道:“为父将远行,先为你救醒樱宁,让她神魂归位,不知你准备好了没有?”

梅应行在父亲面前叩头道:“孩儿已经准备好了,将服用九转紫金丹。”

梅振衣点了点头:“好吧,你要付出的代价其实很大,但若无人付出这种代价,樱宁也无法神魂归位,为父陪你们七七四十九天。”

梅应行要付出的代价不仅是白白服用一枚九转紫金丹,而且要冒很大的风险,就算能够成功,也等于将樱宁的神魂之伤感同身受,若是普通人的话会大损天年,若是修行人的话也会大损炉鼎灵台的修为,需要花很大一番心血自行调治。

梅应行闭关七七四十九天,尽复樱宁之伤,梅振衣一直在为儿子护法,很幸运的成功了,说明梅应行在服丹行功之时,心念没有一丝闪烁游疑。其后梅应行昏厥半夜,他醒来的时候发现樱宁早已醒了,就在床前紧握他的手。

小夫妻劫后重逢宛若新生,这一夜的私语不必多述,第二天又一起到玉真陵前祭拜,就在此地,梅振衣对樱宁说道:“不论以前发生过什么,此刻的你等同再世为人,行儿曾把自己交给了你,你也把自己交给了行儿。此时你们已是真正的道侣,也可是人间夫妻,我很高兴有你这个儿媳。”

又对行儿说道:“古人云三十而立,你今年已经三十多了,我已是超脱世外仙家,你当为梅氏家主,在正一门之外继菁芜山庄传承。而樱宁也有碧山潭传承之任,你们好生修行。”

两人齐声问道:“父亲又要走了吗?”

梅振衣:“你们有你们的事,我自有我的事,不牵你等。”

他又一次离开了芜州,神犬谛听随行,坐骑阿斑跑来凑热闹,也想跟着梅振衣一起去。看了看谛听的眼神,梅振衣命阿斑留下,在青漪三山中陪伴应愿。这两年在芜州,阿斑见到谛听非常开心,没事就与提溜转一样缠着谛听比赛跑、捉迷藏。

谛听想躲都躲不了,哪怕跑到芜州城中的九林禅院,阿斑也能跟来,简直就像陪着小孩玩闹了两年。梅振衣知道也没有理会,能在神犬谛听身边混两年,对于阿斑来说也大有收获,此刻要去诛天魔,穿行各界就不能带着阿斑了。

他们先去了天庭,找杨戬借哮天犬,谛听有些不满的说道:“梅真人为何先不请哮天下界,那样阿斑不就不会总缠着我了,让哮天也烦上两年。”

梅振衣笑道:“阿斑是我的弟子中心性最天真的一位,受我的传承,也可敬谛听尊者为师。”

谛听想了想道:“这小崽子虎头虎脑的,虽然闹得慌,但也挺好玩的,这两年算我半个徒弟了,哮天不来也好。”

杨戬的梅山仙府在灵宵宝殿之外,玉鼎真人开辟的金霞洞仙府附近。在路上谛听又问道:“独孤伸这两年果然没有任何动静,但梅真人怎能肯定,他又要现身呢?”

梅振衣淡淡道:“独孤伸不会错过人间战乱的机会,他的法术被青帝说破,只会更加倚仗赤炼神幡的威力。”

独孤伸法力强悍神通广大,若论斗法不在寻常金仙之下,但他积业甚重惹的仇家也多,还达不到纵横仙界的修为,无非依仗赤炼神幡。青帝说出其破绽后,独孤伸必定心生疑忌,他害怕传出风声有人借此对付他,于是更加依赖赤炼神幡的强大威力,必定会再到世间收摄更多的怨念生魂,以求遭遇不测时足以自保。

说话间来到杨戬的梅山仙府,就像入世间酒楼一样,谛听没进去仍蹲在门口,梅振衣通名而入。一入仙府道场,迎面是一条开满梅花的山径,真没想到灵宵守护神将的居处竟如此静雅。杨戬已迎出府邸笑道:“此处名为梅山,来客是梅真人,真乃雅趣,快请。”

龙隐姑之事已了,仙家行止自不会纠缠不休,杨戬并未再提当年之事。一片梅林中有石桌石椅,四周花瓣飘扬不落,两人就在这里坐下。梅振衣送了两份拜山礼物,一匣仙家灵药是给杨戬的,一支白玉髓骨棒是给哮天犬的。

总不能请人白帮忙,在这些年搜集的天材地宝中,梅振衣挑选了几样上佳的材料,炼成了两件法器听风角与髓骨棒,虽然不能与雷神剑这等威力巨大的法宝相比,但也算能随化身变换、可携带出入仙界的神器了,听风角已送给了谛听。

杨戬称谢接过礼物,问他的来意,梅振衣拱手道:“此来有两件事请仙友帮忙,当年在东海我崩缺了仙友手中法宝一角,你一转身的功夫就能修复,想请教其中玄妙。另外想请哮天犬随我下界,无需它出手做什么,只要识破我附近的天魔踪迹即可。”

杨戬一笑:“梅真人炼器之道超绝,连前辈金仙赤精子都赞叹不已,还需请教我吗?那一手变换,其实也算不得太高明,只修复了法宝之形,转身之间并未尽复法宝之妙用,无非是灵台化转之功合于炼器而已。梅真人的修为尚差一线,但炼器之道实在我之上,足以领会。”

仙家妙语声闻已解释了其中的玄妙,从炼器之道的角度确实算不得很高明的手段,那件法宝三尖两刃兵,最后成形是在杨戬的灵台化转世界中淬炼多年,能以灵台化转之功去修复,其中的玄妙,与梅振衣给自己的三件神器炼制仙家神识灵引差不多。

杨戬又将哮天招来问道:“梅真人欲请你下界相助,并送了你这件法宝,你意下如何?”

哮天化为人形时披着玄色披风,一身劲装十分精悍,看着石桌上放的白玉髓骨棒很是喜欢,却有些犹豫的说:“地藏菩萨的随行侍者谛听在外面,它也跟随梅真人去吗?我不太喜欢与谛听一道行事,我们的特异神通总有相扰。”

“从相扰求相安,这也是你欲证的修行,难得有谛听相印证,哮天,你就随梅真人去吧。”梅林外突然有人开口,一位带着紫玉冠背长剑的长者走了进来。

“拜见玉鼎真人!”梅振衣赶紧起身行礼,来者正是曾在芜州城中与洛阳云端两度见过面的前辈金仙玉鼎真人。

玉鼎真人一挥袖:“不必多礼,短短数十年再见,你竟有如此修为成就了,你那徒儿元充还好吧?”

想当年江湖术士江泉居在芜州开景教法会忽悠老百姓,腿上有残疾的元充被下界的玉鼎真人扶上了台,让江泉居给他治病。他既然插了手也算有缘法,离去时曾托梅振衣治好元充的腿疾,而梅振衣不仅治好了元充的腿,还干脆收元充当了徒弟,善结此缘法。

梅振衣答道:“元充在我的弟子中修为精进不算很快,但为人质朴根基稳实,此世应有仙缘,待到他飞升超脱轮回的那一天,我自会亲携弟子来向玉鼎真人拜谢,并拜见金霞洞与梅山诸位有缘仙长。”

玉鼎真人呵呵一笑:“梅振衣,你行事既坚决又懂圆融,很好很好!就带着哮天下界吧,只是如今天下之乱已牵连各界仙家,只怕不好善解,你若有心,莫更添天人之乱。”

梅振衣苦笑:“乱象已成,我有心亦无奈,魔行已纵,不治不会自止,一己之身只能尽力了。”

玉鼎真人收起笑容微叹了一口气,没有多说什么,然而叹息声还带着仙家妙语声闻,暗中告诉了梅振衣一件事。当年梅振衣把清风、明月两位金仙带回了芜州驻足,由此引起了众仙家的关注。

那时他的修为还很低,本不会引起仙界刻意的重视,然而诸金仙、菩萨的通明法眼看他却似透非透,灵台推演也时常混沌难知。对于一个凡人来说这很异常,倒不是说梅振衣这个人多么特别,而是说明了另一件事——那就是梅振衣成就仙道之后,所作所为可能将诸金仙、菩萨都牵连进去,其遭遇可能导致行止的改变,既然身在缘法因果中,自然不能推演透彻。

这一切曾引人好奇也引人担心,但如今各界仙家或多或少受乱象波及,而梅振衣已成就真仙极致,很多人也在猜疑其中的玄妙是否与这场大乱有关?不是说梅振衣造成了这场大乱,而是说梅振衣所行与这场大乱的结局有直接的关联,可能牵涉到所有仙家。

梅振衣吃了一惊,他还是第一次听说关于自己的这等玄机,他虽然从不自轻自贱,但也从不自视过高,心中清楚仅凭自己的修为,在仙界的影响远不能有这般广大。当下只是惊疑并未答话,带着哮天告辞离开梅山仙府。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