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八卷:天人乱
第322回、引梦如实成化境,妄心乱入是魔行

这样一位大美人独坐在酒楼中,真是不多见。更少见的事还有呢,楼下走上一位金色发簪的青衣道士,径自在美女的那张桌旁坐下,淡淡道:“佳人独座自饮,实乃人间憾事,贫道特来陪你小酌几杯。”

那女子笑了,笑容风情万种:“您是哪路神仙?小女子受宠若惊,道长如此英武俊朗,有道骨仙根,奴家一眼看见便心生仰慕,快请坐,我来为你斟酒。”这番话让旁边桌的食客大呼后悔,原来大美女这么容易勾搭,刚才自己过去好了,现在却让这位厚脸皮的道士捷足先登。

美女先斟了一杯酒,素手芊芊递了过来,梅振衣低头看着杯子眼中似有嘲笑之色,大大方方接过来一饮而尽。女子笑容不变道:“道长好胆色,我斟的酒,你问都不问就敢喝?”

梅振衣也笑道:“怎敢辜负佳人美意,俗话说酒是穿肠毒药,但人间的毒药对仙家何用?对仙家有效者,都是世间难寻的灵丹,就看怎么用药、怎么化转了。”

女子的脸色微变,以无语观音术暗道:“道长不仅修为高超神通广大,听见这番话,我方知晓您还精通仙家炼药之道。”

梅振衣并未谦虚,也用无语观音术暗中回答:“不错,我炼药之道在你之上,否则也不能查清你在此地指使蓝带神医做的好事,今日前来正是为此。”

女子的眼睛眯成了两弯月牙,反问了一句:“既然菩萨已知晓,那请问有人做了一个梦,醒来后就按梦中的妄想去行事,在世间若要追究,能追究他所梦之人吗?”

她居然称道士为菩萨,梅振衣微微一怔随即反应过来,这位克力大仙是认错人了,也难怪,带着谛听随行的人当然是地藏菩萨了。他并没有解释,端起酒杯不紧不慢的答道:“不能追究,但此梦非彼梦,受你指引化梦为实,非花瓣生有化梦为实之功,而是你有化境神通。我有些不太明白,乔仙友的修为已达真仙极致,做这种事所求为何?”

“哎呦,原来菩萨也认识我,是不是早就到天庭偷窥过小女子?”乔克力朱唇沾杯,浅浅的抿了一口酒,面带红晕说道:“既然都是仙家,话就可以直说了,人世间的虔诚赞颂,可消天刑中伤神业力。我欲发愿历化形天劫,却不知将有何凶险,思及天刑雷劫,欲求世间消业功德。”

梅振衣冷冷一笑:“河水中投毒的功德吗?”

乔克力:“我只传了花强炼药之道,毒饵是他所炼,也是他的手下所投,再说了,我又传了解治之道,染上疫病的人不都是治好了吗?在世间行事,有时不得不借助一些小手段。”

梅振衣:“若我打断你一条腿,再给你接上,你会感激我的功德吗?”

乔克力一拍胸脯,娇滴滴的说:“哎呦,菩萨这么凶,小女子好怕呀,凡人本不知,却让菩萨插了一手,将我欲行之事给搅黄了,但我不怪菩萨,却欢喜的紧。您肯插手这件事与我结缘,说不定我们可以联手合求世间莫大功德。”

梅振衣哦了一声,略带嘲笑道:“你真是什么事都敢想,什么人都敢勾搭。投毒之事且不论,你若流传道法自聚信徒,让传人在世间精诚行医,供奉你这位克力大仙,倒也是功德一件。但以迷境幻饵为神药,却是祸乱众生之举。”

乔克力扑哧一笑:“菩萨所见众生轮回还不够吗?也知轮回中人生苦短,满足他们片刻妄想暂忘疾苦痛楚,我这也是行善啊!”

梅振衣:“好个以行善为名,自以为能玩弄众生于股掌!乔克力,你已成魔。”以仙家妙语声闻讲述了“他化自在天”境界以及种种成魔之举。

乔克力是天庭中修行多年的一位散仙,求证金仙极致,却堕入了他化自在天。有这种成就未必需要去开辟他化自在天世界,证了修为心境便有果位,不论是哪一派哪一教的仙家。

她对梅振衣这番话很感兴趣,眨了眨眼睛说道:“菩萨是在羡慕我吗?其实我也挺同情菩萨,你号称幽冥教主,众生之膜拜多出自畏惧,大多并无赞颂功德真心。看看人家观自在,号称救苦救难大慈大悲,混的比你好!不如与我共列神坛,以我为辅,宣称‘忘离疾苦,皆得本愿’,世人将无不虔诚赞颂,功德莫大焉!”

她的提议倒也有趣,地藏菩萨旁边再供着克力大仙,“地狱不空,誓不成佛”旁边再加一条“忘离疾若,皆得本愿”。

梅振衣看着她冷笑不言,乔克力皱了皱眉头又说道:“菩萨何故发笑?你本守幽冥世界,在中阴光明镜中发愿反照众生,为何跑到我面前,插手不符你大宏愿之事,难道不是有所动念吗?”

梅振衣不想再与她纠缠了,修证他化自在天果位于世间行魔事者,也很难与之纠缠。他放下酒杯道:“你连人都认错了,还要妄谈菩萨行?我不是地藏菩萨,姓梅名振衣,号正一道人。”

乔克力脸色变了,刚才在“地藏菩萨”面前一脸娇媚之相,尽出挑逗言语,没想眼前这位道人却是仙界人间威名甚着的梅振衣。就这么一闪念间,她突然身子一软向着梅振衣靠了过来,软言媚语道:“哎呀,奴家不胜酒力有些晕眩,道长扶我一扶。”

刚才两人的暗语平常人是听不见的,只见这两人在酒桌上眉来眼去,最后这一句却是开口直言。就在乔克力身子一软之际,酒壶里的酒全部化为无形,带着奇异的药力向周围迅速散去。

梅振衣伸手一扶乔克力,袖中飞出一片透明的雾气,在酒雾没有散开之前将之全部收起,但此时乔克力却“跑”了。她留下了一个显像分身还在酒楼中撒娇,本尊法身已经遁走。

刚才说话间,梅振衣已施展移转空间的大神通将乔克力困住,暗中的斗法已经开始。乔克力察觉不对立刻施展了另一招,冲破梅振衣的法力施放带着药饵的酒雾,赌梅振衣会将酒雾收去救周围的人。

她赌对了,趁着梅振衣施法之际成功遁走。酒楼外的谛听暗中嘟囔了一句:“这妖娘们认错人了,听她的语气,还想勾搭我家菩萨?”然后起身一溜烟跑没影了。

梅振衣将乔克力的显像分身推开,淡淡道:“这位小姐,你喝醉了,我来了账。”在桌上留下一锭银子飘然离去。

……

离华原以北八百里外的大草原中,乔克力娇叱道:“梅振衣,你我井水不犯河水,蓝带神医之事我认栽!为何紧摄我形迹不放过呢?”

梅振衣缓缓祭出一支黑如意,四野传来龙魂咆哮之声,化为一片黑雾将两人卷在当中,面如寒霜道:“我是孙思邈弟子,蓝带神医损毁我师一生功德象征石太医,我怎能轻饶?”

乔克力微现怒色道:“损毁石太医,是蓝带神医们自己干的,并非我指使,你又想追究我什么?”

梅振衣:“仙家传承缘法,那些凡人并不明白,我也不追究。而你却是明白的,若不是你的指使,世间哪有蓝带神医行事?想当年大日如来寄身法像被山神一箭所毁,不动尊明王显形于敬亭山中,清风仙童只让山神守护道场莫受惊扰,并未指使她射毁大日如来像,仍以金身化树承担,我倒想看看你能如何承担?”仙家妙语声闻讲述了当年敬亭山中发生的往事。

乔克力却没有回答他的话,伸手祭出了一根蓝色的长丝带,望着周围的黑雾惊叹道:“好神奇的法宝,竟可收摄异兽玄牝之魂,亦可为仙家炼药炉鼎。”

她真是个炼药的大内行,不仅看出黑如意的妙用,而且看出这件神器与梅振衣的拜神鞭类似,可以为炼药炉鼎。这种手法只有达到各乘天、物化之境、他化自在天等修为之后才能运用,以神魂炼制特殊的仙家饵药,不是一般的饵药,而是转化法力一类的灵丹。

梅振衣从来没有以黑如意炼过药,一方面他有更好的药鼎拜神鞭,另一方面以黑如意为炉鼎,只有带着大法力的玄牝神魂方可入药,这种炼药手法残冷至极,非他所愿为。

梅振衣没有再多话,一挥黑如意,咆哮的龙魂冲出直噬乔克力。乔克力一抖蓝丝带,天地之间陡然弥漫一片蔚蓝之光,光幕刺破黑雾直射云宵。蓝光闪过之后,她的身形不见了,高空只有一片正在消失的灰色漩涡,似乎通向不知名的远方。

梅振衣收起黑如意并未追击,谛听远处跑过来问道:“梅真人,你是故意放她走的吗?”

梅振衣看着天空:“此女修为不低,能冲破我的龙魂黑雾,然而也被敖小黑咬了一口,按人间岁月算,也得调养一、两年吧。”

谛听:“事情没有了断,因果也没有了尽,她去了天庭,梅真人不继续追吗?”

梅振衣摇了摇头:“我若与她真的放手一斗,此刻只能去仙界施展,然而仙界岁月与人间不同,我没功夫纠缠,先办我的事。”

谛听:“你伤了她,这仇已经结下了,以她的心性不会罢手,而我在话语中听的清楚,她看上了你手中的神器黑如意,若有机会定想设法谋取。”

“我了解她的修为心性,特意将黑如意祭出展示,就料到她会动念动心。”梅振衣的神情有些狡慧,又问谛听道:“我在酒楼中与她以无语观音术交谈,你居然能听见?”

谛听:“凡是耳神通,不论境界多高,只要你开口交流,在我神识所及之内,都可以听见,除非你不用任何方式与人说话,也不要在心念中自语。”

梅振衣赞道:“这是你的特异之处,连无语观音术都能破了。据你所知,仙界中还有哪位仙家有类似特异神通?”

谛听想了想:“天庭灵宵宝殿守护神将杨戬身边的护法侍者哮天,它极擅追踪,擅破世间一切潜行之术,只要在它神识所及之内,无人藏得住身形。……你对付诸天魔要小心,最好也把哮天请来帮忙,但是有我在,他未必肯来。”

听语气梅振衣也能猜出来,这两只仙家神犬之间互相有点不对付。梅振衣笑道:“等时辰到了,我会上仙界去请哮天。既然哮天有如此能耐,当年我斩梅丹佐之时,也不必找的那么辛苦了。”

谛听又摇头道:“那也未必,我能破世间一切耳神通,但金仙、菩萨灵台互感神念也窥探不了。哮天能破世间一切潜行术,只是让人在他眼前藏不住而已,事先并不一定知道哪里藏着人,也破不了金仙、菩萨的灵台化转世界。”

……

梅振衣带着谛听前往昆仑仙境,接玉真公主回芜州。知焰清楚公主天年将尽,也在心中感慨,她去了仙界东游谷坐镇,让刘海下界陪伴道侣金蟾、玉环。

提溜转也跟着玉真公主一起回芜州了,她觉得毛色油光的大黑狗谛听很有趣,一路上都在和它玩潜行之术,但每次都让谛听给看破了。

提溜转奇怪的问谛听:“你又不是哮天犬,为何能破我的潜行术?”

梅振衣暗语道:“每次你躲起来,一旦发现它找不着,总在心中偷笑自鸣得意,一下子就让人听见了!”

这句话也让谛听给听见了,很不满的叫道:“梅真人干嘛告诉她?”

带着玉真行路,没有疾行,而是用大法力护着她飘然行游,玉真见提溜转和谛听躲躲藏藏,问梅振衣是怎么回事?梅振衣把捉迷藏的奥妙告诉了玉真,玉真掩口直笑,正在说笑间,梅振衣的脸色突然变了变。

“梅真人为何突然离去?”谛听以无语观音术问道。此时的梅振衣仍在与玉真公主说话,但眼前只是显像分身,本尊法身悄然返回了昆仑仙境。

风中传来一声包含无限怅惋的叹息:“我在人间的一对媵妻谷儿、穗儿,于无名山庄历苦海未能渡,已经再入轮回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