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七卷:东游记
第317回、幡卷阴风生造业,魂归无处话孤独

云端上站着一个人,全身肤色焦黄,穿着一件袈裟不像袈裟、长袍不像长袍的斜肩露右臂的袍子,胸前挂着一串骷髅项链,上面奇异的人骨骷髅只有核桃般大小。他长着鹰钩鼻,深深的眼窝,披肩头发一缕一缕在风中蠕动,相貌形容不出的怪异与吓人。

他手中抖动一面暗红色的长幡,随着幡面奇异的卷曲,战场中阴风卷起不断升向高空,他脚下的乌云涌动成各种形状,就似无数的人形在挣扎。如果梅振衣见此场景,一定能想起一个人和一件法器,就是当年设计陷害梅家的明崇俨与他那杆炼魂幡。

明崇俨曾是左游仙的弟子,梅振衣也曾问过左游仙,那种摄人生魂的邪术是不是他教的?左游仙说不是,想必是明崇俨后来又另拜了师父。

书中暗表,明崇俨又拜的师父,就是此刻战场上空的男子,他名叫独孤伸,自称孤独大神,有“他化自在天”的修为。他在人间传授明崇俨这等邪术,并不是白给,而是要求明崇俨以炼魂幡摄生魂,将来再交给他所用。

明崇俨并不清楚自己被这位“师父”利用了,亲手害了很多人,就算有他化自在天魔的修为,也受不了穿越天刑的业力。孤独伸本人很少亲手杀人,以邪术收生魂怨念得到强大的法力只是他的法术手段之一,对本身境界并无帮助,平时并不总是如此,而人间战乱之时是最好的收集机会。

正在施法间,独孤伸忽然神色一惊,收起红色长幡化为一道青烟飞走,没有在理会犹在涌动的乌云与厮杀的战场。他走得很急,法术余波尚未散尽,仍有未及摄去的生魂聚集,若是有其他高人寻来,可以掩护他遁走的行迹。

独孤伸刚刚离开,就有一名僧人神色凝重踏云而来,身边一只毛色油亮、尖耳竖起的黑狗也是四蹄凌空而行,正是金乔觉与他的护法侍者神犬谛听。

“妖魔已遁,谛听,可知他来自何方?”金乔觉在独孤伸刚才施法之处驻足问道。

谛听原地转了一圈,以仙家神念回到:“此时不知踪迹,他叫独孤伸,来自佛国之外的他化自在天,是一位天魔。”

需要解释一下,“他化自在天”不仅是一种修行果位,也是一种特殊“世界”的称谓。前文提过,所谓“他化自在天”果位,是法自我愿心之道,所见所历一切都要依自我愿心去化转,观世人如肉团,观世间如自我灵台。

与“各乘天”果位类似,“他化自在天”也有在无边玄妙方广世界中开辟之功,造化只是属于自己的灵台仙界,真真切切可以随意出入。若就在灵台开辟的世界中修行,本身倒也谈不上什么善恶正邪,若最终堪破正果,未尝不可由魔入道,成就金仙、菩萨。

这种灵台世界可以独自孤悬,也可依附于既有的仙界,利用他人灵台见知与自己的感悟相通之处,得到更好的开辟之功。但实际上它只能依附于无量光开辟的佛国,这些奇异的“世界”环绕佛国统称为“他化自在天”,它们算不算是仙界的一部分?严格的说起来不算,只是开辟者自己的世界而已。

“他化自在天”为什么不能依附于天庭呢?因为这与大天尊的见知不相容,大天尊自不会展开自己的灵台世界让它们去依附。而且这种依附开辟对他人来说毫无意义,既不能与他人共享,也不能延伸开辟外围道场。同样的道理,镇元子的万寿山仙界也不行。

为什么可以依附于佛国?因为大天尊可见,而如来不可见,无量光不在又无处不在,修成他化自在天果位,若曾有佛法声闻,自可去依附佛国开辟自我灵台世界,无量光的灵台无所谓展不展开。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也反映了大天尊的修为境界尚达达不到无量光的成就。

阿罗诃于天国中也是“不在又无处不在”,“他化自在天世界”为什么也不可依附天国呢?因为阿罗诃所传修行根基不同,“不二见”心法贯穿始终,依附于天国行灵台开辟之功,必须展开自己的灵台世界融入天国,修证他化自在天果位的人是不会这么做的。

另一个很有意思的人是太上,他没有像无量光或阿罗诃那样造化出一个佛国或天国,当大天尊开辟凌霄宝殿仙界时,兜率天宫莫名出现依附于其中。

但这并不意味这太上的修为境界不如他人,想一想太上留下的修行根基,只要成就金仙,就可以在无边玄妙方广世界中造化开辟出一片真正的仙界,金仙洞府可以自享亦可以引他人共享,可以有所依附也可以不依附于谁,若依附开辟则另有收获,是另一种逍遥玄妙境界,真正的和而不同。

若达到金仙境界的极致,如大天尊与镇元子,造化的世界还可以在其他金仙依附开辟的同时,自然延伸造化出更广阔的外围仙界道场,这就是天庭规模的由来。道家供奉的“三清”,“原始”指的是“无边玄妙方广世界”,“灵宝”指的是“灵台造化开辟之功”,“太上”指的是传道之祖,其来源如此。

各教修行可以互相参照印证,但不能简单的等同比较,到了造化开辟境界的微妙区别,可以清晰看出各教发端的差异来。至于再往上无量光、太上的境界,又是无法妄语了。

神犬谛听察知方才施法之人,是来自依附佛国之外他化自在天中的独孤伸,若独孤伸在自我灵台开辟的世界中不论怎么乱搞,本身谈不上善恶正邪,但跑到人间做这种事,就是所谓的“天魔”了。

金乔觉喟叹一声,眼中尽是悲悯,无言的在云端上入坐,神念中默诵经文。浓密的乌云停止了涌动,那些挣扎的人形轮廓消失于不知名处,下面战场上的阴风早已散尽,大战也已经平息。斗转星移朝霞升起,凡人看不见空中金乔觉与谛听的行迹,只能望见云端上有一抹金辉。

脚下的云朵已变得如雪洁白,自周安详而宁静,谛听忽然以神念道:“独孤伸又在人间施法了!好强大的法力,有金仙下界赶去!”

金乔觉睁开眼睛,站起身来道:“我知道了,此番大乱,凡动念下界自寻恶业者,皆难逃劫数,我在幽冥世界中接引独孤伸到来,因缘已成,他千年修行终将毁于一旦。”说话间又一皱眉,对谛听道:“有人将去九林禅院菩萨像前开口请你相助,你先去芜州等着吧。”

……

这天清晨,在远离秦州的黄河岸边,一处四野无人的草坡上,娇滴滴的樱宁正伏在梅应行的怀中抽泣。经过一夜的调息,有正一门的灵药相助,已经驱散了侵入经络的阴寒之气,梅应行又问起樱宁为何会来此处,这段时间又去了哪里?

樱宁在梅应行面前没有任何隐瞒,将自己这一年多来的遭遇都说了,来之前她还没想明白见到梅应行该说什么,但是一见面,樱宁才意识到,天下之大能够敞开心扉相诉的人只有梅应行了,毫不掩饰诉说自己曾经的彷徨、无助、委屈与悔撼,说着说着,她又一次流泪了。

祖师爷易水仙人只能给她精神上的指引与修行境界上的点拨,并交给她传承碧山潭一派的重任,而梅应行才是她能够依靠的真实胸怀,尽管她的修为更高,但此刻也露出真正柔弱的一面。梅应行没有多说话,只是将樱宁抱在怀中轻抚她的后背。

就在这时,梅应行怀中忽有一股大力传来,樱宁猛抬头施展全身的法力将他推了出去。樱宁如今已有飞天之能,猝不及防间贴在怀中施法,那是多么大的力量?梅应行来不及作出任何反应就飞了出去,飞过黄河远远的消失于地平线的彼端。

然而这法力并不伤人,仅是把梅应行送走,樱宁推开他的同时还在他怀里塞了一本书,就是那卷《碧山诀》。梅应行只在神念中听见一句“快走,躲起来!”,人已经飞到数十里之外。

在樱宁的身后,虚空中忽有一片乌云涌现,无数触手状的烟索袭来,樱宁祭出空桑杖未及转身,就被地上卷起的一阵阴风扫中,无声无息仆倒在地。与此同时,半空中发出一声大喝,一道剑光直射乌云,那是梅毅的身形。

梅毅怎会不清楚小少爷离开芜州不仅仅是找樱宁,一直暗中跟着他,也发现了尾随梅应行的樱宁。梅应行在秦州司马府中遭暗算,但有樱宁相助有惊无险,梅毅就没有现身,也没有打扰这一对小男女重逢,不料在黄河岸边却出了变故。

梅应行没有发现尾随的樱宁,因为她修为更高已有飞天之能,樱宁没有发现梅毅,因为梅毅的修为已出神入化。但梅毅也没有发现云端上还有高人,对方发难时才拔剑出手,剑光与身形相合直斩而去——对手太强了,梅毅一击已尽全力。

……

云端上出手的高人就是昨夜在安阳城外现身的独孤伸,他避开了金乔觉,却被远方另一件惊动,隐匿行迹赶到了秦州。

独孤伸常年在他化自在天世界中修行,很少收传人弟子,偶尔来人间传法,也有着自己的目的,所教弟子在人间做的事情他都可以利用。独孤伸神通广大,各方面的成就都很高,所传也并非全是邪术,在人间前后收过五位传人:骨笃福、骨笃寿、骨笃禄、明崇俨、贺兰敬明。

这五个徒弟都很有“用”。骨笃禄后来做了突厥大祭司,可以用征战掠夺的奴隶与战俘的向师父献祭,骨笃寿与骨笃福在草原上成为威望如同神灵一般的萨满大巫,如果独孤伸需要人间的什么东西,只要草原上有,两位大巫一定会想尽办法替他找到。

独孤伸传授这三人的是萨满巫术,是正是邪看各人的心性,其实骨笃福与骨笃寿并没有做什么恶事。至于明崇俨与贺兰敬明这两位,在世间有才华,善用心术心机歹毒,一看就是有机会能占据高位的“人才”,干脆就教了他们魂修邪术。

独孤伸教徒弟,与钟离权那等仙家是不一样的,不讲究什么点化指引,他也有通明法眼能看透凡人所欲所求,弟子是什么心性就教什么道法,能修到什么地步也不管。他就像一个卖刀的,卖给厨师切菜刀,卖给屠夫杀人刀,同时教以刀法,只要对他自己“有用”就行,其他的后果不理会。至于弟子是否以邪术作恶,反正业力算不到他头上。

当年明崇俨被杀时,独孤伸在自我灵台世界中修行,并没有理会,明崇俨是什么人他很清楚,一定毒害过不少人,在人间被害了也正常。独孤伸已超脱轮回,没有插手人间事为徒弟报仇的念头。明崇俨自寻死路,再收一个不就得了,他只是感到有些惋惜,这个传人还没派上什么大用场,而自己再寻找一位合适的传人并不容易。

几十年后独孤伸又利用一次下界的机会收了贺兰敬明这个传人,教的还是传给明崇俨的那一套,这位传人比明崇俨悟性更好、更有野心,同时也更阴毒。

一年前骨笃福、骨笃寿、骨笃禄同日被斩,这三位传人一直率众弟子供奉祖师“骨笃大神”,就是突厥语中他的自号“孤独大神”,三人都随祖师姓“骨笃”,算是一派传承了。独孤伸很诧异,这个情况他没想到,也下界来看看人间的状况。

到人间清楚了是怎么回事,骨笃三人作战时身死而已,他也没有再理会,却被人间的战乱吸引了。独孤伸教弟子的邪术自己当然也会,这是一个使神通法力更强大的好机会啊!于是挥舞赤炼神幡,在各地战场上空悄悄收摄怨念生魂,忙的不亦乐乎。

梅校率军夜袭叛军大营,独孤伸也特意赶来了,梅校用奇兵大胜,战事远没有想象的惨烈,他很是失望,这一动念间便出手施法。那些已停手的士兵,只要心中还没真正放下杀意,又被心念激起重新投入厮杀。

这一下玩大了,惊动了幽冥教主,金乔觉带着神犬谛听从九华山赶来。独孤伸不想惹太大的麻烦与金乔觉纠缠,及时收手潜行避走。遁走之时却突然察觉——自己在人间最后一个传人贺兰敬明又被杀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