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七卷:东游记
第310回、长空叹神山远阻,归同去天上人间

胡春拱手长揖行了一礼:“天庭山神,我不想与你为难,渡海而来,只为劈山相救爱侣。”

张伯时却问了一句很奇怪的话:“胡春,你可知我为何在此为山神?”

胡春当然答不上来,但张伯时的仙家妙语声闻已经解释了。张伯时是玉鼎真人的弟子,在龙隐姑飞升天庭后就认识她了,已有数百年的交往。当年杨戬欲与龙隐姑结为道侣,托西王母到大天尊那里说媒,希望能善结缘法。这事却让龙隐姑得知,就是张伯时无意中告诉她的。

龙隐姑非常生气,跑到杨戬的洞府中质问,还砸坏了东西,并抄起一件山石雕饰飞击杨戬。她素有神力这一击可不轻,而杨戬修为高超也不会受伤,但张伯时恰好于此时赶来,恐龙隐姑闹不可收场上前劝阻,却被龙隐姑一击打伤。

大天尊要责罚女儿,张伯时求情也没用,龙隐姑被罚下界禁足百年,不得离开龙感湖十里之地、不得与众仙家交往、不得显露自己的身份。不料龙隐姑在百年之期将满之时以凡人女子的身份嫁给了胡春,还闹出了后来的事情,又受追罚镇于龙首山中五百年。

张伯时心感愧疚,主动向大天尊请命为龙首山神镇守此地,大天尊答应了。龙隐姑被困于山中无法与外界接触,除了大天尊本人之外,只有山神能运转此山灵枢与她交流,虽然见不着面,但可以隔山以神念相谈,聊解寂寞。

张伯时最后道:“我请命为山神,名为镇守,实为守护,真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来了,已经站在我面前,龙隐仙姑果然没有看错人!”

远处的梅振衣也听见了这番话,从知焰怀中站了起来,转头与道侣对望一眼,两人眼神的交流都读懂了对方的意思——这位山神张伯时恐怕对龙隐姑有情。

虽然张伯时没明说,仙家妙语声闻中也未提及,但梅振衣猜出来了。张伯时可能对龙隐姑早已有情意,但杨戬求缘在先,他也不好开口。等到龙隐姑被幽禁于龙首山,人间渔夫胡春能到天庭来劈山救人希望太渺茫了,其可能性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他们的道侣之缘恐怕已经了结。

于是张伯时用自己的方式表达了情意,向大天尊请命为龙首山神,当年他就是被龙隐姑失手打伤的,来此镇守亦有缘法,所以大天尊也不反对。别人只道张伯时是来镇守龙首山,却不知他是来守护、陪伴龙隐姑的。以大天尊的精明应该看出来了,却没有说破,假如胡春来不了或者不愿来,五百年后也给了张伯时一个机会。

如此说来,张伯时应该是胡春的仙家“情敌”。假如换一种情况,是知焰被镇于龙首山,而杨天感为山神,梅振衣前来劈山救人,那位杨仙人肯定不会轻易放梅振衣过去的。那么这位张伯时会怎样对待胡春呢?

梅振衣在心中思忖却无法再插手,按先前的约定,他只能送胡春渡东海到达龙首山,不能再帮其它的忙,就像杨戬与敖广等人,此时也不能再阻挡胡春劈山救人,但胡春要独自面对山神这一关。

胡春面色平和,看不出他在想什么,很有礼貌的又拱手道:“我与娘子多谢张仙人眷顾!请问山神,如何才能让我劈山救人?”

张伯时看着胡春,神色颇为复杂,缓缓开口道:“龙隐仙姑这些年一直说,只要你能成仙道,就一定会来,而你果然来了。既然到了此地,我不能让你贸然损毁天庭世界造化山河,否则就违背了山神之责,所以要试一试你究竟有何手段?”

话音未落,张伯时毫无征兆的突然出手了,银钩挥出化为一片弧形的光刃席卷而至,如漫天飞雪洒落,一刹那间胡春的身形已被如雪银光吞没。

胡春看似不动声色,实则早已戒备,对方祭出法器的同时他一跺脚,玉骨屏风阵从周围升起将身形护住,银色弧光化作的无数飞钩打在玉骨屏风阵上,就似石子打水飘,在屏风上弹跳、激起、滑过、盘旋、回击,山坡上散发出一阵阵银色的火星,还带着闪烁的彩虹光芒。

玉骨屏风阵擅守不擅攻,挡住张伯时的突然一击,又化作无数扇骨片散开,尽数与弧光周旋,胡春随即发动了反击。

他手中多了一柄银色的战斧,轻轻向前一挥,发出的却不是银光,随着斧势仿佛在这天庭仙界中切开了一条一无所有的虚空裂隙。这虚空向前延伸,飞舞的银弧光与玉骨片也被从中隔开了一片空间,难以形容的玄妙法力直切张伯时的身前。

张伯时祭出银弧光攻敌,法器却没有离手,托银钩在胸前一横,封住了这段延伸的空间裂隙。

胡春挥秩序之刃只是一击,斗法随即停止,一切又恢复了平静,但见他身形未动,而张伯时的立足之地却凭空向后退了数十丈。这便是天国圣物秩序之刃的妙用,它能够改变灵台化转空间的规则,张伯时虽然未动也未使用移转空间的法术,却凭空被一斧子送了出去。

龙首山是大天尊灵台造化之功,不同于人间的山川,所谓劈山救人,就是切入灵台造化世界打开这座山的空间,将龙隐姑带出来。胡春就算成了仙,也没有这种大神通修为,只有借助秩序之刃的妙用才可能成功,所以梅振衣才会处心积虑打加百列手中这件圣物的主意,而且这些年一直用很特殊的御器方式指点胡春的修行。

张伯时看了看自己的脚下,又抬头有些惊讶的看着胡春道:“你有如此手段,应可放手一试,不论你能否救出龙隐仙姑,希望你能好好守护她。”说完又向着空中不知名的地方拱手道:“张伯时请辞龙首山神位。”

不知何人对他说了什么,张伯时躬身行礼,身形化作一阵风而去——他竟然就这么走了,并没有再为难胡春,风中只传来一声轻轻的叹息。

“多谢山神成全,恭送张仙友!”胡春向着张伯时消失的地方谢道,龙首山上只剩下了他,面对着一里外千丈绝壁。所有人都在看——他能劈开龙首山吗?说实话,梅振衣对徒弟也不是很有把握,有些事就算准备的再充分,不真正去做也不知道结果。

“师父,胡春能行吗?”梅振衣也忍不住暗中问云端上的钟离权。

钟离权以神念答道:“如果是我,手持秩序之刃应可将龙首山化转而开,如果是你,也可将它暂时分为两半。至于胡春,为师不能断言,他的修为远未窥灵台化转之功,仅凭秩序之刃很难。”

“胡春救不出龙隐姑。”青帝突然发来神念参加了师徒之间的讨论,他语气很肯定不是推测也不是猜疑,以他的身份这样说话,那就是通明法眼所见的事实了。

梅振衣吃了一惊,立即反问道:“你既知这个结果,为何还要来旁观?”

青帝淡淡答道:“我只是来看——他会如何决择?”

“胡春确实救不出龙隐姑,我也在看,他究竟会怎么做?”岸边的青牛金仙也加入了神念交流。

杨戬也说话了:“龙隐姑被镇于山中五百年,是天庭之规,也是她自己愿意付出的代价,大天尊既然这么做,就是要罚满五百年,不因胡春而改变。”

另一位金仙灵珠子也忍不住插话道:“我的推演所见,与钟离仙友是一样的,而青帝与青牛二位金仙却能肯定胡春救不出龙隐姑?看来修为当真高出一线。”

梅振衣问了一个最关心的问题:“胡春自己要到何时才会清楚,他会不会劈山不止呢?”

其他人都不做声了,只有青帝答道:“只要胡春一动手,刹那间就会明白。”

青牛叹了一声:“青帝,我的修为尚不如你。”最后这一点他也没看出来,说的是大实话,若论修为的话,放眼天庭也只有大天尊不在青帝之下。

五位金仙之间的神念交流彼此无碍,除了梅振衣之外,在场其他仙人是听不见的。这种感觉有点像在无名山庄玲珑塔法座之上,但此地没有玲珑塔法阵形成的神识互通结界,这几人站在那里,本尊法身恰似俪玉玲珑塔。

梅振衣已堪破“物化之境”缘觉无碍,其修为不亚于佛门各乘天境界,刚刚能够加入这种交流。

胡春并不知道这些高人在议论他,此刻全部的心神都集中在面前那座龙首山上,神情很凝重几无一丝杂想,缓缓举起了秩序之刃。战斧上流动的银光渐渐黯淡下去,这件天国圣物变得越来越透明,到最后几乎消失不见,胡春仿佛高举着一件不存在的东西。

当战斧完全消失于虚空时,胡春发出一声轻吟,尽全力一挥手。看不见银光四射,感觉不到法力澎湃,恍然间有一片一无所有的虚空突然出现,延伸蔓切入龙首山中。

山还是山,一丝没有变化,巨大的山崖却被切开了一条裂缝。此场景并非天庭世界山崖开裂,而是另一个空间的形成与切入,假如此地有凡人的话,根本看不见山崖的变化,只有仙家神识才能感应到。

青帝说的不错,胡春救不出龙隐姑,他一出手将龙首山劈开了一条裂缝,已经相当了不得!胡春随即就清楚了自己面对的形势,他的修为毕竟不足,只要法力一收,这条裂缝就会重新合上,而他已经施展了全部的法力。

在这一瞬间,胡春收到山中龙隐姑发出的神念:“郎君,真的是你吗?我心甚慰,你善自珍重,四百年后再相见!”

他已经无暇答话,因为这一击去势将尽,下一瞬间山崖将重新合上,而龙隐姑是不会主动出来的。所有人都在看着他,胡春做了一个毫不犹豫的选择。

一道银光飞出,划过百里长空落向岸边的青帝,胡春将秩序之刃还给了他。梅振衣也听见了徒弟发来的妙语声闻:“请恕弟子暂不能侍奉左右,四百年后再报师恩!”

只见胡春展开玉骨扇,身影忽然消失在扇面中,这柄神器化为一道穿越虚空的白光,射进了他避开的裂缝中,这道空间裂隙旋即消失不见。巨大的龙首山仍矗立于天庭东海,而胡春却不见了。

当他明白自己救不出龙隐姑时,利用那稍纵即逝的一瞬机会进入了龙首山,进去容易出来难,他选择了也被镇于山中,陪伴龙隐姑一起度过余下四百多年的时光。

波涛经年不止的东海忽然风平浪静,千里寂寥无声,就连龙王敖广也露出了感佩的神色,其余众仙更是良久无言。

第一个开口打破平静的是提溜转,这小鬼激动的都快哭出来了,颤声道:“我受不了,太感人了!胡春连一句话都没有来得及说,就进去了……。”

知焰拉住她的手,轻声道:“我们应该替胡春高兴才对,应为便是愿为,他终于飞升成仙,如愿来到了龙感的身边。”

青帝金色的眸子望着远方的龙首山若有所思,也不知在想些什么,突然一转身朝杨戬道:“你猜错了!”——这句话在场所有的仙家都能听见。

杨戬一愣:“我并没有说出猜测,青帝前辈为何说我猜错?”

青帝未答话,灵珠子却问道:“二郎师兄,你究竟是怎么猜的?”

杨戬叹了一口气:“我猜测若胡春救不出龙隐姑,会设法向大天尊请求,象张伯时一样继任龙首山神,看在场众仙家的情面,大天尊也会答应的,但胡春没动这个念头。”

青帝又朝徐妖王道:“青牛应该已告诉你胡春救不出龙隐姑,你居然猜对了,难怪会把玉骨扇给他。”

徐妖王一耸肩膀笑道:“这样的善事,不做白不做,帮他们小夫妻一把,玉骨扇本来就是大天尊的。”

梅振衣站在海中朝天默语道:“大天尊,你女儿真的找对人了!”就在此刻,神识中突然传来青帝的一声低吼:“梅毅!”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