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七卷:东游记
第309回、龙吟长空一声啸,天云飘颤海动摇

拦路未必要迎面,从后方空虚之处追击更容易,又有高人出手以大法力拖住核舟前行的脚步,并翻起巨浪袭击,被梅振衣及时察觉。

神宵天雷电光万丈带着震颤不绝的炸裂声,将这道如山巨浪击得粉碎。浪花如乱琼碎玉四散纷飞,剑势未尽劈在一条鱼的身上。

这条鱼隐身在巨浪中,身形与巨大的浪峰简直不成比例,就是一条一尺来长的尖嘴梭鱼,被这一击神宵天雷劈中别说烤鱼,恐怕连灰都不会剩下。海面上发出了一声带着回音的轰鸣,那条鱼被梅振衣一剑击“散”了,然而澎湃的法力波动却未消失,激射到天空化为一位手持三尖两刃兵的金盔银甲天神。

灵宵宝殿守护神将、金仙杨戬终于出现了,他最擅长变化之术,变成一条不起眼的小梭鱼藏在东海深处,趁斗法僵持之机突然翻起巨浪,企图后发先至将胡春所在的核舟卷回岸边,却被梅振衣一剑劈中,现出了本尊法身。

“杨戬仙友,你终于还是现身了?”梅振衣在云端上开口并未带一丝杀气,而是抱拳拱手打了声招呼。

杨戬手持三尖两刃兵抱拳还礼:“当年龙隐仙姑在我洞府闹事,打伤我师弟张伯时,受大天尊责罚下界禁足百年,百年之期未满又因故破戒,被镇于龙首山中。天庭东海乃灵宵宝殿所辖仙界,我是灵宵宝殿守护神将,于公于私都不会容你等擅闯,特来请诸位回头。”

他说话时右手握着三尖两刃兵的长杆,左手合在右手背上,就这么一个抱拳拱手两臂相接的动作,梅振衣感应到这一片空间无形中出现了奇异的变化。身后的核舟脱离了钟离权的指引,看似仍在破浪前行,却没有前进一步,反而离龙首山越来越远。

梅振衣可是识货的,这就是金仙的灵台化转之功的玄妙,清风与加百列斗法时也曾施展。他如果破不了杨戬的法术,这艘核舟以及包括自己与胡春在内的七名仙人都会被杨戬移回东海岸边,如此拦路的手段确实高超。

如果退了回去那就是前功尽弃,场面就成了钟离权独斗东海龙王,而非胡春渡海救人。梅振衣从未与一位金仙真正的斗法,这也是他从未亲身经历过的局面,心中念头急转,面上却不动声色的说道:“你拦你的路,我走我的路,只要胡春上了龙首山,你我都收手。”

“好说,本该如此。”杨戬的话虽然客气,但出手却一点都不放松,这一片大海都进入到奇异的化转空间内,核舟前行无功,而知焰等人与东海水族的斗法还在持续。

梅振衣缓缓一招手,凭空祭出青莲宝灯,空中的雷神剑落到了灯芯的位置,万道光华射出,看上去光芒照射的范围似乎不远,但以神识感应似乎无边无际。灯光照射之处,这一片空间仿佛被定住了,核舟既不前行也不再后退。

杨戬微微一笑:“梅真人,每次见你,修为都精进不少。依仗宝莲灯之威定住核舟,在天庭不过如此了,你如何能送胡春过海?”

这是一个僵持的局面,谁都动不了,以梅振衣的法力恐怕不能与杨戬耗太长时间。这时灯光却变了,无数细小的光芒向着杨戬飞出,如和风细雨一般不带一丝攻击,恍然乎这片空间在悄然移动,带着杨戬、梅振衣、核舟以及海中斗法的仙人们飘向龙首山。

这一手是和青帝学的,当年在丹溪上清风现出青帝真容,转身又返回九天玄女宫,梅振衣以移转空间的大法力阻拦青帝的脚步,却被青帝施法化转,一路带着他闯到了浮生谷。梅振衣还没有青帝那种大神通,但堪破真仙极致境界之后,借助宝莲灯的妙用,一样可以施展此法。

杨戬咦了一声,微微惊讶道:“你敢来东海,果然有些手段。”他是在赞梅振衣,而梅振衣却觉得神识中压力一紧,只见对面的杨戬额中那条细缝突然张开,神目开阖一道白光射出直取他手中青莲宝灯。

梅振衣的身躯颤了颤,周围大海的波涛之声仿佛都远去,眼前只有白花花一片凌厉的光芒。他大喝一声恢复了清醒,高举青莲宝灯祭出一团光幕,半空中好似出现了一个硕大的灯罩,白光无声无息的击在灯罩上,没有碰撞之声,梅振衣却觉得全身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给镇住了。这力量来自四面八方,也来自手中的青莲宝灯,他几乎动弹不得。

这一片空间又“定”住了,仍停留在龙首山三十里外不得前进也不得后退。

“不错不错,你居然能顶得住,可惜此地不是青漪三山,我也不是心猿悟空的化身。”杨戬表面上若无其事的继续称赞对手,但心中也暗暗震惊,梅振衣施展青莲宝灯有如此之威,他不直接出手恐怕是拦不住了。

杨戬缓缓挥起了手臂,动作很慢就像举起一座山,接着陡然变快,将手中的三尖两刃兵扔上了天空。只听两声巨响,这件法宝分为三截,化作了两片巨大的飞刃和一道凌厉的白梭,向梅振衣当头罩落。梅振衣没有动,反而把眼睛闭上了,双肩一震,灯芯中发出的光幕突然炸开,无数道霹雳同时击出。

漫天的光毫都化作了金色的飞剑,汇聚舒卷如大袖、如漩涡、如星云、如野马、如狂风、如激流,与杨戬三尖两刃兵幻化的兵器相斗。这便是他在方正峰上对抗心猿悟空的手段,梅振衣如今的修为显胜当初,但此地是天庭,面对的是金仙杨戬的本尊法身,此涨彼消斗了个旗鼓相当。

远处岸边观战的众仙家看得目眩神驰,天庭巡海大神灵珠子暗暗咋舌,他很了解杨戬的修为,就算自己站在梅振衣的位置上也很难应付。这位梅真人也真是了得,竟然能与灵宵宝殿守护神将斗法难分胜负。

灵珠子也能看出来,表面上虽旗鼓相当,但梅振衣还是占下风,因为核舟所在的那一片海面无法前进了,杨戬斗法的同时还是成功拦住了道路。如果这么持续下去,梅振衣定不如杨戬法力深厚持久,最终还是要落败的。梅振衣与杨戬斗法只能速战速决,寻破绽破了他的拦路之术,赶紧把胡春送到龙首山才是唯一的正确选择。

海面上的形势变得很微妙,钟离权将敖广困在云端,不让他插手海中的相斗,而知焰、提溜转、张果、刘海、李元中等人与东海众水族相斗,梅振衣无后顾之忧,持青莲宝灯独斗杨戬。

敖广也看出了形势,这里是他的道场,海中的水族是他的部下,他能够发挥最大的威力,偏偏一不小心着了钟离权的道,被困在天空回不到海里去,只要冲破这一阻隔就可以与杨戬会合,那么海中八仙就占不到便宜。

敖广发出了一声清越的长吟,带着云端上那一片幻化之海尽全力冲了下来,声势犹如万马奔腾。钟离权见敖广发狠,也长啸一声带着脚下的葫芦冲天而起,挥起仙风扇像一只巨大的怪手,迎面拍向气势汹汹的敖广。

敖广的龙吟与师父的长啸传来,双眼紧闭的梅振衣突然抬头睁眼,也发出一声长啸相应和,手中的青莲宝灯莫名也发出一声龙吟。

灯芯龙吟与敖广的长吟连成一片,带着穿透与粉碎之力,在东海边至龙首山这片百里海面上回荡,杨戬额目中发出的神光陡然涣散了一瞬。

就这么一瞬间,灯芯突然异变,有一道巨大的金色火焰喷薄而出,再一看那并不是火焰,而是一条张牙舞爪的百丈金龙,恰似敖广变换的原身。灯焰化出金龙飞击而出,甩尾扬爪迎向空中的法宝,张口怒吼吐出一枚硕大的龙珠,直击杨戬的面门。

这是梅振衣最后的绝技,而且事先谁也不知他有这种手段,包括师父钟离权与道侣知焰都不清楚。此时的灯芯并非仅是一柄雷神剑,而是以雷神剑为引,化青冥镜、黑如意合击为灯焰。他曾用十年时间演练这三器合击,是在无边玄妙方广世界中临时开辟的灵台仙界,别人无法窥探。

金龙将三尖两刃兵幻化成的两片飞刃与一道白梭击飞,龙珠已经飞击到杨戬身前。这龙珠是黑色的,只有碗口大小,然而里面却似包容着无穷无尽的虚空,仿佛能将人吸入另一个世界,杨戬额前白光涣散之际,全部被吸入到龙珠内。

梅振衣这一手也算是偷袭,但杨戬现身时同样是偷袭,彼此彼此。

杨戬猝不及防身形往后急退,三尖两刃兵瞬时又回到手中,向前急挥奋力打向龙珠。三尖两刃兵收回来了,梅振衣可没把金龙收回去,空中那条金龙向前追击一张口吞回了龙珠,一头撞在三尖两刃兵上。

“噗”的一声响,这声音不大却沉闷异常,周围的海、天、云、浪恍惚间仿佛都在膨胀,一片大法力四散而开消失于不知名的远方。杨戬困住梅振衣等人的灵台空间被击散了,空中那条飞击的金龙也化为金光消散。梅振衣收回了法器,身形一晃如一片落叶跌下云端,知焰的绿色丝绦飞来将他卷住。

梅振衣的手段用尽,神通法力也耗损甚巨,干脆收了所有的法力。

再看杨戬似乎比梅振衣更惨,被击飞七十里落在东海岸边灵珠子的身边,披头散发衣衫凌乱,头盔掉了,身上的银甲也出现了很多道裂缝。他落地一转身又恢复了天庭神将的仪容,就似刚才的狼狈样没有出现过,但手中的三尖两刃兵却被崩缺了一个角。

杨戬再一转身,三尖两刃兵舞了个枪花,形状又恢复了完整,崩缺的那个角已经补上了看不出损毁的痕迹。如果梅振衣看见,一定能够领悟,这件法宝是在杨戬的灵台化转世界中淬炼多年,能以灵台化转之功修复。

法器之形虽没有损毁,但其妙用威力恐怕要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耗费法力以炼器之功渐渐去修复。杨戬看着手中的随身法宝,神色很是震惊,梅振衣最后那一下太狠了!然而梅振衣却没功夫去看他,因为此时胡春已渡过东海,登上了龙首山岛边缘的山坡。

就在梅振衣打退杨戬、击散这一片移转空间的同时,钟离权挥仙风扇将敖广拍回了高空,自己也带着葫芦飞上云端。核舟前这一片海域让开了一条道路,一直未动的胡春突然大喝一声,挥出了手中的玉骨扇。

玉骨扇在空中幻化散开,一片片巨大的扇骨如旋叶、如长桨击向海面与虚空,核舟突然飞了起来,贴着水面急速的飘行,瞬间穿越三十里之地。在龙首山浅滩的边缘,胡春脚下的核舟化为一枚桃核又飞回到提溜转的袖中,而胡春稳稳的落在了岸边的山坡上。

东海中风波散尽,激斗已经停止,知焰、提溜转、张果、刘海、李元中都脚踏海面望着龙首山,梅振衣则软棉棉的靠在知焰怀中没有起身,不是他站不起来,而是这样更舒服,刚才那最后一击堪称完美,梅振衣自己也很满意。

敖广已恢复人形之身,神情多少还有些不甘,钟离权在云端上与他并肩而立,脸上却带着微笑。

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胡春的身上,这位曾经的人间渔夫,成仙之后显露的形容仍然是一身渔夫打扮,宛如当年他与龙隐姑初遇之时。他站的地方是龙首山延伸向东海的一片缓坡,面前一里外便是高耸的绝壁与巨大的山峰,他的爱侣就困在其中。

一阵微风吹来,胡春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人,此人年纪看上去约三旬左右,身穿淡青色长袍,头戴道冠饰以美玉,眉目甚是清秀祥和,手中的法器是一把半月形的长柄银钩。

他一现身就点首道:“你就是胡春?在下天庭龙首山神张伯时,已等候多时。说实话,你能来到此地,我很意外也很感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