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七卷:东游记
第308回、山河如旧人间乱,烽烟望尽无长安

在李隆基下“分制诏”三天前的七月十二日,太子李亨在将士的拥戴下于灵州自行登基,改元“至德”,尊李隆基为“上皇天帝”,任用郭子仪、李光弼为将,收拢各镇军马,已经取得了皇权正统地位。可怜南行途中的李隆基还蒙在鼓里,不知自己莫名就成了太上皇。

李隆基入蜀之后,永王李璘奉诏前往长江流域就成了师出无名,因为已登基的李亨不承认这道诏书,也不会认可这种南北分权的格局。新皇李亨在当年十二月对永王李璘下达了讨伐令,由于第二年正月安禄山被其子安庆绪所杀,李亨图谋进攻长安,北方战势正紧,一时还没有顾及到江南。

但永王李璘并不知情,就算知道也不会认为自己抗旨,仍然奉诏出师,沿长江东进一路聚集兵马、邀集各种势力支持。眼看天下刚刚经历君臣反叛、父子逼宫,紧接着又难免上演兄弟相残的一幕了。

这一番大乱,不仅牵涉到朝堂贵胄与人间百姓,也牵涉到了天下修行各派,甚至包括已超脱轮回的仙家。

……

时间再回到六月十五日,皇太子李亨率军北上,皇上李隆基的车马南下,马嵬驿一带又变得空空荡荡。这里离长安很近只有一天多的路程,在叛军随时袭扰范围之内,能逃走的人都逃走了,刚刚发生过一场兵变的地方仿佛成了一片无人的鬼域。

离马嵬驿不远有一座望烟山,在山顶上可以清晰的看见远方的驿道,还有沉玉寺后院那株曾“缢死”杨贵妃的梨树。杨玉奴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靠在望烟山上的一棵树下,身上的贵妃服饰换成了一套道服,并不是太合身稍微有点紧,挤的胸口鼓涨涨的,但衣袍宽大勉强还能穿。

她有些迷糊还没有完全清醒,睁开眼睛看见了山下的马嵬驿与沉玉寺,突然回忆起了自己的遭遇。堂兄杨国忠一家被哗变的士兵所杀,自己也被宠爱她的天子赐死,那么现在她变成孤魂野鬼了吗?杨玉奴下意识的想站起来,却发现全身酸软无力。

“姐姐,你醒了吗?”她突然听见旁边有人在说话。转头望去,树下还站了两名女子,其中一人她十分熟悉,尽管已经快三十年没有见面了,但还是一眼认了出来,就是她的亲妹妹杨玉环。自从十岁那年父亲死后,她与妹妹分别被族中两位叔伯领养,至今才见到第一面,而杨玉环的容颜,只是二十五、六的样子。

另一位女子年纪约二十来岁,相貌十分奇特,头发浅黄色略微有点发棕,眼睛很大,眉毛很细很长,五官看上去有些怪但却不难看,甚至显得妖异艳丽。如果是几十年前就见过她,还能认出此人就是刘金蟾,形容却有了微妙的变化。如今的刘金蟾也修行大成,初窥飞天之境。

暗中以神念传音,指点高力士做手脚,暂时断了杨贵妃的气息血脉,待安葬后又把她救起唤醒的人是刘金蟾,杨玉环如今还没有这么高的修为。

杨玉奴吃了一惊想说话,喉咙里却咯咯作响说不出完整的字句,刘金蟾面无表情的说道:“杨玉奴,你全身气血运行尚未恢复,喉间也有伤,暂时不要乱动也不要说话,调养几月方可无恙。”

杨玉环在杨玉奴身边跪坐下来,握着她的一只手歉然道:“姐姐,我们特意赶来却只能救你一命,做不了更多的事。……不要担心,你已经没事了,想去何处安身,我们都会帮忙的。”

杨玉奴说不出话也无法追问更多,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这么多的事,目光扫过杨玉环的容颜又望向远方的驿道,变得傻傻的,眼泪止不住的又流了下来。

“山下的寺院叫沉玉寺,杨玉奴已沉,这座山叫望烟山,你就把这半生的经历当作一场飘散的云烟吧。”刘金蟾淡然的劝道,说话时眉头微皱满怀忧虑。

金蟾所虑最主要的并非世间事,梅振衣带领山中一批弟子去昆仑仙境已经十几年了,刘海飞升成仙也已经五年了,至今没有一点消息。他们应该在相助胡春救人,不知成功了没有,会不会出什么意外?相比人间乱象,金蟾更担心这些。

如今天下大乱,梅家少主人梅应行召集梅氏子弟组织民勇,防止叛军进犯劫掠芜州。正一门掌门应愿仙子则约束弟子安守三山,莫为乱世动摇修行定心,也不知在仙界与昆仑仙境的长辈们怎么样了?

……

此时做为掌门的应愿,最重要的任务当然是守护宗门,兵乱虽暂未波及芜州,但天下难得清静,包括修行福地正一三山亦受其扰。芜州刺史宇文摩、菁芜山庄少主梅应行、正一门掌门应愿,都从不同的渠道接到了各种传书与传檄。其中有朝廷发来的,有安禄山叛军发来的,也有永王李璘发来的,甚至包括天下修行各派发来的。

刺史宇文摩接到了长安城破之前朝廷发往的飞诏,命各地方整顿军马驰援平叛大军,还有安禄山在洛阳发出的传檄,劝各地长官率众归顺大燕。宇文摩做为唐臣当然首先忠于朝廷,可惜他根本抽不出军马来,芜州地方府兵名册上虽然登记了两千人,但这些人几乎上不了战场,一听说要打仗了,甚至有一多半人连影子都找不着了。

江南富庶之地已太平很久了,别说没有受过训练的士兵,就连军械库里的刀枪大多都上了锈。最近的一场战争是七十年前徐敬业叛军攻打芜州,当时大将军梅毅整顿军马登城抗敌,但也只是在城中据守不敢轻易出城决战,今天就更别提了。

刺史正在忧愁间,菁芜山庄的少主梅应行来了,身边跟着一名叫樱宁的女子还有随行的家将。梅应行要效仿当年梅毅,组织民勇准备拒敌,而且他的志气却更大,对刺史说道:“我曾祖南鲁王梅知岩,当年在芜州起事非为一己野心,只求保境安民,我今日愿相助太守组织兵备兵勇,抗击叛军南下。”

就像溺水的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宇文摩连连称谢,同时不无担忧的提醒道:“江南兵备荒废已久,无能战之兵,更无领军之将。”

梅应行身旁有一人道:“我曾在边镇军中效力,与胡虏做战多年,愿领芜州之军,请刺史发榜招募民勇,我家公子也招集了两千族中子弟。”

此人是梅六发之子梅效,梅六发死后他被二伯梅二南收养,自幼在梅氏家塾读书,却对武艺兵法更感兴趣,被梅毅举荐到军中,立军功累官至左千牛长史。长安兵乱之时,他率家将把南鲁公府的亲眷护送到乌梅山庄,又立刻南下回到了芜州。

梅效与梅应行一见面,商量欲效仿当年梅知岩与梅毅事,两人一拍即合。其时樱宁也被梅应行从龙隐岛找了回来,帮着一起出谋划策。

宇文摩不仅答应了他们的请求,还往浙东听涛山庄写了一封信求助。这位刺史竟然出自修行世家听涛山庄,想想也不意外,听涛山庄子弟并非人人适合修行,其中有人考取功名做官也很正常。

青漪三山中的应愿也收到了类似的求助信,却是来自青城剑派。李隆基到了成都,派永王李璘沿江而下收拢兵马招集各方势力,其中就牵涉到青城剑派。

隐居世外的清修之人,怎会涉及这些事?其实从五胡乱华时就有这种事了,及至唐初,梅孝朗率大军平定突厥叛乱,军中就有妙法门与东华门的修士,对方也有萨满大巫助阵。青城剑派的戒律以及祖训并不提倡弟子插手世间纷乱,但一个门派并不是抽像的存在,门中修士与世间各色人等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青城剑派太上掌门晚谈亭幼年丧父,是被好心的邻家接济抚养成人的,邻家之孙高仙琦如今是永王李璘麾下大将,带着李隆基的诏书以及永王李璘的信,来到青城剑派求助。晚谈亭决定出山,掌门四季书与门下十余位弟子也决定相随。考虑到宗门传承不可断绝,四季书命掌门大弟子云飘渺与一众晚辈弟子固守青城道场不得外出。

此刻天下时局非常乱,唐军、叛军、番军中也是派系林立。西域一带各族有的与李亨合作希望在平叛中捞点好处,有的则趁机图谋做大,属国吐蕃趁大唐西北边镇空虚派军攻占安西四镇。佛家、道家、景教、萨满各教中很多门派的修士多多少少都插手了。

谁都认为自己站在正确的一方,在做该做的事情,一旦己方势力壮大,那么人间传承基业也将开枝散叶。就算本意不想插手世间凡人的争斗,但谁不希望自己一教的门户光大呢?而且各派修士包括已超脱轮回的仙家,都有一种隐固的道心,认为自己修证的道路最适合指引世人,不愿见“外道”做大见斥见谤。

人间乱斗同时伴随着修士之间的斗法,你出手我也出手,这也许改变不了时局,却极大的增加了争斗的规模与杀伤力。修士之间互有损伤胜负因此结仇结怨,到最后往往已经脱离人间战场,纯粹成为修行人及修行门派之间的纷争,甚至蔓延到昆仑仙境中各派与众散修之间。

有很多清修多年不问世事的修士被动的卷入,同时各教派的世俗弟子间发生的摩擦越来越大,有的门派被灭,有的门派遭受重创,也惊动了那些超脱轮回之外的仙家。易水仙人与好几位天庭巡海神将突然下界,也与人间修士的动乱有关。

应愿前世是一株修行至世间法尽头的段节梨树,经历天刑失败轮回重修,她明白何为天刑、何为轮回、何为超脱?根本连插手这些事的心思都没有,再加上守护宗门职责所在,不敢擅做主张,对于各派系的求助或拉拢都婉拒。

但应愿并未阻止梅应行以梅家的名义组织芜州民勇,也只能尽量相助,派阿斑给梅应行护法,芜州梅氏子弟愿跟随梅应行者,总计约有两千人,其中有正一门弟子十余人。

在应愿看来,若人世间的动乱照这个形势无节制的发展下去,到最后情况一定会颠倒过来。终将不再是人间纷争简单的牵连各派修士与仙家,而是各派修士与仙家之间的争斗波及世间,人间不知会成为什么样子?

试想一下,如果高高在上受凡人膜拜的神灵直接现身大打出手,会是什么后果?就算他们斗法的威力不伤及无辜,不论是出于什么目的,但这种行为本身就是一种煽动与号召,有多少凡人将会在此情景的鼓动下,无知无畏无意义的互相攻杀?

到那时已经不是叛乱与平叛那么简单,远远超出了一般意义上的人间战乱,几乎能将这世间轮回再洗一遍,无数修士一生业力难消,也说不定会有多少仙人再堕轮回。这种局面还没有出现,而应愿深感担忧却又无计可施,这不是她一个小小的地仙能左右的,只盼望着师父能早点从仙界回来给予指点。

……

天庭东海,钟离权挥扇阻隔云端之上如海市蜃楼般的另一片大海,敖广化身金龙咆哮冲突,始终无法挡住八仙前进的脚步,在海中已前行七十里,一直没有动的梅振衣突然出手了。

他从核舟上飘身而起,飞向整个队伍的后面,面朝知焰身后波涛起伏的大海,突然拔出了发髻中的雷神剑朝天一抛,一道霹雳轰然而下,这是神宵天雷最强的一击。

就在梅振衣劈下神宵天雷的同时,刚才已经过的海面上,突然出现一个方圆千丈巨大的漩涡,海水旋转着沉了下去,紧接着又涌了起来,巨大的如山峰般的浪头瞬间卷起,比三十里外的龙首山还要壮观,带着无数的尖锐咆哮声从后方奔涌而来袭向核舟。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