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七卷:东游记
第306回、迎涛声八仙过海,定风波各显神通

梅振衣不动声色的抱拳还礼,走回海边悄然将灵珠子的话告诉了师父钟离权,他已炼成三件神器合击,斗法的威力不亚于通常金仙,还特意借来青莲宝灯,就是防着这种意外的。

钟离权大踏步走向海边,众人紧随其后。这位金仙解下了腰间的酒葫芦,如长鲸吸水般喝了一大口酒,然后将酒葫芦抛向海中。葫芦迎风化为丈余长飘浮于海面,钟离权纵身而起落在葫芦上,摇着扇子稳稳的坐下。

东海起风了,随风有巨大的浪涌,每一个浪头都有数丈之高,然而钟离权的身形似有千钧之力,他坐在那里,葫芦周围十丈方圆水波不兴,巨浪到了近前都奇异的低头消散于无形。

钟离权以葫芦为船在前方引路,提溜转从怀里掏出了一样东西,顺手抛向海面,迎风化为了两丈长的一条船。能在天庭东海变化玄奇之物无疑是神器,提溜转怎么还私藏了这么一件法宝?说来话长,此物的材料是桃核,还不是一般的桃核,是产于天庭瑶池圣境最上品桃情丹的桃核。

梅振衣初次飞升天庭时去了碧桑洞,大天尊与东华帝君打赌输了两枚上品桃情丹,东华帝君赐给了梅振衣一枚。那枚桃情丹的果肉被分食,桃仁被立岚拿去种植,桃核则被提溜转拿去炼器。

这种材料在人间罕见,仙家炼药之道最重要的却不在材料,而在于炼器的功夫。提溜转的炼器之道当然是和梅振衣学的,她的有形之身从拜神鞭中化出,炼器与炼形一体,感受的最为直接。但是提溜转还有一位更高明的炼器“师父”,就是明月仙童。

明月仙童在芜州时,常与提溜转一起玩耍,也经常在青漪江中泛舟。明月仙童手段高超,往往以一片落叶或风中吹来的一片花瓣随手化为小舟,在江中任凭风雨飘摇,提溜转多多少少也学到了几分火候。

这么多年来,这小鬼第一次炼器也是唯一一次炼器,就用桃情丹的桃核炼成了一艘核舟,明月玩耍时的手段没有半点杀气,提溜转所学的这种炼器手法虽炼成了神器,却不是斗法之宝,因此平常用处也不大,难得拿出来显摆,此刻却派上了用处。

以在场各人的修为,当然都有手段渡海而过,但是登上这艘核舟更加便利,提溜转首先飘到了船头,胡春登舟站在了最中央,梅振衣等四人将他围在中间,知焰衣袂迎风飘舞,站在了船尾压阵。

这艘核舟无帆无桨无舵,跟在钟离权的葫芦后面,向着东海深处行驶而去。八仙一入海,海面上起了奇异的变化,四周的浪涌还是那么高,然而海浪声却越来越大。远处无数巨大的漩涡出现,带着此起彼伏的轰鸣震动,一道道浪涌四处乱窜,在海中撞击到一起,竟有金铁交鸣之威,如奔雷滚滚而来。

海边观望的肖妖王精通音律,能听出这海浪声的玄机,它带着震撼灵台之威,能将人的神识冲击得涣散恍惚,主要是冲着钟离权来的。钟离权看似行舟开道,但天庭东海是一片灵台化转而成的洞天结界,他施展的是灵台化转之功,就像清风当年与加百列相斗手挥命运之匙分开一片空间,向着龙首山方向前行,只是看不见他有什么动作而已。

滚雷般的海浪声涌来,葫芦与核舟下的海面发出尖锐的轰鸣之声,似乎要将这一片空间撕裂。钟离权未动,第一个出手的是知焰仙子,红裙绿丝绦飘扬,她离开小舟冉冉升到了空中,在三丈高处稳住身形祭出了空桑弦。

七弦拨响,是一曲碧海潮音,宛如另一片大海发出的波涛之声,带着起伏的冲击之力,以音波破音波。再看远处的海面宛如投下了无数深水炸弹,发出密密麻麻的一连串爆炸声,无数巨大的水花凭空炸裂,四面升起了白色的水雾。

这水雾中不知隐藏了什么,龙首山在眼界里消失了,四面似乎也失去了空间和方向,水雾涌来就要在葫芦与核舟的上方合拢,欲将他们封闭在这个弥漫的世界里。

知焰的空桑弦离手,犹在空中发出碧海潮音,与东海涛声应和,湮灭冲击灵台之威,双手祭出了紫电、青霜剑。青霜剑朝天一引,四面迷雾汇聚成如墨黑云翻卷,紫电剑挥舞劈击,伴随着七弦琴声,道道霹雳四散,迷雾又化作雨丝落入东海。

八仙在海中前进十里,只有知焰一人出手,真正的大场面还在后面。

澎湃如潮的琴声与轰鸣的海涛声中,浪花炸裂化为白雾涌来,白雾被引聚为乌云,乌云中电光四散又化为雨丝飘落。此时海面上的风越来越大,夹杂无数细碎而锐利的盘旋,卷起了水丝,一片片极为细小的针芒飘向空中飞袭知焰。

这时知焰的琴声陡然发亮,不仅是响“亮”而是真的出现了光芒,周围出现了一片颤动起伏的银光,随着琴声化为丝丝霹雳,这霹雳声并不震耳,却此起彼伏连绵不绝。再看提溜转的身形已经从船头消失,她与拜神鞭合为一体,紧随着知焰的琴声荡漾而开,一片银光扫灭海面周围袭来的迷雾针芒。

提溜转并没有独自出手,而是为知焰护法,让她可以放手抵挡东海奇异的变化。她一出手,伴随琴声的银光中有阵阵阴风,丝丝霹雳中还有飞鳞闪烁盘旋,不时没入水面又飞出,显然在与水面下的东海众水族相斗。这番斗法很奇异,外人看不见提溜转的身形,也看不见她的对手在何处,空中只有一支时聚时散、如虹如雾的拜神鞭,形容不出的诡异。

提溜转出手,东海上的形势又变了,有无数听不见的破空之声传出,水面上到处都是细碎的震颤起伏,看上去附近这一片海面似乎成了动荡的碧色沙砾丘,带着无形的隔空之力,锐利的锋芒从四面八方射来,只攻击空中的空桑弦,企图打断知焰的琴声。

张果大喝一声,腰间的蝙蝠葫芦飞上了天空,化为了一只巨大的白蝙蝠,扇着翅膀向四面发出无声的音颤,同样带着锐利的破空之力,对周围展开了反击。他与提溜转都是与知焰结阵,以知焰为核心一守一攻。张果的蝙蝠葫芦炼化了多年,早已得心应手,是最适合大范围攻击的法宝,能对付那些潜伏在水中的虾兵蟹将。

张果一出手,潜伏在暗中的对手就挡不住了,东海虽大,但八仙并非要掀翻整个东海,只是开一条前行的路而已,在碧海潮音中乘风破浪,前行已有三十里。

海中拦路的对手们终于现身直接斗法,只见迎面掀起一座巨大的浪涌,如连绵的山峰,奔涌着压了过来。然而到了钟离权身前不远,海浪如何翻涌都无法接近,仿佛这是另一片移转的空间,浪墙中尖锐的哨音连连,啪、啪、啪忽然炸开很多朵浪花。

这些浪花炸开在空中却不飞散,化成了各种奇异的形状,如刀、如钳、如梭、如铲、如锤,皆晶莹剔透宛如可以流动变化的水晶,向着钟离权飞了过来。钟离权坐在葫芦上,双眼微闭连看都没看一眼,仿佛已经入定,手里还是不紧不慢的摇着仙风扇。

这时一片金光扫过,钟离权身前出现无数的金点,就像一群金蜂在飞舞,旋即金点变大,是旋转的金钱模样。此时刘海已经登上了船头,祭出了落宝金钱,此神器的妙用很特别,专门破各种法宝的攻击,圆形光晕旋转可以移转对方法力的攻击方向,中间方形的孔带着奇异的吸力,竟然可以吸夺对方的法器。

使用此法宝硬夺法器很难,但可以同时湮灭双方的攻击。一枚枚金光飞舞,与空中那些海浪凝结成的兵器碰撞,同时碎灭,就像水晶与金粉不断飞散的一堵烟花幕墙。

对面应是东海龙王敖广的手下,密密麻麻不知有多少,已经拦在路上直接动手了。刘海祭出落宝金钱之后,双方斗了个旗鼓相当,葫芦与核舟却停了下来。这一番斗法不知持续了多长时间,眼见无法前进,李元中发出一声霹雳般的大喝,跃上天空站在了白蝙蝠的背上,手中的金乌磐龙杖扔了出去。

一声震耳欲聋的炸响,铁重的拐杖化为了一条数十丈长的飞龙,咆哮着向前面的浪涌冲了过去,垂尾扫水击起无数水箭,轰然一声将浪涌冲开了一个缺口。钟离权一挥扇,葫芦带着核舟从这个缺口中冲了过去,前方飞龙怒吼开道,已行至五十里,正是百里路途的中央。

李元中化拐杖为飞龙,冲散面前拦路的浪涌,多少有点班门弄斧的感觉,别忘了这里是天庭东海,敖广号称东海龙王。只听大海深处传来一声沉闷的巨吼,四面的波涛突然间凝固了,就像巨大的、堆砌在一起的、一眼看不到边际的绿色水晶。

咔嚓一声脆响,海面突然“碎”了,海浪就像无数大块的水晶飞起,海中飞出了一条巨大的百丈金龙。核舟中的梅振衣眼芒一闪,这条金龙的形像他有些熟悉,正如自己手中三神器合击幻化出的金龙,正准备出手迎敌,神念中忽听师父钟离权喝道:“振衣,稍安勿躁,还没轮到你出手!”

金龙飞出海面,被击碎的波涛却没有落下,凝结成各种形状,如奇异的云飘浮在金龙周围。钟离权猛然睁开眼,在葫芦上站了起来,朝金龙喝道:“敖广,你终于现身拦路了。”

金龙口吐人言,声音如滚滚闷雷:“龙首山在东海之中,大天尊将龙隐姑镇于龙首山,就是让我守护道路。钟离权,若在其它地方我还怕你三分,但此地是我的道场,我占据天时地利,劝你莫与我相斗。”

钟离权捻着胡须笑了:“敖广啊,你不该飞出来吓唬孩子的!”

说着话扇子向前一划,却不是冲着敖广,而是冲着眼前的海面。就似奇异的空间被分隔,敖广感觉自己突然孤悬云端,“离开”了东海。他大吃一惊,摇头甩尾一个盘旋,飘浮在身边的水晶状云团发出浪涛之声忽然散开,空中仿佛出现了另一个世界,又是一片奇异的大海。

面前是东海,云端之上又出现了一片大海,如同人间的海市蜃楼,敖广化作的百丈金龙咆哮,从云端上带着奔涌的大海冲了过来。钟离权的仙风扇迎风化为百丈,出现了无数道裂口,就像一把冲天的大扫帚,带着碧绿的青光挥了过去,大神通法力托住了那片起伏奔涌的大海,敖广怎么冲也冲不下来。

与此同时,海面上的斗法仍在继续,知焰催动空桑弦,挥舞紫电、青霜剑;提溜转化作一片银光如虹如雾;张果祭出蝙蝠葫芦化作硕大白蝙蝠当空展翅;刘海的落宝金钱如万点金光撒向周边;李元中站在白蝙蝠上凌空挥舞金乌磐龙杖,漫天杖影如重重山岳。

钟离权站在葫芦上挥动仙风扇顶住敖广,身后核舟上的众仙家与东海水族相斗,这一番斗法风云变色、水天弥漫,一连斗了三天,船行七十里,路程已经过了三分之二,梅振衣与胡春就站在核舟最中央,一直没有出手。

岸边众仙家凝神观战,钟离权的手段高超并不意外,但很多人没想到青漪三山一脉的修士如此擅长相斗,虽大多成仙未久,也远非天庭中一般仙人可比。至于素有威名的梅振衣却未见出手,想必八仙还有保留。

东海边钟离权等人出发的地方,不知何时悄然多了一个人,身着银丝羽衣背手望着海中的相斗——青帝也来此观战。灵珠子发现青帝现身吃了一惊,神色明显很紧张,但见他没有要插手的意思,也就没有过去打扰。

青帝来了,有人却走了。

观战中的易水仙人忽然眉头一皱,不知被什么意外打扰,与寒山、谢妖王以神念私语了几句。寒山劝道:“你我这一世飞升前后,已修行五百余年,如今于天庭逍遥,已超脱轮回何必再惹尘业?道统已留,世间事世人自取,碧山潭一派传人也与他人无异,如今你已一人不识,无论愚贤不肖,你还能相护每人永世吗?”

易水摇了摇头,不知说了句什么,拱手告辞离开了东海边。而灵珠子身后的天庭巡海神将中,也有几位仙家出列向灵珠子私语。灵珠子叹了口气,点了点头,这几位仙家也都转身离去,包括妙法门仙人杨天感。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