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七卷:东游记
第305回、天庭仙界东海边,万倾波涛水连天

箬雪仙子道:“梅真人,我奉东华帝君之命,来问你几句话,是关于胡春的。”

一听是东华帝君要问话,梅振衣长揖施礼,如同面对尊长:“帝君有何话,仙子请讲。”

箬雪:“胡春可知龙隐姑之事?”

梅振衣:“尚不知。”

箬雪:“胡春可知劈山之难,渡海之险?”

梅振衣:“莫说是他,连我也不清楚。”

箬雪:“帝君有言,胡春若知情,可能去渡海劈山也可能不去,但你谋划多年,今日又聚众在此,为形势所逼,胡春不得不去,是否有违他的本愿?”

这话问的有意思,胡春本不知道这么多内情,好不容易修成仙道,万一在渡海的路上又被斩灭堕入轮回,非通常仙家行事之道,他可能不会去。但如今的场面已经不再是胡春一个人能决定的事,不论是因为师命还是受这么多人的裹挟,胡春都不得不去了。

无论如何一定要去,是梅振衣本人的行事风格,却不一定是胡春所取。

梅振衣笑了:“形势也是缘法,谁也难独善其身,除非化入无边玄妙方广世界不再与他人打交道。……但帝君的提醒也有道理,我会换一种方式好好问问胡春的,多谢仙子!”

箬雪眨了眨眼睛:“不必谢我,我只是传帝君的话,能让我来问胡春吗?”

梅振衣想了想:“待到胡春飞升,那就麻烦您来问他吧。”

提溜转与刘海还在那里演法相斗,落宝金钱满天飞旋,外圆内方的光圈四散,带着奇异的吸力与化转之功,专门移转各种法力与克制各种神器的妙用。拜神鞭银光舒卷时聚时散,不时还有一道道飞丝状的霹雳劈来,却看不见提溜转的身形。

远处突然有一人喝道:“二位仙家快住手,不得在天庭如此滋扰!”寻声望去只见远处来了数十位各持法器的仙人,云霄洞仙府弟子阿牛、碧桑洞仙府弟子岩中、瑶池圣境弟子杨天感等人也在其中,领头的是天庭巡海大神灵珠子。

灵珠子率众而来,此时的法身显像与在人间相见大不一样,脚踏风火轮,双手持火尖枪,另外还有六只手臂分别持飞金砖、神火罩、混天绫、乾坤圈、阴阳双剑。

前文说过,天庭众仙人在各金仙洞府外围散居,玉皇大天尊招集众金仙商议,各大金仙洞府分别派弟子约束天庭众仙行止,组成一支天庭巡行护法队,也就是老百姓传说的“天兵天将”。天庭巡行护法队的首领是灵珠子,被称为“天庭巡海大神”。

刘海与提溜转在碧桑洞仙府外围道场闹出这么大动静,东华帝君没管,灵珠子却带人赶来了。

钟离权赶紧喝止了刘海与提溜转,笑着上前拱手道:“原来是诸位天庭护法神将,两位晚辈弟子在此试法,不成想惊动了诸位仙友,实在抱歉!”

在钟离权面前灵珠子也不敢托大,收起火尖枪还礼道:“停手就好,我此来另有任务,大天尊早年有言,胡春可去龙首山救爱侣脱身,梅振衣与知焰仙子可相助,而你们聚集了这么多人,难道都想渡海吗?”

知焰上前道:“我与振衣率众门人助胡春无可厚非,若沿途无人设阻,我等不会出手,只让胡春去劈山救人。”

灵珠子提醒道:“龙首山由山神张伯时镇守,胡春若想救人,需独自面对张伯时。”

知焰:“这我清楚,但其它人是否会在路上为难呢?”

灵珠子想了想:“去龙首山须渡百里东海之地,那是敖广的地盘,守护道场本职所在,他若出手阻止也无话可说,况且敖广也与此事有关。”

钟离权截住话头道:“若敖广与此事有关,我们又怎会无关?此番前去只为胡春开道,一直送他到龙首山下。”

灵珠子看了看面前这些人,皱眉道:“钟离先生,天庭岂是乱来的地方?大天尊处置龙隐仙姑并未徇私,无关的人不得趁机扰乱,你们究竟要去多少人?”

钟离权看了身后一眼:“我,梅振衣、知焰、刘海、提溜转、李元中,还有未到的张果与胡春,一共八人。”

灵珠子有些疑问:“李元中与此事何关?”

李元中拄着拐杖上前施礼道:“我是振衣之子行儿的师父,此世修行多受梅真人指点,否则难历苦海再成仙道,也算是青漪三山一脉的修士,理当相助。”

灵珠子抬头望了一眼云端上的碧桑洞仙府,又点了点头道:“那好,就你们八人。”

“那我们呢!还没迟到吧?”远处忽有一人放声大叫,神念震动百里。

何人在天庭大呼小叫殊无礼数,灵珠子眼中寒光一闪转身正要呵斥,旋即又拱手行礼道:“晚辈拜见青牛金仙,不知您与龙隐姑之事又有什么关系?”来的是两个人,徐妖王扯着青牛金仙的衣襟飞来,一边飞一边大呼。而灵珠子并未理会徐妖王,上前给青牛行礼。

青牛来到近前站定脚步,整了整衣襟道:“我非为龙隐姑之事而来,与我也没什么关系,徐妖王拉我来此地,说是为了迎接人间故友谢妖王飞升,却碰见了你们。”

青牛说话时扫了徐妖王一眼,语气中颇有不满。徐妖王眯着眼睛笑道:“反正在一个地方,谢妖王一会就来,却恰好碰见了梅真人率众救龙隐姑之事。……青牛,你面子大,就带着我们也去东海吧。”

青牛一瞪牛眼,呵斥道:“仙家有仙家的行止,天庭有天庭的规矩,我面子再大能大得过大天尊?大天尊还不是一样责罚了自己的女儿?胡春去救自有道理,但无关之人不可扰乱!”

徐妖王:“去看看总可以吧?”

灵珠子喝道:“你这妖仙,唯恐天庭不乱吗?”

徐妖王一展玉骨扇:“有你天庭巡海大神在,能出什么乱子?”

灵珠子怔了怔:“你手中持的,可是大天尊的信物?”

徐妖王也是一怔,旋即反应过来,一合扇子在手中拍的啪啪响:“真不愧为巡海大神,算你识货!”

灵珠子:“那好,你等可以去东海边旁观,但不得插手。”

“小心点,别让溅起的浪花伤着。”天庭护法神队中杨天感冷冷的说了一句,而徐妖王就装作没听见。

就在此时,远处云气盘旋隐约有大法力波动,这不是谁在斗法,而是有仙家历天刑飞升,很多人都以为是胡春来了,徐妖王却扯着嗓门大喊道:“谢妖王,我们在这边!”

这一嗓子让诸位仙家直皱眉,众人在天庭中轻声言语带着仙家妙语声闻,只有这位妖王扯嗓子大呼小声。远处传来谢妖王的声音:“老徐,你说在天庭等我,怎么地方差了八百里?”

随着声音远处来了五个人,小小一位妖仙飞升排场倒不小,有寒山、易水两位仙家在天庭接引,人间还有张妖王、肖妖王两位仙家护法,等他飞升之后,那两位妖王也顺势跟上来了,前呼后拥也赶来此地。

寒山、易水与紫藤修士谢妖王立全,当年并称碧山潭三祖,谢妖王飞升时有那两位仙人接引并不意外,而且他们的修行驻足之地也在碧桑洞外围道场。这五位被徐妖王一嗓子都给叫过来了,灵珠子也没想到“正主”胡春尚未飞升,却来了这么多“闲人”。

来了的人自然都不肯走,天庭巡海大神当即决定,这些人分为两伙,一队由梅振衣率领,其中包括金仙钟离权,护送胡春渡东海。一队就让徐妖王去领头吧,其中包括金仙青牛,只去东海边观望不得插手,他也带着天庭护法神队去东海边监督。

……

胡春历天刑飞升至无边玄妙方广世界,神识中忽有仙家神念接引,鸿蒙晃动灵台清明,由唯心而证我,出现在一片山谷中,为他护法的张果随即也跟了过来。空荡荡的山谷中只有一名仙子,身着紫绶仙衣,明眸皓腕肌肤如雪,柔声问道:“你就是胡春吗?”

胡春上前施礼:“在下正一门弟子胡春,初次飞升来到天庭,尚不解此地玄妙,请问仙友是何人?”

“我是在此等你的人,法号箬雪,想告诉你一件事。”

仙家妙语声闻讲述了复杂的往事:龙隐仙姑当年违反天庭之规,受罚下界在龙感湖禁足百年,却与胡春结缘。百年之期未满,遭遇黑龙做乱掳走胡春,龙隐姑为救胡春而破戒离开龙感湖,事后被大天尊追罚,镇于天庭龙首山中五百年。大天尊曾留下话:“胡春欲为龙隐之侣,五百年内亲到天庭劈山救人。”

箬雪却没有告诉胡春其它的事情,比如梅振衣率队相助,徐妖王领众起哄。胡春一瞬间有些蒙了,他满心欢喜的飞升成仙,以为龙隐姑能在仙界等他到来,不料连师父都没看见,只有这一位莫名出现的箬雪仙人。

胡春急转身抓住了张果的衣袖:“张老,她说的都是真的吗?”

张果没有答话,无声的点了点头。胡春松开手茫然看向云端,一刹那间前尘往事全部想明白了,龙隐姑为何会舍他而去,这些年竟毫无消息?箬雪看着胡春一言未发,过了半天,胡春就像突然醒悟过来,低头时泪水已挂满脸颊,扑通一声就跪在了箬雪仙子面前:“您既然告诉我这些,请指点龙首山何在。”

难得见仙人流泪,而刚刚飞升成仙随即就泪流满面,自有天庭以来还是第一次看见。箬雪微微动容道:“你问龙首山何在,意欲何为?”仙家妙语声闻中告诉他,龙首山有山神张伯时镇守,就是当年被龙隐姑打伤之人,还要穿越百里东海之地,那里是敖广的地盘。

胡春想也没想就答道:“当然是劈山救爱侣脱困,我若不去,枉为此世修行,仙家无为亦无不为,就算殒身再入轮回亦无所惜。”

箬雪又问道:“也许龙隐仙姑并不愿意你这样做,你既已成仙天长地久,再等四百多年又何妨?”

胡春断然道:“我若不去,怎称仙侣?就算再过四百多年龙隐仙姑脱困,我何颜与她相见?”

箬雪轻轻叹了一口气,不知有何感触,竟伸出素手拭去胡春脸上的泪水道:“那你就去吧。”仙家妙语声闻把其余的一切都告诉了胡春。

胡春还没完全反应过来,就听一人大呼小叫道:“好样的,我支持你,这就出发吧!”只见徐妖王摇着玉骨扇不知从何处钻了出来,紧接着周围有近百位仙人现身。

胡春吓了一跳,本以为这里空空荡荡,没想到周围“埋伏”了这么多神仙,他下意识的站了起来。师父梅振衣走到面前吩咐:“不必着急,我且下界为你借一柄劈山的斧头,这里有灵丹一枚,刚刚飞升,就在此服丹调元,养精蓄锐之后再去东海。”

灵珠子也走过来拍了拍胡春的肩膀,以无声妙语悄然道:“其实我也很想帮你,但是别人去劈山救人没用,也没有道理,她是因你而犯戒受罚。龙隐仙姑的爱侣是你,大天尊只是想看你配不配!”

……

梅振衣没有多话,已穿越无边玄妙方广世界回人间去了,飞天而行眼看接近敬亭山,正要开口招呼青帝,陡然间一道银光从山中飞射而来。他赶紧施法接住,手中出现了一柄银色的战斧,正是天国圣物秩序之刃。

青帝做事倒也干脆,料到梅振衣会来,提前已经把秩序之刃借到手,一言不发扔给了梅振衣。梅振衣在云端之上喝了一声:“谢了!”转身飞走并未停留,直接去了青城山借青莲宝灯。

……

天庭仙界,东海边,万倾波涛水连天。梅振衣、钟离权、知焰、李元中、张果、提溜转、刘海、胡春八位仙人驻足远望。

在他们左边,徐妖王、青牛、箬雪、寒山、易水、张妖王、肖妖王、谢妖王也在看着东海波涛,他们的右边,灵珠子领着数十位天庭巡海神将一言不发。

大天尊灵台造化而出的仙界东海,是天庭的边界之一,由东海龙王敖广在此开辟道场,接引水族成仙者飞升。乍看上去与人间大海类似,但以仙家神识感应,这海的玄妙完全不同。

此海有限而无边,若不懂穿行无边玄妙方广世界之法,永远都走不到海的尽头。海面下是深远的世界,也是一个奇异的仙家结界洞天,一样具备“水”的特性,仙人至此,无法施展缩地之术,只能如凡间一样渡海而过。

远远望去,离岸边百里有一座龙首山,山势如削高约三百丈,山脚下有一处浅滩露出海面,山顶上隐约可见虹光环绕。此山是一座洞府,但此时已成封闭的结界,龙隐仙姑就被困在山中。

钟离权摇着扇子道:“都看清楚了吗,听我号令出发,一路结阵而行,渡海时需各展神通,胡春不要出手。”

众人点头,都站在钟离权身后结成了一个扇形的阵势,将胡春围在最中央。那边青牛金仙冲徐妖王悄然耳语了几句,徐妖王突然开口叫道:“慢着,我差点忘了一件事。”

他又闹什么妖蛾子?众人都不解的看了过去,梅振衣问道:“徐兄还有何事?”

徐妖王摇着玉骨扇走了过来,一指梅振衣,以责问的语气道:“你这师父当的可太不讲究了,徒弟都成仙了,竟然连一件法宝都没赐过。可怜胡春这孩子去救老婆,手里的家伙还是借来的,这像话吗?”

这一番怪话差点没把梅振衣给噎住,他一直没有赐胡春法宝自然有其用意,但徐妖王如此责问也有道理。还没等他解释,徐妖王大大咧咧的冲胡春一招手:“痴情的小子,你过来!”

钟离权以目光示意,胡春走了过来施礼道:“前辈,师父传我仙诀渡我飞升,已是人间莫大缘法,怎能以法宝之事责问?若如此贪求,莫说成仙,连凡夫俗子都不如了。”

徐妖王点了点头:“说的倒也是,但修行人的规矩不可废,我今天就厚一回脸皮,替你师父弥补此憾,赐你一件神器,来来来,把玉骨扇拿去。”

他莫明其妙来了这一出,胡春有些不知所措,徐妖王又说道:“这本就是大天尊之物,也是你师父送我的神器。你拿着玉骨扇去救大天尊的女儿,不就是信物吗?我把梅真人的神器赐给他的徒弟,也是顺理成章之事,你还不明白吗?”

梅振衣笑着瞪了徐妖王一眼,对胡春道:“徒儿啊,还不快谢谢!”

胡春下拜称谢,接过了玉骨扇,徐妖王悄然发来一道神念:“胡春啊,万一你救不出媳妇,这玉骨扇展开另有玄妙天地,好自为之吧,就看你如何决断了。”这话另有深意,而徐妖王却没多解释,等胡春抬头时,他已经走回青牛金仙的身边。

这时灵珠子走了过来,冲梅振衣抱拳道:“祝仙友此去一路顺风,守护天庭清静职责所在,我不会再让无关仙家此时入东海插手。”同时又以无语观音术悄然道:“杨戬也与此事有关,听说他不见了,说不定会在东海中现身拦路,这我管不了,大天尊也不好说什么。连我都不是杨戬的对手,你们要小心。”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