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六卷:斩心猿
第300回、刘海开宗正一门,太白初游敬亭山

嘴里虽然这么说,但人已自觉的离青帝数丈开外不再靠近,刚才伸手拍肩是梅振衣所做的试探,如果是那位拽拽的小仙童清风的话,也许会沉脸皱眉,甚至会一袖子把他打飞,但不会是青帝这样无形无声之威势退人,看来果然不一样了,梅振衣也在暗自叹息。

一路无话,又回到了芜州,穿越十里桃花道走向敬亭山,故地重回物是人非,去的是清风,来的是青帝。

山门前,有一人身姿英武,迎面跪拜于地道:“晚辈梅毅,恭迎青帝,祝贺您修为精进求证来处真容!”

梅毅也随钟离权去浮生谷云端观法了,以他的修为见知,尚未成仙,也不知天刑雷劫为何物,当然也不了解青帝求证的何种修为,只是知道了发生的事情。梅毅曾得清风指点,接连破妄心、真空,清风还特意关照梅振衣,给梅毅留下一枚大罗成就丹助他历劫。

如此说来,梅毅虽未正式拜清风为师,也算这位仙童的有缘传人了。梅毅对待青帝的态度与明月是完全不一样的,还像对待清风那样尊敬,青帝本就是修为更进的清风,至少从梅毅的角度看来是如此,也应当如此。

青帝停下脚步神色未变,受了梅毅这一拜,语气稍显舒缓道:“梅毅将军,你曾有惠于我,点化你修行也是应当。但你这一世为人过于刚强冷酷,缺见素抱朴之心,在红尘是能立功业之人,却与仙家道远。这些年虽知息心养气,成就出神入化,但成仙颇为不易,至少还要修行百年,劫数莫测,须好自为之。”

说完话一挥袖,隔空将梅毅扶起,继续举步入山,梅毅恭恭敬敬待立道旁。

青帝开口时伴随仙家妙语声闻,却是一段道祖留在人间的话——人生也柔弱,其死也坚强。草木之生也柔弱,其死也枯槁。故坚强者死之徒,柔弱者生之徒,是以兵强则不胜,木强则折。强大处下,柔弱处上。

这么简单的神念,梅毅“听”的很清楚,梅振衣当然也听见了,追上山路问道:“仙童对梅毅谈强弱之道,那么你锐意凿阶登上九天玄女宫峰顶,又是何种做为呢?”虽然不再动手拍他,梅振衣继续拿话刺青帝。这位金仙的威仪,沿途鬼神退避,也只有梅振衣这种人才敢始终纠缠,不论是清风还是青帝,梅振衣在他面前一向如此。

“梅振衣,你也真能揪扯,我谈的是梅毅修行。”青帝答道。

梅振衣:“我问的是仙童您的行止,既谈太上之言,那就解释几句又何妨?”

青帝还真拿他没办法,开口反问道:“我是怎么下山的?”

梅振衣叹了一口气:“你虽破了九天玄女的大法力,但明月不肯跟你走,你没法不下山。”

青帝再度沉默了,进入敬亭山后没有施展神通,而是一步步如常人般沿山径而行,入山不远是一片茂盛的竹林,周围有野桃与野粟还有一片山核桃,竹林中东侧有一条分支小径,疏影掩映间露出绿雪神祠。

绿雪云鬓高挑一袭翠绿长裙,站在竹影中就似山水画中的一抹神韵,向着青帝盈盈行礼道:“敬亭山神绿雪,迎上仙回府!”

绿雪一见面就“认识”青帝,梅毅已经对她说了事情的经过,而且她身为山神自有更奇异的神通感应,她感应到的并不是青帝的心境与真容,而是与清风一般的修行和法力,山中的神木林就是清风依托绿雪原身以天地灵根妙法开辟。

青帝朝绿雪微微点首,在她面前并未流露那种无形的威势,金色的眸子里有一丝安慰之色。他没有说话,或者说话了而梅振衣没听见,就见绿雪起身时似乎也有了变化,发丝与衣袂飘动间恍然与山川风情一体。

绿雪本就是敬亭山神,修为与此山地气灵枢一体,梅振衣怎么还会有这种“新”感觉呢?因为再看眼前的敬亭山色时,仙家神识中绿雪的神韵气息似无处不在。该怎么形容?你是否经历过那样一种场合,很大的地方很多的人,但你无形中就会注意到一个人,所有人都会不自觉的注意到他,仿佛他无处不在。

梅振衣突然反应过来,青帝刚才施了法术,让绿雪的神识不再依附于神祠中的神像上,但她仍是山神,以整座敬亭山为神用,或者说整座敬亭山就是绿雪神祠。当年智诜禅师以加盖人皇印法旨封绿雪为山神,引绿雪神识依附于神像之上与整座敬亭山地气灵枢一体。

清风当时现身与智诜斗了一场却没有结果。如今来看,青帝不仅胜了智诜的法术,还化解了当年那道法旨,却没有损伤绿雪一丝一毫。他是怎么做到的呢?别忘了人皇印就是上古青帝的遗物,如果天下还有一个人能做到的话,就是眼前的青帝了。

绿雪刚刚见到青帝时,虽然恭谨,但梅振衣的通明法眼看的很透,这位小树精心中有一丝讶异与不知所措,甚至还有一丝惊惧,站在竹影中不敢上前。青帝施此法术,绿雪心中的惊惧消散于无形,口中称谢欲跪拜,青帝上前一步扶住了她的手臂道:“不必拜我,本应如此。”

梅振衣转头看着起了微妙变化的敬亭山色,就这么一愣神间青帝已消失不见,他进了神木林把梅振衣挡在了洞府之外,不再听他的纠缠之语了。去九天玄女宫转了一圈终于回到了原处,梅振衣陪清风的“任务”也完成了。

他望着敬亭幽谷中不知名的某处,莫名有些伤感,开始怀念起当年那位仙童清风来。

一阵山风吹来,风中伴随着青帝的神念:“梅振衣,多谢你陪我走这一路,我真的很感激!你且回,有我在此,诸天仙佛不会再扰芜州,你若在仙界有事,可来请我相助。”

……

青帝回敬亭了,除了明月不在之外仿佛没有什么变化,但不知不觉中的变化还是有的。当年清风与明月被梅振衣带回芜州后,此地一直是个无形漩涡的中心,各路高人不断的涉足芜州生出种种事端,以梅振衣与善无畏演法为高潮。

但清风求证青帝后,芜州突然“平静”下来,不论此地立了各教多少座道场,俗世凡人们起什么样的争端,但诸天神佛似乎都变“老实”了,有大修为的妖魔鬼怪都不会在此地生事,已在芜州立道场的诸位高人也变得安分起来,谁也不再主动起刺。

世俗凡人并不知道这些事,就连青漪三山门下那些晚辈弟子也不了解事情的经过,他们中的大部分人连清风都没听说过。倒不是梅振衣藏私不传仙家玄妙境界,而是讲也没用,不如不知。

青帝仍立洞府于敬亭山,却没有多少人见过他,除了钟离权偶尔入山拜见这位仙友。钟离权虽已求证金仙成就,平生却另有两件得意事:一是拣了孙思邈的便宜收了梅振衣这么一位出色的弟子,二是交游广阔,与各路仙家结缘,在仙境与昆仑仙境的人脉比他的大神通更广。

如今这个场面,梅振衣也意识到,自己从人间隐逸、让传人开宗立派的时机成熟了。大唐开元二十七年(公元739年)秋天,梅振衣在方正峰上招集刘海、龙腾、鱼跃、双全、秋水、元充、胡春、阿斑、应愿等弟子,吩咐道:“三十六洞天传承已立,尔等弟子中已有大成真人,当立宗门道统,后世善守护之,红尘广大,三山为我留法接引仙缘福地。”

刘海躬身道:“众弟子早有此心,请问宗门名号,祖师殿中如何祭祀?”

梅振衣摆手道:“你为掌门,招集众门人商定,然后传书告之世间修行各派。只有一点,玉真在世之时,莫为我立像。”

刘海领命,应愿上前一步有些不舍的问:“师父,您与知焰仙子要去天庭吗?”

梅振衣微笑道:“玉真在世,行儿年幼,谷儿、穗儿尚未成仙,我不会说走就走,可能去天庭游历一番,也会时常回到山中,指点你等仙缘。但有一句话要交待,是你们的祖师爷孙思邈真人告诉为师的——‘上师在与不在,并无分别。’后世传人应当谨记!”

“上师在与不在,并无分别!孙真人这句话说得好啊,也没白说。”只听一人抚掌而笑,踏步走进了方正峰正殿,正是刘海等人的另一位祖师爷钟离权。

众弟子赶紧起身行礼,钟离权捧着金丝拂尘对刘海道:“你们的师父留给你们的很多,我这个祖师爷却没留下什么,这柄拂尘是振衣孝敬我的,我拿在手里多年也过足瘾了。它与我不太搭调,但拿在你手里却足显一派掌门威仪,就赐给你吧,象征历代掌门传承。”

这种缘法不能推辞,刘海双膝跪地接过金丝拂尘,众弟子一起下拜,开宗立派之事就这么商议定了。剩下的事不用梅振衣再操心,自有刘海去张罗,梅振衣已经是等着被供起来的祖师爷了。其实对于梅振衣本人而言,供不供他无所谓,但对于师门传承而言,敬师敬法是必须的,就如梅振衣一生崇敬孙思邈,连内心深处也一丝不苟。

不久后,世间修行各派接到青漪三山的传书,刘海与梅振衣门下众弟子立宗门为正一门,刘海为掌门,尊梅振衣为正一祖师。

正一门这名号很有意思,因为“正一”是梅振衣的法号。当年天师张道陵创教,流传后世也称正一教,再往后有个重要分支是道家神宵派,而正一门的镇山绝技也叫神宵天雷术。若笼统而称,正一门的道士如刘海等,应是正一教的道士,而非后世王重阳创立的全真教道士,但全真教的祖师却与正一门有重合。

……

刘海开宗立派,梅振衣没有留在山中接待贺客,他又一次去了无边玄妙方广世界,已修至真仙境界的极致,还要去一无所有的鸿蒙中去印证灵台。

无边玄妙方广世界,没有时间与空间,没有光明与黑暗,也没有生与死,没有色、香、味、声、触,飞升至此只是一缕出摄的神识,一种完全的“唯心”状态。绝对的清明,同时又绝对的混沌。

梅振衣上次去了天庭,印证了“唯心——证我——化物”的过程,那是仙人刚飞升时寻找的驻足处,但这一次他没有立刻去天庭,而是在自我灵台中,在无边玄妙方广世界里,去独自演化这一过程。

灵台化转,无边玄妙方广世界中有了光明与黑暗,有了声、色、味、触,有了时间和空间,神识延伸之处,有了种种“存在”。这种存在不是梦境,不是幻觉,不是虚无的影像,就是真真实实开辟化生而出。

但梅振衣灵台开辟的这个世界,对他人而言还并不是完全真如实在,因为没有人能够进入,而且只是他临时开辟的,只有方正峰一座山顶、一片广场、一间石龛。如果梅振衣就停留在无边玄妙方广世界中,他自然能在此修行,这里的仙家妙趣与人间是完全不同,语言形容不出来。

但他如果离开了,这片所谓的“仙界”就会消失,下次来需要重新开辟,因为它对别人来说是不存在的。这与佛家各乘天的境界类似,但也有不同,梅振衣无法依附于其他仙界让这片世界不再消失。倒不是说梅振衣的修为不如佛家各乘天,而是修证的方式不同。

梅振衣在独自感叹,若不是自己有大福缘见知,不可能在这么短时间内修为如此精进。可惜的是每个人的经历都是难以复制的,弟子传人很难有自己这般大福缘。真仙境界的极致虽说无名,但梅振衣给它起了个名字——物化之境,与佛门各乘天相应。

物化之境说起来虽与金仙境界只有一线之隔,但这一线之差却如鸿沟杳远,不是那么容易破关求证的,梅振衣此时并没有动求证金仙的心思。历化形天劫要发愿心,如果历劫未成会殒身重入轮回,甚至像上古青帝那样被击散神识。

梅振衣就算精进再快、法力再强,毕竟修行时日尚短见知也有限,连化形天劫是怎么回事也没有完全领悟,更别提发愿心历劫求证金仙了。有些境界哪怕只隔着一层窗户纸,你也是看不见的,只能朦胧的去体会猜测。

梅振衣来此的主要目的有两个,一是印证物化之境的修为,二是在此试验法宝的威力。他炼成的三件神器雷神剑、黑如意、青冥镜,彼此之间都有奇妙的联系和感应,可以御器合击。但以梅振衣的法力全力施展这三件神器合击的威力,恐怕会惊动世间,在这里是最适合不过的。

这三件神器中最核心的法宝是雷神剑,它不仅是梅振衣最早炼成的神器,而且因为炼制这件神器损毁了照妖镜和指妖针两件神器,后来拿两件残器加上炼魂幡收入的幽冥虚空炼成了青冥镜。至于黑如意是以黑龙的骨肉残魂炼制而成,而这奇异的材料就是被雷神剑发出的一百二十八记神宵天雷劈成的。

这三件神器合击要以雷神剑发动。梅振衣祭出青冥镜,镜子在空中化作一片巨大的光晕,然而却照映不出任何倒影,只见一片无穷无尽的虚空。黑如意化作龙魂黑雾飞出,消失在镜面后的虚空里,周围一时静悄悄的什么都没发生。

梅振衣缓缓拔下了发簪,四寸雷神剑往上空一引,一道金色的霹雳击在镜面上,临时开辟的仙界仿佛都颤了一颤,紧接着一条巨大的金龙从虚空巨镜中飞出,张牙舞爪每一声咆哮都有着震撼灵台的力量,每一道鳞光都带着神宵天雷之威,张口吐出的硕大龙珠为一片移转空间,能摄人神魂。

梅振衣很满意,连他自己都暗暗心惊,这三件神器合击的威力实在太大了,他回想起自己平生正式正式斗法最强大的对手,就是在方正峰上以青莲宝灯斗心猿悟空化身。这三件神器合击的威力,不亚于当时以雷神剑为灯芯发动青莲宝灯,甚至有天刑砺雷之威。

他在灵台中推演,自己最大的弱点是法力尚不如诸金仙那般生生不息,若与真正的高人斗法,出手应速战速决不能持久。假如碰见青帝这样的对手,就算有三神器合击恐也讨不了便宜。……如果换一个对手呢?就像杨戬或灵珠子那般的金仙?

他已经可以一战,估计很难获胜,饶是如此,也是一般仙人难以想像的成就了。想要获胜的话,还得想别的办法,仅仅依靠这三件神器是不行的,他有法宝别人也有。

梅振衣在无边玄妙方广世界中印证修为的时间并不长,但对于人间来说可不短。他不在芜州的时候,这一天,敬亭山下来了一个人,高冠博带仗剑而行,正是洗剑池法会上曾出现的李白。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