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六卷:斩心猿
第299回、皎皎明空月依旧,漫漫天涯待风还

看见明月,青帝周围弥漫出的那一种无形威压之势瞬间消失了,他蹲下身子,伸手去扶明月的肩膀道:“我是青帝残存的一缕神识所化,如今修为更进已达金仙极致,福至心灵求证来处,你眼前所见是青帝的真容与心境,难怪不认识我,但我就是清风。”

伴随仙家妙语声闻已将一切前因后果解说清楚,没有血色如透明白玉般的脸庞上还是那般不怒自威,金色的眼眸却显现出难得的柔和之色,银发也不再漂浮,从身后披散到地上。他对明月说话的语气,就像在哄一个不懂事、被宠坏的孩子。

明月虽是一个孩子的形容心境,但并不是如凡人所说的小孩,若谈人间岁月,她今年已经有一千三百多岁了。明月摇了摇头,往后退了一步,仍然说了一句:“你不是我的清风哥哥。”

你是清风,但你不是我等的那位清风哥哥。——明月这句话梅振衣听懂了,想必青帝自己也听懂了。青帝的真容心境、本尊法身都不复当初,当然不是送明月来的那位清风仙童。

青帝伸手没有摸到明月,动作就这么僵在那里,又解释了一句:“明月,就如世间的凡人总会长大,仙家也有修为更进机缘,我修炼了两千多年,证金仙境界的极致复青帝真容,但这一千多年来陪伴你的清风,也就是我。”

明月看着青帝,两人的眼眸在对视,明月的小嘴突然撅了起来,有些委屈的又说了一句:“你不是我的清风哥哥。”

仙家无废话,但同样一句话明月连说了三遍,含义又有所指。虽说凡人总会长大,但过程是不一样的。清风为青帝是一种蜕变,这个人已经变了,至少不复清风的行止。明月的心境透彻无比,一丝不染,当然能看出面前人的改变。

青帝站了起来,有些无奈的问道:“你明知是我,又明知是怎么回事,为何要这么说话?”

明月抬起小手,一指青帝身后凿成的长阶道:“清风哥哥若来接我,是不会这么做的。”

她说话既简单又直指关窍,的确是这么回事。清风已经回头离去了,打算过几年再来接明月,可是他在丹溪上现出青帝真容之后,青帝却又来到了浮生谷,面对九天玄女留下的大法力拦路,锐意凿阶直至登临绝顶,与清风的做法是不一样的。

青帝叹了一口气:“我开山凿阶,面对的是九天玄女。”

明月的眼睛眨巴了几下,反问道:“清风哥哥会来找九天玄女吗?九天玄女会拔山与清风哥哥斗法吗?”

“不会。”青帝终于答出了这两个字,接着又说道:“这又有什么区别,我拥有清风的修行,清风的见知,清风的神识。”

明月的眼眶已经湿润,轻声喝问:“青帝已殁,清风何处?”

仙家妙语声闻表达的意思很特别,清风不是上古青帝,拥有的不是上古青帝的修为与见知,但却是青帝残存的神识所化,显出了真容与一般的心境行止。若说青帝是清风的来处,还不如说清风是眼前这位青帝的来处,这样追究下去毫无意义,没有尽头。

青帝没有答话,而是原地一转身,变成了清风仙童的样子,虽然还如青帝一般威严,但的的确确就是清风的形容。

明月不仅没有上前,反而又向后退了一步,摇头说道:“在我面前变化形容没有用,哪怕你斩出一个一模一样的化身,也不是一千三百年来守护我的那位清风哥哥。……韦驮天不见了,波若罗摩还能找到韦昙,可我等的就是清风哥哥,你能以斩心猿之法斩出清风吗?”

青帝也摇头道:“不能,这就是我求证的修行。已经如此,你就随我回去吧。”

以往的清风就是此时的青帝,他们是同一个人,清风证金仙极致得来处真容,他不可能把自己给斩出来。而对于波若罗摩来说,她来到人间之后寻找的人已经不是韦驮天菩萨,而是她守护一世的韦昙。

“恭喜你,你终于求证了金仙境界的极致,我没想到却是这样,谢谢你一千三百年来的守护,但我不会随你回去,我要等的人是当年的清风。”明月低头说道。

青帝的神色终于有些着急了,轻喝道:“明月,你可知自己是谁?”

这句话听得梅振衣一愣,青帝分明有所指却没有说穿。明月抬起头,眼睛中已有泪水在打转:“清风,你求证了金仙极致,却是这样印证修行,我虽遗憾但也恭喜你,然而你真的是青帝吗?我就是明月,不是九天玄女,真的已不是。”

她又一次叫面前的人为清风,但与以前所称的清风哥哥已不是一种语气,就是一个名字而已。青帝一见明月的泪光,急忙向后退了一步,摆手道:“你莫哭,我走便是。”

青帝转身欲走,梅振衣看清了他的表情,当他转过身来时有些无奈,随即又恢复了一片凛然之色,边走边说道:“明月,你既然这样说,我也无奈,这就是我印证的修行,你的清风哥哥已经不在了。”

好绝情的话呀,清风何尝对明月这样言语?明月在他身后说了一句:“青帝已殁,清风哥哥再证青帝,又能如何?你要善自珍重!”然后也转身走向九天玄女宫。

梅振衣愣了片刻,不知道该怎么办,也不知自己该劝谁?也许谁都劝不了,他茫然中想到了一个问题——

在自己幼年时那个大梦中,最后的场景是去曲教授家吃晚饭,曲怡敏要给他过生日,走在路上就“醒”来了。假若千年之后真有曲怡敏,他还能赶上那一顿晚饭,以现在这个样子去敲开门解说一切,曲怡敏会认为他是自己等待的那个梅溪吗?很多年没有再想过这个问题了,此刻却莫名的被勾起了思绪。

也许不是一回事,但情景总有些类似。曲怡敏是个凡人,看不穿他人的心境形容,也分不清本尊与化身,对曲怡敏而言可能没区别。但明月不同,明月的眼睛太通透了,不是就不是。

这一愣神的功夫,青帝与明月已经朝两个方向走去。梅振衣欲追明月再劝解几句,真阳一横瞄日鹊道:“梅真人,九天玄女宫门规所限,请您止步回头。”

梅振衣只有眼睁睁看着明月的背影走向九天玄女宫,仙家神识中仿佛有一种感应,这位仙童也在发生改变,仿佛她长大了,却仍然是明月。

青帝没有飞天,沿着自己开凿的石阶踏步而下,差点撞倒了正登阶而上的持月仙子。当九天玄女宫九门开启之后,这座巨大的山峰就被法阵环绕,无法飞天直上只能登阶而行。持月仙子登阶已快到山顶,突见青帝迎面而来,不及闪避惊呼一声就被青帝一把抱起,一转身又把她放在身后的石阶上。

青帝没有往旁边避让持月,也没有把她撞下山,而是顺势把她抱起放在身后,沿阶而下的脚步一丝都没有停顿。他开凿的石阶一共是九千九百九十九阶,千年之后,九天玄女宫被世间修士称为忘情宫,这一线天阶被称为忘情天梯,而青帝再也没有见过明月。——这些都是后话了。

青帝离开浮生谷,身后银丝飘拂往芜州而去,再一次越过丹溪时被梅振衣追上了,只听梅振衣在身后喊道:“仙童,你也忒无情,怎能和明月说那种话,什么叫你的清风哥哥已不在?”

“梅振衣,你何苦明知故问?明月知道我的意思,你也明白,我说的是实话,如今求证的修行就是如此,明月不认我,我也没办法。……再问你一句,若是玉真公主就是要与你长生相守,你有什么办法?”

梅振衣答道:“我确实没办法,但这是两码事!……你居然提到了我和玉真,看来你就是清风啊。”

“是啊,我就是清风,我拥有清风曾经的一切,但明月不这么看。”

梅振衣:“怎会这样呢?”

“我的修行所证,是我所求,是我所愿,却非我所知,来之前我也是不清楚的。……卖水果的菩萨曾对我暗语,若不离明月,恐修为难进。”

梅振衣摇头道:“我看未必,倒是有另一种感觉,就算此时你已证金仙极致,若不见明月,恐修为再难进。”

“你也妄谈我的修为?”

梅振衣解释道:“这可不是点化之语,就是我的想法而已,没别的意思。”

青帝此时的修为已达金仙境界的极致,梅振衣自然不能指点他的修行。但梅振衣有一种感觉,他想起了心猿悟空。心猿悟空在方正峰上与他试法,化身愿心圆满斩尽,不复为宝莲灯之芯。

而清风的修行却又是另一回事,甚至是相反,他求证了来处,恢复了青帝的真容与心境,修为也更上一层楼。若论修为法力,此时的青帝自然强于心猿悟空,哪怕相比玉皇大天尊也不弱,但对于明月而言,却不是她等候的那位清风。

见青帝不语,梅振衣追在后面又问道:“明月最后那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她说青帝已殁,似乎在提醒你也要小心,青帝神识为何被击散?”

“我当年发愿心历化形天劫未成,神识被天劫击散。”

梅振衣吃了一惊:“什么愿心?原来上古青帝历化形天劫未成,那就是说还未求证金仙,修为还不如你?”

“我就是青帝,如今恢复真容修为更进并不意外。当年的你修为也不如现在的你,至于我为什么在化形天劫中陨落,已经不知,这世上谁也不知道了。”

梅振衣趁势说道:“话可不能这么说,你这一身修为是清风两千年来修成的,与青帝可没什么关系。”

“我就是青帝,也是当年清风,你纠缠于名相没有意义。”

梅振衣却缠问不休:“当年青帝历化形天劫未成,那就是没有求证金仙,修为也就是真仙境界的极致,那么与我差不多喽?”

“是差不多,但你还缺最后一步印证,这一关口若堪破,不亚于佛门各乘天。”

梅振衣:“什么关口?”

“钟离权是位好上师,他不会要你白跟着我的,你此刻身在其中,还没有领悟吗?”

然后青帝再也没有说话,梅振衣却有点纳闷了,真仙极致境界最后一步关口,堪破之后就不亚于佛门各乘天,而自己身在其中却没领悟?他跟着青帝边走边想,突然间如梦方醒,原来如此!

刚才青帝“说话”时没有伴随仙家妙语声闻,没有发送神念,没有使用无语观音术,从头到尾根本就没有开口,或者说他根本没说话,自己是怎么听到的?其实他并没有“听”到,而是自然感应到的,不同于他心通一类的神通,也不是直接来自于青帝,而是风中奇异的信息。

他随在青帝身后飘然而行,迎面的风是从青帝那边吹过来的,青帝展开了灵台,梅振衣自然就感受到了风中传来的“信息”。这便是仙家高人“风尾”之术,真仙极致除了“法眼通明”之外,还有一种境界就是“觉缘无碍”。

不仅能够看透轮回中灵智开启的众生所欲所求,更进一步,能够在天地山河中,神识所及之处,自然感应到各种痕迹。这种境界只对轮回众生有效,对于已超脱轮回的仙家自然达不到觉缘无碍的效果。

梅振衣还没这个本事,青帝反送风尾,让他体会了一下这种感觉。梅振衣的悟性非常好,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念之间便已领悟,故意上前一步举手拍向青帝的肩头道:“行路于风中悟道,多谢仙童点化。……我们且回芜州,仙童再好好想想,你与明月总有一天会相见的。”

他的手却没有拍中青帝的肩头,眼前突然空间移转,澎湃的大法力逼来,等梅振衣定住身形已经被逼出十丈开外,青帝什么话也没说,但那股无形的威势仿佛在无声的示意——青帝的威仪不容冒犯。

梅振衣很不满的嚷道“拍一下又怎么呢,又不能把你拍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