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六卷:斩心猿
第297回、张果奉诏入京师,武妃毒计再陷王

“多谢梅真人,是我疏忽了!”反应过来的抚尘仙子向梅振衣道谢,并吩咐众弟子小心旁观青帝“演法”,这是一个观摩印证的机会,但不能入灵台定境太久,只要一入神,时间过去的极快,修为不足受不了。

梅振衣也醒悟过来,青帝凿阶看似极快,然而时间不知要多久,很可能要过好几年时间这番“斗法”才能结束。这座缓缓拔地而起的高丘是随着青帝凿阶的高度增长的,看似与丘顶平原只有几十丈的距离,但青帝始终上不去。

梅振衣还看出另外一点玄妙,按这个趋势,九天玄女宫所在的高丘会成为一座巨大的山峰。而且拔起的山峰,力量全部压在青帝身上,此山越高,压在青帝身上的力量就越大。如此玄妙的大法力移转几乎无懈可击,青帝几乎立足于不胜之地,等于自己和自己过不去。

然而这一切一定有个尽头,九天玄女留下的法力究竟有多强,这座山究竟能拔起多高,青帝能否坚持到尽头?这一切梅振衣也不敢断言,然而以斗法的形式而论,没有现身的九天玄女占尽了上风,青帝若想获胜,要远比对方更强大才行。

人世间一个月过去了,青帝凿山数百阶,梅振衣暗暗咋舌。灵台中略做推演,若是换成自己的话,一鼓作气最多能凿山千阶,用时至少两年,到时候若还不能登上山顶就不得不住手了。梅振衣还发现青帝所用的金击子,并非此时最适合的法宝。

若论修为,梅振衣当然不能与青帝相比,但论炼器之道,梅振衣不让仙界众尊,如今与青帝也可一较高下,所见过的仙家当中,恐也只有明月比他更高明。精擅炼器,自然也能看出各种法宝的最佳妙用。

法宝本身不能代替修为,但可以发挥不同的作用,以求法术威力最强。拿斧子劈火腿、拿小刀削苹果,不同的东西适用不同的场合。青帝化金击子为凿虽然神妙,但不如以自己的雷神剑削山成阶更加便捷。

一念及此,梅振衣拔下发簪正准备扔给青帝,同时提醒他一声。然而神念尚未发出,就见一团银光从远处飞来,穿过青帝乱舞的发丝直击他的身后。这不是偷袭,青帝就似早已知道,头也未回左袖往后一卷收起银光。

再往前挥袖时,金凿已不见,青帝手上多了一柄银色的战斧,就如半轮明月,赫然是天国圣物秩序之刃!运斧削阶如行云流水,青帝的动作比刚才从容了许多。

不用梅振衣再多事了,在这种场合,秩序之刃比雷神剑好用的多,是天下最适合的法宝。梅振衣转头望去,只见加百列不知何时已来到浮生谷上空,在云端上望着青帝的背影,如汉白玉雕塑般的脸庞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梅振衣有些疑惑,加百列怎么一来就将手中的天国圣物丢给了青帝,她应该不认识他才对啊?清风现出青帝真容时,如果不开口,连梅振衣都不敢认,而那时加百列应该还在神木林闭关。

下一瞬间梅振衣突然明白了,加百列应该早就见过青帝真容,也许她认识的那位清风,就是青帝的影子。想当年在天国一战时,加百列的秩序之刃化为银光飞出打向清风,一击白发三千丈,如银如雪漫天似万条银蛇狂舞,以至旁人看不清他的身形,不就是现在的场景吗?那一战之后,清风仙童就变得恍恍惚惚若有所思。(注:详见本书264回。)

加百列在看清风,云端之上也有人在看加百列,天国四大天使长之一的米迦勒也来了,身边还跟着四位天使,还有一位未往天国的凡人——罗含也站在众天使的身侧。加百列将秩序之刃扔给青帝时,米迦勒瞄了她一眼,眉头微皱似乎颇有些不满。

再往天上看去,可不止这几个,云端之上密密麻麻来了近千人,可真够“热闹”的!

东华帝君带着岩中、箬雪等几位仙家弟子,赤精子带着阿牛等门人都在旁观,他们以移转空间的大神通掩住了自己与弟子们的身形。梅振衣证真仙极致境界得通明法眼,虽看不透轮回之外的仙家,但是诸菩萨、金仙在他面前已经无法隐去行迹,他都看见了。

这场面与梅振衣和善无畏演法论高下时还不一样,当时万家酒店中来的只是诸金仙、菩萨本人,今天却是拖家带口来看热闹。梅振衣也明白这是为何?青帝的修为已证金仙境界极致,此番又是全力出手,这是晚辈弟子们难得的观摩机缘,诸位尊长就算自己不必来,也要把众弟子带来看看,能看懂多少玄机就是各人的福缘了。

梅振衣仔细观望,没有发现大天尊、镇元子、法舟等人,不认识的仙家倒来了不少。来观摩的也非全然是仙家,还有世间修为高超的萨满大巫、各教高人,还有些人的修为不低,梅振衣神识扫过却觉得怪异,难道是修入“他化自在天”境界的诸天魔?

正在观望间,有几人身形一晃,如断线风筝般从云端上失足落下。他们却没有摔死,半空中被无形的力量接住,无声的送出了浮生谷外。有这么多高人在场,也不知是谁顺手帮了一把。

修为不够不可入境长观,一闪念间就是好几天,稍不留神就会神气衰竭,需要长辈高人在一旁护法提点。此番斗法境界虽然玄奇至极,但若不到出神入化境界不适合旁观,修为相差太远看也没用,弄不好还会出意外。

见到这个场面,梅振衣心念一动,自己何必在此空耗时日呢?应该组织众弟子也来观摩才对,别人还好说,胡春是一定要来的,见证青帝挥秩序之刃削山开阶,对将来劈开龙首山是最好的印证机会,千载难逢不能错过!胡春还在洗剑池闭关,不知历苦海劫成就地仙没有?出关的时间也该到了。

梅振衣离开芜州之前,曾化出一个显像分身回到了青漪三山。这种显像分身与地仙的阳神变换分身不同,化出时不需要始终施法作为一种修行过程,与金仙斩出的化身也不同,本身没什么法力也谈不上独立的修行,其实就是带着神识的五音、五色、五触的显像而已,表面上与本人没什么区别,只是为了陪伴玉真等家眷。

梅振衣的显像分身走出随缘小筑,正想找知焰招集山中弟子,却看见师父钟离权已进入青漪三山来到面前,对他道:“你想招集山中众修士去浮生谷观法吗?交给我带队护法吧,你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忙,忙完了再去九天玄女宫,两、三年之内这事完不了。”

梅振衣又去了白莽山,将此消息告诉了李元中,李元中当然也想去观摩,次日对梅应行打了声招呼,自称有事将远行,一、两年后才能回来,嘱咐行儿这段时间要勤加修行,莫要嬉戏荒废,然后也随钟离权去了浮生谷。

钟离权带领的这个“观摩团”人数不少,有知焰、提溜转、梅毅、梅大东、刘海、李元中,还有张、徐、肖三位妖王。考虑到得有地仙修为以上的弟子镇守三山,命应愿暂摄掌门,好生看护菁芜山庄与青漪三山。

等到了浮生谷上空,徐妖王一见时间还来及,又溜回昆仑仙境,把段、谢、姚、宋四位妖王都叫来观法。浮生谷上空云端中来了近千号高人,大多数估计都是这么被叫来的。

梅振衣本人却悄然离开浮生谷去了洗剑池,其他人倒无所谓,最重要的胡春。就算青帝那样的高人还有机会演法,手中也不一定会有秩序之刃,就算有秩序之刃,也不一定有九天玄女那样的对手,以灵台化转玄妙拔起那样一座高山,这简直是不可再重现的观法机缘。

……

胡春在洗剑池寒潭中央的巨石上定坐历苦海劫,看似无声无息但凶险难以形容,历时数年终于离苦海而出。方离定境,就听耳边有人长舒一口气,睁开眼睛发现师父就在眼前,他赶紧下拜道:“弟子历苦海,不知师父就在身前守候。”

梅振衣看着胡春,通明法眼十分透彻,这么长时间以来见不到龙隐姑,连一点消息都没有,胡春内心中不是没有想法的,尽管他对谁都没多说什么。胡春不知道确切的内情,梅振衣特意没告诉他,他只知道龙隐姑是大天尊之女,离去时曾留话:“成仙之后才能再见。”

按胡春自己的理解,龙隐姑是大天尊之女,下界与自己结一世夫妻之情,可能是前世缘法或者有别的原因,他若不成仙,龙隐姑与他这个凡人也只有一世之缘,如此就算了结。这是胡春破妄之后的心境,纯粹的色爱之欲已淡,对龙隐姑的感念之情不忘不执。

这才是梅振衣所期望的修行心境,否则别说成仙,胡春连苦海这一关都不容易过去。苦海中能见前世种种,谁又能说清自己经历过多少世刻骨缠绵的恩爱呢?若看不透沉溺其中的话,定心就会散失。

“胡春,你已历苦海而出,见前世种种爱恨情仇而定心不乱,成就神识不灭地仙。我问你,假如将来能飞升成仙,还会去寻找这一世的爱侣龙隐姑吗?”梅振衣开口问了一个最关心的问题。

胡春很认真的答道:“前生事已了,只修此世求超脱。龙隐姑是我此世爱侣,虽然离去的有些奇怪,但这多年我仍愿以她为爱侣。若她在天庭等我结仙缘,我自会去找她,若她认为一世夫妻已尽,超脱轮回后也不会再相扰。”

胡春这番话虽然简单,仔细琢磨起来也挺复杂的,还可引申出一句普通人能明白的话“我爱她,不等于她欠我,我只是有我的期待,有我的所为。”这种心境可能不太适合于普通人谈世俗情爱,但却是仙家应有的情怀。

梅振衣的表情很满意,微微点头道:“如此甚好,眼下有一番难得机缘,你随为师去一趟浮生谷,观高人演法。你一定要记住,不论能看懂多少玄机,一定要入境而观印入灵台,来日再闭关好生体悟玄通。这番观法对你而言还难以持久,但尽量坚持到最后,不要慢视每一个细节,或许就有所悟。这里有几枚灵丹你且收下,钟离师祖会为你护法的。”

胡春随着师父飞天来到浮生谷外,远远只见云端上影影绰绰站了三、四百号高人,以胡春的修为眼界,更多的观摩者他是看不见的,也没有发现钟离权。就在此时,眼前光影空间恍然移转,青漪三山众修士的身形显现出来,钟离权挥扇发来神念:“胡春,且站到我身边。”

把胡春送到了地方,梅振衣又一次离开浮生谷,飞天直往长安城方向而去。

……

话说两头,张果在梅家原清修,每日陪伴爱侣星云还有小儿思恩,虽未去天庭修行,人间的日子过得倒也逍遥。这一天,中书舍人裴晤忽然奉旨前来,征召张果入长安面圣,追溯前因,还牵扯出一段往事来——

李隆基的后宫,与他的爷爷唐高宗竟有三分相似,早年立皇后姓王(高宗早年的皇后也姓王),又纳一妃姓武,册封为武惠妃,乃是武家子弟武攸止之女。这位武惠妃生的甚是聪明秀媚,深得李隆基宠爱,天子甚至动了废后之心,武惠妃也成了王皇后的死对头。

武惠妃不仅有堪比武则天的姿色,也有一般的弄权心机。入宫后恰逢王皇后无子,四处求得子之方,有一僧人明悟趁机进言出了个馊点子,告诉王皇后用霹雳木(被雷劈中后的树干)做成符牌,刻上天地文以及皇上的名字随身携带,便可以得子。

这件隐秘之事不知为何被武惠妃得知,向皇上密告王皇后“巫蛊厌胜”之罪。天子大怒直入中宫搜查,王皇后措手不及,身上的符牌被当面搜出来了。要知道,在古时后宫中行“巫蛊厌胜”是相当严重的罪名,李隆基还算留情,废王皇后为庶人贬入冷宫。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