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六卷:斩心猿
第296回、欲上玄宫寻明月,拨山截路凿天阶

看见清风现出青帝真容,梅振衣有时光错乱的恍惚之感,回忆起了两件事——

幼年时的大梦中,梅太公曾说过:“故老相传,江湖八大门的始祖是青帝伏羲,洪荒之时伏羲氏画八卦,八卦方位分为惊、伤、开、景、死、生、杜、休八门,总述人间万象,后世演化为江湖八大门。”(注:详见本书003回。)

醒来后,孙思邈也曾说过:“远古洪荒之事无史可记,待到有伏羲与女娲出,画八卦正乾坤之序,而定人间大伦,万物之灵开枝散叶。这些是最早的传说,伏羲又称青帝。”(注:详见本书024回。)

这些只是无可考证的传说,如今的梅振衣早已明白,神仙传说殊不可信,就算有那么回事,内情也是大异其趣。但眼前所见就是青帝真容,那他就是传说中的青帝吗?是的,的确是的,但也不完全是!

所谓一缕残存的神识,并不是象打破什么东西后留下的碎片,而是神识被击散后留下的一丝痕迹,机缘巧合自感化生而成清风。应该说清风是另外一个人,有自己的修行,甚至历化形天劫成就金仙。

修行人历苦海劫能见前世种种,心境不为所动、不受所牵方可渡过,有没有前世、前世是什么样?渡过苦海之后其实是无所谓的。还有一点,苦海劫只能见到轮回中的经历,跳出轮回之外的经历是见不到的。清风不知自己是青帝一缕残存的神识所化,也很正常。

神识既散,经历记忆肯定没有了,是不可能恢复的,那么一缕残存的神识包含了什么?青帝的真容、青帝的心境、青帝的行止,换一种角度说,就是清风的来处。

清风求证金仙境界的极致,与加百列天国一战之后,恍恍惚惚已经窥见门径。不动尊明王那一笔削去他一千年三百年金仙法力,相当于真空中重溯修行,此真空已不同于世间法的真空劫。清风做到了,他不仅是简单的恢复修为,而是摆脱了那一笔,已入金仙极致的门径,修为精进就差最后一步顿悟机缘。

这机缘来的非常巧也非常怪,清风经过上古时青帝留下的丹溪台遗迹,在丹溪上忽然福至心灵,做了一个当年青帝曾做过的动作,低头看着如镜水面中的倒影,看见的是青帝真容。就在同一刹那,持月仙子追到了丹溪岸边,看见清风显出妖异真容,发出一声惊呼。

此时丹溪中站的这个人,就是已求证金仙极致的清风,却不再是清风,他并不完全拥有上古青帝的神识,但的的确确就是青帝!——这是梅振衣从妙语声闻中得到的信息以及自己的感悟。

梅振衣的通明法眼看不透青帝,却能将尚未成仙的持月看的清清楚楚。上次清风送明月来九天玄女宫,离去后持月也追出浮生谷,含羞对清风说了一句:“清风前辈的心境,也是少年情怀,不知能否有缘见到你风流逸彩的法身真容?”(注:详见本书268回。)

持月的意思很明显,是向清风表露心迹,希望与他结道侣之缘。清风仙童虽然总是一副淡然如风拽拽的样子,但相处之后会发现他有非常可爱之处,持月动情也不令人意外。清风是金仙似乎不可高攀,但也彷佛触手可及,风不论能否追上抓住,伸手总是可以感觉到的。

持月这一次又追出浮生谷,得偿所愿,看见了青帝的法身真容,她是唯一看见清风这番变化的人,感觉却是七分震惊三分绝望。持月已有出神入化修为,心念相比普通人要通透的多,一眼看见青帝就明白了——这不再是自己所追求、能追求的那位仙童。

青帝就在眼前,却似万里之外遥不可及,金色的眸子望向持月,清澈、淡然、威严,却无一丝她期望的情意。

“你不必再叫我清风,眼前所见,是青帝的真容。”青帝答了这一句,然后向着持月走去。持月身躯在微微发颤,不知是在害怕什么还是在期待什么?然而什么都没发生,青帝走过持月的身边,脚步不停,继续向来路走去,头也没回,只见银蛇似的长发在风中奇异的飘舞。

持月木立当场,咬着嘴唇眼中已有湿润的光泽,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梅振衣,多谢你送我这一程!”神念中传来清风的声音。

“清风,你要去哪里?”梅振衣开口喊道,然而却无人回答,他又喊了一声:“青帝,你往何处去?”

“浮生谷,九天玄女宫,见明月。”青帝的声音远远的答道。

九天玄女宫九门已封正在举行法会,清风已经回头了,怎么变回青帝后又要去,这不是要砸场子吗?师父钟离权叫梅振衣跟着清风,说是怕出什么意外,清风能遇到什么意外?原来是他自己的意外,看来钟离权当时已隐约预见到可能会出什么变故。

“仙童明知明月不能见你,何故去而复返?”梅振衣越过丹溪,追在青帝后面问道。

青帝威声喝问:“梅振衣,你还叫我仙童?”

梅振衣有些耍赖的笑道:“我师孙思邈教我,‘你莫管他是人是仙,就看他如何与人打交道’,我不管你是清风还是青帝,难道变了个的样子,我们就没打过交道了?钟离师父让我陪着你,我就得陪到底,不能出意外。”

这番话说的青帝也无计可施,只有住口不言继续举步前行,并未飞天但脚程却是极快,银丝羽衣与银发飘舞,山川田野的景象向着身后飞移。紧随其后的梅振衣急了,突然一顿脚,一股大法力弥漫而开,移转空间拦住青帝的脚步道:“九天玄女宫正在召开金仙法会,你此时闯浮生谷,就是扰人修行。”

这一手法术就是当年清风将翠亭庵移出敬亭山送入芜州城的功夫,梅振衣证得真仙极致初窥灵台化转之功,也掌握了这一手大神通,此刻是第一次施展,就是为了让青帝怎么走都停留在原地。

青帝没有说话也没有向梅振衣出手,仍然举步前行。梅振衣发现青帝前行的速度虽然慢了下来,但脚步并没有留在原地,而是以法破法,脚下带着梅振衣的移转空间一起往前走,就似拖着另一个空间诡异的穿行——好霸道的法力啊!

一路纠缠八百里,又来到浮生谷外,他们这种阵势而来,早就惊动了道场中的弟子。抚尘掌门带着十余名弟子现身拦住了去路,九天玄女宫弟子本就不多,这已是留在宫外的所有弟子了。

“抚尘掌门,青帝要闯宫见明月,我也拦不住!”见到抚尘惊愕的神情,梅振衣也来不及多解释,仙家妙语声闻伴随喊话发了出去,向抚尘解说了清风离开浮生谷后发生的一系列变故。

抚尘看向青帝眼光变的无比惊异,一时不知所措,不知是拦还是不拦?九天玄女宫的来历与上古青帝可是有着莫大的关联,弟子传人见到青帝理应恭敬。眼见青帝大踏步已闯到道场门户前,抚尘守护宗门职责所在,不得不硬着头皮迎上前到:“青帝前辈,请留步,莫让晚辈弟子为难!”

“她们拦不住我,我也不想向九天玄女宫弟子出手,你帮我缠住她们,我要进入浮生谷道场。……有些事你还不清楚,我不想惊扰法会,只是要见九天玄女而已。”青帝突然对梅振衣发来神念。

洞天结界不是那么好硬闯的,否则梅振衣就不会花那么大气力凿建青漪三山了,其一是为了汇聚地气灵枢,其二是为了自保。而以青帝的修为,若一意孤行,应当可以闯进浮生谷,此时谷中的守护弟子都迎到门外来了,若让她们退入洞天发动法阵,这一战的动静恐怕就大了。

若进入浮生谷后,道场中枢的九天玄女宫是一处金仙开辟的洞府,青帝怎能闯进去见九天玄女呢?九天玄女不是早已离开了吗,难道青帝要趁着弟子们正在开法会,顺势闯空门?不对呀,青帝明明说只想见九天玄女一面,是不会乱说的。

这一瞬间,梅振衣忽有所悟,做了一个决定,不再缠住青帝的脚步,而是帮青帝闯宫。

拜神鞭突然祭出,化成万道挥舞的银丝,就如青帝飞舞的长发,满天舒卷罩向抚尘等人。他虽然留不住青帝的脚步,但对付一般的仙家可太轻松了,更何况对面只有抚尘一位仙人,又离开了道场洞天的庇护,连镇宫九神器都没带出来。

抚尘惊呼道:“梅振衣,你为何如此?”

梅振衣答道:“你们是拦不住青帝的,又不得不拦,我出手,总比青帝与你们动手好说。”展开拜神鞭,法力四散缠住抚尘等人不得脱身,同时化解九天玄女宫众弟子的反击,却不伤人。

梅振衣缠住了拦路的众弟子,青帝一闪身已来到浮生谷中,这里就是一片极大的空旷山谷,看不见任何道场洞天的痕迹。他朝天一挥衣袖,羽衣上丝丝银光飞出,延伸千万丈就像一只大袖罩住了整个山谷。

银光大袖一卷,浮生谷道场显露出来,只见远方山谷的北侧有一片巨大的高丘,高丘上的原野奇花异草丛生、清泉怪石罗布、亭台楼阁点缀、瑞气祥云环绕,一片仙界景像。高丘的中央有一座壮观的宫阙虚悬空中,九门重重、彩光环绕。宫殿脚下白云拥聚,九天玄女宫就坐落在云堆中。

青帝施法打开浮生谷道场的门户,举步而入收回银丝大袖,然而神色一变似乎很吃惊的样子。别说他吃惊,正在缠斗的梅振衣与抚尘等人都大吃一惊,因为浮生谷的洞天结界消失了。青帝挥袖一击,只是打开洞天门户而入,不可能有让整座道场结界消散之威。

仿佛这座道场结界就是在等着青帝这一击,顺势消散于无形,也许从千年之前凿建之日起,就已经在等待一刻。青帝低喝一声:“果然是你!”脚下不停向着道场中枢那片高丘而去。

这位青帝的冲劲,很像清风仙童当年一路打出昆仑仙境的架势,但此时闯的地方却有些特别。他很快就来到高丘下,身形似欲飘飞而起,却奇异的定格在原地,看他的姿态一直在飞,却怎么样也飞不离地面,已消失的浮生谷道场仿佛化作了无形的力量,压在青帝身上。

青帝朝天大喝一声:“九天玄女,你将法力留在此处,就是为了阻我的脚步吗?既是在等我来到,为何又要这样?”

随着大喝,青帝亮出法器金击子,持在右手中化为一柄金凿,挥左袖如锤,向着面前的山坡凿了一下。没有泥土翻飞、石宵四溅的景象,银袖金凿扫过,高丘的边缘出现了一节石阶,青帝踏上石阶继续挥凿,一阶阶道路凿成,他一步步登阶而上。

奇异的是,九天玄女宫所在的这片巨大高丘也在变化,青帝每凿一阶,它便拔地而起更高一尺。此时梅振衣与抚尘等人早已罢斗,实际上他们已经停手三天了,如此奇异的场面就连傻子都能看出一些端倪,更何况修行高人呢。

青帝在斗法,他的对手却看不见。也许九天玄女还在此处,也许九天玄女早已离去却留下法力阻挡青帝。青帝凿阶不止,如雪长发满天飞舞,如万条银蛇狂卷,他人别说插手,就连接近都不可能,能够阻止青帝的,只有那不断升高的巨大山丘。

山丘之上的广袤平原中,九天玄女宫静悄悄的矗立于云端,法会还在继续,并未受一丝惊扰。

寻常人根本看不清青帝的动作,甚至也察觉不到这座巨大山丘正在缓缓的、无声的凭空抬高,只能看见离山脚不远处有一团耀眼的、不可接近的银光。

必须入灵台定境才能看清青帝的动作,等定神看清之后会发现青帝的动作是很快的,一阶一阶凿山不止,片刻功夫就凿成一阶。然而以人间岁月论,三天时间不过凿成二十七阶而已。与此同时,周围人间一切景象闪过的速度极快,就似发生在另一个时空。

以梅振衣的修为倒无所谓,但有人可受不了,只见两名九天玄女宫弟子发出如呻吟般的低呼,身形已遥遥欲坠。梅振衣喝了一声:“修为不足者,切莫入境长观!”神念发出将那两人从灵台定境中唤“醒”,顺手扔过去两枚补益神气的灵丹。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