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六卷:斩心猿
第293回、树欲静而风不止,明王去复天使来

刘海见师父责问提溜转,赶紧在一旁解释道:“玉环姑娘不会有事,我吩咐金蟾在山庄中关照她。”

提溜转低着头,表情有些讪讪的说:“我也没什么恶意,只是让她稍微经历人间冷暖,杨玉环从小娇生惯养,看似金贵,到头来还不是让养父换了黄金?那些杂务,山庄中的众人可以做,我二百年前也在做,让她去动手有何不可?就算不亲身经历人间困苦,也要在见知中阅历人情,这样有助于修行开悟。”

梅振衣瞪着她,追问道:“我没说你有恶意,但你的想法不止于此吧?”

提溜转头更低了:“我确实有为难、考验她的意思,梅公子与她前世缘法复杂一言难尽,今生又见人间绝色……”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梅振衣打断了:“什么一言难尽,你想偏了!若说缘法复杂,那也不是与我,而是与刘海和金蟾。”

刘海插话道:“师父您也看出来了,她就是那小狐狸精韦九真转世?”

想当年梅振衣在彭泽大孤山发榜约战群邪,做乱淫祠妖邪的头目是一对昆仑仙境青丘山来的九尾狐狸精,姐姐叫韦九蓝,妹妹叫韦九真。当年那一战有梅振衣、梅毅、狄仁杰、李元中、提溜转、刘海在场,梅毅等人见那一对狐狸精与少爷言语暧昧,摸不准他们的关系都没向两人下杀手,那一对姐妹最后死于刘海之手。(注:详见本书210回)

刘海与狐狸精姐妹的关系可以再往前追溯十年,当年在彭泽县城外,披发道人刘海收金蟾,却被狐狸精姐妹暗中戏弄,城楼都给烧了,连累王县令丢了官。刘海一度声名扫地,入山中反省清修,这是他修行之初遇到的最大挫折同时也是一种磨砺。

十年后狄仁杰为彭泽令,逢群邪做乱乡间,发榜招贤斩妖除魔,无旁人敢应征,刘海却挺身而出相助狄仁杰,先为使者请来了梅振衣,最终参加了大孤山一战。

以金蟾的修为尚看不清转世之人,但她是瑞兽出身,又被韦九真豢养了十年,神识中有一种奇异的感应,见到杨玉环就觉得很熟悉亲近,于是把刘海叫来暗中一观。刘海如今已有地仙成就,神识中认出了韦九真。

提溜转当年见过那一对狐狸精,激战之余还好奇的多嘴问过梅振衣与她们是什么关系?一见杨玉环隐约也看出了来历,窥测出她是韦九真转世,因此心里犯嘀咕。

梅振衣事先并不知道,但事情就是这么巧,等见到杨玉环,才清楚她竟然是韦九真转世,难怪刘海与提溜转等人心中都有想法。梅振衣也没多解释,只是朝刘海点头道:“她既是韦九真转世,前世曾死于你手,今生再见,有何感念啊?”

刘海摇了摇头:“一世尽前尘已了,今生的她就是杨玉环,与韦九真无关。倒是金蟾清楚杨玉环是韦九真转世之后,对此人总有感念,想当年韦九蓝几次想杀了金蟾炼药,都是被韦九真阻止并小心豢养,金蟾的修为心境尚浅,堪不透这些事,对杨玉环心怀感激,一直也很关心她。”

梅振衣微微一笑:“你派金蟾去关照杨玉环,还真是找对人了,但你自己真无一丝感念吗?”

刘海想了想:“也不能说无有,想起前世的韦九真仍颇有感叹,见到杨玉环总有几分怜意,若有可能,这一世愿指引她修行之缘。”

梅振衣:“有就好,那指引此人的缘法就交给你办了。”

刘海在云端上躬身行礼:“多谢师父!”

梅振衣忍不住又笑了:“这有什么好谢为师的?你应该答‘遵命’才是,指引这样一位女子修行入门,是一件颇为费心的事,看来你把它当成福缘了,可见还是有心的。……她前世为你亲手所斩,今生有指引她修行之心,甚妙!”

一旁的提溜转此时突然反应过来,抬起头噢了一声,一指刘海道:“原来是你的缘法,那我就放心了。”

梅振衣又呵斥了她一句:“你有什么不放心的?”

提溜转笑道:“先前有点误会,给玉环姑娘找了些麻烦,但也不算坏事,我决定了,以长老的身份亲自收她为徒!算是补偿,你们看怎么样?”

刘海吃了一惊:“大总管要收玉环为徒?”

提溜转有些得意的说:“对呀,你是梅真人的徒弟,杨玉环是我的弟子,有什么不可以吗?”

梅振衣哭笑不得:“可以倒是可以,但你等杨玉环修行入门之后再说吧,暂且交给刘海去处理。就算你想收徒弟,可知她的天资有何擅长?也不能随便乱教啊。”

提溜转眨了眨眼睛道:“玉环姑娘确实挺特别的,这二百多年来我还从未见过有人捧着猪食槽去井边洗,那样子就似西施浣纱,太有意思了!”

梅振衣:“不是她特别,什么事落到你手里都能变得这么滑稽。那杨玉环精通歌舞音律,天资聪慧堪称色艺双绝,喂猪当然不是她的擅长!”

提溜转确实是个搞怪的天才,自古只听说过贵妃醉酒,让这小鬼一搅和,却来了一出玉环喂猪,一般人想破头也想不到还有这种事。一听这话,提溜转睁大眼睛道:“音律?这我也不擅长,得去找知焰仙子好好学学,将来好教徒弟。”

“那你就去学吧。”梅振衣又转身拍了拍刘海的肩膀道:“再告诉你一些事,玉环姑娘今生喜食荔枝,好在温泉中沐浴,妙门山中多温泉,是个行游的好去处。”

说完这句话,梅振衣拉着提溜转走了,只把刘海一人留在了云端。

……

初月落空阶,杨玉环还在房中与金蟾说话,门外有个柔和的男子声音道:“请问玉环姑娘休息了吗?若方便的话,恳请一见。”

金蟾一拍玉环的手背,面露喜色道:“门外就是仙山掌门大弟子刘海,他终于亲自来找你了。”

杨玉环整理仪容,在堂屋中迎接刘海,门外走进的是一位道士,看上去约三旬年纪,两道剑眉相貌甚是端正俊朗,举手投足隐约有仙家风骨,眼光扫来如春风拂过,是一位很有魅力的男子。不知为什么,杨玉环看见刘海莫名有些心惊肉跳,但与他淳和的眼光一接触,心神随即安定下来。

杨玉环欠身施礼,却忘记请来人坐下,刘海也没有坐下,就站在堂中道:“玉环姑娘在山庄中这些日子,受了些委屈,而经历世间人情冷暖,对修行也有助益。贫道这里有一盏徘徊玫花露,有安神养颜之效,请服用压惊。今日已晚,姑娘暂且休息,明日欲邀你游赏仙山,不知姑娘意下如何?”

杨玉环自然不会拒绝,连话都说不出来,只有连连点头。

……

梅振衣将传说中的杨玉环弄到了芜州,迎来的却是韦九真转世,总算安置妥当,剩下的事就让刘海去操心吧,若真能指引修行入门也算一段佳话。再推演下去,假如将来刘海与玉环、金蟾结为道侣,梅振衣也乐见其成。

至于这么做是不是在改变历史,梅振衣也悟透了,其实无所谓,身在这个时代,身后留下的已经是这个时代的历史轨迹,做好自己的事就行,既已超脱轮回成仙,只求不枉不妄。

然而树欲静却风不止,年前梅振衣命人送一批芜州特产与岁入银钱到长安南鲁公府,越年初春,弟弟梅振庭又捎回了一封信——安禄山的下落找到了。也不能怪梅振庭多事,这是梅振衣早年交代的,杨玉环找到了,安禄山的下落梅振庭也一直在留意打听。

安禄山是混血胡人,早年丧父,母亲带着他改嫁给突厥人安延偃,他也就改姓为安。安禄山游手好闲勇猛擅斗,三十岁那年在范阳节度使张守珪麾下从军,他不仅勇猛而且熟悉胡人的生活习性、边疆一带的山川地势,每次出击做战都能取胜,张守珪甚为欣赏收为义子,并以军功举荐他为左骑卫将军。

梅孝朗虽已逝世,但在军中朝中还有不少门生故吏,张守珪举荐安禄山的上疏送到朝中,梅振庭立刻就得到了消息,写信告知兄长。至少从现在来看,安禄山还是大唐一位骁勇善战的功臣良将。

梅振衣接信之后,心境中已无当初之纠葛,只是轻轻叹了一口气,在随缘小筑中与亲眷打了声招呼,独自一人离开了青漪三山。

梅振衣飘然飞天北去,出河北道、来到契丹部落属地的上空。他也无需落下云头打听寻问,以仙家神识扫过脚下人烟,窥听众人闲谈议论,就已知安禄山所在。

安禄山此时正率领一支军队出发,去剿灭叛乱劫掠的契丹人部落,在大漠草原中作战先要找到敌踪,此时正行军到中途。晚间靠山扎营点起篝火,安禄山在大帐前席地而坐,与手下几位偏将正在吃猎来的烤羊。

此人的身形极为壮硕,满脸胡须膀阔腰圆,坐在那里就像一座小山,初春北国风凉,然而他却敞衣襟袒胸露乳,手里扯开一只烤的滋滋冒油的羊腿,大块吃肉大口喝酒。头盔与腰间的佩剑已解下,放在身边伸手就能拿到的地方,他的身材虽然雄壮,但长着一张胖呼呼的圆脸,小眼睛圆鼻子,看上去憨态可掬。

安禄山捧着羊腿啃的正香呢,潜意识中突然觉得有什么不对劲,总感觉到有人在天上冷冷的盯着他,抬头看了好几眼却没有发现什么,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战。他抬眼扫向天空的时候,憨态不见了,眼神有几分阴鸷。

就在这时,安禄山脑海中听见一个声音缓缓的、清晰的说道:“禄山,禄山,今生莫做乱,莫致人烟涂炭,自招骨肉离残。”

“你们听见有什么人在说话吗?在喊本将的名字。”安禄山放下羊腿,眼神惊疑不定,开口问身边将士。

“没有啊,我们什么都没听见,将军听见什么了?”众将士齐声答道。

安禄山一咬牙,脸上的肥肉抽搐了一下,抹嘴端杯道:“没什么,管他娘的,喝酒!……今夜好好休息,明日出征杀他个痛快!”

……

梅振衣于云端上冷眼看着安禄山,正以无语观音术开口说话,突然神色一惊,雷神剑自然从发髻上飞出指向身后,人也急转过身来。

有一“人”不知何时出现在天际,距离也不知是远是近,梅振衣放眼望去,只见此人身高两丈,红发上冲如火,八臂环身、三面狰狞,正是不动尊明王显象。

梅振衣与善无畏在庆教寺门前演法论高下,曾有约定,不动尊明王不得在人间显圣,意思指的是他不得在人间向尚无窥见明王修为者显象,也不得向本宗修士以外的人展露神通。在云端之上,于佛国动念显象于梅振衣这位真仙身前,并不算违反约定。

“明王来此,意欲何为?”梅振衣沉声问道。

不动尊明王狰狞的面孔上竟浮现出一丝嘲笑之意:“我无意为何,倒是想看看你意欲何为?”

梅振衣淡淡道:“我来此观赏这北疆的人烟风景,而在人间见到你,倒令我甚感意外,你在我面前显象虽不违前约,但也有些突兀,若无事不当如此,所以该是我问你才对。”

不动尊明王:“无事?我在看梅真人是否会行邪魔之举,故现忿怖之象。”

梅振衣嘴角微微一挑,似笑非笑道:“明王想的太多了,心猿既能斩,自可破魔障,今夜在此观人烟众生象而已,却意外见到了明王忿怖象,若无他事,明王请回吧。”说话时左手中出现了一支黑如意,右手祭出一面青铜镜,与不动尊明王手中的八件法器相对峙。

不动尊明王收起嘲意,忿怖之色更盛,就在此时,梅振衣身后却传来一股庞大的法力气息,蔓延过梅振衣的身形直接逼到不动尊明王身前。不动尊明王六只眼睛陡然闪烁光芒,红发无风自动、飘扬如火,口念一声佛号渐渐隐去——他竟然这么痛快就走了。

梅振衣转身行礼道:“加百列大天使,我们又见面了,你是来找我的吗?”

云端之上的另一侧,来者正是金发蓝裙、冷艳高贵的天使长加百列,见不动尊明王隐去,她收起手中银色的战斧,按心还礼道:“我是来找清风的,但清风不露面只得来找你,却见你的处境有些不妙,你不是方才那位恶神的对手。”

梅振衣笑道:“方才显象者并非恶神,乃是佛国不动尊明王,他并非要与我斗法,只是看我来此的行止。但无论如何,也多谢大天使助我声势!请问你找仙童何事?”

加百列:“你忘了天国之约吗?我来取回我那一根头发,我与清风曾有约,另择地点演法相斗,但他总不来找我,我只得自行前来,却无法相见。当日之事你是见证人,自然要找你询问。”

一听这话,梅振衣的脸色有点苦:“仙童并没有忘记当初之约,但此时与你动手恐怕很困难,他出了一点状况,一千三百年的金仙修为法力被一笔消去,至今尚未恢复,说起来还与刚才那位不动尊明王大有关系呢。”

说话时伴随仙家妙语声闻,已将前因后果解释清楚。加百列难掩惊讶之色,一步迈出就到了梅振衣眼身问道:“怎会出这种事情?我能去看看他的情况吗?”

梅振衣摇头道:“恐怕不方便,仙童在山中休养,曾说过‘无事莫来找我,有事找我也没用’,去年我与几位仙家在山门前啰嗦了几句,都被仙童哄了出来。”

其实以清风与加百列的约定,以及他们的行事风格,加百列完全可以此时去找清风演法,清风也不能拒绝。善无畏落在清风腰间的那一笔,前因后果都是清风自找的,与加百列没关系。

修为有了灵台化转之功,一般不会出清风这种状况,难道加百列还永远不能来找他了?没有这个道理。每个人行事的后果都应当自己承受,清风身为金仙当然也一样,比如再次演法相斗可能会输给加百列就是后果之一。

梅振衣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很担心也很头痛,此时的清风绝不是加百列的对手,再输的话徒然让天国得意,那柄秩序之刃也借不来了。梅振衣也没办法阻止加百列,只能从一旁相劝,希望这位大天使不要“趁人之危”,但从仙家缘法论,加百列也谈不上趁人之危。

加百列若有所思道:“原来还有这么回事,谢谢你告诉我,知道了,自会去敬亭山找他。”

梅振衣有些着急了,拦在加百列身前道:“大天使真要去找他吗?此时演法,似乎有些不合适。”

加百列扫了梅振衣一眼:“看上去你比上次见面强大多了,但有些事情还是你无法理解的,修行到了我和清风这种境界,命运就是经历,否则也谈不上你们所谓的灵台化转之功。……何时演法,你说无用,只有我与清风本人清楚。”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