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六卷:斩心猿
第292回、影落空阶初月冷,香生别院晚风微

杨玉环从繁华的长安来到江南古城芜州,一开始心中也充满好奇与期待。正一真人的名号她隐约听说过,据说是前朝宰相梅孝朗的嫡长子,拒南鲁公爵位入山修道,是一位有仙缘的高人,连当今天子都很佩服,长安士子之间还隐约风传玉真公主与正一真人的“绯闻”,更显得这个人非常神秘而充满诱惑。

正一真人千金“下聘”,杨玉环做梦也没想到,在从长安来芜州的路上,她在期待能过与公主一样的日子,神仙一般的生活。她自幼精通歌舞音律,既向往神仙传说也喜欢奢华享受,但杨玄琛的家境以及自己的身份,这些只能是梦想,然而现在,梦想将会成为现实。

可是到了芜州,事出意料之外,现实与期望完全不一样。她被安置在城郊的一处山庄中,这里的下人们对她的态度很恭谨,温和中甚至带着一丝小心翼翼与不知所措,但一个月过去了,并没有人来看她,更别提什么仙家恩宠了。

能用黄金千两相求自己,却连面都不见,这位正一真人行事也太不符常理了!

杨玉环本人并不清楚,梅振衣把她弄到芜州来另有目的,根本就不是为了求什么美女,甚至连收为姬妾的心思都没有。既然人已经来了,那就好生安置在山庄中别受什么委屈,在梅振衣的眼里,十四岁的杨玉环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虽然古人早熟。

这样一来,下人们就难办了,对杨玉环恭敬捧着也不是,当家人使唤也不是,也不知道该让她做什么?梅升等人摸不准大老爷梅振衣的态度,杨玉环已经算是菁芜山庄的人了,却说不准她究竟算是什么身份。

梅升难办,梅升的大师伯刘海也难办,他是掌门弟子应完成师命,梅振衣的交待是“好生安置,若有仙缘就传以道法。”安置是梅升的事,仙缘可是刘海要操心的。刘海很清楚师父不可能是为贪图美色弄来这么个女子,但千金相求必有用意,他也猜不透。

于是刘海想了个办法,把金蟾派到菁芜山庄去了,找机会与杨玉环接触,看看这个人究竟有无修行的资质?若有天资就设法引导她修行。

金蟾一见到杨玉环,立刻回山向刘海禀报了一件事,刘海也特意去菁芜山庄暗中看了杨玉环一眼,发觉此人来历不寻常,心中也暗暗吃惊。刘海有些想差了,以为师父把这女子找来另有一段缘法,想问又不敢多问。

他不好问梅振衣,却可以向山中一位着名的“包打听”询问,就是青漪三山大总管、九连山巡山护法提溜转。提溜转如今已成就地仙,从青城山回来后,她一直在承枢峰中清修,有些日子没有四处打听了。

刘海找了个机会去问,提溜转反而吃了一惊,这么大的事她居然不知道!

梅公子不惜黄金千两,千里迢迢从长安弄了个娇滴滴的小美人回来,事先却没有告诉她一声。提溜转立刻就去找知焰,知焰却说道:“此事我清楚,缘法复杂,你也无需多问,怎么办就随振衣吧。”

提溜转又去找谷儿,恰好谷儿、穗儿两位夫人与玉真公主都在随缘小筑后院内闲话,提溜转飘进去告诉三人这一天大的新闻,玉真与两位夫人虽然有些意外,却未当什么大事。她们对提溜转说,这种事自古很寻常,只是振衣的手笔太大了,可能是与这女子有什么仙家缘法,就算没有仙家缘法,梅家添个抚琴女子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玉真公主看得开,谷儿、穗儿不计较,再说梅振衣与那杨家小姐并没什么事,也没什么好计较的。提溜转却觉得放心不下,亲自跑到菁芜山庄暗中察看杨玉环究竟是何方神圣?

亲眼见到之后,提溜转就有想法了。她当然不认识此生的杨玉环,却隐约猜到了此女子前世的来历,很多年以前见过前世的她。那时提溜转就觉得那女子与梅振衣的关系有点不寻常,言语之中也显得暧昧,难道是前世有什么承诺,转世之后又把她寻来?

而且提溜转看杨玉环很有些不自在,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杨玉环实在太美了!

按现代人的标准,杨玉环长的比较胖,大唐以肥为美,现代人对这个审美标准多少有点误解。唐代所谓的丰乳肥臀之美,指的并不是全然臃肿肥胖,而是一种丰满雍容的体态,这从当时的仕女图以及仕女陶俑、雕塑中就可以看出来。

杨玉环可谓丰腴之美的极致,就算放到现在社会,也是个人见人怜的绝色美人儿。她的容颜娇艳,肌肤嫩腻至极,媚态远胜出水芙蓉。偏偏提溜转看见杨玉环时,面黄肌瘦、头发稀疏的金蟾就站在玉环身边,更加衬托出了杨玉环的天香国色。

此女的姿色不仅男人看了眼神发直,就连女鬼看了也不由自主的赞叹一声,提溜转的原身是一位眉目秀丽的村姑,长的也挺漂亮,但在杨玉环面前却有几分自惭形秽之感。

这小鬼亲眼见到杨玉环,心里就有想法了——难道是梅公子感念前世缘法,又见她今生绝色,真的动了结缘的念头?假如结为道侣或者收为侧室,提溜转倒不一定会阻止,但也不能就这么眼看着。前世之事不可追究,但今生至少得体会一下人间疾苦吧,有没有仙缘先看她是什么人。

提溜转找来菁芜山庄的管事梅升,私下里吩咐道:“杨小姐为山庄娇客,但梅公子有点化仙缘之心,一味闺中娇养如何悟修行之道?安排她去做一些山庄中的事务,体会人间辛苦,否则她很难入修行之门。”

梅升心里有些犯嘀咕,心中暗道这些话你怎么不去对玉真公主说,然而口中却不能这么讲,皱着眉头请示:“安排杨小姐做什么山庄事务呢?”

提溜转:“山庄里的事情很多,家人做的事,让她都做一遍,总得像个样子才行。”

梅升一听这话更觉为难,杨玉环可是大老爷千金求来的小美人,山庄中的杂事都要让她去做一遍,假如大老爷知道了可不好交待,犹豫未答。提溜转看出了他的心思,笑着说:“你放心,若振衣怪罪,自有我来承担,想当年谷儿、穗儿两位夫人在山庄时,不也操持女红家事吗,杨玉环为何不可?”

提溜转既然这么吩咐,梅升也只得照办。这下杨玉环就觉得郁闷了,来到梅家不仅没见到正一真人,一个多月后管家还不断派人来找她,吩咐她做各种事情,说是家主的意思,今天打扫庭院,明天浆洗衣物。

杨玉环虽不是豪门千金,但也是官宦人家的小姐,从小到大没做过这些呀?但已经到了梅府就身不由己了,她只不过是个柔弱少女而已,只得任人摆布,夜晚时常叹息甚至百思不得其解,她想不明白梅府花千金将自己弄过来,就为了请一个做家中杂务的丫头吗?

还好,下人们并不为难她,院子扫的干不干净,衣服洗的怎么样,从未有人计较,也没人来监督她,只要她做了就行。山庄中有一位少女金蟾,样子长的挺丑,却经常来帮杨玉环,若没有金蟾的指点帮助,杨玉环根本就不知道这些活该怎么办,在梅家住的这几个月,还真学了不少以前不会的事情。

渐渐习以为常,但哀叹自怜之心难免,深夜叹息不绝,只有和金蟾在一起的时候,杨玉环才露出笑容,与她相处的十分亲近。杨玉环并不知道金蟾的身份,以为她是山庄中地位较高的一位大丫鬟,人很好愿意帮自己。

菁芜山庄真正的少主人是梅应行,他见过杨玉环几次,也搞不明白父亲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娘亲与几位姨娘都告诉行儿别理会这件事,行儿平常不是在家塾读书,就是去白莽山或者溜回青漪三山玩耍,只有晚上才回山庄休息,菁芜山庄非常大,也几乎见不着杨玉环,所以也没怎么理会。

人会屈服于生活的际遇,渐渐习以为常,甚至寻找乐趣。杨玉环扫院子的时候会想起自己曾习过的歌舞,常常舞着扫帚挥着落叶起舞,府中仆从经过眼睛都直了,但知道她的身份特殊,又不太敢正眼直视。

虽然有梅升的安排,下人们不会为难杨玉环,但菁芜山庄这么大,仆从那么多,总有恶俗不长眼的人,比如管厨房的老赵家的婆娘阿宰,早就看杨玉环不顺眼了,越看越是讨厌。

管厨房的老赵就是原山庄管事赵启明的儿子,也是孙思邈当年从明崇俨手中救回的婴儿,如今五十多岁也算是老资格的家人了,负责厨房这个肥缺,倒也老老实实兢兢业业。他娶的婆娘阿宰原是当地一户屠夫家的女儿,也是个胖子,胖虽胖却谈不上什么美,一脸横肉很是凶悍。

阿宰仗着丈夫在梅家仆从中资格老、地位高,平日在下人们面前很有些趾高气扬。杨玉环入梅府后,有一天老赵喝多了酒对婆娘说:“你看人家杨小姐为什么那么美,你也是一般丰满,却找不到那种艳媚感觉呢?明儿上水粉店买些铅粉妆扮妆扮,别总是这一副凶巴巴的样子。”

阿宰一听就来气了,她怎么扑粉也扮不成杨玉环啊,心里立刻恨上了那位杨家小姐。她一开始也不敢说什么,后来渐渐觉得不对劲了,那位杨玉环也不是什么娇客啊,在山庄中什么活都干就和普通下人一样。

这俗妇不明白其中内情,也不清楚梅振衣千金相求之事,只道这小丫头得罪了家主,或者被家中主妇嫌弃,已经失宠了,现在就是个丫鬟的身份。而山庄中那些不争气的男人,见这小丫头长的太美连骨头都软了,平时竟不忍呵斥,哪有那么干活的丫鬟?

终于有一天,阿宰认为杨玉环落到了自己手里,可以好好收拾她了。提溜转有言在先,山庄里的杂事都让杨玉环做一遍,两个月后轮到了喂猪,而菁芜山庄的猪,平时是阿宰亲手喂的。

菁芜山庄里怎么会养猪?现代人可能不理解古时自然经济环境下的大户人家庄园,里面有很多设施与下人,养猪也不太奇怪。菁芜山庄平时吃肉都是宰好了从外面运进来的,山庄里自己特意养的猪只有几头,饲养虽不如《鹿鼎记》里所述的“茯苓雕花猪”那般精细,但用的功夫也差不了多少,专供药膳之用,一般仆人是根本吃不着的。

菁芜山庄的猪圈不同于一般人家的猪圈,在山庄的外院,离正厅以及主院很远,环境以及应用器具干净整洁,但毕竟是猪圈。

其实杨玉环喂猪就是做个样子,已经有仆人把猪食都给剁碎拌好了,猪圈也打扫的很干净,连那几头猪都被洗刷了一番,只需要杨玉环将猪食倒在小食槽中看着几头猪吃完就算数了,但她第一天喂猪就出了状况。

这天恰好梅升以及山庄中的几位管事都不在,梅应行也溜到白莽山中玩耍了,下人们多少都有些偷懒各躲清闲,杨玉环从厨房后的小屋端着一盆猪食去了猪圈。

过了没多久,就听见后跨院中阿宰杀猪般的大嗓门叫骂道:“你这小浪蹄子,一个喂猪的丫头而已,还以为自己是千金大小姐啊?喂猪怎么跑到后院来了,还把猪食槽扔进了井里,分明是心怀怨毒,想让我们大家都没得水喝!老实交待,你还往水井里扔了什么?”

众仆人被阿宰的大嗓门惊动,纷纷跑到后院去看热闹,菁芜山庄东跨院的后面有一口水井,平时洗衣做饭都用这口井里的水,此处离猪圈挺远的,杨玉环喂猪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到了水井边一看,杨玉环哆哆嗦嗦的蹲在地上,阿宰一手插腰一手指着她正在破口大骂:“这么贱的事你都能干得出来,不好好教训一顿,你还不翻天了,赶明儿还想点火烧房吗?……说话啊,哭什么哭!这一套对老娘不好用,真得给你长点记性!”

阿宰越骂越生气,心中火起挥手就要给杨玉环一个耳光,然而手刚抬起来突然脉门一紧被什么人攥住了,全身一麻动弹不得连话都说不出来。水井旁赶来看热闹的下人们一齐躬身点头打招呼道:“金蟾姑娘好。”

金蟾扣住阿宰的脉门,沉着脸问了一句:“怎么回事,这婆娘发什么飙呢?”

众人纷纷答道:“我们也不清楚啊,今天管事吩咐让玉环姑娘去喂猪,猪食准备好了,猪圈冲洗干净了,连猪都洗过澡了,却不知玉环姑娘为何跑到了这里,还把猪食槽扔到水井里去了。”

金蟾松开阿宰上前扶起杨玉环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会跑到这里?”

杨玉环以前哪经历过这些,心中既害怕又委屈,抱肩蹲在地上已是泪流满面,见到了金蟾就像见到了亲人一般,扑到她怀里抽抽搭搭的说道:“要我喂猪我就去喂猪,小猪都挺干净的,但我见猪食槽有点脏,想把它拿到井边来洗,阿宰在我后面吼了一声,我手一抖就掉井里去了,真不是故意的……”

原来如此,众仆人想笑又不敢笑,看着杨玉环满面泪痕梨花带雨的样子,莫名又觉得十分怜惜,不仅觉得阿宰过分,就连主人家对待这位小姐也着实太过分,怎能让这位娇滴滴的美人去喂猪呢!

金蟾安慰道:“原来是这么回事,那也怪不得你,衣服湿了,我陪你回去换一件。”又转头冷着脸吩咐众人道:“快把这口井给淘一遍,这几天就从后花园的井中取水,阿宰,厨房里的水都由你亲自来挑!”

等到了房中换好衣服,杨玉环仍然很委屈,对金蟾也充满感激,红着眼睛说:“金蟾姐姐,你说一句话这里的下人都会听,在家中应该很有地位,这梅府的事情你也应该清楚,他们究竟是怎样一家人,怎么做事这般奇怪?”

金蟾实话实说道:“来芜州之前,你可能也听说过,这里是修仙人的俗世府邸。实不相瞒,我是百里外仙山福地中一位护法侍者,有人特意吩咐我多关照你,并择机传你仙家修行法诀。至于山庄中的事情,可能是误会,也可能是你的缘法,我说不清。”

杨玉环讶道:“还有这回事,是梅真人让你来的吗?”

金蟾很老实的回答:“我很久没见过梅真人了,是仙山中掌门大弟子刘海吩咐我的。”

……

在菁芜山庄上空的云端中,晚风里站着三个“人”——梅振衣、提溜转、刘海。

梅振衣沉声责问提溜转道:“我将杨玉环迎到芜州自当好生安置,你不待见她也就罢了,何苦要为难一个小女子呢?我在方正峰上与几位妖王切磋仙法无暇旁顾,一不留神就出了这种事,东西掉到井中还好说,万一人掉下去了怎么办?”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