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六卷:斩心猿
第289回、入名山藏舟于壑,穿瞿塘逆水游峡

张修建议择地定期举行这样的法会,立岩建议将规模扩大到世间修行各派,孤云川掌门屡归尘起身道:“修士非世俗之人,法会亦非朝会,若非机缘巧合,各派高人很难特意相聚,何况以人间道场洞天的规模,很难容纳。”

四季书于座上道:“诚如孤云掌门所言,此法会不必过频,可相约几十年一度,定下期约让各派早有准备,届时只随结缘之愿。至于道场洞天,我曾拜访青漪三山,规模气象足以容纳。今日洗剑池之会,是正一真人倡议,至于此番提议,不知正一真人意下如何?”

见众人都看向自己,梅振衣与知焰对望一眼,神念交流一番,然后笑道:“年前携众弟子自昆仑仙境返回芜州,逢辛未年夏日,青漪湖忽有潮涌入江,山中灵气充盈前所未遇。后考诸史籍,方知此为六十年一度自古奇观,三山修士愿邀世间同道共赏。”

知焰补充道:“五十九年后,又逢辛未,青漪三山弟子将向世间修行各派发帖,于夏至日共赏青漪潮涌。”

他俩答应了四季书的请求,但是将建议中的“世间各派云集法会”推到了五十九年后,并且建议每六十年一度。修行人的岁月与一般人不同,自古破妄大成方可为修行上师再传弟子,六十年大体就是一代修士的时间跨度。

各派修士隐于五湖四海,不可能经常见面大规模聚会,青漪三山也接待不起。定下六十年一度,让大家心中有数可命晚辈弟子早做准备。如果在青漪三山聚会,名义上需要三山弟子发帖邀请,青漪三山是福地洞天不是菜市场,无论谁都能随便来。

此话一出,众人纷纷点头,洗剑池法会完美落幕。

梅振衣的事情还没完,青莲宝灯的灯芯尚未解决,他不可能将自己的雷神剑作为灯芯送给青城剑派,就算给了他们也未必能用得了。来之前梅振衣曾有承诺,将去青城山千柱道场,传授合器发动青莲宝灯之法,并实地演示。

各派修士一一告辞,梅振衣告诉四季书,先回青城山等着,他会在一个月内到访。此时洗剑池已归属知焰,命胡春率十余名晚辈弟子在此清修,这里将成为青漪三山弟子的闭关试炼之地。胡春苦海劫将至,就留在洗剑池闭关,另传命胡秋水为五湖山庄之主。

四季书与青城剑派中弟子最后告辞时,梅振衣顺便问了一声方才裴旻身边的那位高冠剑客是谁?四季书答道:“此人号青莲,姓李名白字太白,生于西域自称凉武昭王之后,幼时举家迁入蜀中。家中行商巨富,挥霍任游好访名山习剑炼丹,曾向我师伯醉剑客请教,自称诗、酒、剑三绝。”

那人竟然是大名鼎鼎的李白!

青城剑派在世间也有营生,将蜀地特产运出川中行销江南各地,李白的父亲是当地大商贾,与青城剑派也很合作,与柳家和青漪三山的关系类似,因此李白也有缘结交醉剑客这样的修行前辈,请教御剑以及修仙之法,却不是青城剑派的正式弟子。

数年前李白到长安、洛阳一带远游,醉剑客向他推荐了有名的剑仙裴旻,李白也拜在裴旻门下习剑,此次随裴旻一道参加了洗剑池法会。等梅振衣问起,李白已随裴旻离开了洗剑池,他很遗憾未能与这位诗仙一叙。

虽在青漪江上遭遇了诗人孟浩然,一番谈论之后梅振衣主动隐去不复多言,但李白留给他的印象可不是一般诗家能比。若自古汉字文章分九品,太白诗不在九品之中,而是超一品!不需要其他的美化,千年传诵就是最好的肯定,天赋奇才心同化境,瑰丽宏伟影神游逸。

洗剑池中惊鸿一瞥,在李白身上,梅振衣能看见名士风骨,然而,也有着孟浩然的影子。

这一次未能相叙,缘法如此不必强求,梅振衣与知焰离开洗剑池北上。提溜转与应愿已带着两条船出海返回长江,来到金陵城外燕子矶,玉真登上岸边的直渎山观赏风景,提溜转与谷儿、穗儿也在山上玩赏,应愿在招呼江畔嬉戏的阿斑与应行不要乱跑,梅振衣与知焰恰于此时凌波而来与众人汇合。

再度行舟逆长江而上,经彭泽缅怀当年往事,西进玩赏洞庭,再行已渐入蜀地。经三峡时没有雇纤夫,梅振衣也未施法行舟,而是让弟子应愿施法带着两艘船稳稳逆峡谷激流而上,并不时指点两句。

如此已接近出神入化的法力运转了,应愿前生有感悟,此世修为尚缺一线,此番行舟正是一种历练。应愿站在船头,发丝与裙裾飘飞宛如乘风仙子,未见她有什么动作,这艘舫船与紧随其后的篷船逆流乘风破浪,一日穿过三峡。

阿斑站在船舱口,看着应愿的背影眼神有些发直,隐约充满慕色。梅振衣暗中一笑,看来前世呵护相守、草兽双修之缘,今生可成一段道侣佳话,他当然乐见其成。

过三峡入川中平原,折转进入支流沿岷江北上,经过成都至都江堰怀古,然后两条船一直行游到青城山丈人峰脚下。此处水道已经行不得大船,应愿施展陆地行舟之功,最后停在溪流边的浅滩上,施法将两艘大舟的行迹隐去,众人登岸游山。

俗话说行千里路读万卷书,仙家行游妙趣难言,随行的晚辈弟子各有收获,很多感悟是枯坐于静室中无法体会的,见知也是一种修行。

青城剑派早已得到消息,掌门大弟子云缥缈率十余位晚辈在入山路径五洞天前的凝翠桥迎接,水无痕竟然也在。青城剑派的根本重地千柱道场在越过丈人峰的后山谷中,凡人不得窥见,但青城剑派弟子平时并非都隐在洞天中,就如青漪三山外有齐云观显于世间一样,青城山上也有一座上清宫为待客结缘之处。

众人上山过洗心池、壮观台,走得并不快,就如游山玩水,穿越登临主峰的山径九道拐,上清宫已然在望,掌门四季书与门中众长老于观门前相迎。梅振衣这次是携家眷行游,上清宫中早已为玉真公主与随行仆从准备好了清静别院。

玉真也是一位受箓的道士,朝廷正式册封的持盈法师,来到上清宫自然要焚香拜老君,小住几日在山中四处游玩,并未随梅振衣进入千柱道场,云缥缈特意托水无痕陪着玉真公主参观青城美景。

梅振衣在上清宫与青城剑派众修士飞向深谷进入千柱道场,临行前特意对玉真说:“一路劳顿你且休息,今天夜半时,可去上清宫外呼应亭中小坐,能赏仙游圣灯奇观。”

夜半之时,玉真披着大氅来到呼应亭中,水无痕陪在一旁,施法为公主驱散风寒,另有婢女煮茶随侍。等了大半个时辰,也不见山中有什么动静,玉真公主有些倦了,一阵微风吹来,她打了个哈欠。

就在这时,水无痕突然道:“公主快看!”

顺着她的手势望去,只见后山悠谷上空忽现光亮点点,如空中悬灯初时只有三、五盏,俄而化为成百上千,任意飘荡、灿若星汉、蔚为奇观。玉真公主倦意全消,起身凭亭栏远望,一时看得出神了。

然而这奇观只持续了不到半盏茶时间,一阵风吹来,转眼消散不见。玉真有些诧异,仍站在那里等,又过了片刻,山谷上空星星点点的亮光再度浮现,不似方才那般密集醒目,时隐时现、飘荡聚散,似在奇异的流动运转中,一连持续了一个时辰。

如玉真公主所见,千柱道场中的青莲宝灯发动了两次,第一次是梅振衣施法,第二次是晚谈亭与醉剑客两位长老联手发动。所用的灯芯并不是雷神剑,而是碧霞元君送给知焰的那枚碧霞蜃光珠。呼应亭上看不见千柱道场,但千柱道场中可以遥望呼应亭。

千柱道场在群峰环抱之间,东西三、四里,南北五、六里,四面沟壑幽深常人无法攀登,中央一里方圆地势隆起如天然的高台,高台正中十丈有玉栏围绕、白石砌成的法坛,法坛的中心有一个三尺方圆的青玉莲花座,座中有一个浅圆的凹痕,恰好可以将青莲宝灯安放其中。

第一次施法时,梅振衣并未将宝灯安放于莲花座中,持于手中发动演示,灯芯处的碧霞蜃光珠发出万道光毫,照彻千柱洞天。结界的阻隔仿佛消失了,放眼四周可见青城群峰,远处主峰上呼应亭的轮廓也清晰可见。

梅振衣发动青莲宝灯的同时,以神念告诉了四季书等人合器发动此灯的方法,然后问他们是否已领悟?

太上掌门、长老晚谈亭叹息一声道:“老朽惭愧,尚无修为能同时催动这两件神器,青城剑派恐也无人能办到。但此灯在青城另有发动之法,置于青玉莲花座中,可引地气灵枢运转,由两名长老合力御器即可。”

梅振衣一听这话也很感兴趣,立刻将青莲宝灯交给了晚谈亭,退到一旁仔细观摩。晚谈亭将宝灯至于莲花座正中,然后与醉剑客一左一右入坐施法。梅振衣的仙家神识能感应到,青莲宝灯放置在莲花座中之后,整片千柱道场以及周围整座青城山的地气灵机,都以此处为中枢自然运转不息。

他暗暗惊叹,这莲花台法阵是青城剑派祖师千柱道人设计的,在整座青城山的地眼之处,而青莲宝灯竟有如此妙用,能镇住地眼灵枢,同时还能施法引地气运转。

晚谈亭以身心御器,借青莲宝灯运转青城山地气灵机,醉剑客与他联手,借地气运转发动青莲宝灯。灯芯中光华漫射,整片千柱道场中如有极光匹练盘旋,随着两位长老心念齐转,又化为剑气纵横。

玉栏外、高台下,青城剑派众弟子皆伏于地顶礼膜拜,梅振衣越看越觉得玄机深妙。

梅振衣在青城剑派盘桓了十余天,每日与众长老交流青莲宝灯的妙用,众长老主要是研究这盏灯,想尽快掌握纯熟,而梅振衣对千柱道人留下的莲花座法阵很感兴趣。世间先有这盏灯后有青城派,千柱道人利用了青莲宝灯的妙用设计了此处道场,佛前宝莲灯的玄妙果然不可思议。

梅振衣动了一个念头——自己可不可以炼制出一件神器,与宝莲灯一样妙用无穷,还能与特殊的神器相合发挥不可思议的威力?他隐约已有想法,但无太大的把握,他要赋予指妖针、照妖镜、炼魂幡这三件神器相合的材料什么样的妙用,青莲宝灯给了他最多的灵感。

十几天后,梅振衣与知焰告辞,那枚神器碧霞蜃光珠,做为灯芯就送给了青城剑派。四季书掌门与众长老万分感激,齐声相谢道:“蒙此大恩,往后若有差遣,青城剑派上下无不尽力。”

梅振衣笑道:“诸位不必如此,若真欲谢我等,能否答应一个请求?——若干年后,我将借用青莲宝灯一次,只一次。”

在修行界,有些东西是不能“借”的,贸然开口只会讨一场尴尬,关系再好也不行,比如青莲宝灯这样的宗门圣物。但知焰与梅振衣的身份却很特别,青莲宝灯就是他们找回来的,连灯芯都是他们送的。

众长老对望一眼,以眼神交流一番,一起点了点头,掌门四季书答道:“若是他人开口,自不能相借,若是二位,可以借去一用,小心莫遗失便是。”

梅振衣回礼道:“那就多谢了,请放心,我若来借此灯,必不会有损于青城。”

出千柱道场去上清宫接玉真公主,众人下青城山乘舟而去,顺流入长江由水路直回芜州不必多述。回去的路上,知焰私问梅振衣:“你约借青莲宝灯,是否为上天庭救龙隐姑时准备?”

梅振衣答道:“你我果真心意相通,就是为了这件事,过天庭东海至龙首山绝非坦途,他人不论,难保杨戬不会为难,你没注意到在方正峰上杨戬扫过胡春的那一眼吗?”

知焰思忖道:“确实有这个可能,我听说大天尊命张伯时镇守龙首山,他是杨戬的同门师弟,也是当年在杨戬府中被龙隐姑打伤的那位仙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