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六卷:斩心猿
第286回、玉女藏针仙霞刺,玄皇妙手善解缘

村中跑出一位垂髻童子,来到桥头问道:“钟离上仙,你是一个人来的?”钟离权以前来过此地,故这童子认识他。

钟离权笑道:“阿牛,为何这么问?”

阿牛答道:“我家大老爷要我在这里接人,说钟离上仙可能会带着徒儿梅振衣一起来,没想到只来了你一个,你徒弟呢?”

钟离权:“我那徒弟又闭关了,没随我一同前来,你家大老爷料错了,他在哪?”

阿牛:“就在村后等你,请随我来。”

走过小桥,穿过村庄,村后小溪形成了一个水湾,水湾边有几块卧牛石。赤精子的形容打扮就像一位山野樵夫,正躺在石头上乘凉,见童子引钟离权来到,拎着拂尘起身笑道:“心猿悟空刚走不久,据说到人间去寻你徒儿手中的青莲宝灯,不论成与不成,我想你那徒弟一定会到天庭来问个明白,没想到是你一个人来。”

钟离权也取出一柄金丝拂尘,在一块卧牛石上拂过,很随意的坐下道:“振衣那孩子与斗战胜尊者化身试法,把青莲宝灯留下了,而心猿悟空的心愿化身却斩尽圆满。”

说话的同时,仙家妙语声闻已将事情的经过解释清楚,赤精子神色微微一惊,似乎有些在他意料之外。但赤精子并没有追问,看着钟离权又说了一句:“与上次来时不同,您手里的拂尘很不错呀?”

钟离权手抚拂尘上的金丝马尾笑眯眯的说:“这是振衣那徒儿孝敬的,我先拿着耍几天。”

“让我看看。”赤精子伸手将拂尘拿了过去,捧在手中抚摩道:“好神器,很漂亮,精雅犹胜于妙用,我听说正一梅真人炼药之道无双,没成想到炼器之道也得了钟离老友的真传,有青出于蓝之势啊。”

这几句话夸的钟离权很舒服,坐在那里笑而不言。赤精子又向身边侍立的童子道:“阿牛,你好好看看,这是钟离弟子孝敬师父的神器。”

童子接过金丝拂尘研究了半天,有些不服气的说:“若有天材地宝,我也可以给大老爷炼制这样一柄拂尘。”

赤精子沉吟道:“炼制几件神器的天材地宝,我云霄洞当然不缺,那你与师兄弟们就炼一柄试试啊?……不知梅振衣炼器之时损毁多少,用了多长时间?”

“天材地宝无所损毁,在人间断断续续十余年,最后炼成用了三个月。”钟离权实话实说。梅振衣正式炼成这柄拂尘用了三个月,但此前处理龙须、琢炼手柄,断断续续十余年,这么说显得比较谦虚,但他的确没有损毁任何材料。

阿牛的脸色变了,看着这支拂尘很惊讶,冲钟离权道:“上仙,我能否把这柄拂尘拿去给师兄弟们看看?一会再还回来。”

“尽管拿去好了。”钟离权很大方的挥手。阿牛鞠了一躬,一溜烟跑回了村子。

“此处偏僻,没有什么佳物待客,仙友就用些山野桃李吧。”赤精子一挥手,卧牛石上出现一个小几,上面盛着附近树上结的野果。

钟离权笑道:“明明是金仙洞府,宁封上仙却称山野,着实有雅趣,那我就尝几个李子。……嗯,这明明就是朱果嘛!”他用了几枚仙李,又问道:“我的来意,想必宁封上仙已经知晓?”

赤精子点了点头:“你是来问心猿悟空之事,很遗憾你徒儿没来,我本想当面向他致谢,此番欠他一个人情。”

赤精子怎么会欠梅振衣一个人情?说来话长。想当年的千柱道人不是别人,就是赤精子的历世修行化身,在人间托舍出生,带着斩出化身时的心印,一世修行有成,创立青城一派。但千柱道人最终没有成仙,或者说这一化身没有修行圆满,意外被斩灭了。

所谓历世修行化身,刚出生时没有任何修为法力,修行未成时与寻常众生无别,如这一世修行圆满飞升成功,那么这一世的见知、法力都会融入到本尊法身中。如果修行未成,本尊法身不会多损,但白费这一场功夫。

历世化身一般不清楚自己还有这段来历,受心印指引走上修行之路,学习世间之法,求索感悟玄机。如果被斩灭了,那么缘法了断,与本尊法身也没关系了,千柱道人就是这么一种情形。

千柱道人的弟子们建立了青城剑派,也算是赤精子道法留在人间的一个分支传承,但赤精子本人与青城剑派并无直接关系,也没有祖师之责。但有这样的缘法在,梅振衣协助青城剑派寻回宗门圣物,赤精子也应当道谢,不是替自己谢而是替早已不在的千柱道人谢。

至于青莲宝灯,是千柱道人在古吐蕃一带找到的,假如他修行圆满,赤精子也想把这盏灯带到云宵洞来,仔细研究印证一番。至于那枚灯芯,是千柱道人炼制的,其威力远不如梅振衣的雷神剑合器,后来让姚妖王给吃了,吃了就吃了吧,赤精子不会计较也不能计较。

至于心猿悟空的来历就更奇妙了,青莲宝灯在佛陀座前本是没有灯芯的,以灵台神念为芯催动的。有一日灵山说法时,佛陀觉灯光晃动闪烁不定,就把这一截心念化为的灯芯斩去了,飞落于地化为七窍顽石。

心猿悟空是无量光斩落的灯芯,无中生有凭空而现,修证斗战胜尊者果位来到灵山佛国,他也清楚了自己的来历。梅振衣在方正峰上以仙家法力发动青莲宝灯,此圣物重现于人世间,惊动了佛国,它是心猿悟空的来处寄身,就算别人不来寻,心猿悟空当然要来寻。

当年须菩提尊者化身下界为一道人,点化心猿悟空修行,离去时留下一句谒语:“斩尽心猿成悟空。”——这就是心猿悟空名号的来历。有没有这盏灯对心猿悟空而言无所谓,但他若动执念纠缠于这盏灯,实为修行之碍。

心念一起,化身下界索取,一番论道试法,心猿悟空立地顿悟,此执念已消,当场修正圆满,从此他真正的、完全的不再是一截灯芯。这也是修行中破关精进,梅振衣此番算是帮了心猿悟空一把。

杨戬在方正峰上嘲笑心猿悟空是无量光斩下的一截无用灯芯,只是打个比喻开玩笑,没想到真说中了。

梅振衣试法获胜,不仅摆脱了心猿悟空的纠缠,也让心猿悟空摆脱了自性的纠缠。更妙的是,他不是为自己留下这盏灯,更没有想着凭借这盏灯威力所向无敌,就是依论道之语解决这件事,随后把青莲宝灯交给了水无痕,依照此前的缘法,这才是仙家所为。

否则这盏灯留下了,对梅振衣本人的修行并无好处,甚至还会有损,其中玄妙也只有赤精子和钟离权这等仙家才能够理解。

当赤精子确认心猿悟空的来历时,钟离权也就想明白了。后面的话都是两人的印证之语,以钟离权请教、赤精子回答居多。仙家妙语声闻讲述的内容涵盖数百年故事,也不可能一一落笔描述。

等因果缘法解释完毕,钟离权环顾四周叹道:“我初证金仙未久,虽有灵台化转之功,但修行见知仍有所缺,未到自如知常境界,今日多谢宁封上仙指点。”

赤精子淡淡一笑道:“钟离不必与我客气,此事由梅振衣牵起,你收了个好徒弟啊。……阿牛把你的拂尘送回来了,你也该告辞了,请转告梅振衣一声,往后若在仙界有事,我当助他一回。”

钟离权眯着眼睛问道:“振衣在仙界会有何事,需要您这位闲居山野洞府的上古金仙相助?”

赤精子摇了摇头:“你徒弟的事,我也说不准啊,本以为他会与你一起来,结果只来了你一个,他将来在仙界有没有事,谁也说不定。”

……

钟离权与知焰是一起返回青漪三山的,人间已经过去了几个月,云飘渺和水无痕等的十分着急,见知焰仙子归来非常高兴,离洗剑池斗剑之期还有一个多月,总算一切都还来得及。

知焰来到结缘草庐,将云飘渺和水无痕都叫到厅中坐下,取出一枚鹅蛋大小的珠子,往空中一抛。这枚珠子化为圆光向外膨胀,将整个客厅都罩了进去,云飘渺与水无痕的身形也没入这珠光之中,他们仿佛进入了另一个奇异的世界——天庭灵应仙宫。

知焰用了最简单有效的手法——入境观,让他们亲身见证自己与碧霞元君的对谈。想当年清风在敬亭山对梅振衣“讲故事”用的也是这种手法,但知焰可没有清风那种修为,她借助了一件神器,碧霞元君采自东海炼制而成的碧霞蜃光珠。

碧霞蜃光珠的妙用能现不可思议之声光,让见证之人如亲身经历,云飘渺和水无痕看见的是知焰与碧霞元君间的一段谈话,省略了所有他们尚不能领悟的玄妙境界,只显示他们能看懂的影像,也节约了不少时间。

这枚碧霞蜃光珠是碧霞元君送给知焰的礼物,正如钟离权所言,碧霞元君曾在东汉初年斩历世化身于人间修行,托舍出生为一女子,父亲姓石母亲姓金,她小字玉叶。石玉叶长大后在泰山玉女池修道,遇见了人间行游的大天尊,结缘之后有了个女儿就是龙隐姑。

有这么一层关系,碧霞元君当然愿意见知焰一面,而且还送了她一枚碧霞蜃光珠,并有一句话交代:“若梅振衣与你助胡春救出龙隐,将来在仙界有事,我也当相助一回。”这话与赤精子的意思是一样的。

这些事知焰当然不会告诉云飘渺与水无痕,随缘小筑中只是解释了孤云川的来历。

孤云川一派并非石玉叶所创立,但与碧霞元君有些关系。石玉叶她身边有一位侍女叫阿川,跟随石玉叶多年,也接触了仙家修行之法。石玉叶飞升后,阿川在人间修行虽未成仙但也有所悟,留下了孤云川一派的道统。

至于那件所谓的信物仙霞衣,根本就不是一件衣服,指的是一门道法,就是如今孤云川的掌门绝技“护身仙霞术”。这门道法只有女子可修炼,入门之后就似穿了一件奇特的仙衣,但凡男子哪怕是金仙入世也不可接近亵渎,又称仙刺衣。

渡过苦海劫,可“转刺化仙霞”,有点类似于上古金仙广成子留下的绝壁丹霞术,此时仙霞刺可收放自如,到了待诏圆满境界,可霞举飞升。当年石玉叶就是化为霞光而去的,侍女阿川亲眼所见。

碧霞元君斩化身下界为石玉叶,目的之一就是为了印证这门道法,除非习练者道法大成收放自如,自愿不以仙霞衣刺人,否则碧霞元君自己也想不出世间男子有何破解之法?但奇妙的是,石玉叶的仙霞衣偏偏让一个男人给“解”开了,此人当然就是本尊入世行游的大天尊,于是人间有了一段道侣之缘。

当年阿川只学了护身仙霞术,如今孤云川的道法博大精深,其实大多非阿川所传,而是历代弟子补全。就像孙思邈并未教梅振衣神农百草鞭,钟离权也未传授三十六洞天,这些都是梅振衣承前启后,集大成开创。

孤云川没有出过梅振衣这种人物,但六百年来这么多代弟子中还是有人材的,凝结了历代的修行感悟精华,建立了如今世间修行界一个完整的大派,最早的护身仙霞术传承未断,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传承信物仙霞衣其实一直没有失去。

事情完整的经过就是如此,知焰在碧霞蜃光珠中略去了石玉叶与大天尊结缘那一段,其它的话都交代清楚了,灵应仙宫中碧霞元君亲口所述,如此仙家景像,想造伪都造不出来,也没人会去伪造这段光影见闻。

听完之后水无痕恍然大悟,师门的传承谱系以及信物终于确认。云飘渺却有些担忧的问道:“水师妹,听说洗剑池斗剑之后,你将成为孤云川掌门弟子,也要学那护身仙霞术吗?”

水无痕脸红了,低下头弱弱道:“我无嗔师兄一向洁身,誓弃情爱之牵,修为也是同门翘楚,我若不愿为掌门弟子,无嗔最适合不过,她心里也一直希望修习护身仙霞术。”

无嗔当然是个女的,修行人之间也可称为师兄,只表示门中排行与性别无关。水无痕不想为掌门弟子修习护身仙霞术,否则不到出神入化境界就不得与云飘渺亲近了,她想向师父请求另立掌门弟子,却又不好直接说出来,拐弯抹角的提这么一出。

知焰微微一笑,径直说破道:“水姑娘若想与云飘渺结为道侣,在此可以直言,我会设法成全,只要你们二位点头就行。”

这话把云飘渺的脸也给臊红了,两人都低下头没说话,一起离座向知焰下拜,意思是再明显不过了。知焰一摆手:“二位的心意我清楚了,起来吧!……云飘渺,我将这枚神珠暂时交给你,并教你如何展现方才蜃景之法,你带着碧霞蜃光珠去孤云川一趟,这也算一场福缘功果,有恩于孤云川一派。”

水无痕抢先道:“多谢仙子成全,我还是先去青城剑派送还宝灯,然后再陪云师兄去孤云川见尊长,恰能赶在洗剑池斗剑之前。”

知焰点头道:“就这么办吧,我会写两封信,分别给你们的师父,二位正好带去。”

知焰的信不用想也能猜到内容,相当于“保媒”,讲明这二人的心意,尤其是劝说孤云川另立掌门弟子,让水无痕与云飘渺结为道侣。同时分别解说了寻回青莲宝灯以及确认孤云川传承的经过,在给青城剑派的信中,还特意解释了灯芯之事。

吩咐完毕,知焰出门的时候又想起一件事,回头问水无痕道:“你师父屡归尘定然修习了护身仙霞术,如今到了收放自如的大成境界吗?”

水无痕略显惭愧的回答:“据我所知师尊苦海未渡,修为尚差一线。”知焰闻言叹了一口气出门而去,并没有多说什么。

两天后,云飘渺与水无痕带着知焰的信、青莲宝灯、碧霞蜃光珠离开了青漪三山。首先到了青城山,青城派接待水无痕的规格相当隆重,以宗门最高的礼节,当然是因为迎回圣物的原故。掌门四季书召集门中众长老前辈商议,做了个决定,又写了一封信让水无痕带回孤云川,云飘渺自然护送她前去。

孤云川道场中都是女子,门中戒律男人禁足,所以没有在祖师殿中接见云飘渺,屡归尘与门中众长老在道场外围的望霞亭隆重接待了云飘渺,云飘渺当众祭出碧霞蜃光珠,展示了碧霞元君亲口所说的一切。

望霞亭中,屡归尘与众长老以师礼向云飘渺下拜,搞得云飘渺很不好意思,心中知道这些人拜的不是他而是宗门传承,只得手持碧霞蜃光珠受了这一拜,然后赶紧下拜回礼。

屡归尘收到了知焰与四季书的信,与门中长老商议一番,立刻动身赶去了一个地方,就是两派斗剑相争的洗剑池,四季书早已在这里等她。没有旁人,两位掌门在这里密会三日,外人也不知他们都商量了什么,随后一起离开洗剑池来到青漪三山。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