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六卷:斩心猿
第285回、灵应瑞霭漫仙霞,云霄望径野簪花

试法与斗法和演法形式或许类似,但目的不同,斗法可能是解决冲突,也可能是生死相博,也可能是印证高下。演法是其中的一种,为了演示印证,比如清风与加百列相斗,也可以不直接出手,比如梅振衣与开元三大士之间的相斗,它一般尽量不损伤对方,或者不以攻击为目的。

试法又是另一种形式的切磋,它是为了一种特殊的目的,也有特殊的条件限制。比如梅振衣与心猿悟空之间的试法,就是为了印证刚才那番论道之语,梅振衣说了那么多,也应该展示一下他是否真的有所领悟,不能用别的手段,只能运转青莲宝灯相斗。

而心猿悟空的目的也不是为了打到他,而是运用各种手段破了梅振衣运转青莲宝灯的妙用,这是分出胜负的方式。

所以梅振衣说出“试法”两个字时,钟离权并未阻止,见心猿悟空点头,钟离权起身冲杨戬抱拳道:“既然如此,就请仙友与我一起掠阵吧,这方正峰上就可以。”

刘海与胡春看着师父很佩服,只有知焰暗自担忧,与心猿悟空试法可不是闹着玩的,这只泼猴在仙界出了名的难缠,上次的事情有韦昙和清风在场已经了断,这次可别再纠缠不清。但钟离权没有反对,知焰也不好说什么。

来到方正峰顶上的大平台中央,此广场有百丈方圆,梅振衣手持青莲宝灯与心猿悟空面对面约相隔三十丈而立,灯芯渐渐耀眼,青玉莲花瓣消失在一团光辉中,心猿悟空凭空一伸手,取出了一根两端有金箍的铁棒。

钟离权与杨戬分别站在东、西配殿的长檐下,钟离权一挥仙风扇,杨戬一抖玄色披风,一般人看不出什么变化,但方正峰这一片天地形成了一个临时的结界,与外界隔绝,这场试法不会惊动山中弟子,也不会波及到方正峰以外。

知焰站在钟离权的身侧,刘海与胡春站在知焰的身后表情都很兴奋,这样的大场面对他们来说实在太难见到了,今天的运气真好!

梅振衣持灯却说了一句题外话:“当年清风金仙在昆仑仙境虽有威名,实不擅与人相斗,而我不同。”

这话什么意思?别看清风当初打出昆仑仙境一路无人能挡,但他却并不擅长与人争斗,受世间法所限,修为虽高法力虽高,打起架来手段却不多,因此当年对心猿悟空似乎不占上风。但梅振衣不同,他非常会打架,在这一方面并不吃亏。

心猿悟空披着大红袈裟,金箍棒舞了个棍花,尖声笑道:“听说那五观庄的小门童去天国斗了一场,也是颇有手段,人世间没有白来啊,不是让你给勾搭坏了吧?听说你的鞭法非常好,剑法也不错,但此刻要试的却是宝莲灯。”

“有区别吗?”梅振衣喝了一声,青莲宝灯万道光毫射出,射向心猿悟空的身形,按试法的规矩,他应该先展示神通。

“来的好!”心猿悟空大叫一声,手中金箍棒化为漫天棍影,竟然也像满天金色的光芒,劈头盖脸打了过来,这猴子动手的声势从来都是这般凶猛。

梅振衣连退了三步,这退步也很有玄机,并没有向身后的东配殿走近,旁人看上去他还站在原地。左手掐剑诀,右手朝天举起了青莲宝灯,就听漫天霹雳不绝,宝莲灯中射出的光毫在空中化为一柄柄金色的飞剑,接着又化成一道道霹雳,尽数迎向棍影。

以雷神剑运转此灯消耗甚巨,梅振衣不可能与心猿悟空拖的时间太久,只要耗过一盏茶的功夫这番试法就毫无悬念了,心猿悟空必胜。因此一出手就是漫天剑气引神宵天雷,发动了全部的威力。心猿悟空的金箍棒根本打不到灯光中,反而被漫天霹雳之威震得原地翻了一个跟头。

心猿悟空很兴奋的大叫了一声:“好,果然有手段!”身形一抖袈裟化为一朵红云散开,人在原地不见了,并非消失,而是化作万千分身,手舞金箍铁棒满天飞来。

心猿悟空的分身之妙,在仙界堪称一绝,但面对青莲宝灯玩这一手却不是最佳的选择,光毫照射无处不在,每一道光毫都相当于梅振衣的神念化身,这种分身万千之术并不能占到便宜。他在做一种试探,看梅振衣是否真正领悟了他问的那三句话?如果运转宝莲灯还有一丝破绽的话,心猿悟空就能直接打到他身前去,法术也就被破了。

漫天的身影已经将灯中射出的光毫罩住,不知多少条金箍棒挥舞,打灭空中的金色光剑,灯光只要有一丝不继,立刻就会被反击侵入。梅振衣喝了一声,漫天金色光箭一起炸裂成霹雳,这些霹雳却没有一闪而过,而是在空中凝成实形化为一支支电光长鞭。

打猴鞭,漫天电光打猴鞭!谁说以青莲宝灯不能施展鞭法?梅振衣做到了,运转宝灯神念纯正一丝无碍,化光毫为无数长鞭,霹雳舒卷抽击,与心猿分身斗在一起。只听啪啪啪连串脆响,那些奇异的鞭梢带着雷光追着漫天的身形抽击不休,招式毫无破绽。

心猿悟空见如此手段占不了便宜,怪叫一声漫天分身汇聚,空中出现一只百丈巨猿,手中一根硕大的铁棒凌空打了下来,锋芒直指飞舞长鞭的核心射出光毫之处。梅振衣一声长啸原地旋身将青莲宝灯抛了出去,这声啸将观战的刘海和胡春震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青莲宝灯飞向金箍铁棒,光华一收,只有一道火焰状的巨大光芯吞没了那凌空袭来的百丈身形。知焰下意识的担心这一棒会不会把那盏灯给打碎了?然而却没有发出金铁交鸣之声,光芯吞没了百丈巨猿,整个方正峰顶被封闭的结界内都微微一颤,旋即一切湮灭恢复平静。

这番试法不过三个回合,东配殿内案上的茶水尚有余温。

斗战胜尊者身披大红袈裟,已收起金箍铁棒,仍然站在原地双手合什。梅振衣收回了青莲宝灯,持于手中光华不再,四寸雷神剑也飞回发簪之上,沉声说了一句:“尊者,此化身手段已尽,你却未能破法。”

心猿悟空没有答话,而是念诵了一声佛号,默认了梅振衣得胜的结果。

只听杨戬拍手道:“好场面,今日也算开了眼界!梅振衣,你怎能接住那最后一击?”

梅振衣只答了四个字:“侥幸而已。”

杨戬又朝心猿悟空道:“你来寻这盏灯,结果如你所愿吗?”

心猿悟空没有理会杨戬,抬起头,目中金光十分暴烈,瞪着梅振衣看了半天,突然说了两个字:“谢了!”

梅振衣一招手,收起青莲宝灯,凭空拿出刚才那盏鎏金高脚银灯,走上前去行礼道:“尊者来我山中一趟,遗憾没有取回青莲宝灯,这盏灯送给您做个纪念。”

心猿悟空接过这盏灯,神情多少还有些不甘心,看着梅振衣半天没说话,此时太阳渐渐落山,他目中的金光也渐渐隐去,最后很平静的说:“此念已熄,此心已证,来意圆满,斩尽化身。”言毕凭空消失于原地,那盏鎏金银灯也被带走了。

这个结果有些出人意料,心猿悟空斩出的心愿化身竟然修证圆满,被本尊法身收回了。钟离权等人皆沉吟未语,梅振衣也站在广场中有些发愣,杨戬脸上看不出表情,走到场中一拍梅振衣的肩膀道:“我真没想到你会获胜,也没想到你会帮了那猴头一把,助他此化身修行圆满。”

梅振衣转头看着杨戬,神情有些傻傻的,仿佛要在他脸上看出一朵花来,表情木木的问道:“难道我若败了,就帮不了他了吗?”

杨戬:“点化那个猴头的修行,哪有那么容易?我很惊讶你能这么做。”

梅振衣:“我什么都没做,从因至果,杨金仙你都看见了。”

“我倒是白来一趟!”杨戬长叹一声,又朝钟离权与梅振衣拱手道:“此事已了,告辞了!”言毕飘然走下方正峰,仍从齐云观方向出山而去。梅振衣站在原地连一句道谢和恭送的话都没说,眉头紧锁在那里沉思,就似没有看见杨戬下山。

“徒儿,你在想什么呢?”钟离权走到场中,开口打断了梅振衣的沉思。

“我在想修行高人之间的相斗也真奇妙,善无畏只求与我不分高下,而此番与心猿悟空化身试法,他没有破我的青莲宝灯,却修证圆满。”梅振衣头也不回的答道。

钟离权一捻胡须:“很奇怪吗?若是水无痕与云飘渺斗剑,你希望谁胜谁负?很多事情就是这样!”

梅振衣:“您老人家一直在旁观战,可悟出他是如何修证圆满的?”

钟离权:“这应是心猿执念的化身,在方正峰上斩尽圆满,为师也有所思,想去仙界确认一件事,然后才能回答你这个问题。”

梅振衣:“师父去仙界,要找心猿悟空的本尊吗?”

钟离权摇了摇头:“不,问他也不会说,我去找赤精子。”

梅振衣:“师父要去天庭?什么时候走,您不是还要与我试法吗?”

钟离权笑了:“现在不必了,经此一战,你已有资格谈仙家传承。”

梅振衣早就建立了青漪三山,又传世三十六洞天法诀,是修行界公认的一派宗师,需要谈什么资格吗?钟离权的话另有所指,人间这些门派包括昆仑仙境的各派流传,在仙界众前辈眼中不过是各类道法之间的聚散交流。而梅振衣今天这一战,众仙家将认为他够资格谈仙家传承,换而言之,他不仅仅是一派之宗师。

梅振衣站在那里琢磨师父的话,知焰插话道:“师父要去天庭见赤精子,我也要去天庭求见碧霞元君,正可一道前往。”

“我呢?”梅振衣愣愣的又问了一句。

钟离权啪的一扇子敲在他的脑门上:“你小子真恍惚了,自己该干啥都不知道?把青莲宝灯交给水无痕,你自己嘛,再闭关吧,堂堂仙家高人,别总是这么一副傻小子样!”

……

山中表情犯傻的可不止梅振衣一个,云飘渺出关后看着水无痕一直在傻笑,两只手都不知放到什么地方才好,就差来个热烈的拥抱了。因为他听说了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师门失落的圣物青莲宝灯找到了,是水无痕找到的,一切都是机缘巧合,知焰仙子帮了忙。

唯一的遗憾就是这盏灯没有灯芯,无法动用,但也没有关系,正一真人已有了修复灯芯之法。梅真人出关只有短短半个月,在云飘渺出关之前又闭关了,现在见不到。梅真人闭关之前曾对水无痕有交代,修复灯芯的秘法云飘渺尚不能领会,他会直接交待给青城掌门与诸位长老。

现在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云飘渺与水无痕商量,陪着她一起去青城剑派,由水无痕亲手将青莲宝灯送还,就像小两口在商量家务事一样。正在结缘山庄说话呢,门外有弟子禀报,知焰仙子招见云飘渺。

云飘渺赶紧整装前去,在随缘小筑西华厅拜见知焰,首先感谢她相助水无痕寻回师门圣物的大恩。坐下之后,知焰问道:“你是否与水无痕商议,近日送还青莲宝灯到青城山?”

云飘渺连连点头道:“是的,正想向前辈辞行。”

知焰似笑非笑道:“我理解你的心情,想早日完成心愿,恰好我也有事要离山,去天庭求见碧霞元君请教仙家修行,送你们一程如何?”

一听这话,云飘渺脸上的表情僵住了,猛然想起了一件事,连忙起身跪拜于地:“前辈要见碧霞元君,能否请您一件事?”

知焰不动声色的问:“什么事?”

云飘渺:“关于孤云川的师承道统,若有机缘,能否开口问一声?”

知焰微微点头:“哦,是这件事啊,难为你一直记挂在心。我此去不一定能见到碧霞元君前辈,若真能见面,一定会开口寻问的,回来后把结果告诉你。”

云飘渺:“晚辈的请求不止如此,孤云川众修士无法确证仙界之事,能否有物可证?比如仙霞衣的下落?”

知焰:“我自会尽力,将在洗剑池斗剑之前返回,你还着急回青城剑派吗?”

云飘渺连声道:“不急不急,等前辈回山再说,我把这个消息告诉水姑娘,她也一定会等的。”

知焰想了想道:“我这是答应你的请求,若带回了什么证物,也由你去交给孤云川。”这分明就是要将结缘功劳送给云飘渺的意思。云飘渺连忙下拜道:“晚辈感激不尽!”

……

知焰随钟离权飞升至天庭,来到一处陌生的仙界,这里无有晨昏之别,在一片云海之上,片片云朵隐映彩光,若玉浪飘飞舒卷,四下里看不见一位仙家。

钟离权在云朵上驻足道:“碧霞元君的灵应仙宫就在此处。”

知焰看了看四周道:“此处与瑶池圣境向众仙家展现门户不同,弟子怎看不见踪迹?”

钟离权:“看不见没关系,你叩门求见就行,报出你的道侣身份。”

知焰躬身拱手以神念传音道:“青漪三山修士,正一真人道侣,妙法门晚辈仙家知焰,求见碧霞元君。”话音未落,神念忽动,灵台若有指引,心念一起身形已移,出现在一座金仙洞府中。

脚下仍是浩瀚云海,远处霞光瑞霭变换,如一道道透明的光晕彩帘,几声鹤唳与箫音交鸣,遥见有跨鹤仙子飞过。一道彩虹展现落于知焰身前,顺着彩虹看去,有一座雄伟高山露出云海,岱岳之神秀亦远叹不如。

遍崖翠树杂花锦,五色芝叶瑞草鲜。

云铺半山叠玉嶂,霓虹挂径霞漫天。

人间见不到这种完美的景象,是金仙碧霞元君灵台造化开辟,知焰一边赞叹一边顺着那道长虹飞去。这彩虹就是一条指引的道路,彼端在那座高峰之上,碧霞元君在等她。

……

知焰进入了灵应仙宫,钟离权也飘飞而走,看身形似乎未动,手中仙风扇连挥,眼前就似光影移转,已经穿过了天庭中不少地方。当他收起仙风扇站定时,如有旁人在场,会怀疑这里不是仙境而是一处山村。

赤精子宁封在天庭开辟的云霄洞仙府,与碧霞元君的灵应仙宫不同,它毫无遮掩的展示,遥望一片山青水秀景致,近处小桥横溪野径,几座绵延的小山丘环抱中,树荫下露出几间草庐的屋檐,就似世外桃园村落。

仙乡青山绕秀水,小桥望径便是家。

逍闲山茶无四季,陌头桃李野簪花。

这位前辈金仙的心境倒很是古朴野趣,灵台化转的洞府是如此景象,看似没有门户,但也不能随意出入。外人如不得允许,怎么走也过不了那座小桥。钟离权在桥头抱拳道:“闲散仙家钟离权,拜访宁封仙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