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五卷:双塔寺
第284回、主家责问衣何在,可知此心非彼芯

夜色隐去,山外霞光升起,金乌西行,及至黄昏青漪湖上波光粼粼,日隐西山,又是一轮皓月当空。一天一夜过去了,梅振衣在方正峰顶上端坐一动未动,知焰静静的守在一旁为他护法。

梅振衣突然站起身来,一掸道袍转身下拜道:“见过师父!”

钟离权来了?知焰微微吃了一惊,她并没有发现,而梅振衣却发现了,她也跟着梅振衣一起行礼。钟离权的身形就似从虚空中走出,摇着扇子点头道:“昨天那一场演法我都看见了,发动此灯有何感受?”

梅振衣恭恭敬敬的答道:“需博大纯正之心念发动,我以雷神剑为灯芯,务求精纯。如处无边玄妙方广世界,身如莲台心如蕊,能在灵台中照彻所见。知焰说我此番闭关所证,恰似佛门各乘天境界,未尝没有道理,请师父指点关窍。”

钟离权没有回答,一招手,梅振衣身后的青莲宝灯缓缓飞起落在了他的掌心,紧接着灯芯处发出了一点柔和的光芒。这光芒并不刺眼也未照彻山川,就像一盏普通的油灯。

梅振衣看的清清楚楚,钟离权没有用任何东西当灯芯,却把这盏灯给点亮了,青玉莲花瓣仿佛在灯光下变得透明,映衬出玲珑剔透的璀璨之色。他下拜叩首道:“我明白了,多谢师父指点,弟子尚无此修为境界。”

钟离权笑了:“在我面前不必如此谦虚,你以雷神剑为灯芯威力不小,连为师也想与你来一番试法。……此宝灯威力不亚于射日神弓,玄妙却有所不同。”

知焰讶道:“师父要与振衣试法?他哪是您老人家的对手。”

钟离权放回青莲宝灯捻着胡须道:“未必呀,要看他用什么手段了,现在还差了那么一丝,但凭借青莲宝灯,也可以一试。……振衣,我问你,昨夜那场演法若真是相斗,你几时能败敌?”

梅振衣很认真的答道:“知焰未尽全力,以当时的情景推演,我若想击败所有人,当然一柱香时间之内。运转此神器相当艰难,一个时辰之后已难消受,应速战速决。”

钟离权点了点头:“确实如此,你出手的威力太大了,若想勉强控制拖延,修为尚且不足。”

梅振衣有些无奈的说:“师父若想与我试法,我此刻却不便出手,昨日法力几用尽,此刻发挥不了最大威力。”

钟离权挥起扇子没敲他,而是扇了他几下:“且定坐调养几日,世上无论何种补益仙家法力的灵丹饵药,此时服用都是药效最佳。”

知焰笑了:“师父,若谈灵丹饵药之用,您就不必提醒振衣了,他早就给自己装备好了。”

钟离权要与徒弟试法,这还是几十年来的头一遭,说明梅振衣已经有与他动手的资格。七天之后的中午,梅振衣本打算与师父夜间施法,正在想叫山中哪些弟子来观摩?青漪湖中有一人来到五湖山庄门前,自称佛国来使,点名要见正一真人。

胡春得到师父的吩咐,立刻将此人迎上了方正峰,而梅振衣早就洞悉山中一切,在东配殿仙家待客处迎接,知焰仙子也陪在一旁。客人还没上山,师父钟离权突然走了进来,挥着扇子朝两人道:“今日高人来访,为师也见上一见。”

胡春迎上山来的是一位僧人,身材不高却显得很精悍,脸颊消瘦目中金光闪烁不定,僧衣外披着一大红猩猩的袈裟。此人刚刚迈过门槛,梅振衣的脸色就变了变,而钟离权迎门拱手道:“闲散仙家钟离权,恭迎佛国斗战胜尊者!”

来者竟是心猿悟空,梅振衣在落欢桥头斩过他的历世修行化身,又在青风的回忆观境中见过此人的本尊,当然一眼就能认出来。此时来的并不是心猿悟空的本尊法身,钟离权迎门施礼话中带着仙家妙语声闻,告诉了梅振衣这是天国斗战尊者的心愿化身。

所谓心愿化身,是心猿悟空动念发愿,在人间斩出的显象之身,为了完成某件特定的事情,那么他此番一定是冲着青莲宝灯来的。眼前的化身从神识来说与心猿悟空本尊一体无分别,有一样的神通手段,但没有本尊金身,法力虽强却非不灭不尽。

心猿悟空也拱手唱了个诺,笑道:“竟是你这老道在此迎门,是怕贫僧欺负你的小徒弟吗?你放心,我今日发愿而来,是来谈事情的,有一场结缘功果要做。”他并不像落欢桥头那般凶悍,笑着说话时还有几分挤眉弄眼的滑稽感。

“青漪三山晚辈仙家正一、知焰,拜见斗战胜尊者。尊者驾临山中,荣幸万分,请坐看茶。”梅振衣与知焰也一起上前行礼,并没有提及落欢桥头之事。像那种历世化身,要么斩尽修行圆满,要么斩灭愿心未成,如果斩灭的话实与本尊再无关系了,从仙家缘法角度,心猿悟空也不会再纠缠。

有师父在,梅振衣没有坐在主坐上,正中主座的右手坐的是钟离权,左手位空的,但旁边案上放着一盏青莲宝灯,既然知道对方的来意,干脆就把灯拿出来放着。梅振衣在右侧最上首与心猿悟空面对面而坐,知焰坐在他的身边。

胡春虽然是五湖山庄之主,在山中晚辈面前地位也很尊贵了,但此时只能在一旁侍立,做个端茶倒水的小仆童而已。

坐下之后,心猿悟空目中金光扫了一眼胡春,却没说什么。钟离权首先发话问道:“尊者方才所言,有一场结缘功果,何指啊?”

心猿悟空也不废话,一指青莲宝灯道:“就是这盏佛前宝莲灯。”

他说话的同时带着仙家妙语声闻,除了胡春之外,众人都听明白了是什么意思。这盏灯的来历可真不一般,它是佛陀人间示寂前,讲法时身前供奉的一盏灯,随着佛陀妙语声闻,灯中光芒照彻天地,有慧眼根器者皆可见。

佛陀示寂后,这盏灯留在人间,传人以大慈悲功德可将之点燃,毫光万丈弘扬佛法光辉,确实是一件佛门圣物。但人世间几经战乱,这盏灯后来也不知流离辗转于何处,五百年前为青城山修士千柱道人所得,再二百年,又流落于昆仑仙境蛮荒之中。

直至今日,梅振衣于青漪三山中发动其真正的仙家妙用,惊动了佛国,故此斗战胜尊者寻来。至于结缘功果,把灯还给斗战胜尊者,或者供奉给一家佛门寺院,重新安置在佛陀座前。有什么条件都可以提,其中缘法肯定不简单,心猿悟空是来找梅振衣商量的。

心猿悟空最后又说了一句:“梅真人功业不小,曾将不动尊明王逐出人世间,不得再向教外之人显象。此事已揭过,若可归还青莲宝灯,其功果堪比韦驮天寻回佛心舍利。”

梅振衣还没答话,一屋子人突然又都站了起来,因为山中又有人到访。这一位客人从齐云观方向来,自称天庭使者,点名要见正一真人,刘海按师父的吩咐也把他迎上了方正峰。此人身穿软鳞站甲,披着玄色披风,相貌堂堂英气逼人。

他刚刚迈过东配殿的门槛,钟离权就抢步上前迎门拱手道:“闲散仙家钟离权,恭迎灵宵宝殿守护神将杨戬!”梅振衣与知焰也上前施礼,请到厅中看茶,就坐在心猿悟空的身边。

杨戬来的也不是本尊法身,与心猿悟空一样的心愿化身,坐下之后有意无意的瞄了胡春一眼,又冲众人笑道:“钟离权金仙也在,是怕徒弟撑不住场面吗?我化身而来只为带一句话,斗战胜尊者将化身下界索取青莲宝灯,没想到猴性忒急,我还没进门,尊者就先到了。”

梅振衣本想命胡春退下,想了想又没这么做,让这位弟子继续留在厅中,刘海也侍立一旁。他试探着问道:“上仙此来,就是为了带这一句话吗?”

杨戬笑容不变:“本意是为了传这句话,让梅真人心中有数,既然来晚了就是多此一举了,恰好斗战胜尊者也在,我就讨一杯茶喝,坐在这里听你们说些什么。”

这番话也带着妙语声闻,提醒了梅振衣几件事。首先青莲宝灯是梅振衣找回来的,虽然名义上是水无痕所夺,但那种障眼小技巧只能瞒住凡人,假如梅振衣要把这盏灯给心猿悟空,水无痕与青城剑派都不能说什么。

这盏灯辗转流传千年,早已不是佛国之物,虽然它的的确确是佛门圣器,但从人世间来讲,此时的主人却是梅振衣,若梅振衣将它交给水无痕,那主人就是水无痕,佛国众菩萨自然不会强夺。若归还宝灯有大缘法,佛国一定不会让梅振衣吃亏的,可以趁机好好谈一谈,有什么条件都可以对心猿悟空提出来,别怕,也千万别客气。

但无论还与不还,梅振衣都要讲仙家缘法,要从宝莲灯本身的妙用以及寓意来谈,要把这盏灯的来龙去脉、修行所指弄明白了才行,否则就是白白从手中过一遍。

杨戬说完这句话就住口不言,在一旁喝茶看热闹。梅振衣开口问了一句话:“既然尊者为青莲宝灯而来,那么请教尊者,可知此灯素无芯?”

梅振衣的话与青城剑派的传说不一样,这盏青莲宝灯根本就没有灯芯,相当年千柱道人动用这盏灯的方法与梅振衣类似,也是合器发动。至于千柱道人以何物为灯芯梅振衣并不清楚,或许是赤精子所留,或许是千柱道人自己炼制的,后来让姚妖王给吃了。

心猿悟空点头答道:“然也,芯既是心,此灯如无心之身。”

梅振衣又问道:“请教尊者,可知此灯难动用?”

心猿悟空又点了点头:“然也,若心中无明,难现光毫。若圆满无碍,可现无量光。”

梅振衣再问道:“请教尊者,可知此灯有何妙?”

心猿悟空沉吟着答道:“照彻灵台之物,心念纯正、定力精深,可借物现光毫,光毫与神念无别。若知灵台化转之功,可以心念为芯,无需借物也能动用。有此灯指引,可证修行路途。”

梅振衣于座上拱手:“多谢尊者指点,我无他问,尊者有话可以问我。”

这场面有些奇怪,梅振衣问了这三句话,心猿悟空都答了,却没有说这盏灯还还是不还,而是让心猿悟空提问。心猿悟空的话答的毫无破绽,但恰恰无法证明这盏灯只有在佛门才能发挥真正的妙用,故此梅振衣不表态。

心猿悟空抬头看着梅振衣,目中金光甚为凌厉,开口问道:“请教真人,可知此灯为何物?”

梅振衣没有答话而是一挥手,心猿悟空身后的屏风缓缓打开了。这座东配殿当然不止一间待客厅,客厅左侧是被合页屏风隔断的,打开之后隔壁是一间厅堂,南墙上挂着一溜画像。

其中有六组慧能、智诜禅师的显世真容相,还有地藏王菩萨、不动尊明王的法身相,下方设着香案拱奉,正中画像上是一位手捧金瓶梅笑嘻嘻的小和尚,神情勾绘的惟妙惟肖。梅振衣以神念吩咐胡春走过去,将香案上一盏鎏金高脚银灯拿了过来,放在青莲宝灯的旁边。

梅振衣一指高脚鎏金灯,笑而不语,不答便是答,至少有三层含义。这盏灯原是供奉之物,也是梅家之物,虽出自世间工匠之手,但工匠不能管梅振衣怎么用它。青莲宝灯也是如此,一个物件而已,供于佛前增辉,本身却并无佛性。

心猿悟空摇了摇头,又问道:“请教真人,可知此灯非彼灯?”

梅振衣点了点头,头上金色的发簪飞出,落于青莲宝灯中,这盏灯发出了淡淡的光毫,他仍然没说话。这也是一种回答,如果说青莲宝灯与那一盏鎏金灯有什么不一样,它是一件神器,有法宝的妙用,有了相应的修为,谁都可以使用。

心猿悟空皱了皱眉,再问道:“请教真人,可知此心非彼芯。”

梅振衣笑了,终于开口道:“尊者所问,便是我所答。若以佛心舍利为灯芯,自现无量光毫,但问世间谁能发动?若无此灯,佛心仍是佛心,无量光并无分别,只是尊者心中有分别而已。”

心猿悟空神色凝重道:“佛心舍利是你相助寻回,为何不求结缘功果圆满呢?”

梅振衣脸上的笑容更盛,不紧不慢的答道:“稚子溺水,邻人救之,主家责问衣何在?”

只听扑哧一声,杨戬把口中的茶水喷了出来,哈哈大笑道:“有趣有趣,梅振衣,你可真是个妙人!……猴头啊猴头,今天这盏宝灯,你是无法强求了。”

杨戬为何笑成这样?梅振衣刚才那短短几句话讲的是一个典故。有个小孩夏天脱了衣服下河游泳,被浪头卷走了,邻居看见把他救了上来送回家,小孩的父亲却责问邻居——我儿子的衣服哪去了?

心猿悟空没有理会梅振衣,却转头向杨戬喝道:“三只眼,你笑什么笑?我无责问之意,只是动念下界求一场功果圆满,与佛门是美事,于梅真人也无损,何来强求之说?”

杨戬还在笑:“你怎知与梅真人无损?那也是青城剑派的圣物!……想想你自己吧,你可不就是无量光斩下的一截无用灯芯?”

杨戬怎这么说话呢,也不怕心猿悟空蹦起来揍他?心猿悟空脸色一沉道:“何为无用,就凭你也说这话?”

钟离权赶紧插话劝道:“庄子有云‘无所可用,安所困苦哉!’有用无用皆有深义,斗战胜尊者也不必计较。”

心猿悟空起身道:“论道之语已说完,以梅真人的缘法,又有何指点?”

梅振衣也起身行礼:“我也想结这段善缘,无奈已答应一世间女子将此物交还青城剑派,自当守诺。在青城弟子眼中此物之重,不亚于尊者。尊者若欲求,可问青城剑派。”

杨戬仍然多嘴道:“猴头已经去天庭问过赤精子宁封前辈,但宁封前辈说这是人间青城之事,要心猿悟空自己去想办法,依缘法而解,要不然我真怀疑这猴头会直接来偷。你让猴头去问青城剑派要东西,人家哪里会给?”

心猿悟空怒道:“偷什么偷?我已证斗战胜尊者果位!……我若去求,那些无知剑士自然不明白缘法,若是梅真人开口,事情还有得商量。”又朝梅振衣道:“我不阻世间女子还灯之事,但随后梅真人可否向青城剑派说明原由,并由你出面商谈,问他们怎样才肯让出青莲宝灯?这件事你应当能答应。”

梅振衣眨了眨眼睛道:“我也可以不答应。”

心猿悟空:“你怎么才能答应?”

梅振衣走过去拿起那盏青莲宝灯:“我想与尊者试法。若败了,自然替你办这件事,找青城剑派尽量商谈索取,我本人也没别的条件。若胜了,请你莫再纠缠青城剑派,就让他们安心供奉宗门圣物。”

梅振衣居然要和心猿悟空动手试法,心猿悟空却没有笑他自不量力,点了点头道:“理应如此,方才论道,怎知你不是话头禅机而已?只有发动青莲宝灯与我一试,证明你所言不虚,不论我的愿心是否能成,也好熄了此念。”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