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五卷:双塔寺
第283回、窈兮冥兮惟恍惚,恍兮惚兮中有物

水无痕此刻哪有心思去追什么凤凰大王,只想着赶紧回去将这个天大的“喜讯”告诉云缥缈,连忙点头道:“知焰仙子所言极是,我们来此的目的已经达到,还是先回青漪三山吧。”

水无痕着急回芜州,连昆仑仙境的洞天美景也无心留连,但是回到芜州后,云缥缈却在闭关。水无痕本想与他商量之后再决定如何归还青莲宝灯?最佳的办法是先向梅振衣请教修复灯芯之法,再由水无痕送还青城剑派,说明事情的详细经过。

青莲宝灯对于青城剑派而言,比洗剑池这一块洞天福地重要多了,如此一来,也不会再与孤云川相争,请高人劝解几句,青城掌门以及门中众长老们很好下台阶。从另一方面讲,水无痕也等于为孤云川立下大功,那她与云缥缈结缘……?

想法虽好,但是梅振衣与云缥缈都在闭关,水无痕暂时也只有等待。

他们返回青漪三山后不久,山中有一场庆典聚会,菁芜山庄外那处风水池完工了,虽然只是一个“假局”,但晚辈弟子并不知情,幸苦这么多天总算完成使命,人人都很高兴。完工的日期比预料的要早,看来众弟子在建造过程中法力运用越来越纯熟,都有进步收获,刘海也很高兴,下令在山中举行一场聚会庆祝。

梅振衣曾在三山幽谷中为提溜转建造了一处茶肆,至今一直保留,众弟子聚会庆祝的地点就在茶肆外的空地上,胡春、龙腾、应愿、水无痕、等“长辈”皆有座位,其余晚辈弟子三三两两侍立一旁,场面比较随意轻松。

刘海宣布,本月众弟子的零花例钱加两倍,先前师长答应给晚辈的灵丹、法器、天材地宝等物,今天一并赐下。大家可以借此机会畅所欲言,交流这一段时间修行中的得失体会,有什么未明之处可以当众请教,大家也一起听闻借鉴。

这也是一场形式松散的门中法会,想水无痕这样的别派弟子本应回避,但刘海没拿她当外人,也请来参加了。在众修士谈性正浓时,忽然一齐止住了话声,都转头向方正峰看去——他们听见了脚步声,有人走下了方正峰。

要知道青漪三山有多大,方正峰有多高,有人走路,脚步声怎么震动谷地中央呢?且这脚步无声而有息,一般人听不见,只有修行人的灵觉能感应到,彷佛神识也不用自主的随之有节奏的震动,修为越高的弟子感应越强烈。

极目望去,就见参天林荫深处,五色条石铺就的蜿蜒山道上,走下一位高簪道人,留着三缕黑髯,发簪是一柄金光闪闪的四寸小剑,飘然拾阶而下却似足不沾尘。

时间还不到半年,祖师正一真人就出关下山了,在众晚辈弟子面前现身。众弟子赶紧飞身迎上前去,在方正峰脚下拜服于地,恭迎梅振衣出关,有些晚辈弟子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他。

梅振衣站定之后微微点头道:“尔等山中之语,我尽听闻,修于行各有所获,为师甚慰!既是清闲法会,我不扰之,请续谈自洽。”言毕一抬手,如春风拂面无形,将众弟子都扶了起来。

水无痕也在众人之中,正要上前说话,梅振衣又道:“水姑娘,我知你有事,请把怀中之物呈上。”说来也怪,一百多人的场合,就算梅振衣不叫破水无痕的名号,神念所指,众人也自然知道他在对水无痕说话,其中玄妙难以形容。

水无痕赶紧上前再行一礼道:“孤云川弟子水无痕奉师命拜访青漪三山,恭迎梅真人出关!……先前已拜见山中诸位尊长,蒙诸般点化指教获益良多,更得知焰仙子与梅毅长老之助,于昆仑仙境蛮荒中寻得一件残器,正想请求梅真人指点补缺之法。”

她是第一次见到梅振衣,该说的一句都不能少,当着众人的面,也没有说破“青莲宝灯”这个名字,同时从怀中取出了一盏青玉莲花,恭恭敬敬的递了过去。

梅振衣一拂袖凭空收去青莲宝灯,眼神有些飘渺,既象看着水无痕又像看着很远的地方,微笑道:“此物我拿去观摩,我知你心思,当如你所愿。”又朝众弟子道:“不必在此环侍,退下罢。”说完转身朝山上走去,一步一阶看似并无异常,然而转瞬见就消失于高峰之上。

众晚辈弟子并不觉得特别奇怪,祖师来去如神龙隐现,自合仙家风范,倒是刘海等几位亲传弟子感觉师父有些微妙的改变,难以思议琢磨,想必是此番闭关修为更进。

“刘海、胡春,过几日恐有高人来访,不论从齐云观来还是从五湖山庄来,若点名见我,你等要亲自迎上方正峰,不可失礼。”梅振衣的身形消失后,刘海与胡春的神识中印入了一句吩咐。

……

梅振衣此次闭关是有时限的,要在洗剑池斗剑之前出关,不论届时他参悟了多少玄通。而现在时间还早得很,他却提前出关了,说明闭关时的修行发愿都已证悟,这是个很惊人的消息,连知焰都觉得意外。

这天黄昏,梅振衣坐于方正峰上登山长阶的尽头,遥望远方若有所思。知焰与他并肩而坐,也看着远方说道:“此番破关而出,有何证?”

梅振衣似是自言自语的答道:“灵台照彻,四野砂鸣虫语无不毕现,心境宁淡不可思议,仿佛真空劫再临,如处无边玄妙方广世界,灵台不寐却可见青漪三山。只觉已非人亦非仙人,唯仙而已,竟至冷眼如斯,观万事只有愿心而不起波澜。”

知焰微笑道:“我当年从昆仑仙界初入人间时,尚未成仙连苦海亦未渡,却自视非凡人,与你交往三年方知心境有缺,得入苦海门径。而你不同,就算飞升成仙之后,也从未有仙家自觉,今日忽有此心境,想必修为是更上一层次第了。”

梅振衣:“我过往之心境,与先师孙思邈教导有关,今日有所感,恩师孙真人观众生疾苦,也似冷眼含悲悯、所行精诚心,此悲悯冷眼非凡夫所谓彼无情冷眼,我至今还有很多话想请教孙真人。”

知焰:“灵台不寐,心印无别,你仍可在灵台中请教孙真人。我听的你方才的证悟之言,倒很似佛门各乘天的果位境界。”

梅振衣摇了摇头,皱眉道:“应当不是各乘天果位,成仙之后也有修行次第,玄妙难言因而无名,但各家境界总有相通类似之处,我自己也说不清。”

知焰又笑了:“你今日不仅法力胜过我,修为境界也在我之上,何日可证金仙成就啊?”

梅振衣一愣:“金仙?我想都没想!千年修行或可再谈发愿历化形天劫,如今无此行亦无此心。”

知焰岔开话题又问道:“你拿来了青莲宝灯,钟离师父说你自知修复灯芯之法,你有何手段呢?”

梅振衣又是一愣:“师父这么说了么?我还不知道,也未仔细琢磨,或许会有办法吧。”

知焰有些哭笑不得,转头看着他道:“你此番出关之后,怎么总显心神恍惚,与我说话也似走神,这可不是平常的你啊?看见此时的你,就想起从天国回来后的清风仙童。”

梅振衣的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若有所思的说:“道之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太上所言恍惚心境,我今日终于有了体会,修为虽不能与清风仙童相比,但也理解他当日为什么会那样?你叫我跟随清风去昆仑仙境,果有大收获。”

知焰一抿嘴:“那要恭喜你了,但愿不必像清风那样去受一笔。你对刘海、胡春交待将有高人来访,究竟是谁呢?”

梅振衣:“我也不清楚,但知道一定会有高人前来,当水无痕将青莲宝灯带入青漪三山时,竟然惊动了闭关的我,你猜我在灵台定境中看见了什么?……龙空山幻法寺的守望住持,还有佛心舍利,此物来历绝对不一般,它是佛门圣器。”

知焰诧异道:“青城剑派非佛家传承,据说这盏灯与天庭前辈金仙赤精子有关,而且它落于姚妖王手中三百年,也未有事情发生啊?”

梅振衣:“我一触手便知此灯是古物,而青城剑派的千柱祖师法力虽强也未成仙,无人真正发动其仙家妙用,当然无所惊动。……我既然要寻找修复灯芯之法,就不得不设法发动它。”

……

三天后的夜间,方正峰上忽然有万道金光漫射而出,照彻三山洞天。这金光彷佛是“活”的,光芒照遍之处,仙家神念法力自然延伸,如同化身无限。就连洞天结界仿佛也被洞穿,于山中可见青漪湖与齐云峰夜色。

山中可见山外景象,山外虽看不见三山洞天,却也有奇异的反应,从九连山直到芜州城中,夜空中浮现出点点金光,若星汉游移,又似天上有很多人打着小灯笼在飘行,蔚为奇观。

山中弟子当人都被惊动了,纷纷走了出来向方正峰上望去,就连听松居中的张妖王与徐妖王也不例外。这时听见梅振衣于方正峰上以神念传音道:“山中有飞天之能者,皆可上来出手演法。”

梅振衣不知用什么办法发动了青莲宝灯,为了试炼这盏神器的妙用,邀山中众修士斗法切磋,他请的可不是一个两个,而是所有具备飞天之能者。

一听这话,徐妖王展开玉骨扇,第一个跺脚蹦上天去了,张妖王祭出空桑柄分水刺紧随其后。一道剑光从法柱峰藏剑庐中飞出,那是梅毅;一阵阴风从山谷中升起带着飞鳞之光,那是提溜转。紫、青双色长虹自承枢峰随缘小筑中射出,那是谷儿、穗儿御器合击。

刘海、龙腾、鱼跃、双全、秋水、元充、胡春等弟子也各持法器,迎着漫射金光飞向方正峰,做客的水无痕见此情景,也拔出沉银剑飞天而起,加入了这一场规模盛大的演法。满天金光中传来淙淙七弦之音,知焰仙子祭出空桑弦,最后一个飞上方正峰。

这是一场一对十五的斗法,围攻者皆有飞天之能,其中还有三位仙人,在方正峰上空祭出各般法宝。奇异的是每个人都感觉梅振衣只与自己正面相斗,满天金光如化身神念,法力舒卷若万转星河。

众人飞天缠斗,梅振衣本尊法身却一动未动,双眼垂帘盘腿端坐于方正峰顶广场平台的正中央,就似入定又像在闭目沉思。他身前放着一盏青玉莲花灯,灯芯中射出无数光毫,这光毫甫出时形状恰出四寸金色小剑,射向空中化为姿彩万千。

梅振衣虽然闭目不语,但空中众人的出手在灵台中照映的清清楚楚。威力最大的当然是知焰,空桑弦发出无形音波之力,如碧海潮涌,竟然激起丝丝有形电光霹雳,梅振衣迎向她的金色光霞也如剑气纵横带着霹雳之声。

威力其次者是徐妖王,知焰见围攻者众多,还留了三分余力,一边斗法一边旁观众弟子表现,而徐妖王斗得兴起,挥舞玉骨扇晃动满天金芒,已是全力出手。再其次是张妖王,他的修为不亚于徐妖王,但手中法宝妙用比不得玉骨扇那等神器,因此斗法之威差了一线。

至于山中修士,梅毅出手剑气纵横最为刚猛凌厉,提溜转祭出飞神鳞最为飘忽诡异,谷儿、穗儿未有出神入化修为,但是倚仗紫、青双剑联手合击,威力也堪比另外两位长老。可惜张果与星云不在山中,错过了这场演法。

至于众弟子,刘海与胡春显然超出同辈一线,修行根基是最扎实的,相斗的法术也运用的更巧妙更有威力。应愿在菁芜山庄,此刻也没有参与,想必与刘海在伯仲之间。

山中斗法,山外当然无法见闻,白莽山潜龙渊旁的李元中从定坐中睁开双眼,抬头看着半空中点点金光飘游的景象,不用自主朝青漪三山方向望去,目中有惊异之色。

方正峰上斗法持续了一个多时辰,每个人好似都在与梅振衣一人正面相斗,全力出手结果仍是不分高下,这说明场面完全在梅振衣的控制之中。知焰感到犹为惊讶,有两件事出乎她的预料:一是梅振衣此番出关之后,修为境界精进如斯,能将法力运用的这般浑然巧妙,二是青莲宝灯的妙用威力竟然如此巨大。

惊讶的同时忆及往事,知焰也有些感慨,想当年妙法门仙人杨天感来到青漪三山,那时梅振衣尚未成仙三山洞天也未建成,杨天感非常轻慢梅振衣,言语之中多替知焰惋惜不值,以为自己多了不起,结果被徐妖王打跑了。现在回头看,假如杨天感再来,梅振衣都不必正眼瞧他。

知焰也看出来了,此刻青莲宝灯的灯芯,就是梅振衣的神器雷神剑。

梅振衣运用了一种非常特殊的合器之法,发动了的青莲宝灯。所谓合器之法与紫、青双剑御器合击类似又有所不同,一般是指将多种法宝合练成一器,梅振衣曾经将飞神鳞与提溜转的阴神之身炼化为一体,用的就是合器之法。

此时的合器之法更为特殊,是将两件神器合为一体,不分彼此就是一件神器,但却是暂时的施法运用,没有真正炼化一体,他这么做是得到了姚妖王动用青莲宝灯的启发。

合器有一个前提条件,这两件神器的妙用要能够浑然一体相合才行,原灯芯让姚妖王给“吃”掉了,而梅振衣的雷神剑也是可以“吃”的,它的材料就是西海湟妖口中吞吐的四尺鱼骨剑,与千年妖丹玄牝珠一类的东西。

姚妖王能动用宝莲灯,因为他炼化的玄牝珠本就包含灯芯的一部分,其他人若想动用却相当困难。首先要有同时使用多件的神器的修为,其次要掌握合器之道,否则就算把青莲宝灯与雷神剑给某人,比如云缥缈,他也照样用不了。而梅振衣本人用起来,当然是最为得心应手。

知焰在空中看着趺坐的梅振衣与他身前那盏青莲宝灯,恍然乎有一种错觉,可用四个字形容——佛光普照,或者引用一句经文“遍照最胜主”。

这番演法的本意是试炼青莲宝灯的妙用,并不是要与众人分出胜负高下,一个时辰后斗法之威与宝灯妙用展现的差不多了,梅振衣发出神念道:“演法已毕,谢诸位出手试炼。”

众人纷纷收回法器,满天光华散去,方正峰上又恢复了平静。梅振衣却没有起身抬头,仍坐于原地一动一不动,灯芯不见了,雷神剑又回到他的发髻上。看他的样子似乎已入深定观境,正在参悟方才这番演法的妙处。

知焰示意众弟子下山,并以无语观音术向张、徐、水三位参与演法的客人致谢。众人向着定坐的梅振衣拱手行礼,无声无息的离开了方正峰顶,能亲身参与这样一场演法,对众人来说也是难遇的修行福缘。

最喜出望外的人当然是水无痕,她确认了梅振衣已找到修复灯芯之法,方才亲眼所见。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