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五卷:双塔寺
第282回、忘却风流真化润,矫意无情枉修仙

知焰答应带着水无痕一起去昆仑仙境,仙家行事自不会拖泥带水,说走就走。偏偏这一天云缥缈不在山中,水无痕只来得及给他留了个口信。

徐妖王与肖妖王轮流协助众弟子的在菁芜山庄外挖坑,这一天徐妖王休息,莫名其妙非要拉着云缥缈去城里醉春楼喝花酒。水无痕就在山中,云缥缈哪能去,可是徐妖王拉着他说了一番“忘却风流真化润,矫意无情枉修仙”之类的怪话,又说当年大天尊、清风、梅振衣还在洛阳喝过花酒,他为什么不能去?几乎是绑架般硬把云缥缈给拽走了。

等到云缥缈回来,水无痕已经跟着知焰与梅毅离山而去,想追都来不及。

就在这时张妖王来找云缥缈,看出他心神不定,笑着问道:“你是不是关心水姑娘,也想去昆仑仙境?有知焰仙子在,你不必多虑,倒是该好好想一想你自己。”

云缥缈的修为已在脱胎换骨中途,来青漪三山之前尚未到知常境界,虽可勉强飞天,但还不能穿越瑶池结界。与“凤凰大仙”一战首次使出裂刃飞虹术,又服用一株三百年的紫石芝,随后在山中得到诸位高人前辈的指点,短短时间修为大进,隐然已到破关的边缘。

张妖王劝他正可趁此机会闭关参悟玄通,若有堪破进益,未尝不可自行飞升至昆仑仙境。这确实是个好主意,修行机缘不可错过,否则梅振衣也不会在山中多事时闭关了,云缥缈听从了张妖王的建议。

云缥缈闭关后,肖妖王也离开了芜州,张妖王接替他的工作,与徐妖王一起以仙家法力引地气运转,相助凿建风水局。

……

昆仑连绵雪峰环抱之间,万年冰川千里,自古凡人难至,连驻足呼吸都非常困难。在一座雪峰上,知焰问水无痕道:“神识尽处,是否可见瑶池?”

水无痕以神念回道:“我看见了,真的看见了!自古飞仙福地,传说果然不虚!”

知焰:“能见则能入,以神念洞穿彼端所在,以飞天法力御无形虚空。其中罡风阵猛烈,你已有飞天之能,又在青漪三山服用乾元造化丹闭关修炼,如今勉强可穿行此结界,请前行,我随后为你护法。”

……

八百里里瑶池湖光荡漾,上空忽有一阵光影晃动,光影中仿佛可见连绵雪山,宛如另一个世界的幻影。有三条人影接连飞出落在岸边,水无痕凭自己的力量第一次穿行结界来到昆仑仙境,感觉颇为疲惫,但神情却既惊又喜,看着这一片浩渺天成福地,张嘴忘记了说话。

“这里就是昆仑仙境,自古人间飞仙离世清修福地,不论红尘中如何纷乱,有昆仑仙境在,仙家道统传承不失。”知焰站在一旁解释道。

水无痕:“好一处洞天,未亲眼见证难以想象,但我怎么觉得眼熟?似乎什么时候来过。”

知焰:“我自小在此长大,初入人世间也觉得颇有妙趣,感觉与你此时差不多吧,觉得眼熟,可能前生来过。”

在瑶池边稍事休息,在梅毅的指引下,他们又向昆仑仙境蛮荒中走去,并未在各派洞府附近以及散修道场中多做停留,沿途遇见一些散修也未相扰。进入蛮荒多凶险,就算飞天而行也易遭遇不测袭击,但知焰与梅毅修为高超,对此地也很熟悉,吩咐水无痕谨慎前行,一路倒也没有什么意外。

他们进蛮荒并未太深入,千里开外有一处潮湿闷热的谷地,这里三面环山,一面有一个热气蒸腾的湖泊,谷地中植被茂盛几乎都是高大的蕨类。梅毅站在一面山腰处指着谷底说道:“妖魔的洞府就在此处,除了那位凤凰大仙,还有一位很厉害的妖怪。”

知焰点头道:“我心中有数,这就唤他们出来问话。”又转身朝水无痕道:“那妖魔曾欺辱于你,你希望我如何责罚?”

水无痕抿着嘴唇想了想,有些犹豫的回答:“这些日子我仔细回想,那位凤凰大仙当日似无明显恶意,虽然伤了云师兄,但更像是个意外。以他的修为,本不必遁走啊?我看十有八九是山野妖类不知约束行止,如顽童般随意戏耍人间,所行容易闯祸。……斥责当然应该,告诫他们往后不要那般妄为,若无十分必要,仙子也不必赶尽杀绝,可留一条生路。”

知焰似笑非笑:“说的倒也是,若非如此,你与云飘渺怎会那样相识?我自有分寸。”

“凤凰老妖,请现身一见!”梅毅朝着山谷高喝一声,四面传来滚滚回音。山中有人尖声长啸,两道人影飞上了半空,就连一向笑不苟言笑的梅毅,看见这两人也差点笑出声来。

“凤凰大仙”还是老样子,穿着杂彩花衣,屁股后面露着几根羽毛,头上顶着一个崭新的泡菜坛子,而他身边的另一位妖怪衣服差不多,屁股后面拖着一根毛茸茸的大尾巴,头上也顶着个菜坛子。

凤凰大仙一现身,就怪叫道:“这不是小鸡姑娘吗?在凤仪山还没玩够,又跑到这里玩凤凰抓小鸡吗?”

知焰呵斥道:“大胆妖孽,休得无礼!你在人世间肆意妄为、行凶伤人,我等特来问罪,此刻犹不知错悔改吗?”

凤凰大仙反问道:“玩凤凰抓小鸡也犯法吗?”

知焰:“你可问过人家愿不愿意?挟人强嬉在先,无礼伤人在后,若不知悔过赔罪,今日定不轻饶!”

凤凰大仙扭了扭脖子问道:“怎么悔过赔罪?”他身边另一位妖怪不耐烦了,顶着泡菜坛手指对面三人道:“是你们一直把我兄弟追到昆仑仙境吗?那我也要把你们追到人世间才算扯平。”

梅毅忍住笑按剑问道:“阁下藏头露尾,又是何方神圣?”

那妖物挺胸道:“我兄弟是凤凰大仙,我就是金毛大仙!……你们能追到这里,可见有两下子,要我们悔过赔罪也可以,但先胜过我手中的法宝再说。”

梅毅愣了一下,姚妖王说的话不是事先在玲珑塔上商量好的言辞。知焰接话道:“胜过你手中法宝又如何?”

“你说怎么赔就怎么赔,别废话,接招!”金毛大仙头上的坛子突然破了一个洞,飞出一枚龙眼大小、光华流转的珠子,正是他修炼数百年的妖丹玄牝珠。

玄牝珠出现,空中幻化成一道凌厉光梭,如流星般直击知焰。事先商量好的喝问之辞还没说完呢,这位姚妖王全部给省略了,直接向知焰动手,还真似一个蛮不讲理的妖邪。

虽事出意外,但知焰仙子反应极快,身前凭空祭出一件三尺六寸长,通体淡碧色晶莹如玉的法宝,表面有七条整齐的淡金色细纹,看上去恰如七弦古琴。她素手临空一拨,琴弦上幻化出无数道飞丝,带着奇异的音波之力如海啸般席卷而出。

姚妖王突然发难,知焰一出手就是狠招,飞丝就像满天波涛,把玄牝珠给卷回去了,连姚妖王的身形也似被巨浪拍飞的小舟,向后被卷飞了数百丈。知焰的仙家修为本就远在姚妖王之上,此刻祭神器出手锐不可当,肖妖王见势不好早已一闪身躲得远远的。

金毛大仙好悬没被卷落到谷外的热湖中,张牙舞爪的大叫一声:“哎呀,好厉害,看我的法宝。”

随着这一声叫,谷中的场景突然发生了变化,有万道光华照彻群山。这光华来自姚妖王手中的一盏青玉莲花状宝灯,他已在空中定住身形,玄牝珠落在灯芯位置,流光四散带着神念法力笼罩整片山谷。知焰等人仿佛置身于无数拖曳光芒游走的星河之中,四面光梭比刚才的玄牝珠飞击威力不知大了多少倍,玄妙也不可同日而语。

知焰处变不惊,空桑弦一经发动法力绵延无边,琴声曼妙,山谷中激荡着无形的音波之力,似乎有看不见的飞弦随着乐谱起伏,形成宏大的潮汐,湮灭四面飞光。

斗法激烈,但山谷中的场景美奂至极,恍然乎置身于另外一个世界,灯中照彻的光芒若星汉灿烂游移,神器发出的弦声如碧海潮音不息。水无痕一时之间就似痴了一般,她精通音律,当然能听出知焰弦声的妙处,神识中甚至能“看见”那漫天飞舞的乐章激扬仙家法力,简直超出了她的最大想象力。

知焰也暗自心惊,她已飞升成仙,还服用过人身果辅助修行,与梅振衣为道侣多年,历经杀伐战阵,法力之强、斗法之威远非一般仙人可比。此时虽未尽全力,但那姚妖王竟能与她相持不下,可见青莲宝灯的妙用威力。

毕竟姚妖王的修为不足,尚无仙身运转神念与法力丝毫无碍的境界,假如这盏灯落到梅振衣手中,那威力简直难以想象!可惜没有灯芯,不知梅衣能用什么手段发动它?知焰一边想一边娇叱道:“米粒之珠,也放光华?法宝还不错,可惜的你的修为尚浅,还有什么手段吗?”

听上去是嘲笑呵斥,知焰的意思是让姚妖王放手施为,她想见识一下这青莲宝灯最大妙用。“金毛大仙”哈哈笑道:“知道厉害了吗?还不赶紧求饶!”

随着笑声满天有呼啸的回音传来,游走的星汉光芒陡然一变,化作剑气纵横,就似飞旋的流星雨席卷。知焰暗叹一声:“青莲宝灯果然了得,只可惜姚妖王修为还差了一些,否则未尝不可与我一战。”

弦声也是一紧,满天如飞丝状的音波竟然显露了实形,丝丝电光闪现化为道道霹雳。能以琴弦之音激发出神宵天雷术,普天之下也只有梅振衣的道侣知焰一人,虽不如梅振衣以雷神剑发动那么所向无匹,但漫漫惊魂无处不在,霹雳连绵交响竟如恢弘乐章。

姚妖王不笑了,知焰确实厉害,假如不是依仗青莲宝灯,他根本不是对手。此宝灯威力虽大,但运转之时也极为吃力,若不是自己的妖丹玄牝珠是与灯芯合炼,他根本无法运用的如此自如,此时只能全力应对,不敢有一丝分心。

知焰身后观战的水无痕是如痴如醉,她万没想到仙家运用神器,乐律之妙用如此!

“凤凰抓小鸡!”突然一声怪叫将水无痕惊醒,凤凰大仙不知何时绕到战场之外,突然伸手发难。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一道剑光化为霹雳击出,梅毅也拔剑使出了神宵天雷术,身形冲天而起与凤凰大仙斗在一处,两人越打越高渐渐飞向高空。

“我来对付这个凤凰老妖,水姑娘,你给知焰仙子助阵。”梅毅发来一道神念,没让水无痕跟上天来插手。

给知焰助阵?水无痕就算,想以她的修为也插不上手,那两人法力激荡毫无破绽。水无痕祭出沉银剑反复观瞧,突然神色一惊,望着金毛大仙手中的法宝再也移不开眼神。

她认出来了,妖怪手中之物就是青城剑派数百年来苦寻不得的青莲宝灯。此时才认出来,一方面是因为她从未见过此物,另一方面方才的斗法场面过去震撼华丽,她的心神不由自主的随着知焰的弦声音律起伏,一时之间进入浑然忘我之境。

直到凤凰大仙突然出手“捣乱”,水无痕才回过神来,认出了云缥缈所说的青莲宝灯。她正想告诉知焰,就听知焰朗声喝道:“金毛大仙,你技止此尔!见识一下我的手段吧。”

于此同时弦声又变,浮现在她身前的空桑弦凌空旋转,琴身上那七道纹路都变活了,随着手势奇异的颤动,每一次颤动都在山谷中激起一片无声无形的涟漪,如一道道强劲的冲击波向金毛大仙的身形直接袭去。

这一波波攻击发出,金毛大仙有些吃不消了,青莲宝灯祭在空中未动,他的身形却向后飞退了数十丈,灯芯中光毫闪烁刺出,勉强抵住知焰祭出的一波波冲击之力,满天光华纵横还在与弦声霹雳相斗。

水无痕在这一瞬间发现金毛大仙露出了破绽,她有机会从一旁夹击,毫不犹豫的清啸一声,一道剑光穿越山谷,随着知焰的琴声射了出去。

剑光颤动发出钟吕之声与知焰的弦声相和,并不是笔直射出,而是随着音律起伏在空中划过一道曲折的波浪形轨迹,却似比直射还要快,眨眼就到金毛大仙的身前,却不是冲着人去的,而是在他与宝灯之间奋力一斩,企图干扰金毛大仙的御器之法。

俗话说最后一根稻草压死骆驼,水无痕这一剑拿捏的时机太好了,正起到了这种效果。青莲宝灯光华稍稍一乱,斗法的局面立刻改观,满天弦声如惊涛骇浪涌来吞没了四射星芒,无形的冲击波击碎了灯中刺出的毫光,将这盏灯与金毛大王的身形打得失去控制,翻滚着飞了出去。

“不好啦,他们太厉害了,快跑啊!”天空上忽有一人大呼而至,凤凰大仙从天而落与金毛大仙撞在一起,两人头上的菜坛子都碰碎了,他一把抓住金毛大仙飞遁而走,梅毅御剑随后紧追而去,青莲宝莲也不受控制的落下。

水无痕根本没有看两位妖物一眼,她的全部心神都在青莲宝灯上,那盏失去光华的灯正落向山谷外热气蒸腾的湖中。水无痕的身形急速飞出,如燕子抄水般堪堪在宝灯落入水面的一瞬间将它接住,一个回旋又飞到山谷中。

连自己的沉银剑插落于地也顾不得理会,水无痕举灯朝知焰仙子喊道:“前辈,这就是青城剑派失落的青莲宝灯!”

知焰飞身前来:“这就是青莲宝灯?刚在是你一剑斩落此器,又是你将它接住,恭喜你啊,找到了这件东西。”

“知焰仙子,能否让我将此器交还青城剑派?”水无痕很不安的问道。虽然是她夺到了这件神器,但今日之事几乎全是知焰出手的缘法所致,假如知焰要留下这件法宝,水无痕也没有办法。

知焰看着她似笑非笑道:“我知你心思,这件法宝你不可私留,但可由你交还青城剑派。”

水无痕双膝点地跪谢道:“多谢知焰仙子成全,往后若有差遣,水无痕当尽全力相报。”

知焰挥袖道:“起来吧,好好看看它,是否真的就是云缥缈所述青莲宝灯?”

水无痕欢天喜地的起身,以神识仔细察看手中的宝物,忽然神色一变道:“怎么无法发动妙用?灯芯不见了,难道被妖物带走了,还是刚才失落湖中?”

“让我看看。”知焰拿过了青莲宝灯,研究一番道:“方才斗法时我看得清楚,此物本就没有灯芯,那金毛大仙以妖丹玄牝珠化为灯芯与我斗法。想必是这青莲宝灯辗转失落数百年,灯芯早已失去损毁,但你也别着急,振衣最擅炼器,一定有办法修复灯芯。”

这时梅毅从天而落道:“那两个妖物跑的太快,我没有追上,还要继续搜寻吗?”

知焰眉头一皱:“蛮荒之中搜寻逃窜妖物颇为不易,经此一战他们也应知厉害,料想不会再去人间妄为。……水姑娘,你还要搜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