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五卷:双塔寺
第281回、佛前明净青莲盏,神用无辜逐嗅风

孤云川自三国时代至今,历代弟子并无一人飞升成仙,有可能是资质所限,亦可能是法诀不全,还可能就是他们自己修行不到家。梅振衣亲身见证飞升成仙者也不少,青漪三山中就有好几位,但并不意味一世修行飞升成仙那么简单常见。

做为一个世间门派,数百年没有出一位仙人,甚至连出神入化的地仙都很罕见,这也是完全正常的情况。孤云川弟子就算想打听碧霞元君,也不知道天庭在哪啊?

以上是云飘渺与水无痕互相告诉对方的事情,知焰与张妖王随即也知道了,在随缘小筑中将徐妖王、肖妖王两位仙人以及山中梅毅、提溜转两位长老都请来,大家在一起商议该怎么办?

想要帮孤云川的忙,以云飘渺的修为万万做不到,只能上天庭灵应仙宫去求见碧霞元君。灵应仙宫是碧霞元君依附于仙界开辟的金仙洞府,灵台造化而成,不似东华帝君的碧桑洞仙洞那样向众仙展示形迹,而是隐迹无踪,就如青漪三山隐于人世间,非金仙修为不可见。

想进灵应仙宫,除非是碧霞元君本人愿意见你,否则去了天庭也找不到,就算有金仙修为能找到,也不见得能见到碧霞元君。知焰也没办法,只能去求钟离权试试,众仙家暂时没有讨论。

至于寻找青莲宝灯可就难了,失落三百年的器物,青城剑派历代弟子都没有找到,若有原主人的神识灵引依附倒还好说,但千柱道人已经殒身,他人只能随缘而寻了。既然千柱道人是与妖魔相斗同归于尽,青莲宝灯失落于山中遍寻不得,不应该是青城剑派的弟子拿去,也不应该仍遗落青城山中。

妖魔袭击青城这,青莲宝灯十有八九是被那妖魔的随行小妖拣走了,从人世间三百年从未出现这件神器来推断,青莲宝灯很可能被带到了昆仑仙境的广漠蛮荒中。知焰把几位妖王请来寻问,看看能否回忆起有关此物的线索?

徐妖王皱了皱眉头道:“这青莲宝灯是什么样子?又有什么妙用?”

知焰:“我也没见过,据云飘渺向水无痕描述门中传说,此物形为一盏青玉莲花,蕊为灯芯,置于洞天中枢山川地眼之处,地气灵枢自然运转,可照见洞天外的一切。”

徐妖王追问道:“除此之外呢?”

知焰:“若施法引之,灯中可射光毫万千,神识可依附随之而出,恰似剑芒纵横,既可以之御敌斗法,也可指引弟子演法,辅助修炼御剑之术,全力发动时有诛仙之威。”

“如果灯芯不见了呢?”徐妖王又问了一句很奇怪的话。

知焰:“这就非我所知了,徐妖王何故有此一问?”

肖晓王突然大叫一声:“我知道了,那不就是小姚的臭屁灯吗?”

张妖王也点头道:“不错,就是姚妖王手中的那盏灯。”

姚妖王少杰,在龙空山十大妖王中资质最差,但法力却相当不弱,原因与一盏青莲宝灯有关。姚妖王本是黄鼬成精,大约三百年前在昆仑仙境的荒野中偶尔遇到一个妖怪倒毙在水潭边,看情形是身受重伤刚死不久,尸体上全是一道道细细的伤痕,手边还遗落了一盏青玉莲花灯。

山野妖王最缺的各种法宝以及来自人世间精巧的玩艺,他就把这盏灯给收起来了,带在身边当个宝贝似的天天把玩,又发现这是一件神器,且对自己的修行很有帮助。

姚妖王毕竟是山野妖王,他做了一件若青城剑派弟子听说了会瞠目结舌的事——把灯芯给吃了。因为他发现这灯芯可以与他的妖丹玄牝珠一体炼化,在这之后,姚妖王修行中一度法力大增。

梅毅、提溜转听说后表情都有些古怪,这些山野妖王的行事确实难以评价。知焰又问道:“青莲宝灯没了灯芯,还可以使用吗?”

徐妖王:“用倒是可以用,但得以特殊别物暂替灯芯,若不是见姚妖王用过,我们也想不起来。”

姚妖王得到青莲宝灯后十分得意,有一天在龙空山与其它妖王打赌:“我一个人能打跑你们九个。”

其余众妖王当然不信,只见姚妖王少杰取出一盏青玉莲花灯,吐出千年妖丹玄牝珠落在灯芯处,有万道光芒照射山川。九大妖王正要上前动手,就听姚妖王放了一个响屁,黄烟滚滚遮天蔽日,奇怪的是黄烟遮不住灯光,而灯光照射的地方黄烟总可蔓延,其威力比姚妖王平时放的屁大多了。

九大妖王齐声惊呼落荒而逃,连山中的小妖们都跑了个干净,十几天后大家才捏着鼻子回来。后来九妖王找了个机会把姚妖王胖揍一顿,要挟他不得再点灯放屁,那盏灯也被称为了臭屁灯。

“青莲宝灯还在,但发动神器妙用的灯芯被姚妖王吃了,就算能寻回也没法用,总不能把姚妖王按在灯里面当芯吧?”徐妖王带着忧虑之色说道。

知焰:“既然可以用玄牝珠发动,说明灯芯尚可炼制,就算灯芯不在,它对于青城剑派而言仍是宗门圣物,能寻回自然最好。等青莲宝灯寻回,先不着急让水无痕送还给青城剑派,拿给振衣看看,或许有恢复灯芯之法,就不知姚妖王怎样才肯割爱?毕竟此物辗转无主,如今已是他的东西。”

张妖王摆手道:“能拿走就赶快拿走,我们谁也不希望此灯继续留在姚妖王手中,一个屁迎风臭百里,依附山川熏人神识十日不消。再说他已经吃了灯芯修为大进,那盏灯还是还给人家的好。”

肖妖王摇头道:“那可不一定,姚妖王那人可臭屁了,喝凉水的小气鬼,拣个破烂都当宝,何况是这么一盏神器宝灯呢?不会痛痛快快交出来的。”

徐妖王以玉骨扇拍案道:“我们要他当然不会给,但这是梅公子的交待,他得了梅家那么多好处,不会不给面子的,就看他提什么条件了?我们派人回山跟他说,把那盏没芯的臭屁灯交出来。”

肖妖王点头起哄道:“对,交出来!实在不行我上天庭去找青牛金仙下界揍他,我看小姚还敢再臭屁不?”

知焰赶紧劝道:“不必闹这么大动静,也不要让外人所知,肖妖王上天庭找青牛前辈,若无缘法未必能见到,我想请张妖王回龙空山一趟劝说姚妖王割爱,我替振衣承诺,会设法再补偿他一件神器。”

张妖王沉吟道:“如此最好,我这就回龙空山找小姚商量。”

徐妖王一挥扇:“你回去同他好好说,我的本尊法身还在菁芜山庄帮人挖坑呢,就不陪你一起去了。”

几人又商议了一番,这件事名义上应该让水无痕去做,最好让水无痕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为青城剑派寻回青莲宝灯。唯一的麻烦是此灯已没有了灯芯,找到青莲宝灯后,可劝水无痕先拿回青漪三山,让梅振衣看看能否重新炼制灯芯?若能恢复此神器的妙用,那么一切就圆满了。

至于怎么办,徐妖王安排了一个计划,就等张妖王的回信了,梅毅也一起去了昆仑仙境,青漪三山中的晚辈弟子并不知内情。张妖王走后的第二天清晨,知焰离开随缘小筑向承枢峰山顶走去,到餐霞阁拜见钟离权。

钟离权自称住在餐霞阁中,但一直神龙见首不见尾,平时也不知道他老人家去了哪里,别说晚辈弟子,就连知焰等仙家也见不着面。此处是三山禁地,无事也没人来打扰,只有提溜转不厌其烦,每次巡山时都要在餐霞阁外行礼,说一声:“师父您老人家在吗?弟子给您请安了。”

餐霞阁中一直空空荡荡无人答应,但提溜转却不介意,请安之后心满意足的继续去巡山。

餐霞阁是一栋三层建筑,最顶端的东面是一座半挑空的凉亭,知焰上山的时候很意外的看见钟离权现身了,坐于凉亭中摇着扇子道:“我知道你要来找我,上来说话。”

知焰飞上凉亭,先行礼问安,又禀报了云飘渺与水无痕之事,最后道:“弟子知道不该烦劳您老人家,但振衣与恨贤夫妇有前生之诺,实无他法,只有请师父去天庭一趟,看看能否见碧霞元君前辈一面。”

钟离权摇头道:“我去了她也不会见我。碧霞元君在天庭是出了名的隐逸金仙,几乎从不走出灵应仙宫,极少亲见外客,里的仙人都是女身,我一个老道也不方便进去,你去比我更好。”

知焰不解的问:“师父尚且见不到她,我怎能见到?”

钟离权摸着胡子笑了:“告诉你一件事,是东华帝君告诉我的,你且莫说给外人听,龙隐姑也算是碧霞元君之女。”说话的同时带着仙家妙语声闻——

是谁的女儿本应很明确,什么叫“也算是”呢?玉皇大天尊惊才艳艳,曾参各教之法,以本尊法身轮转入世修行了悟天道,就是本尊不是化身,行止却与常人无别,那是汉代的事情。说来也巧,碧霞元君斩历世化身托舍人间证一世修行,此化身为一女子,在人间相遇大天尊。

大天尊看出来了,有心结缘点拨,此女子却对大天尊有情,于是他们有了一个女儿,就是龙隐姑。龙隐仙姑非西王母之女,是一位钟离权也不知道名字的汉时女子与大天尊所生。随先生真是位风流倜傥人物,来人间一趟,连泡的妞都是金仙化身。

不过这种事情也很难说,梅振衣如果愿意的话,菩萨化身关小姐也娶回家了,人间一世之缘法而已。

龙隐姑算不算碧霞元君的女儿?不能说是,就像大唐天子如今也是武则天的后人,甚至梅应行也是武则天曾外孙,却不能直接说是大势至菩萨的子嗣。偏偏龙隐姑得传父亲的仙法,后来也修炼成仙,她飞升来到天庭之后,大天尊当然认这个女儿。

至于碧霞元君嘛,当然不能直接说是龙隐姑之母,但总有这种微妙的关系。梅振衣如今已名震仙界,而且他还承诺协助胡春劈龙首山救龙隐姑,知焰是梅振衣的道侣,又身为女子。倘若去灵应仙宫求见的话,碧霞元君说不定会见她,只要见了面就好开口问孤云川的事了。

听完之后知焰点头道:“原来如此,先寻回青莲宝灯,若还有余暇,我会去天庭灵应仙宫一趟。当初只是振衣对恨贤夫妇的一句承诺,真没想到会牵涉这么广。”

钟离权叹了一口气:“世间凡人无知,常轻言来生,但仙家对此从来谨慎,来生之事岂可轻托,又岂可轻诺?应愿的事情还好说,前世只谈来生之愿,且她已有出神入化之能。但恨贤夫妇却托来生之事,这是最难办的,一般仙家从不轻易应允。”

知焰:“弟子明白,仅此一事,就可知代价。”

钟离权:“振衣既然答应了,代价不小但未尝没有收获。我再告诉你一件事,振衣若看见青莲宝灯,自能知道弥补灯芯之法,若寻回青莲宝灯,你就这么告诉让水无痕。”

知焰行礼道:“多谢师父指点,那我先安排水无痕寻回青莲宝灯。”等她下拜再抬头时,餐霞阁上已不见了钟离权的身影。

知焰等张妖王的消息,结果一连等了一个多月,才见张妖王与梅毅从昆仑仙境返回。众人又在随缘小筑聚会,问张妖王道:“就是传句话而已,你怎会去了这么长时间?”

张妖王苦着脸道:“那个臭屁精可不好说话了,知焰仙子又交待不要外传,我就把他拉到了无名山庄的玲珑塔上,与谢妖王、段妖王、宋妖王一起轮番劝说,接连吵了一个月的嘴,他总算松口了。”

知焰:“姚妖王有什么条件?”

张妖王:“知焰仙子愿意代表梅公子答应补偿他一件神器,姚妖王也没反对,只说这件事不着急可以慢慢谈。但他听说了肖妖王在凤仪山扮凤凰大王的事,也想这么玩,拿走青莲宝灯可以,需斗法从他手中夺去,而且要真的打败他才行。要不然的话,他就带着青莲宝灯躲猫猫,让我们慢慢找。”

肖妖王叫道:“你把我的事讲给他听干什么?真是多嘴!……斗法?他吃错药了,就凭他那一根大尾巴,能斗得过梅公子的神宵天雷吗?别一不小心把他劈焦了,直接拿去炼灯芯!”

张妖王:“谁说不是呢,他也知道梅公子闭关了,还不让我们出手,要青漪三山中的修士去斗。”

徐妖王笑道:“青漪三山中的修士?钟离权金仙可就在山中,他一个小小地仙,嫌自己尾巴太长了吗?”

知焰插话道:“这种事不必惊动师父,钟离权师父自然也不会与他动手,如果姚妖王能答应一个条件,我去与他斗法。”

张妖王立刻接话:“是不是不准放屁?这个条件我们已经说好了,他敢放屁我们就上去群殴。……以知焰仙子的修为自然远在姚妖王之上,但也需小心,他手中的青莲宝灯威力不小。”

知焰一笑:“我正想见识青莲宝灯的妙用,也试试我新炼成的神器空桑弦。诸妖王与总教头在玲珑塔上商议了这么久,可安排好了什么计划,好让水无痕去昆仑仙境?”

“计划当然有,已经安排好了,就等水无痕去了。”梅毅发来一道神念,详细讲述了他与众妖王在玲珑塔上商量的结果。

肖妖王哈哈大笑道:“太好了,我又能扮一回凤凰大仙了,这回弄两个泡菜坛子,给小姚也顶一个,让他扮黄鼠狼大仙。”

……

青漪三山的总教头梅毅离山一个月,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据说是追查凤仪山妖怪出没的事情去了。梅毅平时在山中除了对行儿之外,在其它人面前总是板着脸不苟言笑,众弟子却很尊敬他,因为他是最好的试剑对手。

晚辈弟子修炼时可以互相切磋印证,但更好的方法是向修为比自己高得多的前辈请教,全力出手以印证得失,就似梅振衣当年拿左游仙练习拜神鞭。门中如此炼剑当然要恭敬相求,那么多晚辈弟子,长辈也未必会经常陪你练手,梅毅是指点晚辈最多的一位长老。

梅毅走后,山中几位大弟子又忙着轮流在菁芜山庄外指挥挖坑,做客的云飘渺反倒经常与晚辈之间试剑,此人性格开朗脾气温和,谁都愿意来求他,搞得云飘渺一时之间有些忙不过来,他的修为虽高却比不了梅毅,御剑应对若谈游刃有余尚且勉强。

还好梅毅很快回山了,呵斥众晚辈弟子不得扰客太甚,云飘渺才又得轻闲。

梅毅回来后告诉水无痕一个消息,他已追查到凤仪山上那位妖魔的下落,一路追到了昆仑仙境的蛮荒中,结果又发现了妖魔的另一位同党,恐非其敌,探明巢穴后回青漪三山来搬援兵。知焰将亲往昆仑仙境向那妖物问罪——怎敢在芜州附近行凶作恶,袭辱青漪三山仙家之客?

一听这话,水无痕赶忙道:“此事因我而起,我欲一道前往。”

梅毅很少见的笑了:“其实水姑娘去不去都无所谓,但你从未到过昆仑仙境吧?我向知焰仙子说一声,也带你一道前去阅历一番,也算来此一趟的福缘,你师父也是这么希望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