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五卷:双塔寺
第280回、云川悬孤疑宗祖,青城暗夜失仙灯

“我看二位的神情,怎么颇有些不自在呢?”刘海明知故问,看着两人很疑惑的说了一句,未等回答又突然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道:“贫道差点忘了,你们分别是青城剑派与孤云川的斗剑弟子,见面难免尴尬。但在青漪三山作客暂不要想这些,斗剑之事明年洗剑池再谈,此时在山中就是相逢有缘只同道。”

有什么事情藏着掖着总觉难堪,挑明了反倒轻松不少,云飘渺与水对望一眼,刘海继续说道:“大家都是修行同道,超脱世外之人,若彼此有厌弃之心,觉得同在这结缘草庐中不方便,我可为二位另行安排居所。”

这话说的,等于把人家的嘴给堵上了,这两人你救了我,我又以灵药回赠,哪能说什么厌弃之心?真要有心另请安排居所,也不能等客人开口,主人家自己就该办了,这话分明就是要他们继续同住在结缘草庐。

结缘草庐很大,结构也很有意思,接近于品字形,在前厅正院的后面,分别有两个并行的后院,这两人正好一人住一个院子,彼此也不相扰,但出入之际总会在正厅相遇,低头不见抬头见。

云飘渺自不会提出换居所的要求,干脆没答话,水无痕咳嗽一声道:“我奉师命拜访青漪三山,不知能否见到梅前辈?”

刘海:“真不巧,师父在方正峰上闭关了,要在洗剑池斗剑之前才会出关,届时自会见到。……水姑娘也不要着急,邀你来本是答谢孤云川盛情,却连累你失去一支紫石芝,知焰仙子说了,不能让你有损,稍候几日自会另有仙家饵药相赠。”

云飘渺与水无痕就留在了青漪三山,刘海还安排了男女各两名仆从在结缘草庐中分别听从招呼,整个青漪三山除了方正峰顶、随缘小筑、餐霞阁三处禁地之外其它的地方随意玩赏,也欢迎与山中弟子多结交。

水无痕对这一处仙家洞天非常感兴趣,本来就希望仔细观摩,先来一个月的云飘渺自然成了向导。云飘渺其实很希望与水无痕多接近的,他对这个女子充满了未知的好奇,自从见到第一眼就有那种似曾相识的亲近感与熟识感。

水无痕表面上神情冷淡,但内心深处并不希望搬出结缘草庐,斗剑之期在一年之后,暂时先忘了这件事吧,多想也无益。

闲话少述,半月之后正值药田中瑞草刺玫花开,这一天云飘渺陪着水无痕观赏此地的瑞玫,并讲解青漪三山中炼制此灵药的妙处、徘徊露与瑞玫蜜的来历等,并手指方正峰谈起了徐妖王与杨天感当年的那一场斗法,是世间修行界一场盛大的聚会,其后青漪三山名扬天下。

既然提到了仙人斗法,不可避免的谈及两派之间的斗剑,水无痕叹了一声道:“那天在凤仪山见到云师兄惊艳一击,也自知难以抵敌,你如今修为更进,待到洗剑池斗剑之时,小妹心知不是对手。”

云飘渺劝道:“水师妹不可妄自菲薄,那日我们联手合击,修为实不相上下,最后你剑上发出钟磬之声,欲破妖物的法力缠绕,我至今未解其玄妙。……知焰仙子还说,将会赠仙家饵药助你修行,她那等前辈赐的灵药,只会比紫石芝的效用更好,你未尝没有胜过我的机会。”

水无痕眉头微皱:“云师兄的剑有裂痕,回山之后难免受师长责备,斗剑之时也受影响。这柄剑是因我而裂,应当把你的剑与我交换,反正我们俩的剑是一模一样的。”

云飘渺笑道:“我回山要受责备,把剑换给你,你就不受责备了吗?”

正在此时花丛外有一晚辈弟子抱拳说道:“水师叔,知焰仙子有请。”

刚提到知焰,知焰就派人来请,水无痕随着那名弟子去了。云飘渺情不自禁握住腰间的剑柄,神识扫过剑身上那道细细的裂痕,看着水无痕穿行花丛的背影,不禁有点出神了。

“你的剑怎么了,能否让我看看?”背后突然有人说话。

云飘渺回过神来急转身,看清来人后躬身道:“原来是张仙人,这柄剑您自可拿去一观。”他解下了腰中的剑递给张妖王。

张妖王一边观剑一边道:“对你说好几次了,叫我张妖王就行,你总是不改口。小伙子,入宝山何必束手?三山梅真人乃炼器大宗师,不仅擅长炼制法宝也擅长修复,这柄剑上的裂痕未尝不可平复如初。”

修复受损伤的法宝,难度比炼制这件法器还大,因为一不小心就会完全损毁,如果原器还能用不如先不动。云飘渺摇了摇头道:“修复此器甚为艰难,我不好开口相求,再说梅真人闭关未出。”

张妖王:“梅振衣闭关,可以找我呀?”

云飘渺面露喜色:“真不知张仙人也有此等手段,您肯帮忙在下感激不尽。”

张妖王看着沉银剑若有所思道:“我虽比梅振衣早成仙二百年,但论手段却远不如他,此番前来青漪三山曾向他请教炼器之道,这把剑我想拿回去试试修复。”

云飘渺又有些犹豫了:“修复必有风险,我倒不是担心张仙人失手,但此剑若毁,明年斗剑之时……”

张妖王一摆手:“不必担心,我可以帮你借梅毅的剑,差不多是一样的,总比你这把有裂痕的剑好用,届时也能说得过去。”

云飘渺:“那就多谢前辈了!”

张妖王收起沉银剑,很突兀的又问了一句:“云飘渺,你觉得水无痕那丫头怎样?”

云飘渺一愣:“自是好人才,孤云川这一代最出色的传人。”

张妖王哼了一声:“别说虚的,我问你心中对她的感觉如何?对我这个成了仙的山野妖王直说也无妨,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云飘渺低头不语,张妖王又似笑非笑道:“那丫头方才要与你交换手中剑,也不知是无心还是有意,男女修士之间交换随身法器,不明白是什么暗示吗?你明明是个人,怎么脑袋比我这头狼还笨?”

云飘渺的头低得更深了:“只惜她偏偏是水无痕。”

张妖王点了点头道:“青城剑派与孤云川之争我也略知一二,此事积怨已久,就连当代掌门也很难擅自做主解解。”然后又凑到云飘渺耳边,神神秘秘的说:“但我有一计,可以化解洗剑池之争,还可结两派福缘,成就修行界佳话。”

云飘渺愕然抬头道:“仙人有何指教?”

张妖王看了看四周,以无语观音术悄然道:“两派谁都不愿就这样放弃洗剑池,所以还得斗下去。但你可以打听一下,孤云川有什么大事,比争洗剑池还要重要的,若是你帮忙解决了,两派之争不就化解了吗?”

云飘渺想了想答道:“说的轻松,谈何容易?若是孤云川有大事未决,甚至比洗剑池还要重要,区区在下之力如何解决?”

张妖王拍了拍他的肩膀:“傻小子,你能不能解决,先问出来再说,办法总可以想的。梅振衣闭关之前曾托我帮你的忙,你难道还怀疑本仙家吗?……再多问一句,你们青城剑派,门中有无大事比洗剑池之争还重要?”

“有倒是有,但是……”云飘渺欲言又止。

张妖王笑道:“你不必告诉我,我没想打听你们青城剑派的事,只想让你去帮孤云川的忙。”

……

水无痕见到知焰,行礼问候已毕,知焰请她坐下,递过一个寒玉瓶道:“你为救治云飘渺的伤,献出了一株珍稀的紫石芝。此事因青漪三山相邀而起,也不能让你吃亏,这瓶灵药就送给你了。”

水无痕打开塞子一看,玉瓶里装着三枚润白色的丹药,她不认识。知焰又解释道:“这叫乾元造化丹,最早是仙家前辈太乙天尊所炼制,振衣向另一位金仙请教了配药之法,现时我手中也只有三枚。丹方中有紫石芝,三枚虽不够完整一株之数,但辅以其它的灵药,其效用不亚于你送给云飘渺的那株紫石芝。”

水无痕也没推辞,感谢一番就收下了,知焰又教了她服药行功之法。最后道:“三枚丹药不能同服,每次服丹需行功七日,还需有修为相当者护法。前段时间你既照顾云飘渺养伤,那我就托他为你护法,同住在结缘草庐也方便。”

方便?青漪三山中有那么多女弟子,偏偏要云飘渺这个大男人为她护法,修行人虽没有世俗男女那么多计较,但也不好说方便。可水无痕张了张嘴把话又咽了回去,不知为何没有反对。

又闲聊了几句,知焰看着她面带微笑悄声问道:“水无痕,你对云飘渺感觉如何?”

“云师兄?挺好的!”水无痕低下头略显慌乱的答道。

“只可惜你们是两派争端的当事之人,就算心中有情也不好开口。我有一计,或可化解洗剑池之争,并成就两代道侣之缘,不知你想不想听?”知焰与水无痕说话不像张妖王与云飘渺那么绕弯子,开口单刀直入。

水无痕猝不及防,一时之间愣住了,红晕慢慢的染上脸颊。知焰不紧不慢的又问了一句:“难道你还想青城与孤云两派继续争执下去吗?你师父屡归尘恐也不希望。”

水无痕站了起来,来到知焰面前单膝点地道:“请仙子教我。”

知焰俯下身在她耳边说了一番暗语,外人不得听闻,内容大致与张妖王对云飘渺所说差不多,也就不必复述。接下来一个多月时间,水无痕在结缘草庐服用乾元造化丹行功修炼,而云飘渺为她护法,这两人的关系是越来越亲近了,就差一层窗户纸没捅破。

……

青城剑派真有一件大事,对宗门的意义远远超出洗剑池,三百年前,他们遗落了一件宗门圣物,名叫青莲宝灯。

青城山是自古以来的名胜,山中有一种罕见的奇观叫“仙游圣灯”,直至今日有缘人都可以看到。雨后天晴的夜间,时常能看见满山幽谷间有光亮点点忽隐忽现,少时只有两、三盏,多时成千上万,山谷夜色恍然灿若星汉。接近青城主峰老霄顶处有一座呼应亭,坐在那里是观看“仙游圣灯”的最佳位置。

当地老百姓传说这是神仙点着灯笼聚会拜见天师,当年天师张道陵就曾在青城山修行,直到如今青城剑派与龙虎山张氏一族关系仍非常密切。根据现代一些人基于科学角度的猜测,认为这是山中磷火于空气中的自燃现像。

科学的解释自有科学的道理,但有一点,青城山并无白磷矿。若说是山中磷火自燃能够形成这种景象,那么天下名山中大多可以看到,但是“仙游圣灯”的奇观偏偏只在青城山中才有。

它其实与青城剑派的洞天福地有关,曾有前辈高人在此运转气地灵枢隐建洞天于深山,于山中动用一件神器时会出现这种仙家景象,雨后天晴的夜间能够看见,这件神器就是青莲宝灯。

青莲宝灯于洞天阵枢中发动,可指引山中弟子的神识运转,辅助修炼剑气,是一件非常特殊的法宝。假如梅振衣听闻,可能会联想到后世关于宝莲灯的传说。

但是“仙游圣灯”的奇观在大唐开元年间已经三百年没有出现过了,也就是说青莲宝灯这件神器三百年无人动用了,原因它丢了,事关宗门荣辱甚至气运,青城剑派秘而未宣。

三百年前曾有妖魔袭击青城,当时山中的高手千柱道人取出青莲宝灯力斗妖魔,引发天刑同归于尽,宝灯落于山野中,众弟子遍寻不得从此失落。

青城剑派的祖师爷就是千柱道人,他相当于梅振衣在青漪三山的地位,千柱道人所学也颇为庞杂,既有龙虎山一派的传承,据说还修习过上古金仙赤精子留下的道法,修行数百年立宗门自成一家,就是后世的青城剑派。

青城剑派算不算赤精子金仙的人间传承道统?不能算!但多少也是与赤精子传承有点关系的一个分枝门派。青城剑派祖师殿正中祭的是千柱祖师,偏殿陪祭的是赤精子与张天师,据说那盏青莲宝灯就是赤精子留在人间的神器,辗转落于千柱道人之手。

千柱道人借青莲宝灯之助建造了青城洞天,最终却在殒身时失落。寻回青莲宝灯安置于洞天中枢,是三百年来青城剑派弟子的头等大事。有不少门中高手曾四下寻找,有的远赴海外,有的去了昆仑仙境,但是都没有打听出青莲宝灯的下落,人间修行福地洗剑池,也是在寻找青莲宝灯的过程中偶尔发现的。

这是青城剑派的门中隐秘与头等大事,云飘渺私下里告诉了水无痕,能说出这种话说明这两个人的关系相当不一般了。而水无痕也告诉了云飘渺,对于孤云川来说最重要的一件事——

孤云川做为世间有完整传承的修行大派,有一个最头痛的问题,不清楚祖师爷是谁?这一门派几乎都是女子,因为她们的传承法诀适合女子修行,祖师殿中供的是碧霞元君。

但是天庭金仙碧霞元君与世间道派孤云川究竟是什么关系?孤云川弟子自己也说不清楚,更没有任何直接的证据与传承谱系。据说孤云川的道法传承始于汉明帝时期,但到了三国期间,因袁绍与曹操的战乱,孤云川受到波及传承几乎断绝。

只有一个外室弟子曾为门中长老的侍者,曾得真传,后来离山归家,成了孤云川道法的唯一传人。此女子甚至没有留下姓名,如今孤云川尊称其法号宝卷,也是后来的弟子们起的。宝卷不识字,只收了几位资质不错的传人,这些传人的再传弟子重建孤云川一派。

没有传承谱系就没有吧,奉宝卷为祖师也可以,但宝卷临终时偏偏留下遗言:孤云川道法她没有任何独创之处,甚至所学也不完全,据说是传自天庭金仙碧霞元君,当年元君还留下了一件仙霞衣为道统见证。但这件仙霞衣不知失落何方,完整的法诀也不复得。

宝卷最后的遗训是——后世弟子若有心应重整孤云川一派、补全修行法诀、寻回仙霞衣,证道统传承。后世弟子们重建孤云川,门派的修行法诀经历代创补,体系基本完整,但寻回仙霞衣和见证道统谱系这两件大事始终没完成,是历代前辈之憾。

有人说了,上天庭找碧霞元君问一声不就得了?事情哪有那么简单!在公园里学了两手太极,就自称是张三丰弟子,但张三丰是不会主动找来认领的。修行界道统传承关系以及行止要求相当严格,不是想认就能认的。既为师即有责,世人得法诀已是福缘,谁也不欠他们为师之责。

菩萨、金仙难得一见,就算是仙人若无缘法也一样见不到。若有人跑到一座庙里对着菩萨像喊一声:“菩萨,你出来,我有事找你。”看看菩萨会不会搭理他?梅振衣见过的金仙、菩萨不少,都是因果缘法所致,并不意味着其它人想见就能见,更何况仙界岁月与人间完全不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