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五卷:双塔寺
第279回、求福地云胡不喜,辞君子毕竟难惜

李元中来到大树下,拄杖抱拳道:“樱宁姑娘在吗?请现身一见!”

话音未落只见樱宁飘然而下,拜于树下道:“您就是行儿弟弟的铁拐师父吗?晚辈樱宁有礼!”

樱宁认识金蟾,在青漪三山见过,但她从未见过李元中,只听梅应行曾提起。如今第一次见面,一眼就认了出来,非常机灵的下拜行礼。李元中怔了怔,没想到这丫头行的是师礼,连梅应行都未正式向他行过师礼,而且一见面就叫出了他的身份,这一怔之下没有伸手相扶,让樱宁拜了下去。

“起来说话吧,你这丫头倒也乖巧机灵。”李元中伸手虚扶,隔空法力将樱宁搀了起来。这个丫头如果不玩心眼算计你的话,倒也不觉得她讨厌,甚至很会讨人喜欢。

樱宁起身又向金蟾拱手道一声幸会,娇笑着对李元中说道:“行儿弟弟曾说在山中遇奇人指点修行,他敬称为铁拐师父,我也久仰前辈之名,今天您怎会登门,又与金蟾妹妹在一起?”

金蟾随刘海姓,名刘金蟾。她化为人形之后容颜甚为丑陋,在人间世待得久了自然也有了女儿家心思,以前见过的狐狸精姐妹是人间国色,青漪三山中的修行女弟子大多容颜俏丽,独独她这么难看,刘海虽不以为意,但她常常自惭形秽。

刘海看出来了,安慰她道:“人之炉鼎父母天生,易筋洗髓可达经络完美,脱胎换骨可现最佳之容光,但仍是本来面目。而你不同,你乃异兽化形,初化人形必有缺憾带原身之迹,待修为高超入脱胎换骨境,可印心境而全形、弥残补缺。”

妖物的人形变化在两可之间,随着修为的增长还是原来的面目,但可弥残补缺。金蟾听了这番话心下稍宽,可仍有些忧郁,达到刘海所说的这种修为,她不知还要等多少年?这可不是一位修行人应有的心境,心中越是纠缠,心境就越难堪破,修行也受影响。

张妖王也看出来了,找了个机会对金蟾说:“小蟾呐,你要是在我们龙空山,还算靓女呢!”

金蟾答道:“妖王前辈不要哄我了,我见过你们带到青漪三山的那些随从,虽然人形变化未足,但也个个挺好看的。”

张妖王笑着摇头道:“那几十个小妖,都是我们好不容易挑选带出来见人的,山中还有十万小妖呢,修为比你差得远,样子也比你怪得多,猪鼻子狗耳朵什么样的都有,若带出来白天都能吓死人,他们彼此见怪不见从来不觉得自己丑,整日胡天胡地瞎闹还很开心。”

梅应行听说了这件事,就私下里来找金蟾,神神秘秘的说:“金蟾姐姐,我带你去见一个人,见到他之后你就不会胡思乱想了。”

金蟾好奇的问:“谁啊,山中还有我不认识的人吗?”

梅应行眨了眨小眼睛:“我在芜州遇到的一位奇人,隐居白莽山潜龙渊,修为可高了,还经常指点我修行。……他叫铁拐李,阿斑也知道,你别告诉山中其它人。”

梅应行悄悄把刘金蟾带到白莽山去见铁拐李,一见之下这位前辈长的果然够丑,修为也果然够高,金蟾仅仅是长的不好看而已,李元中的相貌那就是吓人了。李元中知道金蟾的来意,却没有多说什么,给这两个孩子讲了自己当年的故事,只是没有说最后帮他换炉鼎寄身的那位高人就是梅振衣。

李元中的故事,其中玄妙的境界金蟾似懂非懂,但心结却解开了不少。这世上与她最亲近的人当然是刘海,其次看李元中最顺眼,以后有空的时候,偶尔也会到白莽山中,看铁拐李指点梅应行修行。

梅应行这些小动作,刘海当然心知肚明,金蟾能结识李元中这等高人聆听教诲,那也是她的福缘。这一天李元中欲找樱宁,恰好金蟾来了,于是一起到了句水河边。

听见樱宁的问话,李元中答道:“行儿多次提到你,我早想来看看你,有东西送你,也算是答谢了。……金蟾,把准备好的礼物给樱宁道友,这是青漪三山掌门大弟子刘海所赠,也是金蟾本人的一点心意。”

金蟾拿出三块玉片模样的东西,不到一寸见方很薄,中间隐约有金光流动。樱宁眼神发亮,先行礼后接过,很好奇的问道:“这是何物?”

李元中:“这是蟾光散,每片的药力刚好,即可引入妄境又不至于沉沦难消,以法力捏碎即可使用。我再教你一套以蟾光散出入妄境之法,正是你的修行关口所在,能否破妄,就看你自己了。”

樱宁大喜过望,蟾光散是祸福难料的修行饵药,但她若想继续往上修行,迟早要过妄心天劫这一关,有了蟾光散之助入妄境更加便捷。而且这不仅是外丹饵药,还可以做为攻敌时的法宝,斗法时祭出蟾光散可返照妄心出人意料。

樱宁接过蟾光散连连称谢,李元中又命她入坐,传了她一套以蟾光散出入妄境的心法口诀。这些就是樱宁想要的,她费那么大的功夫来芜州找到了梅应行,可不是为了陪一个小弟弟玩,而是来求仙家福缘——法宝、灵丹、仙家道法、高人指点。

传法之后樱宁又欲以师礼下拜道谢,李元中一伸金乌磐龙杖把她拦住了,表情高深莫测的说:“不必再拜我,灵药既赠,道法也传,你该离开芜州了。”

“什么,前辈今天来是赶我走的?”樱宁的脸色变了。

李元中:“不是我要赶你走,而是你应该向行儿告辞了,你自称来意是代表碧山潭到青漪三山拜见,没有道理长留不回。”

樱宁低头答道:“来之前师父并未约定回山之期,命我在人世间多游历。”

李元中变得面无表情:“你若在人世间游历,我自不会多言,但你一年来的所行,分明就是缠住梅应行不放手以图青漪三山更多,欺人不要欺己,你心里在想什么我明白,你自己也明白。”

樱宁的脸色变得煞白,弱声说道:“但我对行儿弟弟没有恶意。”

李元中淡淡一笑:“你若真有恶意,此刻还能站在我面前说话吗?我还会给你灵药传你法诀吗?想想行儿家里的尊长,这一年来对你可曾有半点恶意?你所得皆是福缘,难道还不够吗?”

樱宁咬了咬嘴唇:“这一切,小女子感激不尽,只是不明白为何此时逐我?请前辈指点。”

李元中叹了一口气:“因为你做过界了,接连有两件事定当引起梅真人的反感,他不来逐你是给行儿留情面,我身为行儿之师理当出面。你只是为了哄行儿开心,却将人家的孩子、别人的弟子卷入不测之缘法纠缠中,谁能愿意?……那些本不该是行儿的事,更不该是你不打招呼就插手的事。”

樱宁默然半晌,终于点头道:“我明白了,多谢前辈直言,这就将离开芜州,请问我可以向行儿告辞吗?”

李元中:“我不想与你为难,行儿被梅真人禁足就在菁芜山庄,你若告辞自可去找他。”

……

梅应行不能离开菁芜山庄,正觉得无聊,想让阿斑去句水河边通知樱宁一声,这时下人来报樱宁求见。樱宁姐姐很少主动来找他的,这一次却来到了菁芜山庄,梅应行喜出望外。

一见到樱宁,梅应行就大声道:“姐姐,你能来真是太好了,我正想告诉你凤仪山的事呢!……嗯,怎么了,姐姐好像很不开心的样子,有什么事吗?”

樱宁勉强一笑:“没什么事,就是我在芜州待的太久了,该离开了,但心里又舍不得。”

梅应行脸色一变,一把抓住樱宁的衣襟道:“姐姐真要走吗?”

樱宁:“我是昆仑仙境碧山潭弟子,奉师命来人世间拜山并游历修行,不能总是待在句水河边的树上。”

梅应行明显很失望也很不舍,但他也清楚不可强留,仰着脸问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面?”

樱宁摸着他的脑袋道:“行儿弟弟是仙家嫡传,万千宠爱与福缘集一身,我只是小小碧山潭一派的出游弟子。再过几年,你就长大成人了,说不定到那时就想不起我了。”

梅应行摇头道:“不会的,就算你不来,我也会去碧山潭找你的,我知道在什么地方。”

樱宁的笑容很是温柔:“那好,你若真有此心,我一定会很高兴的,也不枉在芜州相识这一年。”

告辞时梅应行牵着樱宁的手一直走到山庄大门口,突然皱了皱眉头道:“会不会是因为凤仪山的事?我爹罚我在山庄中禁足,听说连肖妖王都受罚了,所以你才会走?”

樱宁心中暗道:“很聪明的孩子,他还真猜中了!”口中却解释道:“不是如此,梅真人并未责罚我,你的铁拐师父还特意来赠我灵药传以法诀,我确实该离开了。”

梅应行:“你也见过我铁拐师父了?他长的凶但是人可好了,也一定会喜欢你的。我还担心你自己回不了昆仑仙境,既然铁拐师父来找你了,我就放心了。”

……

离开菁芜山庄,樱宁又回到句水河边,这段时间她从梅应行那里得到不少好东西,需要收拾收拾都带走。李元中和金蟾还站在树下没走,樱宁上前道:“前辈是在监督我吗?我说走一定会走的,今天就离开芜州。”

李元中却问道:“樱宁,你打算去何处?”

这一句话把樱宁问愣住了,她还真没打算好,按理说可以先回碧山潭,但以她的修为根本回不去,至于在人世间游历,也没想好什么去处。李元中却没等她回答,又说道:“你若欲回昆仑仙境,我可以送你过瑶池结界。”

樱宁躬身道:“多谢前辈的好意,但我还没想好。”

李元中:“你自己究竟是怎么想的?在我面前不妨直言。”

樱宁:“此番离山是我自行向师门请求,师父只让我自去自回,而我根本就没有那个修为自行来去。现在只想择地修行,有朝一日能自行回山,也不枉离山行游这一场。”

李元中微微点了点头:“这倒是实话,也合你此时的心境,随我来吧。”说着话一挥手中的金乌磐龙杖,樱宁只觉得耳边风声四起景物模糊,被李元中施大法力带到了天上。

也不知时间过去了多久,突然眼前一亮已落下云端,放眼四周碧波荡漾一望无际,原来已身处一座大湖中心的小岛上。这个岛方圆有百丈,是伸出湖面的一座小山。岛上开满奇花异草,还有几株罕见的朱果树,树下有一眼清泉。离清泉不远,有一片搭建的很精致的竹棚与凉亭。

这里竟然有朱果树,而且种植在人工开辟的药田中,显然是一片仙家修行福地。朱果必须生长在一片山川灵气舒泄的“地眼”之处,每棵树六十年才结一次果,每次结果十二枚,每月成熟一枚,是非常难求的仙家灵药,它可以炼制独味丹药大补元气,也是世间有名的修行饵药“碧针黄芽丹”中的“君药”。

金蟾也被李元中带到了此处,一现身就向凉亭外一座小小的坟茔走了过去,半跪于地目露悲伤之色,身形遮住了墓碑。樱宁不解的问道:“前辈,这是什么地方?那又是何人之墓?”

李元中:“这里地处浩州境内,在长江以北的龙感湖中,此岛本无名因开辟之人得名龙隐岛。那边墓中安葬的是梅真人的弟子胡冲天,冲天为阻止黑龙作恶掩护同门而死,后来那做恶的黑龙被梅真人与知焰仙子斩杀。冲天是蛤蟆精,与金蟾也算同类,故此她见而伤悲。”

樱宁很乖巧的到胡冲天墓前行礼祭拜,又问李元中道:“前辈何故带我来此?”

李元中:“你还不明白吗?”

樱宁恍然大悟,几乎不敢相信,又拜伏于地道:“多谢前辈的恩德厚赐,指点人间如此修行福地!”

李元中这次没有阻止她再度以师礼下拜,摇了摇头:“此岛为仙家开辟,现为青漪三山掌管,我只是指引你来,要谢不必谢我。”

樱宁看了看四周道:“我若在此修行,不知铁拐前辈有何吩咐?”

李元中:“条件当然有,你若不能破妄大成、明所行所愿,就不要再见梅应行。我带你来此地也是自作主张,回去之后当告知梅家尊长,你要善惜此地、善惜此缘。”

李元中将樱宁留在了龙隐岛,就像当年钟离权将大官湖五妖留在五湖岛中一样,他带着金蟾飞天离去时樱宁仍跪拜于地。李元中在半空突然回头说了一番话:“玉皇大天尊之女曾在此岛隐居,嫁给了一位渔夫,大天尊不喜欢那渔夫,但也没阻止他们结缘。……我可以告诉你,梅真人也不喜欢你。”

……

青漪三山结缘草庐的静室中,云飘渺长出一口气慢慢的睁开了眼睛,他第一眼就看见了坐在榻前一脸关切之色的水无痕。他随即反应过来,自己在凤仪山中受伤了,也不知过去了多长时间才醒来,立刻运转内息查探周身,却奇怪的发现不仅丝毫无损,法力仿佛大有精进!

“云师兄,你醒了吗?”水无痕面露惊喜之色,探过身来问道。

云飘渺下意识的答道:“我没事,小鸡姑娘,是你救的我吗?”

这一句话把水无痕臊了个大红脸,云飘渺不认识她也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凤仪山中只听那个妖怪叫她小鸡姑娘,睁开眼一顺嘴也这么叫了。见水无痕转头红脸,云飘渺也自知失言尴尬,咳嗽一声坐直身体赔礼道:“在下唐突了,还未请教姑娘姓名?”

水无痕脸上的羞红之色消失了,变得有几分无奈,她垂下眼帘起身抱拳道:“孤云川弟子水无痕,多谢云师兄相救之恩!”

“你,你,你就是孤云川的水无痕?”云飘渺一时之间也怔住了,单手扶塌身体僵在那里,神色很复杂难以形容,有惋惜有惊讶还有些不知所措。

水无痕声音里有一丝不易察觉的遗憾和委屈:“我就是水无痕,是刘海真人救了你,刘真人说你醒来就没事了,我去叫他。”说完话转身就向门外走去,神情有几分慌乱,就像在逃避什么。

还没等水无痕走出去,就听门外脚步声传来,刘海人未到呵呵的笑声先闻,一边笑一边走进门来道:“算算用药的时间,云师弟果然在今日午时醒来,想必二位已经打过招呼了。……水师妹,你得好好谢谢云师兄的相救之恩。……云师弟,你也得谢谢水师妹,醒来后是否感觉修为大进?你知道为什么吗?是水师妹慷慨赠送了一株药性完全的珍惜紫石芝。云师弟吉人天相,因祸得福,福缘啊福缘!”

这位刘真人平时话不多,此时却面带笑容唠叨个没完没了,就似没有看见云、水两人神色间的尴尬。云缥缈这才获悉事情的始末,赶忙下地向水无痕长揖道谢。水无痕也连忙答礼,伸手相扶刚碰到云飘渺的手臂,突然又触电似的缩了回去,差点没把他闪着。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