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五卷:双塔寺
第278回、有幸忘人生苦短,得缘无岁月牵痕

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悲剧,恰恰在于他们相爱,身后又代表着两个敌视的家族,他们如果没有相遇反倒无事,这样的故事自古以来并不算太少见。可是云飘渺与水无痕又不得不相遇,就算他俩遇不上,梅振衣也得想办法让他俩遇上,这是前生之诺。

要想撮合这俩人,不能只从私情入手。假如他们真的有情,是让云飘渺拐走水无痕,还是让水无痕拐走云飘渺,或者两人一起私奔?如果是普通人也许可以这么做,无非是脱离两个家族,梅振衣再按排其它的一切。

但他们是已有脱胎换骨修为的修行人,肩负两派传承使命,不可能做出这种事,只要两派之间的争斗没有停息,他们就没法走到一起。若无情也就罢了,若有私情,反而会心中抱憾。

梅振衣请他们来,无非是使他们在山中相遇,彼此相识再图后谋。他其实是想通过这两个人了解青城剑派与孤云川的渊源,派中长辈的修为以及心性,对两派斗剑的看法,想办法化解这场争斗。随着两派争斗的化解,顺势撮合这两个人,那才是一段真正的佳话。

梅应行的做法也非全然无用,试探出了一个结果,按现代的说法,这两个人确实“来电”。但这事急了点,甚至有些不合时宜,试想一下,明年在洗剑池这两人再怎么斗剑?

比如梅振衣与知焰之间的演法验证,与两派弟子之间的斗剑争夺,在高人眼里一看就知区别。云飘渺救了水无痕,而水无痕又赠送灵药助长云飘渺的修行,到时候这两人怎能全力出手击败对方?他们的目的可不是为了印证切磋,就是为了击败对方,而且这种胜负不是一般的较量,意味着彼此能否完成师门使命。

如果在洗剑池被各派高人看出破绽来了,青城与孤云两派必然尴尬,这两人自己也难堪。假如真就是全力出手争胜负,事后他们自己心中又会留下怎样的遗憾?就算有情恐怕也无法开口了。

梅振衣解释了一番为何梅应行设此局考虑不周,当然没谈罗密欧与朱丽叶,只是打了个类似的比方。张妖王插话问道:“原来梅公子的意思,是想先化解两派之争?”

知焰点头道:“也未尝不可啊,我听说当代掌门屡归尘与四季书,本欲为道侣,无奈受长辈恩怨牵累而未成。他们应该不希望自己的弟子重复同样的命运,只要有个合适的理由,能够善解此争端,他们会竭力促成的,就看旁人怎么安排了。”

肖妖王突然一拍大腿,把众人都吓了一跳,只听他嚷道:“我明白了,先撮合老的再撮合小的!”

徐妖王斥道:“哪有那么简单?我刚才也听明白了,那两个掌门自己想好早就偷摸好了,可这不是两个人之间的事,而是两个门派的事。……梅公子,我说的对吧?”

梅振衣苦笑道:“徐兄说的很对,既然如此,你怎么给行儿出了那样一个馊主意呢?”

徐妖王一瞪眼:“馊主意?你是说英雄救美吗?那可不是我想的点子!”

梅振衣微讶道:“不是你?行儿年幼尚且懵懂,人虽然有些小机灵,却不会主动设出这样的一局。”

徐妖王:“真不是我呀,行儿来找小肖嘀咕这件事,我当然清楚,虽觉得有些胡闹但还可以一试,仅仅是没有过问而已,绝没有插手参与。”

张妖王皱眉道:“老徐,这件事我也清楚,也以为是你的点子,既然不是,那会是谁的主意呢?……小肖,快说!”

肖妖王一耸肩道:“我也不知道啊,行儿来找我商量,我以为就是他自己的主意呢,觉得挺好玩。”

梅振衣与知焰对望一眼,同时想到了一个人,那边徐妖王一合玉骨扇道:“我明白了,除了樱宁那丫头,还能有谁?”

梅振衣的脸色明显沉了下去,他对樱宁的印像一直不好,虽然樱宁在芜州与行儿的交往他并未过问,但并不代表他很赞赏。最近接连发生的事,樱宁明显伸手过界了,虽然这丫头很聪明很有心计,但在梅振衣这种老江湖眼里,一念之间就看得透透的。

梅振衣设三关拦情拖延善无畏的脚步,绝对不会把自己的儿子送到那种高人面前挡路,第二关本是知焰。徐妖王说漏嘴告诉了行儿,行儿又告诉了樱宁,樱宁自负聪明想了那么个点子,虽然很有效,知焰也没再节外生枝,但梅振衣本人是绝对不赞赏的。

梅应行拦路布施,把菁芜山庄的名册翻了出来,梅家在芜州的丁户田庄的状况,樱宁现在已经摸的门清。

上一件事也就算了,善无畏自不会与梅应行计较,梅振衣也不会与樱宁计较,但也仅仅是不计较而已。以梅应行的年纪与修为,牵扯入这种仙家高人的因果缘法当中,不是他本人能左右的,樱宁并不完全明白自己在做什么。

至于今天这件事,让肖妖王乔装扮歹徒拦住水无痕,再让行儿带着云飘渺赶去相救,樱宁这个主意倒不错,但她超越了一个“外人”的界线,卖弄聪明却管的过多。万一出了什么意外,比如云飘渺受伤,不是她能解决的,让梅振衣感到了真正的不快。

谁都看出来梅振衣的脸色不对,张妖王朝徐妖王道:“仙家之事,往后别无端告诉行儿,他不该知道的就不知道最好。”

知焰劝慰梅振衣:“李元中既答应为行儿之师,自会处置这件事,你既然闭关谢客,就不必多理会了。”

梅振衣点了点头:“我相信李元中会处置樱宁的,暂不过问。”

知焰插开了这个话题又问道:“你既说云飘渺与水无痕之间不能先谈私情,但你的做法分明是想顺势撮合,安排云飘渺在结缘草庐养伤,又托水无痕照顾他,这又为何?”

梅振衣叹了一口气:“既然事已至此,我只好顺势而为,先撮合这两人的私情。还有一年时间,先设法打听清楚两派的状况,除了洗剑池斗剑之外,这两派还有什么大事需要解决,比斗剑还重要的大事?”

知焰:“这种事,外人似乎不好开口问。”

梅振衣:“没关系,让他们私下里互相开口,若真有情有心,会问出来的。这件事需要高人在一旁顺势引导,最终才能成功。”

梅振衣又以神念交代了一番话,知焰点头道:“你既闭关谢客,水无痕就交给我来指点吧,至于云飘渺……”

徐妖王截住话头道:“没事没事,交给我。”

梅振衣一摆手:“徐兄莫管此事,我还有一件大事想托你帮忙。”

张妖王:“那就交给我吧,好歹我也是位仙人。”

肖妖王在一旁对着眼听了半天,很不满的问道:“怎么没我什么事?看不起我这位鸡仙吗?”

徐妖王横了他一眼:“怎会没你什么事?行儿受到梅公子的责罚,李元中也会去找樱宁,你这个凤凰大仙能跑得了吗?”

肖妖王反驳道:“我修炼几百年的原身,也并非全身都是天材地宝,就这么几根宝贝羽毛,今天被斩断了一根,自认晦气就算了,还想怎么罚我?”

徐妖王:“云飘渺的师传法宝,那沉银柄剑也震裂了,就别谈你那根鸡毛了。……当年在龙空山有约,来到人世间行事要听梅公子约束,在青漪三山蹭吃蹭喝当前辈,带着人家孩子闯了祸就不认帐了吗?”

肖妖王眨了眨眼:“好吧,我认了,梅公子想怎么罚我?”

梅振衣看着他想了想道:“若你真认罚,行儿既禁足一个月,我就罚你一个月内双脚不得同时离地。”

“高,实在是高!我都跟他闹了几百年了,还从没想到这样一招,能让这只妖鸡记住不忘!”张妖王拍掌笑赞道。

肖妖王苦着脸道:“这也太狠了吧?这一个月我都得一步一步的走路了,换别的行不行?比如飞在天上不许下来。”

梅振衣忍住笑道:“不行,就是这一条!……肖兄莫急,我托徐妖王的那件事,也得你帮忙才行,他一个人忙不过来。”说话的同时发送一道神念,详细讲了他托徐、肖两位妖仙帮忙办的事情。

徐妖王摇扇笑道:“梅公子就放心闭关吧,我们在昆仑仙境指挥数万妖兵建造无名山庄,如今在芜州监督青漪三山弟子挖个坑还不是小菜一碟?我们在这里好吃好喝,每月白拿零花钱,还有那么多晚辈捧着拱着,不帮忙做点事也说不过去。”

梅振衣这次要真正的闭关了,服用第三枚大罗成就丹,同时在灵台中回观加百列与清风一战以及自己与善无畏那场演法,这对任何一位仙人来说都是难得的收获,需在定坐中潜心体悟其中的玄妙,以求修为更进。

梅振衣虽成仙未久,但他的经历以及功果远非一般仙人能比,别的不说只谈三件:背杀劫立散行戒流传红尘,带领一伙金仙、菩萨进入天国寻回佛心舍利,一块板砖将不动尊明王拍出人间。说起来虽然夸张了一些,但事实的确如此,一般仙人别说做,连想都不敢想。

他这样一个人,现在最需要的就是谢绝纷扰,闭关体悟天道,以求修为与功果相印,他有这份机缘行止,却还没有相印的修为境界。钟离权罚他闭关谢客,无论从各方面来说都是最佳的时机,梅振衣要闭关入深长定境,而不仅仅是躲在山中不见外客。

正式闭关之前他把刘海叫来,给了一张图样并交代了一件事,要在芜州搞一项“工程”。这个工程的规模不大,地点就在菁芜山庄的后院门外,命众弟子去挖一个坑。

此坑半圆形,直的那一边朝南,与菁芜山庄后院墙根平齐,圆的那一面朝北伸出,圆径有七丈二,深一丈八。

这个坑不大,但开凿起来的难度却相当高,要时刻以仙家法力引龙脉地气,青漪三山众弟子做不到,徐妖王一位真仙也够呛,需要他和肖妖王轮流来帮忙。一旦开挖便日夜不能停顿,无论多长时间也要一气呵成,需要山中众弟子轮流出手。

先挖后砌,以大块的条石砌成坑沿,一名弟子砌石的同时施法锁定仙家引出的地气,另一名弟子运转法力去扰,若地气能动则砌石的弟子要受责罚,若地气不能动则推石的弟子要受责罚。责罚都不重,回山中闭关三日而已,好好反思运转法力的不足之处。

青漪三山中有御器修为以上弟子,分成七班每班两组,每日一班轮流来挖这个坑,直至坑成。

这种修建之法,小小一个坑的工期也会相当长,它有什么用梅振衣却没多说,只让刘海告诉众弟子这是难得的历练机会,在两位仙人日夜护持下试炼法力运转,上哪找这么好的修行福缘?

只有梅振衣自己心里清楚,这是破善无畏所布风水局的一种尝试,在九连山地气龙脉的尽头,“龙吐珠”的前端,凿建一处“龙取水”的格局。这样一来尽管庆教寺门前那两座塔锁住了龙肩,但地气灵枢的运转并不凝滞,“龙珠”吞吐如常,使“八方不动江山永固局”永远无法成形。

此坑的形制只是一个“假局”,还需要最后点晴的手段,将此风水局浑然一体的嵌入到九连山龙脉中,才能成为“真局”。具体该怎么办并不完全是法力大小的问题,梅振衣还没有想到更好的手段,先把坑挖成做个“假局”再说吧。

交代完这件事,闭关前和山中的长老们打声招呼,见过梅毅,再与提溜转、谷儿、穗儿等人交待清楚各种事物,最后去见玉真公主。

这一次闭关是完全不能受打扰的,地点在方正峰上正殿后面的石龛中,别说外客就连内眷也不会相见,出关的时间应在青城与孤云两派斗剑之前,至少是一年。与山中他人不同,玉真公主是唯一没有修行法力的普通人。

与梅振衣在一起这么多年,她觉得很幸福,几乎没什么可挑剔的,唯一的一丝遗憾就是常常有一段时间见不到郎君。但想想世间那些外放的官员、出征的将军、远行的商贾,玉真也觉得没什么了,更何况梅振衣有仙家妙趣,自从来到他身边,玉真一直容颜未变,仿佛心境也保持在青春妙龄。

梅振衣来到公主房中,先聊了几句儿子的情况,行儿这一个月被禁足不得外出,玉真想看儿子可到菁芜山庄去。他又提到自己将要闭关一年,言语中有些歉然,玉真温言道:“你已是仙人,当修于仙家行,相伴山中已使我得享这一世仙缘,梅郎何歉?”

二人又说了几句私房话,玉真打趣道:“你修行几十年方成仙道,而且我自从遇见你,感觉自己就已得仙缘——忘人生苦短,无岁月牵痕。”

梅振衣:“虽不能助你长生久视,但以我之能,为你办到这些还是可以的。”

玉真:“你既有如此大的神通,此手段若在世间推而广之,天下女子岂非人人雀跃?”

梅振衣笑了:“我为你一人尚可,他人只待他人之缘,道之经典可流传天下,道之修为却是慎独之行。……嗯,这是什么镜子?”

玉真:“上月宫中岁赏送到芜州,我随手赏了一些给玉真观的下人,其余诸物都放在观中,只有一面鎏银青铜镜有些仙家趣味,故此带入山中,就是这面四神十二生肖镜。”

玉真公主的梳妆台上摆了一面崭新的镜子,约餐盘大小,青铜质鎏银,背面正中有一钮,内圈按方位镂铸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神兽图腾,象征春夏秋冬物候巡回,外圈饰以十二生肖浮雕造像,精美异常。

梅振衣顺手拿了起来,把玩之间若有所思,半天没有放下。玉真好奇道:“梅郎已成仙,还会对这俗物感兴趣,何况是一件女儿家闺房之物?”

梅振衣摇头道:“这可不能说是俗物,看见它,我想起了一件法宝。”

玉真:“什么样的法宝?”

梅振衣:“尚未成形,甚至以我之力尚无法炼制,但这面四神十二生肖镜使我有所悟。”

玉真浅笑道:“闻成道之人,观万物皆有所悟,真是如此,你就拿去细细观摩好了。”

梅振衣带着这面镜子上了方正峰闭关暂且不提,梅应行也在菁芜山庄中禁足,除了家塾哪也不准去。樱宁要见梅应行,只有自己去找他了,出了那么一个好玩的点子,行儿弟弟一定很开心,也不知那一局“英雄救美”起到了什么效果?

她还不知梅应行被禁足之事,这天仍在句水河畔的大树上等他的消息,不料却等来了两位形容奇特的人。一位蓬头环眼、面目凶陋的拄杖乞丐,正是白莽山的李元中,他身后还跟着一位黄衣少女,头发枯黄稀疏、容颜丑陋,竟是刘海的随行侍者金蟾。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