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五卷:双塔寺
第277回、落剑裁惆云缥缈,芳心抱憾水无痕

稀奇古怪的“凤凰大仙”来的快走的也快,只留下一根被云飘渺斩断的羽毛,水无痕暂时也顾不上别的,因为云飘渺已从半空被打落,刚才那一下法力激荡她看得清清楚楚,这突然现身相救的男子受到的冲击可不轻。

云飘渺落在泉溪边那株参天古木下,他的剑就插在旁边的山石上,双目紧闭面色惨白,全身上下没有一丝伤痕,但一探口鼻已没有了气息。

他倒没有死,以云飘渺的修为早已有内息之功,他发出威力巨大的裂刃飞虹术斩向妖怪,被那妖怪的大法力回击震伤,直接闭了外息。这是修行高人内息运转自我保持炉鼎的一种反应,此时昏迷不醒但无性命之虞,需要赶紧救治,否则可能会因外损而留下内伤。

水无痕是第一次出山远行,她修为了得,原以为仗着手中剑行走人间有恃无恐,没成想却遇到这种状况,不禁有些慌了,把云飘渺扶了起来一探脉门,暂时松了一口气,如今最好的办法就是赶紧把这男子带到青漪三山,那里有世上最好的疗伤高手。

修行人的法宝是不离身的,水无痕把云飘渺的宝剑从山石上拔了下来,旋即吃了一惊。她不认识这个突然出现的男子,对他的这把剑却很熟悉,熟悉的就像自己的剑一样。

沉香木剑柄,二尺八寸的剑身是纯净的沉银所制,没有一丝多余的材质。沉银有两种,一种是天成的完整沉银材料,埋藏地下不知千年万载,十分难遇,以之一体成形加工甚至是炼化神器的辅材。另一种是以炼器之法将沉银沙、沉银矿提炼纯净后得到的沉银材料,可以炼制出各种器形,炼器比万载沉银要方便,但妙用稍有不如。

其实沉银本身并没有太特别的妙用,它是一种融合性非常好的材料,最适合用来打造法宝飞剑,其物性非常“纯粹”,能最大程度的发挥剑芒、剑气的威力。水无痕手中的剑与云飘渺的完全一样,除了装饰性的沉香木柄,就是一截纯净的沉银,没有用多余的材料合器炼化。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剑?因为它是孤云川与青城剑派斗剑所用的标准法器,孤云川也有一模一样的一柄,水无痕平时以它练剑,出门时就带在身上。

再看这陌生男子的剑,剑脊上出现了一道三寸多长细细的裂缝,想必是刚才威力巨大的一剑所震裂的。其实青城剑派绝技裂刃飞虹术未必要把法宝震裂,但云飘渺刚刚炼成,还无法完全控制剑势的威力,情急之下全力出手,结果把剑震出了一道细缝,当时的法力激荡可想而知!

水无痕拔出沉银剑就是一怔,然而还没等她多想,就听一个孩子的声音喊道:“云师兄,云师兄,你怎么样了?”

随着声音只见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挥舞着一根紫藤枝蹦过树丛跑上山来,身上的衣服被树丛划破了很多道口子。小孩一见到昏迷不醒的云飘渺,赶紧过来一把扣住他另一只手的脉门道:“哎呀,震晕了呀!……还好,只是震晕了。”

听声音水无痕认出来了,这人就是斗法时喊“姐姐别怕”的男孩,看来是这陌生男子的师弟。她赶紧道:“小弟弟,他是你的云师兄?你是谁?”

“我叫梅应行,来自芜州青漪三山。”

“什么?你是青漪三山的修士,姓梅?正一梅真人是你什么人?”水无痕吃惊不小。

梅应行:“你说的是我爹,别担心云师兄,快带他去青漪三山。”

水无痕一时误会了,再加上担忧云飘渺的伤势就未追问其余,自然以为云飘渺是梅应行的师兄,那也应该是青漪三山梅振衣的弟子。她心中对云飘渺充满了感激,同时也很诧异,她不明白自己看见这个人的第一眼,那种莫名的熟悉与亲近感从何而来?

此人素不相识,却拔剑助她力斗妖魔,两人联手合击是那么的默契自然。最后那威力巨大的一击,他奋不顾身让自己逃走。水无痕心中一片从未被触动的地方有了一种奇异的感觉,却又形容不出来,对云飘渺的伤势更加担忧了。

不知为什么,水无痕突然鼻子酸酸的,抱着昏迷的云飘渺有点想哭,但在一个小孩子面前又忍住了。

书中暗表,凤仪山上怎会莫名其妙的出现一位凤凰大王?其实凤凰大王就是肖妖王晓鸣,这是梅应行事先安排好的一出戏,把云飘渺带到凤仪山上,让他挺身而出英雄救美。这是古往今来很多男女故事中的老桥段了,但它总是那么管用。妙就妙在“英雄”本身并不知情,真的是不惧妖魔挺身而出,在“美人”面前赚足了印像分。

云飘渺最后受伤是个意外,肖妖王可没想伤人,但这个意外却使这场戏的效果变得更加完美。

一个大姑娘抱着一个昏迷不醒的大男人,带着衣服破破烂烂的梅应行来到齐云观,刘海是大惊失色,赶紧让闲杂人等全部退避,命身边的侍者金蟾急报山中长辈。

“大师兄,我与云师兄出去长江边凤仪山采药,在山中遇到了妖怪,妖怪还想欺负这个姐姐,被云师兄与姐姐联手打跑了,他也受了伤,你快给看看。”梅应行很乖巧,立刻开口解释。

刘海以神识扫过,神色稍缓道:“无妨,云师弟的伤势并无大碍,先把他放下。……这位姑娘又是何人?”

水无痕将云飘渺放到塌上,长揖及地道:“孤云川弟子水无痕,拜见刘真人,我奉师门之命来芜州拜访,没想到在凤仪山上遭遇妖魔,这位云师兄为救我而受伤。”

“你就是水无痕?”刘海的脸色变了变,立刻又叫进一位心腹弟子吩咐道:“立刻传令,你云师叔在山中遇妖受伤之事切莫外传,看见的人不要再议论,也不要告诉其余弟子。”

刘海可不清楚这是梅应行设的一个“英雄救美”局,但他知道云飘渺与水无痕之间的特殊关系。不让消息外传也禁止弟子议论,一方面是因为云飘渺在本无厉害妖魔出没的凤仪山遇妖受伤,传出去有损青城剑派掌门大弟子的颜面。

另一方面两派斗剑天下皆有耳闻,水无痕遇妖魔而云飘渺出手相救,结果水无痕无事云飘渺却受了伤,传出去难免遭人议论。这世上什么人都有,不明其中内情的,很可能会猜疑妖怪与水无痕是一伙的,是孤云川故意设局,好赢下明年那一场斗剑。

刘海身为青漪三山掌门大弟子,心念通透,获悉水无痕的身份后,一念间想到了这么多,故此传下这一道命令。

水无痕却很诧异,这是义举啊,为什么刘海禁止山中弟子议论与外传?此时也顾不了那么多,她只担心云飘渺的安危,上前一步以哀求的语气道:“刘真人能否快些动手救治云师兄?您是正一仙家弟子,疗伤之道一定高超。”

刘海一摆手:“水道友莫着急,云师弟的伤势无碍,我保他无恙,但我想的不仅仅是疗伤,还要让他的修行精进不因此伤有丝毫之损,因此还缺一味灵药,正要请示山中长辈去采取。”

正在说话间,梅毅威风凛凛提剑而入,一见梅应行衣服破了好多口子显得很狼狈,朗声问道:“行儿,听说有妖魔行凶欺负你们了,何方妖魔这么大胆子?快告诉我!”

刘海下令山中弟子不得议论,但已命人报告了山中长辈,梅毅听到消息立刻就来了。他如今的身份是青漪三山供奉长老,但晚辈弟子大多都叫他总教头。梅毅擅御剑术,还得到清风金仙的指点,所谓梅家剑法是他所传,连梅振衣当年都是他教的。

梅应行一见梅毅,上前抱住他的胳膊道:“总教头不必拔剑,妖怪已经被云师兄打跑了,你还是看看云师兄的伤势吧。”

梅毅还剑归鞘道:“有刘海在此,疗伤之事不必担忧。青漪三山中有三位成仙妖王,还有妖魔敢在这么近的地方行凶,这事真的蹊跷,我得好好查一查。”

“妖怪的事,让徐妖伯他们去查就好了,不必惊动总教头您。”梅应行唯恐露了破绽,赶紧劝阻道。

水无痕听见刘海的话松了一口气,看见梅毅手中的剑心中又是一宽。那把剑的镂金剑锷有化转罡风护身的妙用,但剑身与云飘渺的剑是一模一样的,也是二尺八寸纯净的沉银,看来青漪三山中还有类似的法器。

自从水无痕看见云飘渺的剑,心中总有一种莫名的担忧,似乎在无端害怕什么,现在总算宽下心来。

刘海行礼:“正巧长老来了,治伤虽是小事,我方才已出手安稳他的神气,暂时无恙,但要使伤势不影响这段时间的修行,最好还是采取法柱峰下师父亲手种植的紫石芝入药调和,我不敢擅自做主。”

梅毅一摆手:“采来入药吧,灵药本就是给人用的,青漪三山没那么小气。况且云飘渺身为青城剑派掌门大弟子,明年又要代表师门去洗剑池斗剑,可不能在我们这里作客时出了差错。”

就听旁边的桌案发出一声响,只见水无痕花容失色,一手扶住桌案几乎没站稳,颤声问道:“他,他,他是青城剑派的云飘渺?”

刘海不动声色的问道:“他就是四季书的弟子云飘渺,你不知道吗?”

水无痕脸色发白,张嘴半天才答道:“我,我,我真的不知道。”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这位受伤的恩公无论是什么人都好说,怎么偏偏就是师门斗剑的对手呢?

就在这时金蟾回来了,向刘海禀报道:“正一真人有仙诏,云飘渺遇妖受伤之事暂莫惊动山中弟子,刘海全力为他调治,山中灵药皆可用。既然他是救水无痕受的伤,就安置在法柱峰上的结缘草庐,托水姑娘暂时照顾。”

结缘草庐原是张果与星云师太居住的地方,如今他俩不在山中,梅振衣把云飘渺安排在那里养伤,竟然还托水无痕照顾。水无痕看不出是什么表情,几乎是下意识的点头道:“好,他救了我,我自当照顾他养伤。”

刘海又问金蟾:“师父还有何吩咐?”

金蟾:“请总教头将那妖魔留下的断羽送到随缘小筑去,正一真人要亲眼看看。”

刘海身边这位侍者金蟾就是他豢养多年的瑞兽,得自狐狸精姐妹的那一只,如今修行有成化为人形,是一位十四、五岁的丫头,黄发稀疏面容甚是丑陋。她虽受正一三山的戒律,由刘海亲自指点修行,但还没有举行正式的入门仪式,因此尊称梅振衣为正一真人。

肖妖王以一根羽毛为法器斗云飘渺与水无痕,结果这根羽毛被云飘渺斩断留在了“作案现场”,也被水无痕带来了。梅毅拿过羽毛自去随缘小筑,金蟾又对梅应行道:“行儿弟弟,正一真人罚你禁足,这一个月,除了家塾与菁芜山庄,你哪也不许去。”

梅应行缩脑袋一吐舌头:“爹爹罚我,他还说什么了?”

金蟾:“正一真人要你在山庄中思过,具体思什么过我也不清楚,还说让你现在就回去,这一百二十里路你自己走回去。”

刘海安慰道:“行儿师弟,你擅自远行涉险,师父罚你也在意料之中,你就在菁芜山庄好生待一个月吧,师父也不是真的生你的气,若不是这样,怎能刚好相救水道友呢?”

梅应行心里却明白,自己玩的把戏十有八九是被父亲看穿了,当下不敢多言语离开齐云观下山,凭着自己两条腿走回芜州,这次也没有阿斑驮他。他出门向水无痕打招呼时,水无痕还在愣愣的出神好似没听见。

梅应行走了,刘海咳嗽一声朝水无痕道:“水师妹,我们这就把云师兄送到山中的结缘草庐,本可以现在就把他救醒,但为了使灵药效用更佳,我施法让他多昏迷几日,这样对他的修行更好,你说呢?”

水无痕就似从梦中被惊醒,立刻点头道:“一切以疗伤为重,全听刘真人的。……您刚才说要采取紫石芝,我这里就有一支长成的,您看它是否能用?”

她取出了一只扇叶上带着浅紫光华的长柄赤色灵芝,刘海微微一怔道:“这一株已生长三百年以上,不仅可用来疗伤,亦可助益修行,尤其对修为已达脱胎换骨境界的练剑之士,难得啊难得。”

水无痕:“且慢说难得,它可不可用?”

刘海瞟了她一眼,大有深意道:“云师弟受的不是什么大伤,我怕耽误他的修行,所以用了外丹饵药而非常通调养之药,加一味十年以上的紫石芝也就够了。如果用你这一株,那就不仅是疗伤了,它正能大大补益云师兄目前的修行法力,对你也一样。如此珍贵之物,连青漪三山中也没有,姑娘还是收回吧。”

刘海说话慢条斯理显得波澜不惊,但言下之意很明显。云飘渺受的伤他自能搞定,也不会影响修为,但如果用了水无痕这支紫石芝,那就不仅仅是疗伤了,反而因祸得福大助修行。不同的灵药对不同的修行人,在不同的修行阶段用处也是不用的,完全长成的紫石芝正好是云飘渺此时修行所需,对于水无痕来说也一样,可助脱胎换骨知常。

明年水无痕与云飘渺要代表各自的师门斗剑,此时这么做,水无痕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也不知水无痕是听懂了还是没听懂,神色非常郑重,还带着几分担忧的焦急,躬身行大礼道:“云师兄是为救我而受伤,人与灵药孰轻孰重?它是我的一点心意,请刘真人的一定要用,否则让我何颜自处?”

刘海点了点头:“那好,我就用它,相信云师兄醒来后一定会感谢你的。”水无痕的做法洗脱了勾害云飘渺的嫌疑,刘海做为旁观者倒也省心了。

……

“我在五湖山庄的厨房里偷了一个菜坛子,不小心打破了,梅公子别生气,我一定陪。”随缘小筑梅振衣的书房中,肖妖王挠着后脖子说话,桌案上放着一支被斩成两截的锦鸡羽。旁边坐着梅振衣与知焰,还有张妖王与徐妖王。

梅振衣哭笑不得,暂时没理他,冲一旁道:“徐兄,你怎么事先没告诉我呢?”

徐妖王:“钟离前辈让你闭关谢客,我就没对你说,再说这个主意也不错啊?那云、水二人今生如此相遇,定会结下难舍彼此之缘,说不定已一见钟情,你不是要撮合他俩再为道侣夫妻吗?行儿这件事做得很妙啊,小肖干得也不错,我心中有数就没多管了。”

梅振衣怅然摇头道:“徐兄此言差矣!你虽足智,却未了然这人世间江湖纠葛,这么做不仅不能成就好事,反而会使云、水二人心中抱憾难言。他们彼此身份特殊,欲善解缘法,不应是这般暗中撮合,我叫刘海请他们来原本另有计较。”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