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五卷:双塔寺
第276回、当年秋风未解缘,今生何似初相见

水无痕脚踏长江碧波飘然而来,劲装下裙裾飘飞,江面上没有留下一丝多余涟漪。渡江来到来到凤仪山下,抬头看好一片秀丽山峦,几处松篁斗翠,两崖花木争奇,如江边一道屏障,不远处的主峰轮廓如一只凤凰栖息。

远道神行千里而来,水无痕稍有倦态,此处已离芜州不远,她想稍事调息整理容光,明天再入青漪三山拜见仙家前辈。她本在孤云川潜心练剑极少外出,明年将是师门与青城剑派的斗剑之期,她要代表孤云川出场。

来之前恩师屡归尘曾告诉她,此番斗剑若胜,就将历代掌门绝技“护身仙霞术”传给她,其中的殷殷期待之意不言自明。

三十六年来的斗剑孤云川已经练输三阵,这一次掌门师父屡归尘对她的期望很大,对这场斗剑也格外的重视,据说双方还请来了不少修行前到场观摩仲裁,青漪三山的梅振衣与丹霞派的宝锋真人这两位仙人都答应前来,可谓前所未有的盛况。

宝锋真人已成仙,还会下界前来,是因为当年将洗剑池的争夺定为十二年斗剑之约,就是出于宝锋的劝说,在他未飞升之前已经答应此次仍会出席。无独有偶,正一真人梅振衣,也是在未成仙之前就接受了两派的邀请,若不是青漪三山弟子胡秋水来访,孤云川还不知道梅真人已飞升的消息。

这是难得机缘,换一种情况,已超脱轮回的仙家谁会关心她这样的人间小小修士之间的斗剑?自古仙踪飘渺,飞升之后大多一去不回,就算在人间结缘行事,其行踪与玄机也非凡人所能知,完完全全是另一种难以理解与琢磨的存在。

青漪三山掌门大弟子刘海派使者秋水飞仙来访,说是梅真人为答谢孤云川相邀盛情,请她去青漪三山做客,并有灵丹相赠辅助修行。如果是别人还罢了,如今世间修行界谁不知道三山梅真人是天下外丹饵药第一,连丹霞派几位长老都自愧不如。

然而梅真人如今在世间修行界的声名鼎盛,却不是因为他的外丹饵药之道,也不是因为他修为精进自古罕见,而是因为他立下了众修士人人耳熟能详的“散行戒”。

三十六年前,青城、孤云两派在洗剑池斗剑时,梅真人在彭泽发榜约战群邪,传说中的那一战是天地动鬼神惊,其后散行戒流传天下——

“其一,不得矫众显灵自称圣,惑乱乡里;其二,切勿得神通而忘法本,残害众生;其三,禁止仗道术以图淫邪,勒索黎民。此三则,贫道及门下弟子,受之为戒一律护持之。”

当时只是一纸榜文与一场大战,挺身而出的人叫吕纯阳,后来人们才知道这位纯阳道长就少年时在丹霞峰上劝立“无伤戒”的梅振衣。

与“无伤戒”是三派共立传书天下不同,“散行戒”是自然流传开的,受到世间修行各派的一致赞同。人间有完整道统传承的大小各派,大多有类似的师门戒律,实为利己修行之举,但是以前没有人明晰的将它推及到行走人间的散修与精怪中。

修行高人常说降妖除魔,然而什么才是真正的邪魔?妖精鬼怪就是邪魔吗,当然不能这么说。散行戒的核心说穿了就是明确一句话——“不以出身定邪魔,只以行止定邪魔”。

对大道精微体会不深的晚辈弟子,降什么妖、除什么魔、护什么法?从此都有了一个明确的概念与界线,不独独依一派之门规,因此散行戒会流传人世间。如今它被称为“人世间红尘内外三大戒”,别说各派修士,连混迹红尘的妖精鬼怪都拥护,因为它们也不想行藏被识破后,无端招来人间修士“降妖除魔”。

甚至还有一种夸张的传说——神仙在仙界守天条,行走红尘也守这三大戒。至于天条是什么水无痕并不清楚,她只知道散行戒,传说只是传说罢。

青漪三山邀请,水无痕当然要来,不论在山中能否见梅振衣本人,她都很恭谨,见凤仪山灵秀正合静坐调息,打算在山中驻足。修士行路途中定坐调息,当然不是随便找个地方,一般都在避人耳目且沿途地气最佳处,凤仪山中最适合入坐的地点在接近主峰的“凤翅”之处。

水无痕穿过山林,身形不时飘飞而起,越过荆棘与密布的藤萝,来到主峰的那处缓坡上,从这里可以远望长江东去,对岸尽风光收眼底。风景虽好,地气也佳,水无痕只是驻足远眺片刻并未在此定坐,因为这里的视野太开阔了,几乎一览无余。

每个人的脾气是不一样的,水无痕自幼在孤云川练剑,极少接触外人,性格难免有些内向,喜欢清幽之地。其实一个人性情如何,在一个公开的、没有旁人的场合,看她挑什么座位就能大概知道一二。

缓坡旁的山岩下有一眼清泉流出,顺着山涧丘壑流淌,水无痕也顺着这条泉溪飘飞而下,经过一片半山密林,涧流在这里转了一个弯。半山有一棵参天古树,树冠伸展状如华盖,树荫下、泉溪旁有一块顶部平整的山石露出地面。

水无痕很喜欢这个地方,空中一挥袖,以法力扫净山石上的落叶与浮尘。她落在山石旁正准备入坐,突然眼神一亮,只见山石下临近泉流的一侧,生长着一株朱红柄、扇叶带着浅紫光华的灵芝。

这就是传说中的紫石芝吗?紫石芝不似普通紫芝,与平常药用的赤芝非常像,一般外行人根本分辨不出来,主要区别有两点:一是紫石芝生长在山石上,确切的说发菌于山石露出地面之处,周围的环境也很特殊;二是紫石芝生长的速度相当慢,往往十余年都没有明显变化。

只有生长到三百年以上,扇叶上才现出浅紫色的光华,表示药性已完全长成。

水无痕朝天拱手,又转身朝凤仪山主峰长揖,这才小心翼翼摘取了这株瑞草,她非常高兴,这一次拜访青漪三山果有仙家福缘,半路上竟能采得如此珍贵的灵药。然而她刚刚露出浅笑,脸色就突然一变,只听山石上有个怪异的嗓音道:“哪来野丫头,采走了本大仙看中的灵芝草,快交出来,然后磕几个响头。”

水无痕已收起紫石芝飞身而起,落在山涧对面的一株矮树上,她的修为已在脱胎换骨中途,与世间各派弟子中已相当不低,却没有察觉有什么人来到身边,心中如何不惊?

等她看清楚来人,却又差点笑出声来。只见山石上不知何时站着一个奇形怪状的“人”,此人穿着花花绿绿的彩衣,屁股后面还伸出几根长长的羽毛,最搞笑的是他蒙了面,戴的不是面纱也不是头罩,而是顶了一个腌咸菜的泡菜坛子。

泡菜坛肚大口小,也不知他的头是怎么钻进去?坛子把脑袋罩住,连眼睛耳朵全部闷在里面,倒是坛底有个破洞,露出一截如孔雀冠状的羽毛,不知是他自己头上长的还是插上去的?此人捏着嗓子说话本很尖锐,可在坛子里面又显得很闷,声音像鸡又像鸭。

“阁下何人?”水无痕手按剑柄问道。

“这里是凤仪山,我此刻就是凤凰大仙。”怪人昂泡菜坛答道。

“有你这样的凤凰吗?”水无痕看他的神情颇为怪异。

怪人:“你没听说过那句仙家口诀吗?‘虎落平阳娶犬妻,顶缸凤凰不如鸡’,真是少见多怪!”

这人有毛病,水无痕不想再纠缠下去,抱拳道:“凤凰大仙,你自在山中称仙,在下告辞!”

她转身刚想走,怪人一张双臂飞上半空拦住去路,喝道:“想走,哪有那么容易?”

水无痕停住身形,运转法力凝神戒备,冷冷道:“素不相识,在山野中偶遇,你待如何?”

怪人的声音有几分戏谑:“我在天上飞啊飞,凤影在山上追啊追,低头看中一根草,却被你采跑了,快快交出来!”

难道是来争夺的灵药的?水无痕沉声问道:“你可知那是何草?”

“不就是灵芝嘛,山里有的是,当我不认识吗?你能沾花惹草,我就不能吗?……嗯,小丫头长得很美,我们来玩凤凰捉小鸡好不好?我是凤凰你是小鸡,捉住了让我乐一乐。”

“无耻妖孽!”水无痕面寒如冰,剑已出鞘,一道剑光直取空中的怪人。

……

同一天中午,从凤仪山以南翩然走来一位青年男子,足不沾尘速度极快,他右手牵着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正是云缥缈与梅应行。云缥缈的修为在脱胎换骨中途,勉强有飞天之能,但是带着另一个人走这么远的路,并未飞游而是施展神行之法。

来到凤仪山下,云缥缈停下脚步问道:“行儿师弟,你是想去长江玩水呢,还是上山找紫石芝?”

“上山。”梅应行很干脆的答道。

这么大一座山,去找一株不知何处的紫石芝,无异于大海捞针。但有俗话会者不难,梅应行想起祖师爷在笔记中关于紫石芝的批注,叫云缥缈先沿山脚查看有无泉溪流下,再沿溪涧而上看看旁边有没有冠如华盖的古木,然后再看树荫下的泉流边有没有露出地面的山石?

这是寻找紫石芝最精炼的方法,至于能否找到,就要看运气了。

云缥缈很快在不远处发现了有一道山泉流下,带着梅应行沿溪涧而上,山野无路杂树丛生沟壑纵横,没有修行神通是无法通行的。一路走入深山,山势稍缓有一小片林间空地,溪边有一块巨石,云缥缈带着梅应行落在巨石上向前方远望,看看何处有参天古木。

就在这时,前方突然传来呼喝之声,山林飞出两道人影,一位劲装女子手中剑光四射翩若惊鸿,口中喝道:“淫魔,我和你拼了!”

只见一位形状奇异的妖怪,身穿五彩花衣,脑袋像个闷坛子看不见五官,在空中怪笑道:“小鸡姑娘,你就喊吧,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别跑啊,乖乖过来,让本大仙乐呵乐呵。”

妖怪中手的法宝是一支羽毛,状如雁翎边缘锋利,舞动间法力挥洒激荡,尽数接下剑光,还带着奇异的乐音荡漾,音波之力竟封死了女子的八方退路。

再看那女子秀发披散,左右冲突皆不得脱身,形势已危危可岌。但她紧咬牙关粉脸含怒,冷艳的面容透着一股刚烈决然之意,出剑必尽全力。

不知为什么,一眼看见这女子,云缥缈心中就莫名一颤,升起一股强烈的怜惜之意。见此情景,哪怕行凶的妖魔修为再高,哪怕是飞蛾扑火,云缥缈都要上前相救。

说时迟那时快,云缥缈剑已出鞘,正想叮嘱梅应行快藏起来,梅应行已经抽出一根紫藤枝大喝道:“姐姐别怕,我来救你了!”

云缥缈赶紧一把提起梅应行,将他扔下巨石后面,悄声喝道:“行儿躲好!”

激斗中的水无痕彷佛听见一个孩子的声音远远喊道“姐姐别怕,我来救你了!”随即就见空中一道剑光矫若游龙,直取对面妖魔项上的?——泡菜坛!

相助者却不是小孩,而是一位白面黑须的俊逸男子,也来不及多问,两人分别挥剑攻向妖魔。那妖魔好生了得,竟似早已察知有人来袭,手中羽毛一引身形移位,不仅同时接住了两人的剑势,而且将云缥缈引到了另一侧,形成与水无痕并肩作战之势。

紧接着妖物手中羽毛画出一连串的圈,无数羽状的光毫飞出,随着奇异的萧音盘旋飞舞,将对面一男一女团团困住。云缥缈与水无痕汇合一处,妖物的法力甚强,一时之间压迫的他们说不出话来,立时结阵互为攻守。

云缥缈剑若游龙旋身而走,将他与水无痕护住抵挡妖物的飞羽攻击,而水无痕得此缓手,祭出宝剑飞击反攻,与妖物手中的羽毛相斗。

一般两人结阵合击,不仅要求修为接近,而且彼此之间要很熟悉,互相绝对的信任。比如梅振衣与知焰结阵之时,他的神宵天雷术可以全力出手没有一丝保留,因为他知道知焰在为他护法,对知焰的信任也没有一丝保留。

而云缥缈与水无痕,完全是两个偶然遭遇的陌生人,紧急情况下一瞬间就选择了联手合击,连他们自己都觉得意外。虽说这是对抗面前妖魔的最佳选择,但是他们做的也太自然了,无意之中就像事先演练好的一样,从头到尾竟没有一句话交流!

但他们今生毕竟是陌生人,学的也是两派剑法,事先没有真的演练过,剑势很难融为一体同进退,于是选择了一种很聪明的做法,一人全攻一人全守,剑势一尽立刻交替,激烈斗法中,进攻比防守消耗大得多,需要轮着来。

水无痕虽未说话,但一看见云缥缈,就有一种奇异的感觉——这人真是来救自己的,完全可以信任他。说不清楚为什么,就是一种直觉吧?同时还有一种怪怪的感觉——挺俊的一个大男人,怎么说话像个稚气未脱的孩子,还叫自己姐姐?

两人联手合击果然威力大增,妖物一时之间竟也无可奈何,虽然困住了对手不得逃脱,急切间也无法制服。凤凰大仙怪叫一声道:“哪来的臭小子,好色不要命了?我懒得陪你玩,快走,我放你离去,再斗下去可就不客气了,把小鸡姑娘留下就行。”

“休想!”云缥缈喝了一句,手中剑势之威丝毫不减,并无要离去之意。

这声喝很“正常”,不像是孩子的声音,水无痕暗语道:“这位道友,多谢相助!但我们恐非其敌,素不相识不必徒然为我送命。妖魔以音波驱法力困住我们,你不通音律无法突围,且全力抵敌,我以剑破音波,一有破绽你立刻就走不要回头。”

说话时正值水无痕主攻云缥缈主守,水无痕的剑在空中颤动,发出黄钟大吕之音,正要与云缥缈交替攻守之位。凤凰大仙又叫道:“你们这对小男女,说什么悄悄话呢?凤爪抓小鸡!”

随着这声大叫,妖怪手中的羽毛伸展十丈,轻飘飘的劈了过来,法力却比刚才强大的不止一倍,逼开了云缥缈与水无痕的身形。半空陡然出现了一支鸡爪般的怪手,眼看就要抓中水无痕的胸襟——这一次她是无论如何也躲不过去了。

千钧一发的危急关头,只听云缥缈厉喝一声宛如晴空霹雳,手中剑突然炸裂!

若仔细看不是剑炸开了,而是剑身上绽放出一朵耀眼的光团,随即化作一道刺目的长虹直斩凤凰大仙。青城剑派的掌门弟子的秘传绝技,裂刃飞虹术,威力巨大与青漪三山的神宵天雷有异曲同工之妙,但消耗神气甚巨不到紧要关头万不可随意施展,云缥缈也不过是刚刚炼成而已,第一次在真正的斗法中对敌出手。

妖怪似也不敢直入锋芒,空手的怪手随即收去,挥羽毛挡住这一击,只听“砰”的一声闷响,空中法力激荡。云缥缈说了一句:“音波已破,姑娘快走!”

妖怪手中的羽毛被斩成两段飘然落下,云缥缈的身形也如羽毛一般从半空落了下去。此时又听见咔咔几声响,妖怪头上的泡菜坛子化为碎片。

“这么厉害?我走了!”凤凰大仙一抱脑袋,身形化为一道流光而去,他竟然跑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