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五卷:双塔寺
第275回、跺地脉八方不动,锁灵枢江山永固

钟离权捻了捻胡须:“梅振衣将入山面壁反省,不能见外客。嗯,你也不算外客,随我来吧。”他将绿雪带入了三山洞天。

绿雪带来消息很令人吃惊——善无畏临走前跺的那一脚,斩尽了一身修行法力。

假如你有千斤之力,一次力举千斤,往后便再无力量了吗?这不可能。但也可能会累了或者身体有损伤,需要休息恢复。或者总是有一种力量与你僵持,在你一点点削去这股力量的同时,没有余力做别的事,清风仙童如今的状况与此类似。

斩尽法力又是另外一种情况,类似于斩化身之法,但斩出来的不是化身而是修行法力,因特殊目的与特殊的对象融合。善无畏那一跺脚,斩出了这一世之身九十余年所有的修行法力,全部散入九连山地脉中与新立的双塔融合,相等于不动明王历世寄身白来人间这一场。

九十余年的修行法力究竟有多强?这说不准,有的小妖修行上百年,法力仍然低微,而梅振衣修行五十余年,法力之强悍、手段之高超已远胜一般的仙人,至于善无畏这一世的修行法力,当然非同小可。

这么做有一个后果——借助那两座塔,镇住了整条九连山龙脉的地气。这两座塔基点的位置非常准,就在这条龙脉出敬亭入平原之处,如两根钉子锁住了龙肩,形成龙顿于地的格局。更巧妙的是,它利用了整条龙脉上所有的灵枢变化。

青漪湖中地气灵根升腾处,有三山洞天收拢;敬亭山蛟龙入海灵枢变化处,有清风借山神道场建立的金仙洞府汇聚;从往前的龙项入地处,有九林禅院宣泄化转精微。小小九连山地脉,是人间罕见的完整龙脉,又被这么多不可思议的高人动了这些手脚,隐然已成灵气汇聚的中枢,与天下根本龙脉昆仑群山一体相应。

插述一个问题,庆教寺门前的无顶双塔每座七层四面,塔上一共开有多少门?四七二十八,双塔应该是五十六道门,错,实际上是五十四道门,少了两个。因为落于塔基上的东塔第一层没有东门,西塔第一层没有西门,图样就是这样设计的。

梅振衣也精通风水运数、地气堪舆,如今已不亚于世上任何一位风水大师,当他与善无畏演法,神念中收到那两座塔的图样,再一看塔基,就明白双塔建成会形成什么风水局?在历代各种风水局中,它有个很特别的名称——八方不动江山永固局。

这种风水局只现于典籍记载,天下从来没有见到过,没想到在芜州这个特殊的场合出现了。

环境本身会对有关的人与事产生各种微妙的影响,风水并非是无稽之谈,其中有很深的学问与讲究。但是指望一个风水局去保证“江山永固”,纯粹是痴心妄想,这一局真正的蕴意与江山永固是两码事。可是很多俗人偏偏就信这些,或者另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尤其对于帝王家而言。(作者注:相关内容的描述请参照本书030回。)

这一风水局的出现,真正的作用等于将整条九连山地脉的灵枢运转给锁住了,无法再有变化,各道场灵气不受影响,但灵枢无法继续移转。举个不太恰当的例子,已建成的青漪三山不会有损,但若梅振衣事先没有建成,此刻也无法再凿建洞天,当然也不会再出庆教寺一类的乱子与冲突。

之所以说这个例子不太恰当,是因为这个风水局是在九连山龙脉目前的基础上形成的,若没有青漪三山与神木林,也不能成这一局。更恰当的例子,再比如原本龙脉尽头“地眼”所在的菁芜山庄,往后还可以居住以利休养生息,但却无法凿建仙家洞天了。

风水局也有“真局”与“假局”的区别,佛像落座还需要开光呢。梅振衣既然是行家,看出了这是“八方不动江山永固局”,当然不想使它成为真局。

想成为真局,首先这两座塔尤其是镇塔的琉璃宝顶一定要建成,其次对于这么特殊的风水局而言,一定要用神通大法力在建塔的过程中定住地气。梅振衣没有这么做,他就是建塔未定地气,其次他根本没有打算建琉璃宝顶,不论何时鸡鸣。

这样一来,别说真局,连假局都没建成。

但凡事都有例外,要看碰见了什么人。善无畏临走前跺的那一脚,斩尽一身修行法力,改变了两座塔的对应结构,梅振衣所建的东塔凭空大了一小圈,斩出的法力与塔身融合散入地脉,竟然做成了真局!

“八方不动江山永固局”显效不是瞬间,会随着九连山地气运转逐渐成形,直至完全锁住灵枢移转。梅振衣当时只想着离开去喝问提溜转,很难察觉出来,但绿雪身为敬亭山神却感应到了地气灵枢这一微妙的变化。

绿雪当然不懂这么深奥的风水局,她察觉到这一变化,就告诉了神木林中休养的清风。清风也没听说过“八方不动江山永固局”这个名字,但他一推算,就说出了这种变化的成因与它会导致的最终结果,于是绿雪出山来告诉梅振衣。

梅振衣这才知道,善无畏自斩一世修行,风水真局已布成,据清风的推算,这一风水局完全定形,需要十二年时间。

梅振衣向赶来传讯的绿雪道:“多谢山神告知,我已心中有数,清风仙童还好吗?”

绿雪答道:“清风上仙还是那样,临来前托我问一句话,这两天怎么未见提溜转巡山?”

清风突然问到了提溜转,绿雪不知何故梅振衣心里可是明白,原来清风也知道了梅振衣演法获胜的原因,不知他是像钟离权那样猜到的,还是像大天尊那样看破的?梅振衣并未多言,只答道:“这几日芜州仙界前辈云集,无需提溜转巡山。”

绿雪走后,梅振衣就开始琢磨怎么处置善无畏布下的“八方不动江山永固局”,看来这场演法并未真正的结束,他希望将之破去。

风水局能建就能破,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将那两座塔拆了。但这个办法万万不能轻易尝试,且不说它们是当着满天仙佛的面建成,善无畏临去前还说过:“老僧这就返回长安,终身不再涉足芜州,有你在时,不动尊明王不于人间显圣,以此双塔为证。”

这两座塔目前被仙家大法力掩去,凡人是看不见的,想拆不是那么容易,他可没有不动明王那种手段,说斩一世之身的修行就能斩,想拆塔须先破掩形,那么不论仙凡都能看见。

最要命的是,这个风水局叫做“八方不动江山永固局”,虽说借风水永固江山是一种妄想,但只要传出一丝风声,说正一真人要破坏国师布下的“江山永固”风水,会有什么后果?弄不好就是谋大逆的罪名!真说不准会有内行人讲出去,天下懂风水的高手不少,与皇室有关的高人也很多。

梅振衣本人倒不怕李隆基能把他怎样,但是整个梅氏家族其他那么多人可受不了!

最好的办法是根本别碰那两座塔,以世人不知也没法追究的手段破了这一局,办法倒真有,不论是毁了三山洞天是清风休养的神木林道场都行,但那样就太得不偿失了,拍死个蚊子却打掉半嘴牙,完全没有必要。

那么想破局只能用另外办法,在这个风水局尚未完全定形之前,于地脉上做别的文章,让它永远也无法成形。具体该怎么办?梅振衣一时也没想出来,反正还有十二年的时间,慢慢琢磨吧。这件事以及梅振衣与善无畏的演法,山中除了提溜转之外,未成仙的弟子一概不知。

钟离权“罚”梅振衣于山中“思过”不见外客,梅振衣就真的不见外客了,也不走出青漪三山,连乔散人告辞之时都未现身相送,这也不能怪他,毕竟师命难违嘛。这样一来倒也省了不少未知的麻烦。

梅振衣与善无畏这场斗法,有一家人意外发了大财,万家酒店的纪掌柜得了两千多两黄金。万家酒店以及老春黄酒如今是梅振衣与纪家合营,纪家占三成股份,梅振衣也将众仙家留下的黄金分给纪掌柜三成。

虽说纪掌柜不知道这回事,但梅振衣做事不欺己,还是命梅升将应分的“红利”给了他。万家酒店的老掌柜纪山城早已作古,如今的掌柜是纪山城的孙子纪思侯,他中年谢顶发髻稀疏,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大不少,人们都叫他“纪叟”。

纪叟从祖辈开始与梅振衣合伙做生意,这些年也赚了不少钱,算是芜州大富之家,但这一笔前所未见的巨资还是让他目瞪口呆。梅升并未多解释,连他自己都不清楚这些钱是从哪来的,只是按长辈的吩咐说道:“纪掌柜,这是仙人沽酒打赏,你应得,就收下吧。”

除了纪叟一家发大财,芜州全体官员被罚俸半年,芜州其他人并未受到任何影响。梅振衣于青漪三山清修谢客,山中弟子还是与往常一样各司其职,菁芜山庄中的梅应行每日上午去家塾读书,其他时间有樱宁姐姐陪着玩耍、乞丐师父指点修行。

如今芜州又多了一位成仙的肖妖王,他当年在无名山庄就喜欢与梅应行一起调皮捣蛋,这小子当然更开心。

一转眼,青城剑派弟子云缥缈在山中做客已经一个月了,这期间与众弟子相处的都很好,也经常到芜州城一带行游,还结识了梅家小少爷梅应行——被他拉到万家酒店吃过当地野味,还品尝了美酒老春黄。

按胡秋水与孤云川约定的时间,水无痕也快来了,此刻应该就在路上。这两个人的故事,梅应行也听谷儿姨娘私下讲过。这一天下午,梅应行溜回青漪三山,在法柱峰中找到肖妖王嘀咕了半天,与阿斑出山回去的时候,在青漪湖边正碰见游玩回来的云缥缈。

云缥缈一袭月白长衫,腰间悬剑,白面黑须相貌甚是俊逸,为人谦逊有礼,举止独有一种风雅气质。他在站住脚步抱拳道:“阿斑师弟,行儿师弟,你们这是要回菁芜山庄吗?”

梅应行看见他就眼神发亮,也不回礼,上前拽住他的袖子道:“太好了,正巧碰见云师兄,有一件事能找你帮忙吗?”

“行儿师弟有何事?但说无法。”云缥缈对他很客气。

“云师兄怕妖怪吗?”梅应行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

云缥缈看了行儿身边的阿斑一眼,心中暗道这不就是妖怪吗?很有礼貌的回答:“当然不怕。”

梅应行又道:“我看祖师爷孙真人留下的笔记,上面记着出芜城百里,临长江的凤仪山上,他老人家见过生长了二百年的紫石芝,因其药性未成并未采取,留待有缘人得之。”

云缥缈:“我亦十分敬佩孙老前辈,但这关妖怪何事,你找我又有何事?”

紫石芝是一种非常难得的灵药,专治各种外损导致的内伤——这种伤是最难直接医治的,只能以调养为主,辅以维护炉鼎脏腑的灵药。它生长的环境十分特殊,必须是不论风水还是风景都特变灵秀的地方,而且还得在参天古木的树荫下,长年不断流的泉溪旁。

一般的紫石芝都可以入药,但只有生长到三百年以上,才能具备最完全的药性。假如在生长期间环境变了、古木死了、泉流断了,紫石芝也会枯死。枯死后三年外形不变药性也不变,若一直无人采取,最终会化为尘土。

青漪三山中也有紫石芝,但只有区区数支,其中一支在法柱峰脚下生长了近二百年,是提溜转早年巡山时发现的,其他的几支都是梅振衣后来种植的,生长皆不到三十年。至于千年以上的紫石芝,在一般人看来只能是传说了,据说有续命之功。

也只有清风与明月这种人才能拿得出千年紫石芝,明月曾送一支千年紫石芝给初到闻醉山的乔散人,清风也在洛阳送了一支给白牡丹,那是他们在药田中培植的。紫石芝在野外环境中很难自然生长上百年,孙思邈遇到的那支已经十分罕见了。

按孙思邈的记载落笔时间算,迄今正好一百年,如果凤仪山中那株紫石芝还在的话,药性应该完全长成。梅应行溜进父亲的书房翻看祖师爷留下的典籍与行医采药笔记,恰好看见了这一笔记载与关于紫石芝的注解。

“书房中那么多典籍,我随手一翻恰好是这一页笔记,说明我就是祖师爷说的有缘人啊。明天十五逢望日,家塾放假一天,云师兄能不能带我去一趟凤仪山?我碰碰运气,假如采到了紫石芝分你一半。”梅应行解释了一番,又拽着云缥缈袖子扭来扭去的央求。

云缥缈笑道:“原来是这么回事,当然乐意帮忙,但以我的修为御器飞天尚未精熟,一次难以飞游数百里,你为什么不找师兄们呢?”

梅应行哼了一声道:“刘海、胡春、元充、龙腾他们根本没空,应愿劝我说那株紫石芝恐早已不在,要我不要乱跑,她也指望不上了。徐妖王还吓唬我说凤仪山有可厉害的妖怪呢,要我别去,就连阿斑明天也被刘海大师兄叫回山考修行功课,只有来找你了。……云师兄如果明天也没空,或者怕妖怪,那就算了,当我没说。”

嘴里说算了,可他仍然抓着衣袖不撒手,看那架势假如云缥缈不答应,他能顺着袖子爬到人家身上去。

云缥缈无可奈何的点头道:“我明日无事,就陪行儿师弟去一趟凤仪山吧。”

凤仪山离芜州边境百里,离州城近二百里,在长江边上,虽说山野中无人,但是距离四周繁华人烟处都不算太远,从未听说那附近有什么厉害的妖物,想必是吓唬小孩子不要乱跑的言语,毕竟山野深处总有凶险。

那一株紫石芝极可能早已不在,野外自然生长的紫石芝这百年间会遇到各种状况,随时都可能会枯死,前去寻找的希望十分渺茫。但梅应行如此央求,云缥缈也就答应了,就算陪着这位调皮的小少爷出去游玩一天吧。

梅应行并不是真的不懂事,他对采到紫石芝根本没抱什么希望,就是想把云缥缈带出芜州,在半路上“偶遇”水无痕。山中已有一位妖仙告诉他,明日午后水无痕将渡过长江,她走的那条路恰好穿过凤仪山。

但梅应行也没想到一件事,凤仪山中那株生长了三百年的紫石芝居然还在!

……

第二天午后,凤仪山脚下野外无人之处,远远只见长江对岸有一女子仗剑而来。她姣好的面容上神情有些冷,弯弯的细眉漂亮的丹凤眼,眼梢微微有些上挑,穿着淡蓝色的劲装,腰间束带,显得曲线玲珑的身姿不失挺拔英武之气。

唐代雌风大盛,但是一位女子劲装仗剑孤身行走也十分罕见。怎么形容她给人的第一感觉呢?两个字——冷艳。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