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五卷:双塔寺
第274回、神君获胜叹三声,一笑顿足揽阴神

梅振衣有一个选择:把速度放慢下来,让大家都看见他无力为继,在鸡鸣前勉强建完这座塔。而开元三大士也随着他的速度放慢下来,给他一个面子,双方不分高下。

但梅振衣没有打算这么做,他就想一直尽全力不变,坚持不了就停下来,也不把这座塔顶造完,看善无畏怎么办?这样一来他展现了最大的神通,只尽全力无所谓胜负,就算善无畏也停手,那也是梅振衣主动先让。

梅振衣刚刚准备停下动作,手中的拜神鞭尚未收回,远处传来一声鸡鸣,不是妖鸡不是仙鸡,就是农家芦花鸡,一声起就是一片,四野八乡的公鸡全部在此刻打鸣。

……

“未到寅卯之交,天光未动,这芜州的公鸡怎么瞎打鸣呢?”在青漪三山的方正峰上,肖妖王晓鸣挠着后脑勺嘀咕道。

“你问谁呢?我们又不是鸡,怎会知晓?”张妖王在一旁好气又好笑道,同时向徐妖王发出一道神念:“这只鸡看似又愣又冲,倒也不傻。”

“那是当然,傻子怎会成仙?”徐妖王回神念道。

……

演法闻鸡鸣而止,鸡叫声传来,双方同时停止了动作,这种高人演法自然不会作弊,就算有谁想偷摸加一块砖都不可能,这一片空间的法力波动瞬时凝固——有那么多高人在万家酒店中,心念同时一起,梅振衣以及开元三大士谁都动不了。

公鸡这个东西不像现在的闹钟,不可能那么准点,随着天光时节变化,早打鸣晚打鸣都有可能,仙家高人还能和鸡计较吗,而且它也不会影响演法的结果。开元三大士的动作虽然不比梅振衣的快,但也不比梅振衣慢,一丝不增一丝不减,两座塔建筑成的进度完全一样,一块砖都不差。

按这个时节,今天的鸡早叫了半个时辰,却导致了另外的场面。一是双塔的琉璃宝顶没有建成,这倒没什么,因为梅振衣本就不想造顶。二是梅振衣从头到尾建塔神速一直没有变化,到结束时丝毫不落下风,对于他来说不落下风就是占尽上风。

梅振衣与善无畏对待演法的态度是不一样的,开元三大士一直与对方保持着同样的进度,演法不论什么时候结束都是不分高下的结果,而梅振衣已入忘我之境,只管自己全力造塔,甚至不理会对方建造到什么程度,直至鸡鸣而止。

在万家酒店二楼临窗的座位上,背对窗户的镇元子呵呵一笑,端杯道:“此番演法好生精彩,恭喜钟离仙友调教出如此出色的弟子,也佩服善无畏国师的气度!”

随先生却轻轻摇了摇头道:“大仙且慢下结论,梅振衣的塔上多了一块砖。”说话时瞄了一眼左手边的法舟和尚,表情有点想笑又忍住了。

镇元子的脸色变了,以他的神通根本不用回头看,也知道两座塔是一模一样,怎会凭空多了一块砖呢?随先生这句话声音不大,但楼上楼下的仙界前辈都听见了,很多人为之变色。

钟离权一挥衣袖推开了窗户,看样子想呵斥徒弟,当着这些前辈的面又不好开口,表情很古怪的僵在那里,眉宇间有担忧之色。

“其实梅振衣一直就多一块砖,最后一瞬才放到塔上。”随先生又补充了一句,却没有具体解释其中的玄妙,然后转头冲钟离权道:“差点忘了恭喜你了,无论有事登门还是无事闲游,欢迎到天庭做客。”

说完这句话他一挥衣袖,身形凭空消失于座上。他这一走,楼上楼下的客人纷纷施展大神通离去,最后只剩下三个人:钟离权、镇元子、关小姐。

关小姐没有施展大神通隐去身形,而是站起身来看着窗外微微叹了一口气,施施然走下楼出了万家酒店,向着芜州城方向而去。镇元子看着随先生的座位也微微叹了一口气,他与玉皇大天尊的修为不分上下,都是金仙境界的极致,但今天玉皇大天尊却高出他一线,看破了他没有看透的玄机。

镇元子站起身朝钟离权一拱手:“告辞了,有闲暇再来万寿山,镇元时刻欢迎!”

这些人走了,桌子上却没空,留下了一堆堆金锭、金块、金沙,是这十天的茶钱与酒钱,以黄金等量相付,他们当然没有一个会赖账的。

……

梅振衣与开元三大士已经落到庆教寺门前的空地上,面对面的站着。一左一右两座七层无顶方塔相隔十丈,在夜色中静静的矗立,被众仙家的大法力隐去,凡人不可见,只有仙家神识才能发现此处一夜之间凭空多了两座塔。

这么高大的建筑,就算凡人能看见,也分辨不出区别,但此刻以仙家神识扫过,会发现东边那座塔上多了一块砖。放的位置不是很准确,微微有些歪斜,也没有在塔身上砌好,就似鸡鸣时众仙家封住了双方的法力,梅振衣收回拜神鞭的前一瞬匆忙落下。

这块砖不是梅振衣放的,真的不是他放的,在众仙界高人面前,什么人能搞出这种花样呢?梅振衣心中有数,自己也并未违反演法的约定,事已至此也就不必再啰嗦了,他什么都没解释。

善无畏面沉似水,犹张八臂,这个结果也完全出乎他的意料,这番演法他一让再让给足了梅振衣面子,众仙界高人事先也推断了不分上下的局面,最终梅振衣居然赢了!

“老僧这就返回长安,终身不再涉足芜州,有你在时,不动尊明王不于人间显圣,以此双塔为证。”良久之后善无畏缓缓开口说道,然后合什行了一礼,转身就走,金刚智与不空紧随他的身后一言不发。

“国师慢走!”眼看善无畏的身形就要消失在西方道路的远处,梅振衣拱手长揖打了声招呼。

“梅真人不必客气!”善无畏没有回头,行走中狠狠的一跺脚,收回了多出的六只手臂,身形又恢复了正常。

这一脚跺的好重,就听轰然一声响,庆教寺顷刻坍塌成为一片碎砖瓦砾,而梅振衣也被地上传来的一股大力震飞到天空。神识晃动查觉到东边那座塔陡然间大了一圈,虽然这一圈的尺寸很小,凡人肉眼几乎分辨不出来。如果从善无畏跺脚的地点向这边看来,由于视觉的透视误差,这两座塔显得一模一样大。

善无畏一路北上,回京复旨时已是次年正月,他向皇上李隆基请辞国师要返回印度,李隆基未准。于是善无畏在长安闭门不出,三年后圆寂,在人世间共九十九年岁月。这些都是后话暂且不提。

梅振衣被善无畏一跺脚震飞到天上,未再落地,转身沿九连山脉方向飞去。他没有径直回青漪三山,经过妙门山上空时突然落了下去,身形隐入一处温泉旁的岩壁中。

岩壁中居然有一座小小的修行洞府,洞府中的法座就像乡下巫婆做法时搭的台子。梅振衣隐身而入立刻祭出黑如意,龙魂雾影盘旋而出隔绝了内外声息与神识,然后祭出拜神鞭一抖,啪的抽在地上,喝道:“你出来!”

就听哎呦一声,拜神鞭里钻出一道无形的阴风,在地上提溜一转化成提溜转的身形。

“你是什么时候躲进拜神鞭的?”梅振衣沉着脸问道。

提溜转缩着肩膀、抱着手、低着头,眼睛偷偷往上瞟,就像做错了什么事一般弱声说道:“两天前,你进玉真公主房间说话,未带随身法器,我就钻进去了。”

梅振衣:“你在拜神鞭里躲了两天两夜?”

“嗯,就想看热闹。”提溜转的声音就像蚊子哼哼,实际上连蚊子哼都不如,因为平常人根本听不见。她见梅振衣没有继续责问之意,胆子又变大了起来,抬头道:“有什么不好吗?既然演法,就要全力求胜,你本来就是这么想的,况且你并未犯规。”

提溜转说的对,梅振衣并未违反演法的规矩,他回答善无畏的话是“以演法之规,我同意你方三人联袂下场,只要我方不超过三人则可,难道站在你面前的对手,超过三人了吗?”他与提溜转是两个的确没超过三人,提溜转也是青漪三山弟子。

联袂演法须是修为一体之人,而提溜转与梅振衣的修为完完全全一体,别忘了她的修为是怎么来的?

阴神之身无形,也无法服用各种灵丹,梅振衣以神农百草鞭术,将它的阴神之身与九转紫金丹同时化入鞭中,凝结成实形,相当于炼成了一枚举世独有的“九转紫金提溜转丹”。也就是说提溜转完全可以与拜神鞭化为一体,如果不动用这件神器施法,连梅振衣自己都察觉不出来。

提溜转擅长潜伏行迹,曾躲在岩壁中,梅振衣的仙家神识也没发觉,但钟离权发现了把她揪了出来。而当她与拜神鞭化为一体时,连钟离权都发觉不了,除非亲自使用这根拜神鞭,或者与使用这件神器的人相互斗法。

偏偏善无畏并未与梅振衣相互斗法,他们只是各自演法造塔而已,旁观者比如镇元大仙也没有发现其中的玄妙,倒是随先生眼界高出一线,竟然看出端倪来了。

随先生是否看见了提溜转?这不太可能,因为提溜转当时的情况就是与拜神鞭一体不分彼此,她相当于为法器增添了一种奇异的妙用,随先生看见的应该是提溜转偷摸炼的那块砖。

演法刚开始的时候,梅振衣祭出拜神鞭没入敬亭湖中感应湖底淤泥,以此为引施展神宵天雷术隔空摄来淤泥炼塔砖,提溜转趁机也在湖底取了一大块淤泥。梅振衣收回拜神鞭的那一瞬感应到提溜转躲在里面,因此眼中神色一变,但此时演法已经开始无法中断,他也就顾不得理会了。

等演法正式展开,那种大法力笼罩的场合,提溜转小小的阴神地仙自然无法再隔空取物,她只以那一块淤泥炼成了一块青砖,但是根本就放不下去。所以随先生会说:“其实梅振衣一直就多一块砖。”

等到演法闻鸡鸣而止,诸位观战的金仙、菩萨心念一起封了场子,也等于阻断了双方的大法力,包括拜神鞭中提溜转的法力,梅振衣将无形鞭梢从塔上收回的时候,那块早已炼好的砖就不受控制的落在了塔上。——因为这块砖,梅振衣赢了。

“梅公子,既然赢了,你为什么不开心?难道是我做错了吗?”提溜转见梅振衣面带忧色沉吟不语,忍不住又问道。

梅振衣叹了一口气:“不,你没做错什么,但是你那一块砖将我推到了一个高处不胜寒的位置。清风仙童以一千三百年金仙法力都没有做到的事情,让我给办到了,而我本无那种修为,你可知道后果?”

提溜转:“没有那种修为就炼呗,胡春现在也没有上天庭劈山救人的修为,你不是也准备帮他吗?至于后果,演法论高下已定,谁还能找你算帐吗?”

梅振衣又叹了一口气:“算帐当然不会,约定也会遵守,但众仙界高人推断的结果是不胜不负,命人登门带话,其实就是一种劝诫,而我未听从。往后我若有事,佛国除了韦驮天之外,也再难求他人了。而天庭众仙若想帮我,恐也有所顾虑。”

提溜转突然变得有些激动,原地转了一圈摇头道:“劝诫?那是劝诫善无畏的不是劝诫你的,谁都没认为你会赢,连你自己都没料到,不胜不负就是给你面子,好下台阶了结此事。”

梅振衣又长叹一声,这已经是他连续第三声叹息了:“我本就没想胜负,那只是他们的事,我只是尽力而为,最后却意外而胜,不仅是我的意外,而且也是漫天仙佛的意外。”

提溜转上前抱住梅振衣的胳膊:“既然如此,你叹什么气呀?胜了又如何,败了又如何?你这不就是尽力而为吗,我与拜神鞭一体,与你有区别吗?谁要是意外,就让他们意外好了!”

梅振衣看着提溜转若有所思,眉头渐渐展开,最后竟然笑了,伸手搂住提溜转一跺脚道:“叹气也叹够了,你说的对,胜了就胜了,谁要意外就意外好了!”

……

梅振衣飞出妙门山时,提溜转又躲回拜神鞭中,若有人看见也不会察觉,他与刚才没什么两样。梅振衣落到齐云观后的齐云台上,正是寅卯之交,本应公鸡打鸣的时刻。他刚要进三山洞天,就觉得后脖子一紧,衣领被人揪住,人也被提到了半空。

谁能对他这么无礼,当然是师父钟离权。梅振衣在半空缩着脑袋道:“师父,您老人家在这里等我吗?”

“我不等你还等谁?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钟离权在身后喝斥道。

梅振衣求饶道:“您老息怒,难道我演法获胜是错了吗?”

钟离权大声道:“演法胜负,都属缘法所致,当然没什么对错可言。但你要清楚,就你那两把刷子,与不动尊明王相差十万八千里,切不可因此狂悖不知恭敬,对方分明是相让于你,明白了吗?”

梅振衣在半空中也不挣扎,连连点头道:“明白明白,弟子万分明白!”

“明白就好!”钟离权左手提着他,右手重重的敲了他一扇子,一道仙风升起环绕,又悄然发来神念问道:“最后那一块砖,是提溜转干的吗?”

“正是,她躲在拜神鞭中,我事先也未察觉,您老好眼力,竟然看出来了。”梅振衣也悄然答道。

钟离权:“我没看出来,是猜的,我太了解那小鬼了,那种场合也只有她才能干出这种事,满座高人之中,也只有大天尊看出了端倪,他未言明,你也就不必声张了。”神念暗语的同时,他又气哼哼的开口喝问了一句:“你还有大罗成就丹吗?”

“我手边没有了。”梅振衣不解的答道,他的九枚大罗成就丹分成三份,知焰那里三枚,钟离权那里三枚,自己这三枚服用了两枚,又赐给梅毅一枚,钟离权应该很清楚,何故有此一问?

“我保管的还有,你拿去一枚,挑个黄道吉日,服丹闭关清修。”钟离权扔给他一枚大罗成就丹,梅振衣赶紧接住。

钟离权又喝道:“你这点微末道行,怎能与仙界前辈争锋?高人自有高人的风范,人家是不屑与你争胜罢了。快回山中闭门谢客,不能反省自己的修行所缺,就别出来给我丢人现眼!”说完话抬起一脚踹在梅振衣的屁股上,一脚把他踢进了青漪三山洞天。

钟离权经常在徒弟面前吹胡子瞪眼,还总用扇子敲梅振衣的脑袋,但是凌空起脚飞踹还是第一次,听他老人家的意思,分明是“罚”梅振衣于青漪三山中禁足不见外客。

钟离权刚刚一脚把徒弟踹入三山洞天,姿态好不威风,就听齐云台上有一女子的声音道:“东华上仙,我来的真不巧,有急事要告诉梅真人。”

来者是绿雪,这位树精从不愿离开敬亭山,上一次出山还是因为明崇俨之事,已经是五十年前了,此刻却又一次出山来到青漪三山洞天门前。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