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五卷:双塔寺
第273回、展妙手三身六对,造浮屠四门八方

善无畏脸色微微一沉,沉吟片刻随即点头道:“听闻梅真人俗家字放为,果有放为之风。”

他竟然没有再多说,也没有出尔反尔让金刚智与不空退场,就是开元三大士联袂斗正一,算是在诸天仙佛面前又退让了一步。梅振衣心中暗叹:“今日既欲退让,当初何必执意落笔呢?事情闹到非起冲突不可的地步,又在满天仙佛面前显示礼让,何必呢?”

善无畏又说道:“结善缘莫造恶业,今日演法论高下,彼此展示修为境界相印高下,莫出手互攻,梅真人以为如何?”

梅振衣:“这是当然,自古演法非相搏之功,互试修为印天道悲悯,你打算如何分高下呢?”

善无畏一指左右:“众金仙、菩萨这十日间在庆教寺门前立下塔基两座,我等今日演法,各自在塔基上建一座七层浮屠,同时出手,鸡鸣而止,先立成者为胜。”

梅振衣:“国师计较甚善,人虽将远去,却在庆教寺门前留下两座塔?此计不伤和气,我倒也没意见。假如鸡鸣而塔皆未成,如何论胜负?”

“所建更高者为胜。”善无畏答话的同时发来一道神念,是塔的图样,为七层四面空心砖塔,每一块砖与每层的外饰以及各种造像都清清楚楚。紧接着他一拍手,梅振衣一左一右凭空出现了两座青石台基,离地三尺高,方形,边长一丈八。

众仙界前辈来到万家酒店,这几天也不仅仅是喝酒品茶聊天,连演法的场子都给搭好了,就是这两座青石台。以建浮屠为演法比较,也不折不动尊明王的面子。梅振衣第一念想起了徐妖王,这位妖仙曾在无名山庄设计了十座俪玉玲珑塔,让他来倒是擅长此道。

“梅真人,请!”善无畏喝了一句,开元三大士都飞上半空,立于西侧的塔基之上,梅振衣也飘然飞身而起,来到了东侧的塔基上空,一场演法就此开始。

……

这天入夜之后,梅振衣刚刚从齐云观离开青漪三山不久,青漪湖上飞来一只五彩锦鸡,速度快如五色流光,落在五湖山庄门前化为人形。

镇守五湖山庄的胡春已被惊动,打开洞天门户迎接道:“肖妖王,深夜突然来访,有何急事?”来者正是龙空山妖王之一肖妖王晓鸣。

肖妖王上前一把攥住胡春的衣襟叫道:“出事了,出大事了!老张与老徐呢?”

“别在这里瞎吵吵,有什么话到方正峰上说!”张妖王突然现身一把揪住了肖妖王的衣领,腾空而起把他拽到了方正峰上,空中微感诧异的问了一句:“咦,你成仙了?事先连个招呼都不打,我记得你没这么早历天劫的。”

梅振衣今夜与善无畏演法论高下,除了知焰、乔散人与两位妖王之外,山中其它人并不知情,张妖王以为肖妖王说的大事是今夜的演法,赶紧把他拽上了方正峰。知焰等人也在方正峰上,虽然演法场所在百里之外的敬亭湖前,但是以仙家神通眼界,一样可以旁观。

等拽住肖妖王,张妖王才发觉有些不对,这位五彩鸡精竟然已经成就仙身。肖妖王的修为原本在十大妖王中是最低的,但是被其它妖王扔进奈何渊历苦海劫之后,精进反倒很快,刚刚达到出神入化的待诏之境,面临世间法的尽头。

一般而言,若天刑未至,待诏之地仙可以不主动飞升,等待天刑来临,那样历劫的把握更大。可是这位肖妖王做事有点出奇,他主动飞升了,而且成功了,因此出乎张妖王的意料。

来到方正峰上,徐妖王也过来道:“今晚芜州当然有大事,你也赶来观看吗?别瞎叫,让晚辈弟子都听见了。……嗯,你什么时候成仙了?”

肖妖王叫道:“不是芜州有大事,龙空山出大事了,我成仙了!”

张妖王喝道:“我们都看出来了,谁还没成过仙吗?就为这点事大老远跑来乱叫唤!”

肖妖王直摇头:“不是不是,不是我成仙,那三头牛也飞升了,我追到仙界去看稀奇,结果他们没了!”

徐妖王一怔,上前揪住肖妖王道:“三见客飞升?以他的修行也该到了,怎会没了,难道历天刑失败?”

肖妖王还在摇头:“没失败,但是也没成仙,就是没了,他们三个其实是一个人,飞升时显而易见。我就是觉得好奇,所以才主动飞升追去仙界,看他搞什么花样?”

“你既然成仙,仙家妙语声闻不会吗?还这么罗里啰嗦杂七杂八的说话,快讲,是怎么回事?再啰嗦拔你的鸡毛!”张妖王与徐妖王一起伸手,一人扭住一只胳膊,把刚刚成仙的肖妖王按到了地上。

这时梅振衣已经来到庆教寺门前与善无畏说话,徐妖王等人不想再听肖妖王啰嗦打岔。

“青牛,他是青牛金仙的历世修行化身。”肖妖王趴在地上嚷道,这回他学乖了,说话的同时伴随妙语声闻,解释了事情的经过。话音一落时间不知过去了多久,张妖王与徐妖王也松了手,众仙家仍站在方正峰上以神通遥观梅振衣与开元三大士演法造浮屠。

程妖王见仁、孙妖王见智、彭妖王见业,是最早来到龙空山的“三”大妖王,号称龙空三见客,当时就有出神入化的修为,这三个人其实是一个人,但长年以阳神变换分身显相,搞得就和三个人一样,直到前不久才被张妖王看出破绽。

不久前这位青牛精历天刑飞升了,飞升时当然现出了三合一的本相,肖妖王觉得稀奇,想揪住他问一问究竟在搞什么鬼?但是怎么等也不见青牛精回来,肖妖王一着急,自己也主动飞升历天刑,想去仙界找青牛精,他的脾气在众妖王中是最冲最愣的。

肖妖王被天刑劈得晕头转向,在无边玄妙方广世界里找不着北,这时忽有法力接引,如鸿蒙开辟,他来到了一处广漠仙界,有一个人出现在他面前。

这人长的挺怪,鼻头又粗又宽,一双牛眼,头上还有一对弯弯的犄角,犄角中间戴着一顶很滑稽的道冠,身穿阴阳太极袍。这人告诉肖妖王,自己名叫青牛,是一位金仙,这个地方就是太上遗留兜率天宫的外围道场。

兜率天宫虽在无边玄妙方广世界中,但没人能说清楚它是怎么来的?玉皇大天尊开辟天庭仙界时,兜率天宫自然而然就出现了,大天尊以灵台化转之功将天庭仙界与之连为一体,由此证悟了金仙境界的极致。这里是整个天庭仙界的圣地,众金仙祭拜太上之处。

至于青牛,是太上人间显相为老子,出函谷关时所骑的那头牛,后来老子不知所踪,青牛也悟道修行成仙,飞升之后来到的地方就是兜率天宫。青牛在兜率天宫修炼千年,也成就金仙,为了纪念自己的出身,化形的相貌仍然带着牛的特征,法号就叫青牛。

至于龙空三见客,真的就是一个人,是青牛金仙五百年前斩出的历世修行化身,如今修行圆满飞升,自然是被青牛收回了。青牛金仙收回了历世化身的修行法力与各种见知,化身已被斩尽,世上自然不复存在龙空三见客。

青牛还告诉肖妖王一件事——善无畏与梅振衣将在芜州演法论高下,具体怎么论他已知道,就是在鸡鸣前建造两座浮屠,然后他将肖妖王送出了仙界。肖妖王立刻赶到了芜州青漪三山,一入山门就大声吵吵出事了。

肖妖王突然来访暂且不提,百里之外善无畏与梅振衣的演法已经开始。

……

以梅振衣的仙家法力,按图造塔应该是很简单的一件事,但不要忘了——根本没材料!

图样中塔砖的制式很奇特,附近没有,就算有他也不能去拆庆教寺和万家酒店的砖,而且每一层最外围还有特殊的花砖以及佛像砖,按常规的方法,需要建砖窑、制模、打胚,然后入窑烧成。这半夜功夫,仙家高人之间的演法,当然不能这么干。

梅振衣暂且没动手,看善无畏怎么办?既然是对方出题,那么第一块砖落下就等于定了整场演法的规矩。

开元三大士在空中一起挥动僧袍袖,对面的塔基上凭空多了一块砖。梅振衣以仙家神识感应到了,这块砖并非凭空而生,人世间是无法施展灵台化转之功的,它出自不远处敬亭湖底的淤泥。

湖底的淤泥是不能用来烧砖的,它含有大量的沙砾,还有水中植物以及落入湖中的枯枝败叶形成的有机腐质。但是开元三大士以大法力取湖底淤泥,烧结沙砾、炼去杂质成为塔砖,这种塔砖相当坚固耐久,足以数千年不坏。

过程说起来虽然复杂,但也就是一抖衣袖的功夫,而且周围看不出一点点变化来,一丝风都没有,敬亭湖面平滑如镜没有半点涟漪。——好厉害的大神通!

第一块砖出现,善无畏就等于划下道来了,湖底的淤泥有的是,谁都不缺材料,梅振衣要炼成与对方一样的塔砖,而且一丝不能惊扰凡人所见。假如在建塔的过程中惊扰了凡人,不用等塔建成,就已经算输了。

这不仅是仙家移转之功,也是最难的炼器功夫。说它难并不是因为高深,梅振衣身为炼器大宗师,连神器都能炼成,以湖底淤泥炼一块青砖当然是小菜一碟。但是难在两点,一是要瞬间而成接连不断,炼成各种样式的塔砖,相当于一夜成器愈万,二是丝毫不得惊扰敬亭湖面,神通玄妙运用到世间法的极致。

虽说众仙家高人推断演法的结果是不胜不负,善无畏也明确表示了相让的姿态,但梅振衣至少得有资格出场与对方演法,否则只是一个笑话而已。

第一块塔砖出现,开元三大士没有继续造塔,而是看着梅振衣在等。此时演法虽然开始,但只是出题的环节,还没有正式进入互相论高下的过程,梅振衣先得过了这一关才行。

梅振衣面不改色,一挥右手,袖中飞出一支银白色的长鞭,化为无形之雾没入敬亭湖中,没有惊起一丝水波,旋即白雾升起飞回到梅振衣手中。梅振衣收回拜神鞭的一瞬,眼神微微一变,似乎遇到了什么意外,但旋即恢复如常,凌空向下一挥鞭。

半空手持处还是银色的鞭身,向下逐渐散开成白虹、白雾、无形的银光,姿态十分潇洒,场景异常美妙。无形的鞭梢从塔基上扫过,也留下了一块一模一样的塔砖。

“请!”梅振衣凌空喝了一声,双方的动作陡然加速,两座塔基上青砖迭现围砌成圈,令人眼花缭乱。

梅振衣同时运用了两种独门绝技——神宵天雷术与神农百草鞭。以神宵天雷术隔空取湖底淤泥虽然神妙,但在仙家前辈眼里也不算很高明的手法,有各种移转法术都可以做到。但是梅振衣的神农百草鞭术冠绝天下、世间无二,众仙家前辈也是赞叹不已。

梅振衣是人间炼器大师,而他的炼药之道更在炼器之上,最早修习炼器之法就是借鉴炼药之道,他曾以拜神鞭同时炼制三炉大罗成就丹,此刻却用它炼制青砖,多少显得有些搞笑。但梅振衣此刻一丝都笑不出来,神情平静如水,双眼微闭如已入定。

左手掐诀引神宵天雷术,身形在空中踏步不止,凌空迈出神宵天雷踏罡步,右手银鞭舒卷,鞭梢散开在塔基上盘旋,一块块的塔砖凭空而现,按图样砌成。大约过了一柱香的功夫,第一层浮屠已经建好了。

对面的善无畏神色变得很凝重,他知道梅振衣有能耐按这种方式建塔,却没想到他能建得这么快!原本打算不紧不慢的随着梅振衣的进度造塔,也显得高深潇洒,现在看来不露出真功夫是不行了,否则反而会让梅振衣一开场就比下去。

善无畏有三点意外:一是梅振衣的修为如此精深,但这也不足惧;二是梅振衣的法术运用竟然如此巧妙,事先没有完全料到;三是梅振衣一开始就拼尽全力,一点余力都不留,以他的修为,这种速度是很难保持到最后的。

善无畏念诵一声佛号,一展身现出八只手臂,三大士身形散开,在半空围绕着塔基成品字形站立,三个人十二只手在空中连连挥动,塔基上的浮屠凭空而成。他们的速度与梅振衣一样快,一丝不增一丝不减,完完全全是同一进度,一柱香之后也建好了一层浮屠。

谁的手段更高明?当然是开元三大士!他们空着手站在空中身形未动,只是挥袖施法,砖塔平地而起。而梅振衣倒好,在半空接连不断迈出神宵天雷踏罡步,动作快的像虚影盘旋,而手中也祭出了一件神器。

但是换个角度来看,梅振衣可是一对三,一件神器不过是施展妙用而已,比不了对方还有两位高手相助。而且他的身份可是仙家晚辈,这么看上去反倒显得潇洒多了。

一柱上等檀香点完的时间是半个时辰左右,也就是现在的一个小时,梅振衣从刚入亥时开始演法,造塔的速度一直就没慢下来,到了寅时三刻,已经建到浮屠的第七层,再砌小半层塔身就该造图样中的琉璃宝顶了,那是最难的部分。

梅振衣微闭着眼睛,已经进入一种忘我的境界,毫无保留的施展全部神通,甚至完全没有理会对方的塔建到了什么程度,只是尽自己的全力而已。

建到第七层的时候,梅振衣觉得手中这支累若无物的拜神鞭变得越来越沉,渐渐重如山岳,很难像刚才那样自如的继续挥动了。他的速度虽然没有慢下来,神情与姿态也没有任何改变,但万家酒店中观法的都是些什么人?众仙界高人立刻就察觉到了这一变化。

梅振衣的手段虽然神妙至极,但与善无畏相比毕竟修为尚浅,还达不到法力深广不息的境界。如果是不是神农百草鞭术冠绝天下,如果不是服用过各种灵丹辅助修行精进,如果不是他自幼修习炼器之初,就以炼制一百零八扇吉祥软草蒲团等方式磨砺自己,追求坚忍精妙的极致状态,今天定不能以这种速度坚持到现在。

万家酒店中的众金仙、菩萨也看出来了,假如今天就是梅振衣与善无畏一对一,假如就是建前六层浮屠,梅振衣未必一定会输。

敬亭山上那一笔削去了清风一千三百年的金仙法力,不动尊明王的大法力也被缠绕了。此刻梅振衣建塔的速度已快到了极致,善无畏就算能保持一致,也很难比他更快。

但建到第七层时,大家也都能看出来,梅振衣已经是强弩之末。而开元三大士余力绵长,若建造最后的琉璃宝顶,可以轻松的胜过梅振衣的速度。

饶是如此,一对三演法能够斗到这个份上,梅振衣已经让诸仙家前辈惊讶不已。钟离权与大天尊、镇元子、法舟和尚同桌而座,眼神中有欣慰之色,面上不禁露出了微笑。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