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五卷:双塔寺
第271回、槛外莫谈门户见,山中立足发愿心

钟离权刚刚扯住梅振衣说话,知焰仙子从天而降,上前行礼道:“师父,原来您老人家也到了,万家酒店来了不少客人,楼上楼下都坐满了,皆是仙界前辈高人。”

需要解释一下,梅振衣设三关拦路,第二关是知焰仙子,本没有梅应行与樱宁什么事。但是徐妖王多嘴,将这件事告诉梅应行了,结果樱宁在一旁想了另一个点子,拉着梅应行设善棚布施。知焰一见如此,便没有现身拦路,只是祭出魂音阵让善无畏现出身形而已。

善无畏与清风斗法结束,梅振衣进入敬亭山,随后知焰也到了,却没有见到梅振衣,只看见绿雪抱着清风进入神木林,她在神木林外问了几句话,并没有见到清风。梅振衣在庆教寺上空与善无畏约战,知焰也赶到,还没来得及现身说话,就发现万家酒店来了不少客人。

别的人也许不认识,但是随先生她可是很熟,还有在芜州现过一次身的玉鼎真人,那位卖水果的关小姐、已经去了九华山的金乔觉,此刻都跑到万家酒店中坐着。楼上楼下几十张桌子全部坐满了,几乎没有一个凡人,甚至没有普通的仙家,除了一桌之外。

梅应行居然拉着樱宁到万家酒店来吃饭,特意对她介绍各种菜式,伙计认识行儿,从掌柜到跑堂都围着这一桌小心的伺候,今日客满人多,难免对其它客人照顾不周,幸亏那些客人并不介意。

楼上楼下的客人都很安静,偶尔交谈也几乎听不见声音,只有樱宁与行儿聊得很热闹,谈着昨天上午如何拦善无畏留步之事。主意是樱宁想出来的,行儿一个劲的夸她聪明,樱宁略带得意的微笑。而所有的客人都在饶有兴致的听他俩说话,神情不一各俱特色。

知焰一见这个场面,硬着头皮进了万家酒店,让行儿与樱宁赶紧走,又把掌柜的叫来,吩咐从即日起一连十天内,万家酒店昼夜不关门,哪怕夜间也挑灯开业。同时吩咐负责酒窖的梅大东之子梅升,调集一批梅家仆从轮番来酒店帮忙,当十天的伙计。

办完这些事,梅振衣已经回青漪三山了,知焰从后面赶来,恰好看见钟离权从天而降将梅振衣截住,她也落到妙门山中禀报。

钟离权一见知焰来了,这才松开梅振衣的衣襟,背手道:“敬亭山中究竟发生了何事,快细细道来。”

梅振衣也不多话,直接发送一道神念,将清风仙童从龙空山返回,到无名山庄玲珑塔法座上突然受到惊扰,直至在敬亭山中看见他腰间的那一笔朱砂迹,前后过程详细讲述了一遍。

钟离权皱眉头紧锁,下意识的揪着胡须道:“事情的经过我大致已清楚,只是不知那最后一笔的玄妙,现在明白了。绿雪那一箭本不该射,不动尊明王那一笔也不该落,真没想到清风竟有如此大神通!”

据钟离权的推断,清风被加百列闯关惊动,获悉善无畏立广教寺之时起,今天冲突的伏笔就埋下了。绿雪那一箭就是引善无畏上山,无论如何,善无畏不得不去,请旨削山神,是最明智的做法。

清风不愿意大毗卢遮那佛法座立于道场门前,但他没有与善无畏协商,就像善无畏也没有与他协商一样。清风不想藏着掖着,直接借绿雪之手射出那一箭,把事情挑明,多少出乎善无畏的意料,或者真如他自己所说——在有意无意之间。

善无畏上山有三次回头的机会。第一次在三关拦情之后,他可以在山门前宣读圣旨,名义上削了绿雪的山神位。但这一次他是不可能回头的,身为国师请旨而来,不能敷衍了事,若无修行还好说,既有大神通明白其中玄妙,就不能糊弄自己。

善无畏破三关上敬亭山,是真有神通境界,这是一条考验他的路。

第二次回头的机会是在落笔批中绿茶树之后,绿雪原身旋即被清风的大法力移走,并没有真正的伤到她。至此世间法已圆满,善无畏此来的任务完成了,清风多少有卖弄手段投机取巧的嫌疑,但也算给了善无畏一个台阶下。

假如善无畏此时罢手,清风欠他一个大人情,但善无畏继续找绿雪,清风也无话可说。

第三次回头的机会是最后绿雪无路可退时,清风以金身化入树中,不动尊明王那一笔可以不落。如果这时候回头,这场冲突就结束了,算是清风求饶而善无畏饶了他。而当时清风的意思,似乎并未希望善无畏饶了他,反倒建议他落下那一笔。

善无畏得理未饶人,如清风所愿,那一笔落了下去,事情最终就无法和解了。一笔削去此事的所有恩怨,接下来将梅振衣推到风口浪尖。就算清风不提出那个请求,梅振衣自己也要出面的,清风只是提醒他而已。

清风看上去吃了很大的亏,但仙家行事不能以常人眼光论,他以金仙修为缠绕了不动尊明王的大法力,这一手功夫不是人人能做到的,连钟离权都觉得意外,看来这位仙童自从天国一战之后,修为有所精进。不能说他达到了金仙修为的极致,但至少隐约已悟出门径。

那一笔,可以说是一种试炼,试不动尊明王到底有多狠,试自己究竟有何悟?清风究竟有什么收获,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钟离权也说不清。但有一点大家都看到了,清风借这一笔抽身而退,再有什么事情也烦不到他了,但善无畏却无法抽身而退。

以法力论,不动尊明王当然更高,以推演玄妙论,那一笔反倒落了下乘。

梅振衣出面在意料之中,但他采取的方式不是和解,不是劝说,甚至不是斥责,而是直截了当的摊牌,要约战驱逐。他驱逐的可不仅是善无畏,在云端喝破了不动尊明王的名号。这一下惊动了漫天神佛,谁也没想到一位小小的仙人会做这种事,连钟离权也没想到,差点以为徒弟吃错药了。

但是梅振衣话已出口,阻拦是来不及了,钟离权只能下界与他分说。

“善无畏为何要落那一笔?”知焰仙子思索着问道。

“他不得不落,这一笔的后果他也不能逃脱。”钟离权摇着扇子答道,见面前两位晚辈不解,又问了一句:“振衣、知焰,你们成就仙道之后,为师可曾再传法诀?”

“没有。”道侣二人一起摇头答道,不明白钟离权为何要问这一句话。

钟离权:“成仙之后,无诀可传,只有道可谈。为师今日,就要为你们开讲。”

钟离权竟然选在这个时间,为他们俩开讲仙家道法,梅振衣觉得时机有些不对,但又无法拒绝师父,正在疑惑间又听钟离权问道:“振衣与善无畏约战之事,没有告诉山中弟子吧?”

知焰答道:“没有,告诉他们也无用,这是仙家之事。”

钟离权:“那好,就不要让世间凡人与未成仙的修士获悉了,这确实是仙家争端之事。你们俩人就在此听我开讲。……提溜转,你出来!既然来了就不要回去,也一同听讲,不论领悟多少,算你有缘。”

妙门山中多温泉,钟离权突然一挥扇,一股法力将远处温泉后一道山壁中的提溜转揪了出来。这小鬼正化为无形之身,潜在那里偷听呢。

“提溜转,为何偷听我说话?”钟离权沉着脸问道。

提溜转身形一转,恢复了何贤姑的女子相貌,躬身施礼道:“我没有刻意来偷听啊,听说知焰仙子去了万家酒店,命梅升调集一批人轮值为伙计,让酒店十昼夜不歇业,我觉得奇怪,故此来寻知焰仙子问一问,不料却听到了这一段。”

“我怎么没发现你?”梅振衣也问道。

提溜转一指刚才藏身的山壁:“我遇到梅公子之前,也是有洞府的,你忘了吗,我在妙门山中修行了两百年,那里就是我平时的栖身地,再说我如今修行有成,最擅长的就是潜行。”

钟离权点头似是嘲笑道:“你在虚实之间,这般奇巧人间罕见,最擅长的修行确是虚实化形。”

“师父,您老人家究竟要开讲什么道法?”提溜转不欲多谈这个话题,又问起了刚才的正事。她原本称呼钟离权为上仙,后来也厚着脸皮与梅振衣一样叫师父了。

钟离权:“只有一个问题,何为门户之见?”

何为门户之见?钟离权问了一个很有意思的题目,手中仙风扇一翻一摇,众人的身形隐去,似乎进入一片奇异的空间中。钟离权要给弟子开讲仙家妙法,自然不会让人旁听,提溜转本没有这个资格听闻,误打误撞却碰上了。不论提溜转神识中能领悟多少,钟离权不似凡人那般开口,只以仙家妙语声闻开讲——

“门户之见”这个词究竟是贬义还是褒义?两者皆可,看你从什么境界来理解。未入门就有门户之见,妄谈、妄批自己不了解、不领悟的事,妄自尊大鄙夷或胁嘲他人,那是狭隘的偏执。

但是换一个角度,菩萨有没有门户之见?有!金仙有没有门户之见?有!善无畏有没有门户之见?有!钟离权有没有门户之见?有!梅振衣有没有门户之见?亦有!

从广义上来讲,若无守护宗门传承之心,谈什么修行?毕竟自己是从这一条道路一步步印证,才得到了大成就,应当尊师、尊法、尊道。假如青漪三山弟子不当自己是青漪三山弟子,不去自觉维护师门尊师,梅振衣会待见他吗?当然不会!

这种门户之见,如果跳出轮回成就真仙,会变得很淡,有观诸法无别之感,佛门也有观法无常之说。像寒山、易水那种仙人,留下法诀之后,几百年也不回碧山潭,让传人自结仙缘,这已经是一种超脱的存在方式。

但到了菩萨、金仙这种境界,“门户心”又会变得很重,否则也谈不了什么宏愿心与化形天劫。此时的门户之见已经不是常人所能理解的,它有一种广博的、接近于慈悲的概念,但要是穷究的话,仍然是门户之见。

菩萨如果不守护宗门,那叫什么菩萨呢?金仙不证道统,谈何成就?恐怕也只有到了太上、佛陀的境界,才能达到真正无差别的状态吧。这种门户之见并不是排斥性的,成就越高包容越广,比如清风就可自如的出入天庭、万寿山、佛国、天国等地,他能够亲身证悟各教的修行发愿。

到了金仙境界的极致,也是门户心的极致。这是一种非常吊诡的思辩,自己没有坚定的立足之心,谈何博大的包容?

善无畏那一笔很为难,他面对的不是别人,而是欲证金仙极致的清风。清风说:“明王,本若无情,就不必留情。”善无畏反问:“清风,你早知如此吗?”然后这一笔还是落了下去,身为不动尊明王,这一笔既落,他就要面对后果。

上述并不是钟离权的原话,而是提溜转的领悟,至于知焰与梅振衣领悟了什么,很难落于文字去描述。

“梅公子与善无畏胜负如何,师父能推演吗?假如他不是对手,您老人家帮不帮忙?”提溜转此时插话提问,问的是她最关心的事。

钟离权举起扇子欲敲她的脑袋,举了一半又放了下来,终究没有敲下去,叹了一口气道:“讲了半天,我都白说了吗?万家酒店楼上楼下坐满了仙家前辈,我要能出手,不是都插手了吗?”

提溜转:“那他们来干什么,都坐在庆教寺的隔壁?”

钟离权:“当然是来看这一战的结果。”

“这一战的结果如何呢?”提溜转的话又给绕了回来。

钟离权:“按振衣欲提出的条件,若他胜了,善无畏不得涉足芜州,这倒好说,但不动尊明王不得在人间显圣,这意味着什么?但若振衣败了,不动尊明王就是无理欺人了,所以他也不便胜。众仙家推断的结果,是不胜不负。”

钟离权对这一战的判断很有意思,没有谈两人之间的法力修为如何,其实清风腰间缠绕了不动尊明王的大法力之后,梅振衣可以与善无畏一战,不真的动手谁也不知道结果。而钟离权从另一个角度来谈论这件事情的最终胜负含义,是一个不胜不负的结论。

“既然不胜不负,那还动手干什么?”提溜转的问题没完没了。

钟离权终于敲了这小鬼一扇子:“你的话也忒多了!我说的不胜不负,不是现在已下的定论,而是善无畏的最佳选择,至于振衣目前的修为境界,还谈不上什么选择。以演法论高下,不演怎么论?”

知焰插话道:“若振衣真能与不动尊明王演法不分高下,也是了不得的成就。”

“胜了的话,不是更了不得吗?”提溜转还是忍不住多嘴,钟离权已经不再理会她的话了。

……

梅振衣回山之后,什么都没向弟子说,只是暗中与徐妖王、张妖王打了声招呼,这两位妖仙正在洗炼法器上的朱砂痕,暂时无暇旁顾,这一场演法他们也插不手。刘海等众弟子不知情,梅毅等众长老也不知情,青漪三山中就似什么都没发生。

第二天,有一位客人来访,梅振衣非常罕见的亲自单独接待,来访者是佛国普陀道场巡山护法熊居士。

好久不见的老朋友了,梅振衣将他迎入青漪三山根本重地方正峰上,在专迎仙家高人的东配殿中入座,周围没有旁人。熊居士先说了一句客气话:“梅真人设计斩灭梅丹佐,助韦驮天寻回佛心舍利,佛国诸菩萨深谢功德,我老熊也非常佩服!”

“斩梅丹佐,是我之愿,寻佛心舍利,是我之诺,不必特意言谢,倒是清风仙童与钟离师父帮了大忙。”梅振衣答话时并不居功,话锋一转又问道:“居士的结义兄弟清风遭遇劫数,您此刻都知道了吗?”

熊居士叹了一声,垂下一双如铜铃般的大眼道:“来之前我去了敬亭山,见过了清风老弟,前因后果与清风的状况已知晓。我不欲在人后谤尊明王,但那一笔的后果他是逃不脱的,就事论事,我本人也不希望看见他演法胜你。今天来是想找你叙叙旧,顺便告知你一些事。”

熊居士要告诉梅振衣什么事?就是佛国诸菩萨的态度,他们不会、也不能干涉梅振衣与善无畏已约定好的演法,来到芜州只是旁观,不论胜负如何,梅振衣与善无畏遵守各自商谈的约定。虽然梅振衣胜了有什么条件还没正式提出,要等到演法前才说定,但诸菩萨已经知道。

熊居士还带了一句话,假如“不动尊明王”胜了,不会对梅振衣提任何条件,虽然也未正式说定,但是熊居士事先告诉了梅振衣。

这算是“公务”吧,接下来就是两人之间的私谈了。熊居士以无语观音术道:“梅真人曾闯入地藏菩萨开辟的幽冥世界,听闻地藏喝问‘何为菩萨行’,你可知晓与诸菩萨打交道的玄妙?你已经打过不少交道了,眼下又正要了结一场因果。”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