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五卷:双塔寺
第270回、不动明王朱笔落,金身化树难逃情

善无畏转身朝着敬亭山上道:“仙童,你明知我不会回头,何苦有此一问?梅振衣设三关拦路,你呢?”这是仙家传音之语,凡人不得听闻。

清风沉默良久,缓缓道:“若向前推演,你选址在此立寺,因由已起,若再述前事,各教立道场于芜州,已无法推演了。国师此来,想论因果对错吗?”

善无畏摇头道:“非也,那一箭既出,论不清。我不谈此事,只奉旨消山神,缘起缘灭。”

清风:“绿雪留我之时,难免今日之事,那一箭,等同为我射出。”

善无畏:“今日我落笔削爵而已,不欲纠缠。”

清风长叹了一声:“善无畏,你若一步踏入此山,便是不动尊明王,我若不欲与明王结怨,就该让你削了山神位,能否问一句,一笔批下,绿雪会有什么结果?”

清风以仙家妙语声闻喝破了一个名号“不动尊明王”,善无畏不动声色反问道:“仙童精擅推演,为何还要问我?”

不答就是答,妙语声闻中梅振衣已经知晓,倘若善无畏一笔批下,首先会削了绿雪的山神位,断了她的原身与整座敬亭山地气灵枢的联系,其次也会一笔削了她这些年身为山神的修行功果,修为仍如四十六年前那个茶树精,与山神有关的一切缘法彻底断绝。

好大的神通啊!这么做究竟会给绿雪带来什么折损?谁也说不清,肯定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让一个已经长大的成年人,只拥有童年时代的力量,可不是意味着回到童年。

清风沉吟良久又道:“绿雪为我与明月守护道场近半百年,以山神之功护持金仙洞府,若因为一句交待招此折损,其责在我。”

善无畏:“仙童想怎样,要贫僧不奉旨吗?”

清风:“我既不能让绿雪承责,也不能阻止你落笔,明王,你上山吧,除你我之外,世上仙家此刻莫再入敬亭。”这一句话将梅振衣等其余的人都拦在了山外。

善无畏一整僧衣提笔上山,洞府结界自开,蜿蜒小径呈现。善无畏沿路而上,已经来到了半山的绿雪神祠前,他只看了法坛上的神像一眼,脚下并未停留,只往深山而去,身形在斑驳的竹影中穿行,出竹林、入野桃园、过望天石,已进入敬亭幽谷。

幽谷深处郁郁葱葱草木环绕,似乎没有尽头,怎么也走不到山神洞府的中枢神木林。善无畏一跺脚,面前突然出现了一条路,山谷就象雾影被吹开,又象被另一片雾影包围。周围的景色蒙胧间一变,他还站在同一片山谷中,但空间似乎不同。

前走几步,四周群山之间一片空旷的正中央,有一株两丈多高的茶树。这棵树与其它的大树不同,它的身姿并不是魁梧而是秀美。片片碧绿而细长的叶子窈窕舒展,嫩绿的枝条疏密有致,树干不是很粗,在山谷中亭亭玉立充满神韵——这就是绿雪原身的本来面目。

善无畏也变了,面露忿相,左右共有八只手臂,持剑、持索不一,第二只右手持着一支朱砂御笔,走上前去提笔绕树一圈,在树身上画了一道朱砂印。

眼见落叶纷飞,茶树迅速的枯槁,然而善无畏却眉头一皱——随着枯槁凋零,这棵树从眼前消失了,包括这一片山谷又像雾影吹开,恢复了刚才的样子。这是清风的大法力移转神通,善无畏虽批中了树,清风却把绿雪原身给移走了,只显示了枯槁幻象。

清风的移转之功冠绝天下,想当年移翠亭庵出山,连观自在菩萨神识依附的坐像都给送走了,更早的时候他还与镇元大仙合作,在明月的帮助下,将天地灵根完好无损的从昆仑仙境移到了五观庄,现在于山中移转绿雪原身当然轻车熟路。

不仅于此,他还移转山势,使善无畏找不到神木林。这时清风的声音传来:“笔已落,皇命已完,国师可以回头了。”

善无畏喝道:“你喝破不动尊明王,国师可回头,明王可回头吗?如此花巧手段非善了之道,莫自欺欺人!”

“我只是让你完成皇命而已,剩下的事,是我与明王之间了。”清风说了这句话,之后再无声息。

善无畏一步迈出,方向未变,但眼前所见整座山都在旋转,他八臂齐张喝了一声,山形立止,再一步踏出,又进入一片广袤幽谷,幽谷中又见一棵两丈茶树,他找到了清风移转绿雪原身之地。

仍然大步上前绕树一圈,提笔批罢,这棵树落叶凋零消失在眼前——又一次被清风的大神通移走,只显枯槁幻象。借着山势变化,善无畏又不知到了山中何处。

这是一场两位高人间的奇异斗法,清风没有一丝一毫攻击善无畏的举止,而是帮着绿雪原身躲避。世间法不过出神入化,这两人之间的演法不似清风与加百列相斗那样玄奇,清风携绿雪躲避,善无畏破法寻找,都是大法力之间的较量。

善无畏要上山批树,得找到这棵树才行。

这一番斗法时间不长,只有一天一夜,清风运转十二时方位,善无畏迈步破法,连批十二株茶树,都没有真正批中绿雪。到了第二日午后,善无畏再一次随山势移转,迈步进入神木林时,只看见清风仙童银丝羽衣飘荡,正站在茶树之前。

“仙童,十二时方位移转皆破,无所可避了。”善无畏提笔上前说道。

清风没有答话,长叹一声向后便退,竟然消失在茶树之内。这回轮到善无畏怔住了,提笔未落,立足树前开口问道:“仙童,你何苦如此呢?”

“我承其责,请批我身。”清风的声音不知从何处传来。

善无畏这一笔如果落下去,批的不仅是绿雪,而且也是清风的本尊法身。芜州风云汇聚,各教、各派之间不论有多少明争暗斗,表面上并没有起大冲突,但此时这一支笔,却等于将冲突公开化了,善无畏落还是不落?

“明王,本若无情,就不必留情。”清风的声音又传来。

“清风,你早知如此吗?”善无畏问了一句。

“然。”清风答了一个字。

善无畏点了点头,一笔落了下去,绕树一圈留下一道朱红色的印记,再看他手中笔朱砂已用尽,笔毫成了纯白色。

清风的身形从树中走了出来,树身上那一圈朱砂迹也消失不见,他面无表情的对善无畏道:“你来找绿雪,而那一箭应该由我担责,此事已了,谢谢你这一笔!……但从广教寺选址定,到敬亭山朱笔落,你自己也应有承担,休怪他人不客气了,下山!”他的语气有斥责逐客之意。

……

梅振衣一直守在敬亭山外,第二天午后,突然感觉到一股大法力澎湃涌动从山中传来,随即消散于风中,然后敬亭山的外围结界消失了。只见善无畏手中无笔,从山道上飘然而下,神情很凝重,甚至对山门前的梅振衣视而不见,径直往庆教寺方向去了。

梅振衣仙家灵识敏锐,忽然听见山中传来了绿雪的哭声,心中一惊飞天而起赶去查看。

在绿雪神祠外,清风据坐于地,背靠一棵碗口粗的青竹,面色惨如淡金,额头布满了冷汗。定睛一看其实他的脸色没变,也没有出汗,但在仙家神识中却有这种错觉。绿雪跪在清风的身边,双手牵着他的一只衣袖,正在哭泣,眼泪如断了线的珍珠落下。

本以为是绿雪出事了,现在看绿雪无恙,而清风不对劲,梅振衣失声问道:“绿雪,仙童怎么了?”

绿雪含泪伸手解开了清风的衣襟,这银丝羽衣是金仙法力所化,她小小茶树精怎么能解得开?然而却解开了,只见清风的腰间有一道醒目的朱红痕迹,环腰一圈宛如贴身束带。

“金身犹在,不动尊明王这一笔,削去了我一千三百年的金仙法力,若朱砂迹不消,我无法恢复。梅振衣,恐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再也帮不了你什么了。”清风睁开眼睛答道,声音异乎寻常的虚弱。

这句话换个人可能听不懂,比如绿雪就不是很明白,而梅振衣身为真仙却了解其中玄妙。修为是削不掉的,除非所行与心境自损,但仙身也可能受到损伤,比如梅丹佐在敬亭山一战损了本尊法身,躲到昆仑仙境养伤二十三年。

清风此刻并不是本尊法身有多大损伤,而类似于另一种特殊的情况,比如梅振衣在彭泽湖斩黑龙,连发一百二十八记神宵天雷,最后神气耗尽一头落下云端,后来回山修养了小半年才恢复。

可曾见过清风出现过这种状况?没有,对他来说几乎不可能出现,就算是加百列与清风在天国演法,分出胜负也没这么夸张。清风究竟修行了多少年?梅振衣不清楚,但自从他到了闻醉山天地灵根下时,就已是仙人,迄今已有一千九百零二年,成就金仙也有一千三百多年。

善无畏怎么做到的呢?梅振衣并不清楚,下意识的伸手扣住清风的脉门问道:“你要多长时间才能恢复,怎会这样?”

清风淡淡答道:“我也不知要多长时间,自从于玲珑塔上察觉变故,我就料到会如此,是我自取。”

听到这番话,绿雪泪水更多,扑簌簌顺着脸颊滴落,在一旁答道:“仙童托舍入我原身,受了善无畏批树一笔,除了敬亭山洞府外围结界消失,我无恙,但仙童却变成了这样。”

清风抬手拭了绿雪的一滴泪珠,抬头看着她道:“莫再流泪,你为我所流之泪,我终究要相还,再哭下去,怕我还不起。”

这一句话让绿雪不敢再哭了,暂时止住悲声。清风又转头说道:“梅振衣,当年你送我一座山,我也借你之手得到了大罗成就丹,除此之外,这些年来我是否帮过你很多?”

“那是当然。”梅振衣连连点头说不出更多的话,清风到底惹了多少麻烦又帮了他多少忙,连梅振衣自己都算不清。

“这一笔,为何如此之重?”梅振衣问了一个很不解的问题。

清风:“我的法力太强,这一笔不得不重,否则落不下去。……暂莫谈这些,能否请你帮一个忙?”

梅振衣:“请说。”

清风的声音很淡很虚弱,说出的话却很震撼:“逐客,有你在时,善无畏不得涉足芜州,不动尊明王不得显圣人间!”

“好!”梅振衣一口答应下来。以他的修为如何与善无畏相比?但清风话语中带着一丝微弱的神念,告诉他一件很玄妙的事。

善无畏那一笔,削去了清风一千三百年金仙法力,朱砂迹不退他便不能运用灵台化转之功,本尊法身的损伤也难以恢复。但清风也不是白挨这一笔,只要朱砂迹不退,不动尊明王落下这一笔的大法力就凝聚不散。

经此削减,再加上善无畏这一世九十余年的修行,梅振衣能否与他一斗?能!动手的结果也很悬,但清风已经开口,梅振衣一定会答应,不论是为了报恩还是其它的原因。

清风又说道:“你有杀伐心,亦有隐忍心,曾在昆仑仙境开辟无名山庄欲躲清静,但还是不得清静,那就自寻清静吧。”

这话说的很对,自从梅振衣把清风带回芜州,这里就成了表面平静的漩涡中心,各教纷纷在此立道场插上一手,企图以大神通推演局面,梅振衣成了一枚棋子。梅振衣一直在隐忍,直到善无畏立广教寺,梅振衣干脆去了昆仑仙境开辟无名山庄。

而如今的正面冲突终于发生了,清风要梅振衣下逐客令也有道理,理论上山神已削,不必再谈绿雪的事。但以修行人论,善无畏将道场立在金仙洞府门口,清风要逐的不是庆教寺这座庙,而是善无畏,或者直接说是不动尊明王。

这已经与圣旨无关,也与善无畏人间国师的身份无关,纯粹是修行人之间相论了。清风已无余力,却让梅振衣帮忙,或者说给了梅振衣一个出面撵人的机会。梅振衣一个小小的飞升不久的仙人,却要去驱逐不动尊明王,这件事的影响可太大了!

梅振衣在清风面前下拜道:“此事是我自己想做的,不能算帮仙童的忙,是仙童付出大代价在帮我。”

清风勉强一挥袖:“那好,你就去吧,不必担心我,这是我印证金仙境界的极致,所难免的劫数。无事莫再来找我,有事的话,找我也没用。……绿雪,送我去神木林。”

绿雪抱着清风起身,向深山中飘然而去,这位曾叱咤风云的金仙,腰间缠绕着不动尊明王的大法力,此刻连路都走不动了。

梅振衣飞出敬亭山,径直来到庆教寺上空,在云端上朗声喝道:“不动尊明王,请现身一见。”

“这里没有不动尊明王,只有老僧善无畏。”善无畏的神念传来。

“云端之上,仙家妙语声闻,如此称呼你也无不妥,不论你是何皮相,请现身一见。”梅振衣毫不客气的答道。

眼前风云变幻,善无畏的身形凭空出现,双手合什道:“敬亭山神之事已了,梅真人还有何指教?”

梅振衣:“此事已了,那么前事皆消,你还要留在此地吗?我是来逐客的!”

善无畏:“因何逐客?”

梅振衣:“不谈圣旨,不谈你的国师身份,不谈脚下这座寺院,就以你我两位修行人论。我将敬亭山送给清风为金仙道场,你却挡在山门前立大毗卢遮那法座。俗话说行事担责,我不能送人家这样一座金仙道场,故此前来驱逐!”

善无畏:“你是自己要来,还是为清风来?”

梅振衣斩钉截铁道:“是我自己的事。”

善无畏一指脚下的庆教寺:“此寺已立,若以修行人争端论,当演法论高下,你要与我动手吗?”

梅振衣点头道:“不错,依自古修行之规,既然是我上门,那就由你划道吧。十日之后,我当登门请教。”

说完这句话,梅振衣转身正要走,善无畏又道:“几人出手?胜负又如何?”

“届时再谈,今天只是告诉你一声!”梅振衣留下一句话,头也不回的走了。

飞天而行尚未回到青漪三山,就觉得脑后生风,一股凌厉的法力拍了下来。梅振衣早有警觉,却并未躲闪还击,一缩脖子叫道:“师父,您老人家轻点!”

钟离权出手却很重,一扇子直接把梅振衣从天上拍了下来,落入妙门山中。梅振衣刚落地,钟离权也落在身前,一把揪住他的衣襟道:“臭小子,你吃错药了?竟然要与不动尊明王约战,将他驱逐?……我正在万寿山与镇元大仙饮酒,被你惊下了界!”

梅振衣作揖道:“弟子无奈,正想禀报前因后果,并非狂悖,而是当有所为,却惊扰了您老人家。”

钟离权扯着他衣襟一直未松手,胡子翘着,瞪大眼珠子道:“莫说师父我,漫天神佛全被惊动了。包括镇元子在内,各菩萨、金仙,于世间有缘法者几乎全部下界,都到了芜州!”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