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五卷:双塔寺
第268回、善无畏龙行虎步,张妖仙画地成江

绿雪答应一声正准备回山,清风又叫住她道:“明月一直在神木林闭关,不知山外之事,你不要告诉她。”

绿雪走了,知焰问道:“仙童,你为何不告诉明月?”她与梅振衣也在飞尽峰上,站在清风身后一脸愁容。

清风轻叹一声,叹息声如拂过山野的清风:“明月是仙灵不染之气所化生,看见她,如见世上至真至纯,心中有万般躁念烦扰,也可止息安然。……明月不染,勿因我而染。”

梅振衣作为旁观者心里很清楚,这件事不论前因后果谁对谁错,都是无法善了的。假如梅振衣因故开罪了某人,那人一言不发冲进齐云观,砸了孙思邈的牌位,梅振衣能善了吗?整个青漪三山的弟子能善了吗?如果没有交代,那这个门派就不必存在了。

绿雪那一箭,在大毗卢遮那佛像开光时射出,当着跪拜迎奉的天下高僧之面,崩碎了无量光法身落座的人间道场。在天下佛门以及仙界佛国眼中,她已象征外道之魔,事实如此。

按佛国的司职,应该是韦驮天菩萨下界来降伏,但是韦驮天没来。那就说明要在世间解决这件事了,按高人行事的缘法,应该是善无畏来找绿雪。寻址、立寺、协商道场、指定住持都是大唐国师善无畏经手,出了这种事他应负责。

梅振衣曾亲眼见到善无畏展示修为境界,就在米迦勒与加百列到访青漪三山时,很显然在加百列之上。以清风去天国之前的修为,很显然不是善无畏的对手。

与加百列天国一战之后,这位仙童变得有些心神恍惚,总是若有所思还时常走神,这对于一位金仙来说是不可思议的。梅振衣自从历苦海劫之后,虽然还有困惑烦恼,但元神清明从无恍惚,修为自然有此境界。地仙尚如此,金仙又怎么可能?

清风虽然一副时常走神的样子,但从龙空山回来之后,梅振衣感觉到这位仙童的修为隐然更上一层楼。具体有何精进,梅振衣也说不清楚,他毕竟没有金仙境界。但不论清风有何精进,这么短时间,恐怕仍不是善无畏的对手。

清风既然说了他会承担事责,当然不会把小小山神绿雪扔出去顶缸,假如出了什么争端冲突,他怎能应付善无畏呢?

不要忘了敬亭山中不止清风一位金仙,还有另一位金仙明月。如果清风与善无畏相斗不敌、明月会不会帮忙?她一定会帮的!

但是谁见过明月出手与人斗法?别说见过,连想象都很难!那样一个天真烂漫的小女娃,会染上杀伐斗狠之气,与人施法相搏,那她还是明月吗?

明月自从化生之日起,一直在清风的呵护之下,哪怕成就金仙之后失去了天地灵根的荫蔽,清风也一直在翼护她。但从另一个角度,无论见到世上多少勾心斗角乌烟瘴气,只要有明月在身边,见到她的至真至纯,诸般躁念烦扰尽消。

所以不能简单的断言,清风与明月彼此之间谁的收获更多?

如今遭遇这种事端,清风未必能搞定,却不想把明月卷进去,干脆不告诉她。听到他那一句“明月不染,勿因我而染”,梅振衣与知焰都颇有感触。

“仙童,你精擅推演之功,今天的事情很容易料到,难道你是故意如此吗?”梅振衣开口问道。

其实今天的麻烦对于清风来说事先不难预料,甚至用不着推演之功,他应该了解庆教寺大毗卢遮那佛像开光的一瞬会发生什么,也清楚绿雪行事的脾气,还有那样一句交待,就能想到今天的后果,所以梅振衣怀疑清风是故意的。

“我也说不清。我虽然不喜善无畏在此立寺,但也不会故意毁无量光法身坐像,从龙空山返回后,我应该直接赶到芜州的,就不会有这件事发生了。但我却忘了,去了无名山庄玲珑塔上定坐,现在谈及为时已晚,可能在有意无意之间吧?”清风微蹙眉头似是自言自语的答道。

“我也说不清”、“我忘了”、“可能在有意无意之间吧?”这番回答让梅振衣有些哭笑不得。

知焰问了一个很实际的问题:“仙童不欲告诉明月,但怎能瞒住她?”

清风:“我会送明月离开。托二位一件事,在我未返回芜州之前,如果善无畏来了,不论想什么办法,暂时先拖住他,不能让他先上敬亭山,否则绿雪难测。”

知焰:“善无畏会在仙童不在时到芜州,又会对绿雪不利吗?”

清风:“金仙推演,不会有错”。

梅振衣还要追问,就在此时敬亭山上有一道无色透明的风柱直冲云霄。既然是无色透明,怎么能看见呢?首先神识中有感应,其次这阵风像是一根冲激而起流动的水晶柱,折射出七彩光芒璀璨生辉。敬亭山一带万籁无声,但神识中却可“听”见世间各种流风卷过的声音。

清风挥袖飞到敬亭上空,大袖银丝展开罩住这折射七彩光芒的神风,以神念道:“神器呈风节已炼成,明月出关了。”

……

“清风哥哥,呈风节炼好了,比携风扇的妙用只强不弱,能弥补瞄日鹊不如射日弓之憾,你对九天玄女宫可以有个交代。”在敬亭山中,明月对清风说道。

呈风节看上去是接近三尺的竹节状长枝,又象一把细长的如意。细长的枝节手柄,一大一小两端略弯的弧曲造型。它完全是透明的,没有任何一点杂质,却十分夺目,穿过它可以看见各种色。四周山林光影透射或折射其中,汇聚琉璃世界剔透而璀璨。

如此精美的一件神器,由清风炼化材质赋予妙用,经明月之手最终成形,可以媲美世上任何一件工艺珍品。

清风伸手揽在明月的肩上,柔声道:“这些年辛苦你了,还要再辛苦你一趟,将这两件神器送进九天玄女宫,我与你一起去浮生谷,路上有话对你说。”

明月的神情微有一丝困倦,就像一个小孩子刚睡醒,眯着眼睛笑道:“清风哥哥为何要对我说辛苦?既然要去九天玄女宫,现在就去吧。真阳宫主与持月仙子对我都很好,我也想见她们呢。”

……

此去九天玄女宫已是熟门熟路,二位金仙飘然穿越人间来到九天玄女宫所在的浮生谷中,明月突然停下了脚步。清风问道:“你怎么不走了?”

明月:“清风哥哥不是有话要对我说吗,怎么这一路都未曾开口?”

清风看着她,神色很复杂的问了一句:“明月,我们在一起多少年了?”

明月眨了眨眼睛道:“按人间岁月算,在昆仑仙境闻醉山一千二百年,来到人世间有一百零二年,清风哥哥问这些做什么?”(作者注:明月所说的一百零二年,是从大唐贞观三年,公元629年;到开元十九年,公元731年。)

清风:“这些岁月,我求过你什么事吗?”

明月:“没有啊,清风哥哥没什么事求我,就算有什么事,不必你开口相求,我自会帮忙的。”

清风:“我现在就有一件事要求你。”

“好啊,清风哥哥你快说,我一定做。”明月的神情很高兴。

清风却没有直接说,又问了一句:“你还记得四十六年前,沙和尚来芜州传旨封绿雪为敬亭山神吗?当时我要带你走,人间去处是哪里?”

明月:“就是九天玄女宫啊,它是独立于人世间开辟的金仙洞府,后来绿雪把我们留下了,清风哥哥到底有什么事?”

清风:“据我推演所知,又会有一道圣旨到芜州,削绿雪的山神位,敬亭山中会很乱,不适合你修行,你就留在九天女玄女宫好吗?带着瞄日鹊与呈风节去,真阳宫主一定欢迎你留下。”

明月:“绿雪本就无意称山神,削了山神名号她不在乎,但会不会损她的修行?”

清风:“不会,我保证她不会有事,你不相信我吗?”

明月:“我当然相信清风哥哥,我能帮什么忙?”

清风弯腰刮了她的小鼻子一下:“你会与人动手打架吗?”

明月天真的摇头道:“不会,但是梅振衣他们很会。”

清风:“那你就帮我另一个忙,留在九天玄女宫,免得让我分心,等事情都过去之后,我会来见你的。”说话时俯下身来,将明月抱在怀中,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

……

清风离开浮生谷时,背后有一女子的声音喊道:“仙童请留步!”

清风转身道:“持月,怎么是你,真阳宫主呢?”

持月上前施礼:“真阳宫主见明月持瞄日鹊与呈风节来,十分高兴,很欢迎明月留在九天玄女宫,我们也都很喜欢。……但非常不巧,宫主她正欲历化形天劫求证金仙,交代抚尘掌管宫中事就闭关了,闭关前让我来向仙童致谢。”

清风淡淡道:“谈何致谢,不过是赔偿所借之物。……真阳欲证金仙?灵台化转之功不易证,化形天劫玄妙异常也凶险异常,她能发此愿,祝她成功。”

持月:“仙童面带忧色,是否有为难之事,不知我能否帮忙?”

清风摇头道:“我没有什么事烦劳你,若真想帮忙,请照护好明月。”

持月的神色甚是温柔:“说来惭愧,明月金仙的修为超出九天玄女宫所有弟子,莫说照护,应是恭敬请教才对。”

清风露出了微笑:“明月的心境,并没有前辈仙家的自觉,当年在闻醉山时,她就当自己是普普通通一药园童子,在九天玄女宫恐也如此,但有她在身边,对你的修行大有好处。”

持月看着清风,表情有羞怯之意:“清风前辈的心境,也是少年情怀,不知能否有缘见到你风流逸彩的法身真容?”

清风有些尴尬,下意识伸手理了一下鬓角道:“如你所见,就是我此时的真容,告辞了,有缘自会再见!”

……

清风带着明月离开芜州的当天中午,善无畏就到了,身为钦差直入芜州府宣读圣旨——芜州及刺史以下官员,皆罚俸禄半年,念无余过,原职留用以待察裁。

芜州刺史张宗岳暗自松了一口气,这样的处罚他还是能接受的,虽是无妄之灾,但谁叫他摊上这种倒霉事呢?芜州大小官员谁也没跑掉,都跟着罚俸半年。

这件事原本用不着国师善无畏亲自来一趟,但善无畏还请了另一道圣旨,非得他自己来不可,与当初的智诜一样。所不同的是,智诜是来封山神的,而善无畏是来削山神封号的。

善无畏向皇上请旨,罢黜武则天当权年间册封的敬亭山神,李隆基准了。善无畏又请旨,请赐朱砂御笔,他要亲往芜州批削山神之位,李隆基也准了。

这是很明智的做法,善无畏没有直接到敬亭山找绿雪或者清风的麻烦,也没有再纠缠谁是谁非。既然敬亭山神是武则天下旨封的,他就请旨罢黜。当今已无人能动用人皇印,单凭一道圣旨废不了山神,所以善无畏再请旨以御笔朱批,亲自上敬亭以大法力削去绿雪汇聚地气灵枢合原身一体的山神福缘。

他是奉旨而来,明面上无人能阻挡,而且他这么做有充分的理由,必须对天下佛门有个交代。别说绿雪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就算绿雪的修为远在他之上,善无畏也得提笔上山。

在芜州府传旨之后,善无畏谢绝了刺史的款待邀请,一个随从也没带,提着朱砂御笔独自一人出城,直奔敬亭山而去。

在青漪江边,迎面有两人拦住了他的去路,其中一人喝道:“大唐国师善无畏吗?若是去敬亭山,请你止步。”来者一人手持空桑柄分水刺,另一人手摇玉骨扇,正是张妖王与徐妖王。

说话的是一袭轻衫的徐妖王,已经展开法力切断善无畏的去向。善无畏不惊不怒,合什道:“贫僧奉旨而来,请二位妖仙莫拦钦差。”

徐妖王摇着扇子笑咪咪的说:“我等山野妖王,不打皇粮,不归王化,不于人间立基业,当然也不认识什么钦差。”

善无畏:“阁下脚下是大唐国土,若不服王化,亦莫干涉世间法,无由在此拦旨。”

张妖王摇身一变,化成一只比健牛还要壮硕的苍狼,目露精光,口吐人言道:“我这一世为狼,已修成仙道。若以仙家论,不奉人皇旨,若以世间狼论,亦不奉人皇旨。善无畏,你这个理由对我们说不过去。”

仙家高人不是街头的流氓混混,一言不合便掏刀子挥板砖,行什么事谈什么缘法,所行与所修相合,否则会自损修行。

善无畏看了苍狼一眼,点头道:“你确实可以拦我的路,你们是为了什么?”

徐妖王上前一步:“为了你呀,传个圣旨何必那么辛苦,在芜州府大堂上宣读一遍不就完了,这么大年纪何苦爬山呢?你要是觉得来一趟就走太可惜,我请你去醉春楼听曲,那多舒服呀?”

善无畏似笑非笑道:“声色靡靡,你自可享受,不应拉上老僧。你们是为绿雪而来,我若不上山,怎可善了此事?既然要拦路,那贫僧就闯关了。”

徐妖王折扇一合道:“慢着,你年纪不小了,性子怎还这么急?你号称国师,应为举国之师,琴棋书画想必样样精通,不如我们下盘棋如何?这样也免了一场斗法,你若赢了,我们自不会拦路。”

那边张妖王化回人身嚷嚷道:“老徐,别以为你会下棋就了不起,世上会下棋的高手多着呢,我和你赌十两银子的,你不是国师的对手。”

徐妖王一转身很不满的说:“凭什么赌我输?要赌就赌二十两银子!我赢了的话正好去醉春楼喝花酒。”这两人天生就是能打岔的主,说话间已经自己吵了起来,反倒把善无畏晾在一边,但法力横亘如山,仍然拦住去路。

善无畏并未理会他们在吵什么,微微一笑道:“二位妖仙不必争,你们拦路,我走路便是。”话音未落脚下一步踏出,法力冲击如波涛涌至,就算有横亘山脉在前,也能淹没出一条坦途。

争吵中的两位妖王脸色齐变,张妖王手挥分水刺朝地上一划,善无畏一步虽踏出,人却退到了江对岸!

仔细一看,不是善无畏到了江对岸,而是张妖王画地成江,从青漪江上游又引出一条同样宽阔的支流,在下游汇合。善无畏所在的那一片江滩,现在成了江心中的一座孤岛。

善无畏脚步不停,仍然向前踏出,然而这一片江面宛如奇妙延伸的结界,怎么走都在岛边原地。再看张妖王,随着善无畏每一步踏出,他都挥动分水刺朝江面画上一道,神情十分凝重,已经施展了最大的法力。

善无畏前走无功,只听一声真言诵出,张妖王的法力一空,不由自主向前迈了一步,人就凭空踏入江心岛中,而善无畏与他移形换位,一步又踏上了江岸。

“龙行虎步好威风!”善无畏刚刚踏上江岸,就听徐妖王喝了一声,前方一面玉骨屏风撞了过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