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四卷:阿罗诃
第266回、远求宝山寻万里,辞别寒潭不思归

且不提梅振衣在玲珑塔上定坐,芜州城外青漪湖边的齐云峰脚下走来了一男一女,男子一袭轻衫,头戴逍遥巾手摇玉骨扇,正是已得道成仙的徐妖王。女子明眸皓齿,约十六、七岁的相貌,笑容甚是柔媚,神情有些狡狯,竟是梅应行曾遇到的碧山潭弟子樱宁。

徐妖王拜访青漪三山,没有进入青漪湖走五湖山庄门户,而是直奔齐云观,这里一般是门中子弟出入洞天的通道,徐妖王熟门熟路也没拿自己当外人。

还没到齐云观门口,身后有一人喊道:“老徐,你也不我,自己就先来了。”

回头一看,正是张妖王,徐妖王笑道:“我们约好一起来青漪三山做客,顺便在附近人间走走,也没说一道来呀?”

张妖王:“真巧,一起出发,又同时到了,这丫头是谁呀?”

樱宁很乖巧的一撩裙裾躬身施礼:“昆仑仙境碧山潭弟子樱宁,见过前辈上仙。”

张妖王一摆手:“不必叫我前辈上仙,就叫我张妖王。”龙空山这些妖王很有意思,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的出身,哪怕成仙之后,也要在称呼上刻意强调。

樱宁立即答道:“两位妖王前辈率性洒脱,世外真趣仙人,从名号就能看出来,小女子能够结识乃三生有幸,望今后能有缘多多聆听教诲。”

张妖王呵呵一笑:“你这丫头,嘴可真甜,就不必多礼了。”又发神念冲徐妖王暗中道:“你从哪拣来这么个美女,还带到青漪三山来了?她可是碧山潭的弟子,不是龙空山的小妖。”

徐妖王以神念回道:“我在瑶池岸边遇见的,眨着眼睛可怜兮兮的求我把她带到人世间,说是奉师门之命到青漪三山来拜访梅真人,人长的漂亮说话也乖巧,这么点小事不至于为难,就把她带出了昆仑结界。我这人心善,一听说她也是要来青漪三山,万里路途呢,干脆顺道就把她送到这里来了。”

张妖王皱了皱眉,朝樱宁道:“你是来拜山的吗?真不巧,我在瑶池结界外碰见梅真人,他去昆仑仙境了。”

樱宁:“那太可惜了,不过没关系,我还可以拜访山中各位同道高人,我曾与梅应行小道友有约定,此番是特意来回访他的。”

张妖王有些惊讶:“你来找行儿那孩子?他能与你有什么事?”

樱宁:“谢妖王前辈曾在碧山潭送给行儿弟弟一件法宝,原是我手中之物,行儿弟弟与我约定再见面,届时也送我一件法宝。”她说话非常机灵,已经改口称紫藤上仙为谢妖王,而且称梅应行为行儿弟弟,十分熟络亲近的样子。

张妖王:“小孩家戏耍之言,难为你万里迢迢赶到这里。”又冲徐妖王暗中道:“我听谢妖王提过这件事,碧山潭有个女弟子见行儿拿着黑如意玩耍,想打他的主意,结果反而被行儿耍了。梅真人对这个丫头的印像不好,你怎么把她带来了?”

徐妖王暗道:“我又不知道这回事,再说了,就凭这小丫头的能耐,来了又能怎么样,还怕她在芜州搞出什么花样?”

樱宁不知两位妖王的暗中对话,仍然彬彬有礼的答道:“我与行儿小道友之约只是其次,主要还是奉师命来拜山,就算梅真人不在,也要拜见其它长辈。”

张妖王又问:“碧山潭派你来拜山?从昆仑仙境到芜州,你也没那么大本事啊?”

樱宁一撅粉唇,有些委屈的说:“我曾不甚开罪了梅真人,此次主动请命,顺便向梅真人道歉。我师父碧山潭掌门元湛真人虽有飞天之能,修为尚有限无法携他人穿越瑶池结界,所以也没送我,只让我自己想办法到人世间。要不是恰好遇到徐妖王前辈帮忙,我真不知怎么办才好。”

说话间已来到齐云观门前,刘海听闻通报,亲自前来迎接,一见面就行礼道:“二位妖王前辈有雅性来访青漪三山,欢迎之至,只可惜我师父不日前刚刚去了昆仑仙境。”

张妖王摆手道:“无妨无妨,我们不想烦他,就是来这里玩几天,顺便去各处看看。”

刘海:“那就请在听松居小住,还是你们原先的居所,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山中弟子。这位姑娘是……?”

刘海没见过樱宁,以为是徐妖王带来的女妖随从,心中诧异龙空山何时有这种秀丽可人的小女妖,怎么看也不像个化形的妖精?徐妖王笑着答道:“她是昆仑仙境碧山潭弟子樱宁,奉师门之命来拜山的,你接待吧,我们自去找龙腾与秋水。”

刘海:“龙腾与秋水已奉命出山,二位妖王去山中找鱼跃和双全打个招呼即可。”

张妖王和徐妖王自入青漪三山,樱宁代表碧山潭来拜访,不论门派大小,刘海当然要以礼接待。樱宁奉上了元湛掌门的礼物碧山寒露,刘海称谢,打算留她在山中盘桓几日,然后再准备一份谢礼让她带回去,这事也就完了。

然而说完客套话,樱宁又提了一件私事——梅应行与她有约,等再见面时,将紫藤枝还她并送一件法宝。她表示紫藤枝不要了,就送给应行弟弟玩耍吧,但想和应行见一面。

刘海一听这话就不好擅自做主了,应行一年多以前确实这么说过,就算他自己忘记了,刘海代表青漪三山也不能赖账,于是将樱宁迎入青漪三山,暂时也安排在听松居,他去了随缘小筑请示知焰与玉真。

玉真听说樱宁万里迢迢从昆仑仙境跑来找自己的儿子,对这个人也很感兴趣,特意与知焰一起见了她一面。樱宁表现的十分乖巧可人,应答很得体,很讨玉真的喜欢。玉真对她道:“难为你请师门之命特意来一趟,行儿不在山中,明日命人把他叫来见你,至于答应你的事情,总之不能让你吃亏便是。”

等回到随缘小筑后,知焰提醒道:“玉真妹妹,你真认为那樱宁就是为了行儿一句戏言,费这么大的功夫特意来到青漪三山吗?”

玉真笑道:“我又不是傻子,振衣是仙家高人,青漪三山在普通修士眼中也是一座宝山,能拉上关系有所获,岂有不想来的道理?她确实可能有所企图,但世人行事大多如此,我们也不必过于苛责。况且这丫头也挺机灵讨人喜欢,行儿最近读书练功颇为辛苦,见见远道来的玩伴也开心。有你和这么多高人在,还担心她能把行儿怎样?”

知焰:“妹妹心中有数,那我就不多说了,有李元中将军在芜州教导行儿,我们也可放心。”

书中暗表,碧山潭怎会派樱宁到芜州拜山?纯粹是她自己攒动的。一年多前谢妖王曾在碧山潭道场现身,后来樱宁随着元湛、元沛、元激三位前辈到无名山庄拜访过谢妖王。这一次经历,让樱宁见识到了什么叫仙家气象。

空桑山无名山庄道场凿建至今不过二十年,但山庄的营造之精雅,道场中药田园林开辟之神妙,来往修士修为之高超,门中器物之珍奇,都让她大开眼界,气象远远胜过传承三百余年的碧山潭。

无名山庄当然不能与万寿宗、妙法群山这些千年大派比规模,但对于小小碧山潭一派的晚辈弟子来说,此处就是罕见的福缘宝地啊!

这里还有一位仙界花神,有十座令人叹为观止的俪玉玲珑塔环绕道场,数百年来受碧山潭弟子敬仰的紫藤上仙也在此做客,协助一对道侣种植蟠桃园。梅振衣与大部分弟子都已经去了芜州,但就山中所见仍然可窥测这一派传承的景像。

樱宁又想起神器黑如意不过是梅应行手中的一件玩具,可知青漪三山的各种器物、灵药、天材地宝、传承法诀都大有来头,这些都是她极为羡慕的。既然梅应行当初给她留了一句话,她就有借口去青漪三山,总之想办法好好结交这个孩子,以梅应行的身份,自然能够给她带来极大的好处。

她是个颇有心机敢用手段的人,否则当初也不会谋取梅应行手中的黑如意,回到碧山潭之后,就天天向师父请命,欲去芜州拜山。这也不是什么坏事,元湛掌门不好拒绝,于是就答应了,但要她自己想办法去芜州,于是她就来了,其中过程不必再多述。

樱宁来到青漪三山时,梅应行正在白莽山中的潜龙渊旁,双手握金乌磐龙杖在地上一笔一画的写字,神情凝重满头都是细汗。

李元中既受梅振衣所托来教导梅应行,怎么不教他修行反而教他写字?事情还要从上个月说起——

那一天,梅应行终于将金乌磐龙杖吃力的从山下拖到了潜龙渊边,往地上一拄道:“前辈,我把你的棒子拿上来了,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乞丐站起身前笑着说:“我姓李名玄,你叫我铁拐李吧。”又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道:“好孩子,看见了吗,只要你肯用功,有很多事不是做不到,不过三个月时间,你就把金乌磐龙杖拿上山了。……听说你最近在私塾读书,会写字吗?”

他看似衣衫褴褛乱发蓬松,但是手却一点都不脏,连指甲缝都看不见一丝尘垢,摸着行儿的脑袋并不让人烦感,反而有一种柔和的力量拂过身体,感觉很舒服。

把这支金乌磐龙杖拖上山,梅应行也很累,此时他觉得轻松不少,抬头答道:“我当然会写字了。”

“会这么写吗?”铁拐李接过金乌磐龙杖,以杖划地如同运笔,在水潭边空地上开始写字,铁勾银划笔走龙蛇,不一会写成了一篇飘逸大气的《洛神赋》。

水潭边这么大的一片,有的地方土质湿软铁杖一戳就能陷进去半尺,有的地方土地干硬,还有山石分布。但铁拐李写的每个字都有脸盆大小,笔画都是一般深浅,笔意不断气韵不乱。

“我也能吗?你教教我呗,我爹总说我的书法笔力不够,我要是学会了,吓他一跳!”梅应行挠着腮帮子很佩服的问道。这回他学精了,不答会不会,而问自己能不能。

铁拐李将金乌磐龙杖插在地上,捻着乱蓬蓬的卷须道:“其实不需要我教你,法子你已经学过了,你能运转内劲把我的金乌磐龙杖拿上山就是基本功,下一步,要做到内劲运转充沛连绵,蓄势而发不散不乱,心境要定,心力要韧,心意要静。”

梅应行点了点头:“我再好好练练。”

铁拐李微微一笑:“小小年纪,也不需要像我这样在地上写出一整幅来,只要你能以金乌磐龙杖笔意不散写成一个字,就算功夫到了。”

梅应行摇了摇头:“铁拐李,你别看不起我,我至少也能多写几句,不信你就等着瞧。”

一个月后的一天下午,梅应行正在白莽山中练“书法”,阿斑跑上山来道:“行儿师弟,家里有客人,点名要见你,师娘要你回去一趟。”

……

梅应行见到樱宁很高兴,他毕竟是个孩子,有熟人大老远跑来找他玩,当然很开心。他说话算数,取出紫藤枝要还给樱宁。樱宁笑着摇头道:“行儿弟弟,紫藤上仙送你的东西,我怎会再拿回来?但你上次答应再见面时送姐姐一件法宝,我一直很好奇呢,究竟会是什么好玩的宝贝?”

梅应行一挠头:“你等着,我明天拿给你看。”他当年只是那么一说,现在早淡忘了,手中稀奇古怪的玩意不少,但在樱宁面前够面子的法宝还真不多,需要回去好好找找。

樱宁很自然的一牵他的手:“不着急,等多少天都行,这青漪三山真是仙家福地,姐姐好生欢喜,你带我四处参观一下好吗?”

梅应行主动当向导领着樱宁在山中玩赏。樱宁各处看得都很仔细,还不时好奇的虚心请教,梅应行装作小大人一般解答,心中很有成就感。以青漪三山的规模,细细玩赏半天时间当然不够,梅应行悄悄道:“樱宁姐姐,我明天逃学不上私塾,悄悄溜回山再带你玩好不好?”

樱宁眨着漂亮的大眼睛问:“私塾?”

一见樱宁不解,梅应行很得意的解释了什么是人世间的私塾,又介绍了梅氏立家塾之举。樱宁听完又问:“我可没有上过私塾读书,还是师父传法诀经文时教我识的字,弟弟最近在学什么呢?”

梅应行很得意的答道:“书法。”

樱宁:“你学的一定很好,如果有空,也教姐姐如何?”

“好啊。”梅应行答应的很干脆。

樱宁娇笑道:“我等着就是,你明天不要逃学,受学与修行相似,用功精进不可荒废,假如你逃学陪我玩,家中长辈会责罚你,也会责怪我。”

梅应行:“那我明天晚饭时再来,先送你一样法宝。”

第二天梅应行送给樱宁一样东西,一节精美的空桑玉枝,它是梅振衣以空桑木玉亲手炼制而成,一尺多长,带着天然的纹路与温润的黄碧光泽。它既可凝聚法力与人相斗,同时还可运转地气协助开辟药田、运转法阵辅助定坐修行,总之妙用非常多。

梅振衣却没拿它当法器,而是给了玉真公主,成为公主房中的一件摆设,合“金枝玉叶”的身份。玉真见儿子喜欢,就让他拿去玩了,现在又被应行送给了樱宁。

樱宁喜出望外,以紫藤枝换来这件空桑玉枝,她可是赚大了!这件法宝虽然威力不是特别大,但有多种妙用,恰恰都是修行人经常需要的。只有世间罕见的炼器大宗师,才可随手炼成这种东西,因为它不值得普通的修士费天材地宝花大气力刻意炼制。

收起空桑玉枝,樱宁的算盘珠子打的就更响了,希望在青漪三山继续待下去。这里的每一片药田的地气凿建与灵苗培植、洞天法阵运转、各种器物与灵药炼制、弟子习练的种种道术与法诀,就算旁观窥测,也有很多可琢磨的玄机。

但她毕竟是拜山做客的,不能常住此地,半个月后刘海特意命人请她前去,奉上了一份回赠碧山潭的谢礼,并请她给元湛掌门带话表示谢意——这就是送客了。

樱宁没法赖着不走,应行有些舍不得,塞给她两瓶瑞玫蜜路上喝。樱宁离开青漪三山却没有离开芜州,没过几天,梅应行在句水河边又遇到了她,又惊又喜的上前问道:“姐姐,你怎么还在这里?”

樱宁笑道:“师父让我出山时曾有吩咐,有机缘多在人间阅历行游,我看芜州是各派高人风云际会之地,也想多见识见识,故在此游历一番。”

梅应行笑嘻嘻的说:“恐怕不止这样吧?姐姐没有飞天之能,自己回不了昆仑仙境,想再找徐妖伯帮忙,人家也没打算马上回去,所以就只好在这里等了,对不对?”

樱宁轻轻拧了他的耳朵一下:“你真机灵,开口就揭姐姐的短!确实是这么回事。”

梅应行:“你放心,等徐妖伯和张妖伯回去的时候,再让他们帮忙送你就是了,举手之劳而已。”

樱宁:“谢谢你了,有消息就到这条河边,在对岸那棵大树下留字,我每天都会来看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