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四卷:阿罗诃
第265回、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情却有情

加百列收起两件天国圣物,看着清风,她的神色反倒有几分惋惜,缓缓开口道:“阁下能将命运之匙使用的如此精妙,已完全掌握了它的神髓,接受天主光辉洗礼,你可以成为天国的新一位天使长,掌管命运之匙。”

这句话说出来,别说梅振衣等人心中诧异,就连米迦勒等天使长神色都有些古怪尴尬,加百列这是要代表天国拉清风入伙吗?

清风看着加百列有些哭笑不得甚至无可奈何,很少见到这位淡然如风的仙童有如此表情,却没有答话。观自在忍不住开口道:“加百列,你今日之胜,占尽天时地利,未必修为更深、悟道更明,说话不要这么悖妄!请看清你面前站的人都是谁。”

钟离权开口截住话头道:“菩萨请勿多言,来之前有商定,只让梅振衣出面应答。”

观自在住口不再多说,加百列听了菩萨之语,眉头微蹙想了想又问清风道:“金仙阁下,若是你胜了,打算让我如何偿还那两件金仙神器?”

清风还是没说话,却看了梅振衣一眼。梅振衣赶紧上前拱手道:“若是清风仙童胜了,本打算让加百列大天使答应,将来能借你手中的秩序之刃一用。”

加百列看了看自己的右手,抬头道:“刚才这位佛国菩萨说我此番胜在天时地利,但天主的光辉不仅仅照耀在天国,清风金仙可以另约任何一个地方,我们再来一场演法论高下。若有这个打算,准备好了通知我时间地点则可,如果我胜了,你把那根头发还给我,如果你胜了,我答应将秩序之刃借给你一用。”

头发?梅振衣这才注意到,清风的银丝羽衣袖口上,不知何时多了一根金线。原来在刚才的最后一击中,他虽然败了,却顺手摘走了一根加百列前额上飘荡的头发,化作了羽袖上的一根金丝,为这一战留点纪念。

还是梅振衣开口应答:“好说好说,等仙童准备好了,自会通知你。”

清风又瞄了梅振衣一眼,虽然没开口,但那表情显然在说:“正合你意对不对,还在打小算盘?”梅振衣冲清风眨眼一笑,又抱拳冲对面道:“刚才的演法已毕,加百列大天使神通广大,佩服佩服!命运之匙也还了,暂莫节外生枝,该让韦昙居士找寻佛心舍利了吧?”

几位大天使对望一眼,同时点了点头,这时就听韦昙喝道:“找到了。”

他手中凭空多了一块石头,拳头大小普普通通,梅振衣以仙家神念也看不出任何异常来。他没看见这石头从哪个方向飞过来,此刻却知道了梅丹佐将它藏在身后试炼净土的深处,因为这块石头出现时,他感应到了整片炼狱之乡都微微颤了颤。

更玄妙的是,这块石头虽然普通,但它出现在韦昙手中的同时,整个天国都有奇异的反应,远处那座高山上似永恒不变的彩虹暗淡了下去,抬头远眺就是普普通通一座山。加百列等人的脸色都变了几变,观自在却微微一笑,抽出一根杨柳枝转身一挥。

这一挥,与清风方才手持命运之匙将天国仙界划开一道裂隙,竟有异曲同工之妙,但没有针对任何人施法。只见寒光与炙热交错的炼狱之乡中,就似凭空打开了一扇门户,多了一个空间的通道,从这里可以看见一片天地清幽峰峦不断,紫竹云岭间白鹤栖松柏。

一条大汉手持黑缨枪站在门户前,身后是一片紫竹林,威风凛凛的身姿比韦昙也不多让,正是普陀道场的巡山护法熊居士。

观自在的灵台化转之功,竟然从这里打开了通往佛国普陀道场的门户,当然了,这不是一条可以自由来往的通道,也不是说普陀道场就在天国的隔壁,而是说观自在可以直接从这里回到佛国,也可以带着能够进入普陀道场的仙家直接从这里回去,这份大神通不在清风金仙之下。

韦昙手捧佛心舍利也转过身来,躬身道:“多谢观自在引路。”

梅振衣喝了一句:“韦驮天菩萨,恭喜你归天复位求证道果,不知波若罗摩能否与韦昙结为道侣?你返回佛国这一瞬,若有一丝感念,请向佛心舍利请教斩心猿之法。”

韦驮天菩萨没有回头,在神念中答道:“请梅真人赐我大罗成就丹。”

梅振衣挥出拜神鞭,一片银光舒卷遮蔽天地,也有几分清风祭出银丝大袖的风彩,银光化雾罩住了韦昙也掩住了观自在菩萨打开的普陀山门户。等他将拜神鞭收起时,眼前的炼狱之乡已恢复正常的景象,观自在与韦驮天菩萨不见了,眼前站着炉鼎尽复的韦昙居士。

韦驮天归天复位证菩萨果,临去之前以佛斩心猿之法,将韦昙这一世之身留了下来,也弃了这一世所有的修行法力,韦昙不再是韦驮天菩萨的轮回之身,也不是他的历世化身。

韦驮天菩萨这么的代价,除了放弃韦昙这一世见知与修行法力之外,他返回佛国的本尊法身也不会恢复,还是面目狰狞的相貌,元神清明无碍,但炉鼎的寻常五官已毁。

后世很多佛家寺院中,韦驮天菩萨是伽蓝道场的守护与监督者,手持降魔杵,背朝山门怒目圆睁,盯着寺院中的僧侣与香客。很多人并不了解,这位愤怖菩萨其实是一尊瞎眼菩萨,他的眼睛什么都看不见,但心里什么都清楚。

来的时候是六个人,回来变成了五个人,观自在与韦驮天两位菩萨自回佛国,却又多了一个韦昙。他们穿越天刑又出现在青漪三山的方正峰上,梅振衣大大方方的拍着韦昙的肩膀道:“韦兄,波若罗摩在昆仑仙境无名山庄等你。”

这位魁梧的大汉有些腼腆的一笑:“梅真人不必告诉我,我从那里来,与波若罗摩道别时相约再见,犹在耳边。”

梅振衣也笑了:“倒是我糊涂了,你就是韦昙,自己的事当然什么都清楚。我答应波若罗摩,你若未走,我会亲自把你送回去。”

钟离权摇着扇子问清风道:“仙童,你回敬亭山吗?”

清风摇了摇头:“明月尚在山中闭关,有绿雪守护,我想去四处看一看,也去一趟昆仑仙境吧。”

自从与加百列一战之后,清风的神色就有些让人琢磨不透,一直在沉思,像是在考虑什么问题又像在回忆什么事情。他原先是十三、四岁的相貌与心境,此刻看上去仿佛长“大”了一些。

“心境”与“心智”是两个概念,当然不是指清风原先只有十三、四岁的心智,而是指自身存在的状态。身为金仙,阅历尘世中的一切无所不可,其心智与见知不是常人所能理解。

知焰:“仙童既想去四处看看,莫不如与振衣结伴,我们在昆仑仙境新立了无名山庄道场,您还没去过呢。”

清风横了梅振衣一眼道:“在天国,你是不是故意的?说出了欲借秩序之刃的话,就是希望我与加百列再斗一场,好打你自己的算盘?”

钟离权笑着一拉清风的衣袖:“仙童啊,这事可怪不了振衣,你自己早有这个打算,否则斗法时你摘人家一根头发干什么,难不成要当天材地宝?后来的事就算梅振衣不开口,也在你的推演之中,若论推演之功,加百列可不如你。”

梅振衣插话道:“他们不叫推演之功,叫大预言术。”

钟离权劈手用扇子敲他的头:“你小子什么都知道,什么算盘都敢打!”

梅振衣一捂脑袋:“师父别敲了,快到山下了,让晚辈弟子看见了不好。”

五人说话间走下方正峰,刘海率众弟子在山谷中迎接。钟离权先请韦昙与清风到餐霞阁小坐,梅振衣与知焰在随缘小筑正厅中听刘海禀报这一年来发生的事。也没什么大事发生,无非是弟子修行如何,刘海特意提及李元中已到芜州见过梅应行,行儿师弟这一阵子比以前用功多了,没事总往白莽山跑。

梅振衣心中有数并未多问,又嘉勉了刘海几句,最后道:“山中事你打理的很好,往后一切应多主动处理,还有一年便是青城剑派与孤云川斗剑之期,我交代你的事情办的如何?”

刘海:“云飘渺经常四处云游,四季书也鼓励他结交天下修士,看来将来想把掌门之位传给他。水无痕于孤云川中深居简出,只是潜心修炼,孤云川道场中全是女弟子,也很难打听出什么。”

梅振衣:“那你想怎么办呢?”

刘海:“斗剑之期已临近,我想分别派龙腾与秋水为使者,邀请这两人分别到青漪三山来做客,就说师父您为答谢四季书与屡归尘二位掌门的盛情相邀,有灵药赠送他们的得意弟子,辅助其修行也增添斗剑之妙,正想征求师尊同意。”

梅振衣点了点头:“往后这种事你自己做主,不必先来禀报我。我要去昆仑仙境一趟,留下几味灵药给你,待云飘渺与水无痕来了,你根据他们的修为所需炼成灵丹,如有不足,就在三山药田中采取,炼药之道你也学的差不多了。”

刘海领命而去,知焰道:“此番去天国一趟,见加百列与清风演法,收获颇大,我欲闭关领悟其中玄妙。”

清风与加百列在仙界演法论高下,能够亲身旁观可是太难得了,这种机会百年也未必能有一遇,尤其对于梅振衣与知焰来说,其中玄妙的大神通境界,需要在灵台中反复推演以求有所感悟。

梅振衣点头道:“深有同感,我也想闭关参悟玄通,只是要先送韦昙回无名山庄,再看看曲振声与立岚留在那里培植蟠桃的进展如何?”

知焰:“你不要着急回山闭关,清风仙童欲四处看看,你就与他一起行游,说不定收获更大。”

梅振衣有些感慨的说:“当年我奉武天后圣旨去洛阳,与清风仙童一道,收获多多也麻烦多多,一路撞见了法舟、韦昙、关小姐。……清风仙童除了明月之外,并不喜欢他人相随,你就不怕他烦我了,拿出金击子把我打回来,我可没加百列那么大神通。”

知焰俏皮的一笑:“你的脸皮那么厚,先跟着再说,反正顺路,如果他要赶你,你就走呗。”

……

清风与韦昙欲去昆仑仙境,钟离权要拜访万寿山,说是答谢镇元大仙上次的好意邀请,与徒弟打了个招呼先走一步又飞升了,他老人家一向来去随意,神龙见首不见尾。

梅振衣跟着清风这一路,却没有像上次那样遇到什么麻烦事,这位仙童一直面无表情,眼神望着不知名的远方若有所思,连一句话都没说。梅振衣本想找机会搭讪多聊两句,看他这副样子也把话咽了回去,落后几步与韦昙并肩飞天。

来到瑶池结界外,只见上方罡风阵一收,有一个人穿越结界飞了出来,梅振衣赶紧迎上去喊道:“张妖王,你这是要去哪里?”

来者正是张妖王永均,他正在展开神识四下搜寻,看见梅振衣拱手道:“梅真人,你们要去昆仑仙境吗?真是不巧,我正想到青漪三山做客呢。”

梅振衣笑道:“无妨,您请自去,无论我在与不在,你都是贵客,与山中的很多弟子也都熟了。……刚才你东张西望,神识展开数百里,在找谁呢?”

张妖王:“还不是在找徐妖王,本打算和他一道去人世间的,结果只看见他在瑶池岸边挽着一位不认识的美女,一眨眼就不见了。”

梅振衣:“那就不必找他了,你先去青漪三山,徐妖王自然会来,弄不好还带着那位美女。”

与张妖王告辞,三人穿越瑶池来到昆仑仙境,半天后就来到了蛮荒深处的无名山庄。一接近空桑山,梅振衣神识中有一种奇异的感应——波若罗摩花。他精通药性对此十分敏感,再看韦昙的神色,也望着山谷的方向在微笑。

等走进山谷远远的就觉得眼前一亮,只见无名山庄周围,开满了波若罗摩花,繁花似锦将这座山庄簇拥其间,宛如当年的佛国灵山。波若罗摩一直守望在山庄门前,望见韦昙,身形就像一朵云飞了过来,扑在了韦昙的怀中。

韦昙张开双臂抱住了她,这是有生以来的第一次拥抱,也是波若罗摩从仙界来到人间的期待。韦昙低下头,将脸埋在波若罗摩耳侧的发丝间不知轻轻的说了什么,而波若罗摩将脸贴在韦昙的胸膛上,洋溢着幸福的酡红。

梅振衣咳嗽一声道:“二位别后重逢,一定有很多话要说,那就去山庄别院中私叙吧,我们就不打扰了。”又转头向清风没话找话道:“仙童啊,你看周围这十座俪玉玲珑塔如何?”

清风一直盯着韦昙与波若罗摩在看,似乎对这个场面很有兴致,此刻才移开眼神打量四周道:“很不错的修行法座,谁凿建的?”

梅振衣:“龙空山的十大妖王。”

“龙空山?上次你去龙空山采药,是谁告诉你地方的?”清风突然问了一个很奇怪的问题。

梅振衣不解的问:“就是你啊。”

清风又问道:“我是怎么知道的?”

梅振衣有些摸不着头脑:“这你怎么能问我呢?”

清风:“我从未去过那个地方,当初以神念告诉你,自然说出了龙空山的方位。”

梅振衣:“仙童神通广大,地方未必需要去过才知道,可能是灵台远见,也许是生而知之。”

清风抬眼看着他:“你这是在指点我吗?”

梅振衣一摆手:“不敢,只是顺着你的话往下说。”

清风:“灵台远见,俯仰山河如掌上观纹,我所谓的‘去过’与凡人所谓的去过不是一回事,我确实没有去过,此刻想去看一看。”

梅振衣:“仙童连天国之门都能给踹开,想去一趟龙空山还不容易,正巧我也想去看看那几位妖王这些年在山中鼓捣了什么,可与仙童结伴。”

清风一挥袖,淡淡道:“你不是想去龙空山,只是想跟着我,我看就不必了,要么留在无名山庄,要么回芜州去吧。”

被人说穿了用意,梅振衣也不脸红,反而笑着道:“本来还想请仙童到无名山庄做客,顺便向你介绍此地景致,您这么着急走吗?”

清风:“我先去龙空山看看,还会回到空桑山,你若真想请我做客的话,就在这里稍等几日。”

梅振衣:“那仙童请自便,我在这里等你几天便是。”

仙人行事没什么好纠缠的,清风不让他跟着,梅振衣也就留在了无名山庄。曲振声与立岚一直没走,他们很喜欢这个地方,打算就留在此地修行了。谢妖王也在,帮着这一对道侣种植蟠桃,假如这里的蟠桃种植成功了,谢妖王想按照此地凿建药田与培育灵苗的经验,回龙空山也试试。

那一枚桃仁已入土发芽长的有一人高了,立岚又用插枝移栽之法种了不少小苗,在湖边的两座高塔间开辟出一片蟠桃林,大多有齐腰那么高,只要小心呵护应可以长成。灵苗栽植成功只是第一步,等蟠桃树完全长成开花挂果,按地气与物性推算恐怕还要九十年。

梅振衣见过立岚等人,又寻问了留守空桑山的弟子这一年来的情况,除了碧山潭掌门携几位弟子来拜访过谢妖王,也没别的事发生。于是他登上一座玲珑塔,在芙蓉玉法座上定坐行功,于灵台中推演参悟玄通,印证回味清风与加百列那一场演法,同时等清风回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