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四卷:阿罗诃
第261回、爱己身贵为天下,何喜获丰收寄寓

加百列走了,钟离权捻了捻胡须道:“仙童,她的修为比你不弱,若在天国交手,她能尽引灵台化转之功,再加上手中那柄无上神器,你恐非对手。”

清风不置可否的答道:“此番闭关炼器,我隐约有所堪破,无论胜败,知胜在何处,败在何处,对我都是缘法收获,难得她今日上门给了我这个机会。”

钟离权:“恭喜仙童修为更进,已开证太上忘情之境吗?”

清风摇了摇头:“大觉大罗,谈何容易,我尚未悟。只是在找寻灵台化转的由来,观天道循回之变,修金仙之极致,求大天尊、镇元子那般境界。不论怎么说,大天尊、镇元子的修为在我之上,首要不在神通法力,而是灵台推演之妙、化转自然之功。”

清风提到一种“果位”,没有具体名称,而是以“金仙境界的极致”来描述。比如玉皇大天尊开辟天庭,当有金仙依附于此开辟仙界洞府时,会自然延伸一片“新”仙界。东华帝君开辟方圆三千六百里碧桑洞,玉皇大天尊就能在灵台中推演化转,又在外围自然延伸出三千六百里仙界,总方圆达一万零八百里之广,仙灵之气与碧桑洞相类。

这是法自然之道的玄妙境界,否则飞升的散仙如何在天庭立足?其他金仙如清风就办不到,镇元子却可以办到,所以他会独立开辟出一片万寿山仙界来,虽然还没有其他的金仙来依附延伸开辟,但毕竟有这种玄妙,此功德、神通、福缘都甚为广大。

钟离权喟叹一声:“金仙境界的极致,也就如大天尊这般了。其实很多仙家,飞升跳出轮回之后,并无愿心历化形天劫成就金仙,而更多的金仙,亦不求太上忘情之道。不能说不求,而是不可强求,不知如何去求。”

清风:“太上之境我亦不知,想那镇元子也未必堪破,但大天尊应有所悟。不提他们了,你方才说我若与加百列在天国演法,她能尽引灵台化转之功,是怎么回事?”

钟离权:“天国的大天使,果位如天庭的金仙,也有灵台化转之功,不似天庭更似佛国,但与佛国又有不同。米迦勒与加百列曾经到访青漪三山,我与善无畏问过。”

加百列这等大天使,灵台化转之功依附于天国开辟仙界,按照他们的说法——“在心灵的世界里开辟天国,将美好的一切奉献给天主,这便是我的信仰与荣耀,我造化中的世界属于天主。”是不分独立的金仙洞府与外围延伸道场的,一切都是天国仙界的组成部分。

清风当初不在场自然不知,现在听了钟离权的解释却并不意外,淡淡道:“这一教的修行如此,求同却难存异,在人间将铺张业大,但天国气象终究有限,可惜了阿罗诃大天尊!”

钟离权:“若已达三生万物、太上忘情之境,对阿罗诃而言倒无所谓了。正如儒不可为庙堂律规,形而上则束;道不可为立国之教,教以条则异。——这些都是世人自造之业。”

清风:“我曾听江泉居开讲‘马大法王说救苦福音’,阿罗诃也曾如释迦一般于世间弘法寂灭,但终究假借神异弄人立教,三生万物或可,太上忘情未必,等去了天国,我估计还能察觉他的痕迹。”

钟离权微微苦笑:“如此说来梅丹佐在天国倒是个异数,能跳出藩篱前往灵山,只可惜所行有偏,终究自取斩。……还是不要谈他们的修行,谈你与加百列的一战吧。虽然不论胜负你都有所得,但对于别人而言是不一样的。你的修为确实不如大天尊与镇元子,甚至也不也不如观自在,你是仙家异数,但也仍是推演中的棋子。”

钟离权说话的同时发来一道神念,关于围绕佛心舍利发生的一系列事件的思考。事情是梅丹佐惹出来的,后来的背景就成为了佛国与天国之争。

韦驮天下界,前前后后牵扯出这么多高人来,这些高人互相之间的推演是混沌的,会在天国发生什么样的冲突很难预料。佛国当然乐见天国削弱,大天尊与镇元子等人也希望这场乱子越大越好。这倒不是说故意要给谁使坏,依因果、缘法趋避化转而已,谁会做对自家道统以及修为功德不利的事呢?

清风答道:“你也会推演,假若佛国众菩萨有心推波助澜,会怎么做?”

钟离权:“观自在定会要求带一个人去青漪三山听闻景教法会,就是心猿悟空,他可是佛国中头一号降妖除魔的狠角色,正可收拾那几位鼻孔朝天的大天使。”

清风接话道:“韦驮天也是佛国中降妖除魔的狠角色,向来出手无情,假若心猿悟空大闹天国,我们这些在场的人都会牵扯进去。”

钟离权点头道:“所以梅振衣一定要拒绝观自在的要求,既保证在天国不会出现混战,又要保证能寻回佛心舍利的下落。”

清风微微一笑:“所以我才会与加百列相约演法论高下,就是为了化混沌为清明,以一战代替可能节外生枝的争端,话已出口,只要斗法已定,以仙家境界,他人届时自不能再纠缠我等。”

钟离权也笑了:“仙童当初搅乱人身果法会出走五观庄,化清明为混沌,今日以一战抽身,又化混沌为清明,修为果然有所堪破,只是那加百列本人恐怕要与仙童牵扯上了。”

清风微微一撇嘴角:“我也无奈,是她自己送上门来的,惹一个总好过惹一窝。”

钟离权:“这一战的输赢,仙童可有把握?”

清风摇头道:“没有把握,但梅振衣一定希望我赢,加百列如何能替我归还那两件神器?你的好徒弟又在玩心眼,希望我将来能把她手中的战斧借来一用,让胡春去劈开龙首山。我若胜了,就帮他这个忙,我若败了,他的算计就落空了,另想办法罢。”

钟离权的笑容有些无奈:“我看见加百列手中的神器时,也想到了胡春。”

……

因为梅振衣对加百列的一番话,敬亭山外闹的动静不小,他自己在哪里?此时梅振衣尚未回芜州,而是去了华山寻访李元中。

李元中曾为马上将军,在战场上受过伤,借疗伤之际辞官归乡,后入山修道。他命仆人在华山幽谷中建了一座小院,常年于山中清修。

梅振衣对李元中有印像,此人是一位罕见的美男子,如果说梅丹佐的相貌是西方人的英俊,那么李元中就是东方美男子的表率。他的身材健硕,眉宇间有一种独特阳刚俊朗气质,五官分明神采天然,留着及胸的飘髯。

当年他随侍狄仁杰身边为护卫时,每一次出门都能吸引无数妇人少女的目光,李元中也以相貌英武为傲,非常注重保养,不仅常年习武强健体魄,还好养生全形之道。当年在彭泽时,就曾私下里向梅振衣请教过餐霞炼形之术。

他善养生,按现代的话说也很臭美,大男人喜欢照镜子。

李元中在战场上受伤后,回家养伤时做了一个梦,梦中有一人自称东华帝君,他从未见过却又感觉十分熟悉,不由自主就有崇敬之心。东华帝君对他说:“你曾于我有护法之恩,此世既好养生驻颜之道,我就传你一卷法诀,善护全形。”

东华帝君所传的法诀十分深奥繁复,梦醒之后李元中只记住了入门法诀,也就随之习练,果然有效!他本就文武双全,悟性与资质都十分出色,修为精进很快。

奇异的是,随着修为境界越来越高,后续的法诀自然在神识中记起,就似在那个梦中早已印入灵台深处。李元中对神通法力并不太在意,渐渐习以为常自然而然,他的炉鼎容颜三十年来果然丝毫未衰,英武俊朗一如往昔,所行便是所愿,所修便是所求。

有一个习惯倒是一直保留,他还是喜欢每天对着镜子抚美髯自赏,哪怕到了华山中清修时也一样。在狄仁杰去世三十年后,李元中已有飞天之能,脱胎换骨修为圆满知常。

他在梦中得传仙家法诀,按密宗的说法,有梦观成就。破妄大成之后,李元中自悟了梦修之法,经常于定坐中元神出窍行游,于华山绝壁险峰间飘飞观赏,好生逍遥自在。

他尚未堪悟出神入化境界,此时所谓的元神离窍,实际上只是一缕离体的神识,假借出摄炉鼎之象,并无施法显形之妙。若无人护法,在华山野岭中这么做是非常凶险的,外在神识不能离体太远,也不能出游太长时间。

李元中知道其中凶险,但以此为乐趣,曾对身边僮仆说:“我若在定坐中一去不回,七日之后将我的遗蜕烧去,我一生爱惜形容,死后亦不愿在土下腐朽。”

阴神出游若受惊扰,不论多远片刻即回,丝毫没有阻碍,假如唤他也回不来,那就是入轮回去了。以李元中的修为,当然明白其中道理,故有此交代。

但凡事都有例外,李元中还真就遇到意外了,就在梅振衣找上门来的七天前。

那一天后半夜,李元中于定坐中元神出游,来到华山绝壁上的老君堂旁边,却碰见了一个“人”在峭壁上方凌空背手而立,目光扫来发现了他,正是多年前梦中见到的东华帝君。

李元中的元神赶紧过去打招呼,多谢对方当年的指点。东华帝君告诉他,自己曾下界为狄仁杰,见李元中资质与悟性都不错,又忠心耿耿护卫多年未出一丝差错,故归天之后梦中传法诀接引仙缘。

东华帝君还说道:“修道之人,爱己身贵及天下,以求炉鼎全形长生,本无厚非。但你执着一世形容太重,虽有今日修行成就,却难历苦海劫前世种种考验。如今你的修为已脱胎换骨圆满,却迟迟堪不到苦海岸边,实为心境未明之故。”

说完这番话又传了他一卷法诀,是出神入化以上境界的修行,却没告诉他怎样到达这一境界,最后东华帝君一挥手道:“有人找你,快回去吧。”言毕闪身消失不见。

东华帝君一消失,李元中立刻察觉到不对——自己的肉身炉鼎出事了!

听闻法诀之时,如在入境观中,恍然不觉华山绝壁上的天光变换,也浑然不知家中的僮仆摇撼肉身唤他,等到东华帝君离去,时间已经过了七天了。

家中僮仆在第二天就发现老爷一直定坐未起,没有像往常一样去登山餐霞,于是唤他,结果毫无反应,伸手一试,血脉不搏气息全无。一直等了七天,按“遗言”焚烧了李元中的“尸身”。僮仆不是修行人,老爷不在了,自然也不会继续守在山中,为省事连房子一起都烧了。

李元中神识收回的时候,炉鼎已毁不可挽救,下一瞬间就要入轮回了!此刻听见一声龙吟震荡灵台,紧接着“眼前”一暗,进入到一片无边无际的未知空间当中。

梅振衣带着梅毅恰于此时赶到李元中的清修之地,正看见这座院落被火舌吞没。梅振衣已是仙人,灵台不受烟火所阻,察觉到李元中体魄已毁,神魂无依下一瞬就要入轮回,随即祭出黑如意,施展此神器收摄元神的妙用,将李元中的神魂摄入其中。

暂收了李元中的神魂,梅振衣也傻眼了,他没想到千里迢迢找到李元中,竟是这样的结局。黑如意收了李元中的神魂,无非两个结果:一是将他放出来再入轮回;二是等到原有天年尽,神识从黑如意中自然消失再入轮回。

梅振衣与梅毅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是好,梅毅突然一指来时的路:“少爷你看!”

离蜿蜒上山小径不远的林中,一棵大树下靠着一个人,看似个衣衫褴褛、头发蓬乱的乞丐,一只脚蜷缩着,手边还放了一根枣木拐杖。梅振衣上山时没发现这个人,现在以神识扫过,竟然是个倒闭在路旁的“死”人,炉鼎完好生机可复,但神魂无踪。

他脑海中灵光一闪,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八仙中铁拐李的传说,随即明白了什么,长叹一声道:“原来如此!”

梅毅不解的问:“少爷什么意思?”

梅振衣一指倒毙的乞丐:“这将是李元中的炉鼎。”他一挥手,黑如意飞去,化为一片黑雾罩住乞丐的遗蜕,接着黑雾一收又飞回袖中,那乞丐咳嗽一声睁开了眼睛。

“梅真人,梅将军,你们二位怎会在此?刚才是你们救了我吗?”李元中睁眼,发现自己坐在一棵大树下,浑身酸软无力,就似经历了一场耗尽神气的斗法,不远处山上的院落已成火中残垣,而梅振衣与梅毅站在身前。

“李元中,你原先的炉鼎已毁,如今之身,来自一位倒毙山野的无名氏。”梅振衣直截了当的开口,伸手在李元中面前画了一个大圈,圈中银光显现宛如一面明镜,照出了李元中此时的形容。

黑面蓬发,卷须牛眼,衣不蔽体袒露胸怀,相貌极为丑恶。李元中下意识的站了起来,以手抚脸喃喃道:“我怎会成了这个样子?”身体还未站直就往旁边一歪,好悬没摔倒,这才发现“自己”的右腿有些跛,难怪树旁会靠着一根枣木拐杖。

“李道友,此无妨,我还剩一枚九转紫金丹,有移换炉鼎之功,以你的修为,只要服用此丹,未尝不可恢复前身炉鼎。”梅振衣在敬亭山中炼成六枚九转紫金丹,自己服用一枚,给了清风、钟离权、知焰、提溜转各一枚,手边还剩下最后一枚,此时很大方的拿了出来。

梅振衣递过去九转紫金丹,眼神中有考问之意,眼前人是不是传说中的铁拐李,就看他接不接了。

李元中正要伸手去接,空中忽有东华帝君的声音传来:“这就是你前世之表相,你前世为一容颜凶恶跛足乞丐,神魂散去倒毙路旁。”李元中闻言神情一肃若有所思,动作僵在了那里。

“我见你今生修行有成,心境却难堪苦海,何得仙道超脱?故借梅真人之手先显你前世之身,望你能有所悟,惜之慎之!”东华帝君的声音再度传来,这句话说完之后空中没有了声息。

李元中站在那里,脸色急速的变换,他也是颇有悟性慧根之人,观己所遇,听帝君之言,一念之间宛如顿悟,忽然求证了多年懵懂未解的心境。最后展颜一笑,开口道:“草脊茅檐,窗毁柱折,此室陋甚,何喜获丰收寄寓?”又朝天抱拳道:“多谢帝君点化!”

梅振衣与梅毅一起拱手:“恭喜李道友!”

李元中拿过了树旁那根枣木拐杖,一瞬间元神清明无碍,神气法力尽复。他腋下拄杖抱拳道:“元中也多谢二位,既悟道,就不贪得梅真人的灵丹了,好意心领。”

梅振衣摇头笑道:“既已看破,就无所谓执着,恢复清朗外相未尝不可,灵丹还请收下。实不相瞒,东华帝君推荐李道友为小儿应行之师,我故此寻来相求,这枚九转紫金丹,乃仙家束修。”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