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四卷:阿罗诃
第260回、基督随俗入中土,天主座前厝香炉

“梅先生,善无畏已将命运之匙送还给你,请问你什么时候去天国,寻回佛国圣物,将命运之匙交还?”加百列说话倒也直接。

梅振衣不想立刻归还这支金矛,他还想拿在手里多研究几年呢,但也不想与加百列翻脸,上前拱手笑道:“我欲往天国,请问大天使能够领路吗?”

他可以去天国,但加百列怎么能把人带去?这是个问题,加百列也愣住了,想了想答道:“以虔诚之心接受天主的光明指引,以你的修为,自然可以到达幸福天国。”

梅振衣微笑道:“那好,我这就前往大秦寺,在阿罗诃大天尊法座前焚香礼拜。”

他这样一位仙人要去拜上帝,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加百列又怔了怔,下意识的答道:“我当然不能阻止你,这就到大秦寺等候。”说完闪身不见了,惊得南鲁公府的门童直揉眼睛。

长安大秦寺,是唐代景教徒活动的中心,景教为了在中土生根,已经汉化相当厉害,大秦寺的格局与寺院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区别,只是在正殿的屋脊上立了一个高大的十字架。梅振衣未带随从,独自一人飘然到达大秦寺门前时,发现两边有景教徒列队相迎,正中站的是老熟人罗章。

这场面够隆重的,想必是罗章接到了加百列的召唤,立刻做好了准备。罗章眼神中有疑惑之色,但仍然满脸春风迎上前来道:“梅真人,真没想到您会来大秦寺进香,我已清退闲人,快请!”

梅振衣一挥袖,飞出一片东西,罗章张衣襟接住,两旁修士定睛一看,竟是十余枚金光闪闪的马蹄锭,御赐的黄金啊!这当然是打赏,各家的说法不一样,假如在佛教寺里就是布施,但在景教寺院里,有一种说法叫祈求救赎,反正都是给钱。这本应该进去了再赏,可是梅振衣在门口众目睽睽下就给了赏金,出手如此阔绰,旁边有的小修士眼睛都看直了。

罗章却不好多言,也不好意思提醒梅振衣,赶紧收起黄金迎梅真人入寺。现代的基督教堂里是不会有人烧香的,但是大唐的景教入乡随俗,布道大殿里也立了阿罗诃大天尊的法座,前面设着香案。

罗章恭恭敬敬点燃了三柱线香,递到梅振衣手中。梅振衣上拜天,下谢地,当中将香敬于炉中,这是按道家的仪式。他在法座前行的不是五体投地礼,也不是指心躬身礼,而是晚辈子侄见外姓尊长的长揖礼。

净手焚香已毕,罗章将他迎到小厅说话,简单的寒暄别后之情,梅振衣问道:“我欲请一位景教高人,能详解贵教修行入门心法者,到芜州青漪三山布道。本想请你去,不料你已来长安大秦寺受职,在芜州可有人推荐?”

罗章一拍大腿:“还真是巧了,犬子罗含现为芜州景福寺主,我写一封信,你带给他便是。他在芜州若有什么事情,请梅真人多关照,我也希望他能与你门下弟子多结交,此为私话,就不必与外人道了。”

罗章推荐了自己的儿子罗含到青漪三山布道,实际上是希望儿子多了解各教修行之妙。梅振衣带着罗章的书信出来,大秦寺门外又看见加百列旁若无人当街而立。

再看大秦寺门前那些修士,却是对加百列视而不见,原来这位大天使并未显露出身形,只有梅振衣能“看”见她。他迎上前去,以妙语声闻道:“大天使,您是在等我吗?”

加百列的表情柔和了许多,毕竟作为一位能到景教寺中焚香拜见阿罗诃大天尊的仙人,梅振衣在她面前赚了不少印像分。加百列答道:“你可曾受到天主的指引,找到前往天国的道路,何时能前去?”

梅丹佐被斩灭后,天国还有米迦勒、加百列、拉斐尔、乌利尔等大天使,对于梅振衣要带韦昙等人来寻回佛心舍利之事,其它几位大天使内心中都有所忌惮,谁知道对方会在天国闹出什么乱子来?只有加百列心眼最直,做事也最认死理,一心只想追回命运之匙,故此十年后又主动来找梅振衣。

各位大天使在天国的职责不一样,比如梅丹佐掌管的是命运之匙,米迦勒掌管的是审判天平,而加百列手中那柄银色的战斧,叫作秩序之刃。

梅振衣从虚空中抽出金色的长矛,只在加百列面前显现,以手轻抚道:“大天使,你可知这支长矛究竟怎样落到我的手中?斩灭梅丹佐非我之功,有一位金仙因此损毁了两件神器,他若不点头,我怎能私自带着命运之匙去天国?”

说话时伴随妙语声闻,告诉了加百列一件事——

为了斩灭梅丹佐,他借来了两件神器,射日弓与携风扇,有一位金仙清风承诺归还。结果在那一场战役中损毁,他出天材地宝,清风与另一位仙童明月耗费炼器之功,正在敬亭山闭关炼制两件妙用类似的神器,这是他们付出的代价。

天国的圣物是圣物,难道金仙的神器就不是神器了吗?清风不炼成那两件神器了结此事,梅振衣断不能将命运之匙私下交还天国。事情不能这么做,要不然就让米迦勒大天使用审判天平来“量一量”,是不是该这样?

所以梅振衣会在清风炼成神器出关后,邀请与当日之事有关的人,在青漪三山中听闻景教徒的布道法会,然后一起去天国寻回佛心舍利,再交还命运之匙。他也请加百列放心,表示一定会竭力促成此事,让这位固执的大天使迎回天国圣物。

庆教寺已建成,善无畏撒手不管了,梅振衣还打算拖延时间,不想太早去天国交还命运之匙。他也不想为难加百列,甚至在向她示好,暗示归还此圣物代价甚大。

梅振衣要在青漪三山招开景教法会,让佛道仙家感受阿罗诃大天尊的光辉,加百列也不能反对这种“好事”。至于时间嘛,要看清风方不方便了,这位仙童有资格也有理由与加百列谈判。这样的话,可以攒动清风提条件,将来借秩序之刃一用。

梅振衣以为加百列会与自己再多商量几句,不料这位大天使一点头:“好,就依你说。”她一跺脚,走了!

……

芜州,敬亭山,这一日风清云淡,柔和的阳光洒在不远处的青漪江上,渔歌声飘荡,点点波光映衬着稀疏帆影,一派祥和景像。

正午时分,突然一道光焰从敬亭山深处冲天而起,热烈无比直射苍穹。青漪三山餐霞阁中定坐的钟离权忽然睁开眼睛,眸中神光爆射望向天空,接着身形冲天而起飞出三山洞天来到敬亭山上空。

钟离权手中仙风扇连连挥舞,隐去这炙热光焰向外的爆射之威,同时以仙家神念朗声道:“恭喜二位仙童,炼成神器出世!”话音未落又低喝道:“何人擅闯金仙洞府,请止步!”

有一女子飘飞而来,已落在敬亭山金仙洞府门户前,正是加百列。钟离权在高空施法镇住神器出世之威,一时没有来得及阻止。眼前无路,加百列却举步前行,一步踏出,光影晃动,一位绿衣女子妙曼身形呈现,拦在前方道:“这位姑娘,莫闯敬亭,否则我不客气了!”

在现代人眼中看来,绿雪与加百列,分别代表了东西方古典之美。加百列看见绿雪现身有些好奇,停下脚步问道:“人形的生物,你是谁?”

绿雪:“我是敬亭山神绿雪,为二位金仙守护洞天,你又是谁?”

加百列:“我是来自天国的加百列,连日守在附近,见神器开光景像,想必是清风金仙神器炼成,有事找他,不想与你这渺小的人形生物为难,要么请清风出来见我,要么让开道路,我自去见他。”

“不见!”绿雪说话更干脆,身形一转已经消失了,眼前只是摇曳斑驳的一片竹林,怎么走也走不进敬亭洞天。以绿雪的脾气,连善无畏都吃过她的闭门羹,何况是一脸傲然、素不相识的加百列?

加百列一见这番情景,眉头微微一皱,伸手祭出了一柄银色的战斧,挥起斧刃向前奋力一划。眼前的竹枝没有被砍断,而是光影一分似乎空间被切开,出现了一条蜿蜒的登山小径。她手中的神器果然厉害,修为真是高超,竟然打开了敬亭洞天的门户。

耳边传来绿雪的一声轻斥,洞天门户前无数碧光涌现,像很多条随风飞扬的长帘卷向加百列,带着运转整座山的力量。加百列神色一紧,一转斧柄,斧刃在自己面前横着切了一记。

绿雪突然感到自己的力量一晃,似乎被切开了一个无形的缺口,这里是她的山神道场,加百列就站在其中,但是这一斧切过,仿佛分隔出另外一个空间,有一片地气一瞬间不受绿雪的控制。

碧光并没有被斧刃切断,仍交织着卷来,加百列却似站在遥不可及之地,碧光怎么也卷不到她身上。此情景很有些像左游仙初遇清风时祭出昆吾剑,御器飞击却怎么也击不中清风。

加百列虽未伤人,但绿雪等于在神识中承受了虚空一切,不由自主发出一声惊呼,碧光瞬间收回,敬亭道场的门户没有掩住。这时钟离权喝了一声:“休得在此斗法。”他已经落下云端来到加百列身后,手中仙风扇也朝加百列挥出。

又是一片碧绿的青光涌现,看似与绿雪的法术差不多,但效果却神妙多了。加百列不敢大意,一转身手中战斧飞旋,身前的空间划出一道道无形的裂隙,将钟离权挥出的碧光仙风一一化解,引入不知名的空间中。

加百列并未还击,而是开口说道:“钟离权,我见清风有事,你不必斗法,可帮我唤他出来。”

钟离权还未说话,加百列身后有一人喝道:“何人闯我洞天,还在门前擅动法器?”随着话音一道炙热的光焰射出,天空洒落的阳光在也这一瞬间陡然热烈。

以加百列的修为,对方一动手神识就有感应,背后有薄膜状的光晕羽翼凭空出现,银色的战斧绕着身体划了个圈,变换身形面对敬亭山方向。那一道光焰如箭,竟然射碎了加百列切割出的空间裂隙,正击中银色的斧面。

众人的神识中就听见“砰”的一声,战斧陡然发出一片炽光,加百列身形往后急退。她身后就是钟离权,但却没有撞上,手中战斧一翻又切出一片奇异的空间来,退入其中消失不见。不远处银光一闪,斧刃凭空划出,加百列出现在那里,金色的长发有些凌乱,人也显得有些狼狈。

再看敬亭山的洞天门户已经隐去,原地却站了两个人。清风右手扶着绿雪,左手拿着一把不到两尺长的小弓。这张弓的弓弦金黄色半透明,弓脊是火红色的,上面还雕饰着飞羽状的纹路,这纹路似乎是活的,流动映射着光辉。

这张弓就是清风与明月新炼成的神器瞄日鹊,用来还给九天玄女宫取代原先的射日弓,神器新成第一次出手射的却是加百列。假如是梅振衣遇到这种事会先开口劝解,但清风仙童可是谁的帐都不买,见加百列在自己门前生事,拉开瞄日鹊直接就给了她一箭。

加百列在施法与钟离权对峙时被清风射了一箭,等于被偷袭,这一下也吃了亏。清风并未连续追击,一箭射出,众人停手罢斗,他问加百列道:“你是谁,为什么要见我,又何故出手?”

加百列将战斧在胸前一横,问道:“你就是金仙清风吗?”

清风点了点头:“我就是清风,你找我吗?自古仙家,没见过你这样拜山的!若是想寻仇,请说明因由。”

加百列收起了战斧,手按心口浅浅行了一礼:“我叫加百列,来自天国,守护在此已有月余,知你在山中闭关炼器并未打扰,今日见神器开光,故来相见。”

说话时伴随妙语声闻讲明了因由。原来这位直性子的大天使姑娘在长安听了梅振衣那番话,就直接跑到芜州来等清风出关。今日见敬亭山上空神器开光景象,等不及就上门见人,小树精绿雪的态度很漠然,关上山门连话都没多回一句。

加百列行事很冲,挥出秩序之刃打开了门户,倒不是一定想打架,而是不愿与绿雪再废话,打算直接入山去找清风。不料钟离权与清风先后出手,差点引起一场乱斗。梅振衣的那番话,加百列也全部转述给了清风。

钟离权走上前道:“仙童,还是惊扰你出山了,贫道有负所托。”说话的同时也发来神念,介绍了加百列的身份,还有她与米迦勒到访青漪三山追寻命运之匙,恰好遇善无畏欲立寺,挡住两位大天使拿走了命运之匙,这一系列的事情经过。

钟离权的神念加上加百列的讲述,清风一念之间就清楚了前因后果。他一皱眉头望着远处庆教寺的方向,又看了加百列一眼,转身朝绿雪道:“瞄日鹊已成,呈风节还缺几分火候,明月一人可完成。……我要出关了,你守护在此地,我把瞄日鹊暂时交给你,往后再碰到高人以大法力惊扰,不必现身力斗,于神祠法座上汇聚山神之力,开弓辄射之。”

绿雪答应一声,低首接过描日鹊,转身走入敬亭洞天不见。钟离权摇着仙风扇道:“仙童要出关了吗?不能让梅振衣这孩子一个人陪着韦昙去天国,也不便牵扯无关之人,当日斩灭梅丹佐,也等于失去了追寻佛心舍利的线索,你,我,观自在都在场,应一同前去。”

清风淡淡问道:“怎么去?”

加百列站在一旁有点尴尬,此时插口道:“梅振衣曾说过,待清风金仙出关后,将请人在青漪三山招开景教法会,宣扬天主光辉,开示阿罗诃大天尊引渡心法。”

清风:“原来他把路给铺好了,我自然会去。梅振衣答应若寻回佛心舍利,再把命运之匙交还给你们,但需向我交代,话已出口那就如此办。梅丹佐失道而灭,我却因此损毁了两件神器,你今日想把天国圣物取回,欲如何与我说?”

加百列神色一寒:“你想怎样?修为如你我,行事不应纠缠不休。”

清风:“命运之匙还不还,是梅振衣说了算。但它不是我偷的,也不是我遗失的,你却因此在我门前妄动法器,惊扰我的修行。我与你约定,互展修为境界,你能够胜过我再说。否则我会阻止梅振衣,天国与佛国之事,你们自己了断。”

加百列看了看四周道:“这位金仙,你是想与我斗法吗?”

清风一指山外的十里桃花林:“我可不想在这里与你动手,毁人间此地无端造业。待我到了天国之时,你我再出手试法,不是喜欢挥斧子吗?给你一个机会尽情挥舞!既敢闯我的金仙洞府,你不会拒绝我的演法之约吧?”

加百列今天被清风偷袭一箭,受了些许损伤,再听他说出这番言语,立刻点头道:“一言为定,你赢了如何,输了又如何?”

清风:“我若输了,自认缘法,当助你换回天国圣物。我若赢了,你来替我归还九天玄女宫的两件神器,这是取回命运之匙的代价。”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