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山》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十四卷:阿罗诃
第258回、稚趣机灵添可爱,最是顽皮小孩儿

“小弟弟,你怎会一个人来到此地,你家大人呢?”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

小男孩回头望去,只见水潭边站着一名少女,大约十六、七岁的年纪,穿着碧色长裙,头上还戴着草叶编成的花冠。她尖尖的下巴,瓜子脸、单凤眼、粉色的嘴唇,细细的眉梢微微有些上挑,眉宇中有一种媚态,明亮的眸子显得有几分狡狯。

小男孩刚才机灵顽皮的样子不见了,面容一肃挺起小胸脯,端着架子显得有几分老气横秋:“你叫我小弟弟?可知仙家之形容不随岁月变迁,只显心境,说不定我是你的老前辈呢。”

他头发还湿漉漉的滴着水,以这样的表情说这种话,看上去说不出的滑稽。女子怔了怔,随即笑了,笑容如银铃般清脆:“若真是心境显形容,你也不会端着架子装出这副老态来,小弟弟,你手里的如意从哪里来的,是偷的还是拣的?”

一听这话,小男孩变得很紧张,抱紧黑如意向后退了两步道:“你,你是怎么知道的?我是偷偷拣来的,这不关你的事!”那条缠在腰间的树藤也跟着他身形一起向后飘荡,谢妖王只在暗中旁观并没有现身说话。

女子一指周围:“这一片地方都是我的道场,你在我的地方偷拣法宝,当然关我的事。小弟弟,你手里的如意很危险,不是你能拿的,不如交给我,免得别人找你麻烦。”

小男孩直摇头:“我为什么要给你?”

女子伸手抽出一根紫白色的树藤,回身向着水潭虚抽一记再往上一挑,只见朵朵浪花升起飞离水面,像一只只晶莹的蝴蝶穿梭纷飞。然后收了法术笑着对孩子说:“我这件宝贝好玩吗?比你手中的那支如意强多了。”

小男孩瞪大了眼睛就像看见了什么稀奇事,很开心的叫道:“好玩好玩,能给我玩吗?”

女子摇了摇头:“这可是紫藤上仙三百年前留下的宝贝,我为什么要给你玩?再说了,你会玩吗?”

小男孩腮帮子一鼓,很不服气的说:“我现在玩不了,等再过几年我学会了御器之功,自然就能玩了。”这一句话就露了底,他并非什么前辈高人,就是个连御器修为还没有的小破孩。

女子眨了眨眼睛又问道:“你手里的如意,自己会玩吗?”

小男孩摇了摇头,一副毫无心机的样子:“我不会,你会吗?”

女子:“我当然会,要不让我试试?”

小男孩噢了一声上前几步就要递过黑如意,女子正要伸手去接,他突然脸色变警惕起来,又退后一步道:“你要是不还我怎么办,不行,先把你的法宝给我。”

女子很大方的就把自己手中的紫藤枝递了过来,顺手接过了黑如意,脸上微显得色,身形向后飘退落在水潭上,仔细端详起这件法宝。

小男孩拿过紫藤鞭,顺手挥舞了一番,门户严密招式严谨,竟然是一套很精妙的剑法,就是身形步履间还显得功底不足。然后他又把紫藤枝抛向空中,围绕在周围穿过四面垂荡的藤条飞舞了一圈,又接回手中,隐然已初通御物之法。对于这么小年纪的孩子来说,这修为已经相当不错了。

“好玩好玩,真是好东西,送给我好不好?”小男孩拍手叫道。

女子眼珠子一转:“喜欢姐姐的法宝?那要拿你的法宝来换,我先看看值不值。”

“姐姐,你有御器修为吗?”男孩没有答应,却问了另一句话。

女子:“当然有,你刚才不是看见了吗?”

男孩很兴奋的说:“那你快试试这如意,我想看热闹呢!”

女子信手抛出黑如意,一道黑色的雾气在水潭上盘旋,半空的风与脚下的水都带出了漩涡。她面露惊喜之色,又接回黑如意握在手中凝神感应……

隐身的谢妖王暗自发出叹息,那女子取出紫藤枝他就认了出来,这是自己当年炼制的东西,那么来人应该是碧山潭的当代弟子。真是一代不如一代呀,这女子想骗小男孩手里的黑如意,却不知自己上了套,被那男孩戏耍了。

这小孩精的很呢,手里的法宝哪能那么容易让人骗去?不把女子手中的紫藤枝给拿走就算客气了。平时在无名山庄,谁见了他不是既喜欢又头痛,哪会打他的主意?

女子以神识御器身心一体感应,突然发出一声惊呼,就像遇见了什么惊骇欲绝之事,脱手将黑如意奋力扔了出去。她脚下一软,法力控制不了身形,扑通一声落入水潭,接着奋力卷起一道浪涌冲上岸来。

她头发上全是水,脸上不断有水珠滴落,不知是潭水还是冷汗?她一上岸身形一软半跪于地,挣扎了两下都没有站直身体。

她头上的花冠掉了,长裙也湿透了紧贴在身上,姣好玲珑的曲线近乎毫无遮掩的呈现。男孩站在岸边瞪眼看着,眼神中还有一丝好奇。

黑如意并没有落地,虚空中伸出一只手接住了它,紧接着梅振衣迈步现身,他穿着紫青色的道袍,发簪是一柄四寸长的金色小剑。他出现在水潭边袍袖一拂,扫干了女子身上的水汽,冲小男孩皱眉道:“行儿,你又在这里胡闹!”

小孩一见梅振衣,立刻老实了不少,辩解道:“我没有胡闹,这位姐姐帮我试法宝呢。”

梅振衣:“你偷的法宝吗?”

小男孩吐了吐舌头不再说话。梅振衣一出现,女子感觉一阵轻松终于能站起身来,有些狼狈的整了整衣襟,又露出柔媚的笑容道:“此地修士樱宁见过道友,我在此试炼法器出了一点意外,多谢道友出手相助,请问您尊姓大名。”

梅振衣:“撄宁也者,撄而后宁者也。看来你的修行,撄而未宁啊。……我叫梅振衣,来自人世间,请问你是哪一派弟子?”

女子一听对方来自人世间,表情立刻轻松了很多:“原来是人世间的修士,这昆仑仙境是不可乱闯的,我是此地碧山潭一派的弟子,祖师是寒山、易水两位仙人,这里就是碧山潭的外围道场。”

梅振衣不动声色道:“寒山、易水?我飞升天庭,最先见到的两位仙家就是你们碧山潭的祖师爷,说来还有点交情。”

女子神色一喜,赶紧单膝点地拱手道:“原来是前辈仙家,晚辈方才失礼了。……能否请前辈将手中的法器还给我。”

梅振衣:“为什么要还给你?”

女子一指小男孩:“此物修为不足不可擅动,拿在一个孩子手中实在太危险。况且这孩子的话前辈方才已听见,这件法宝是他偷来的,出现在我碧山潭的道场中,我就有责任留下保管。事情理应如此,冲两位祖师的面子,前辈也不会让碧山潭一派为难吧?”

她又冲小孩道:“姐姐刚才御器不慎落水你也看见了,这件东西你不能玩,你偷来法宝闯入碧山潭道场,碧山潭若不留下,待失主寻来不好交代。姐姐知道你年幼无知不是故意的,如果喜欢那根紫藤枝,姐姐就送你了。”

“好个伶牙俐齿的丫头,碧山潭弟子一代不如一代了吗?”随着话音,缠在小孩腰间的紫藤枝垂了下来,落地化为谢妖王。

樱宁吃了一惊,看了谢妖王一眼,突然醒悟到什么,俯身叩拜道:“碧山潭弟子樱宁拜见紫藤上仙,三百年后,您终于故地重游了?”她虽没见过谢妖王,但门派渊源的传说还是知道的,一见面前人由紫藤化形,又是如此形容打扮,应该就是三百年前曾在此地驻足的紫藤上仙。

在修行界晚辈弟子口中,“上仙”是一种敬称,并非一定指真正的仙人,想当年知焰来到世间妙法门,掌门鸣琴等人也称她为上仙。

谢妖王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你这女娃倒也机灵,一眼就认出我了,不错,我就是当年的紫藤修士。”

樱宁:“上仙大驾光临,请随我回碧山潭接受门中弟子的拜见。不不不,这样失礼,请这位梅振衣前辈将如意交给我,我回去报知掌门,下山恭迎。”

梅振衣又问道:“你还是要这柄如意吗?我记得它是这孩子手中之物。”

樱宁站起身来满面春风道:“梅前辈是我家祖师的故交,紫藤上仙也是我碧山潭一派的尊长,想必不会与我这个碧山潭晚辈弟子为难吧?您就算与这孩子熟识,也不能当着紫藤上仙的面,眼看着他在碧山潭道场拿着偷来的法宝离去。”

梅振衣笑了,看不清是苦笑还是嘲笑:“我与这孩子不是一般的熟识,他叫梅应行,小名行儿,是我儿子。我虽来自人世间,他却是昆仑仙境长大的,这位紫藤上仙在我的山庄作客,行儿偷拿了我的黑如意,跟着紫藤上仙跑到这里调皮,你听明白了吗?”

樱宁一瞬间也绷不住脸红了,她很有心机,可是一心只盯着黑如意,而紫藤仙人又突然现身,竟然没有想到这一出。这小孩是偷父亲的法器拿出来玩,而紫藤仙人竟是小孩父亲府上的客人,这下出糗可出大了!

樱宁咳嗽一声装作若无其事道:“原来如此,是一场误会!……两位尊长来到碧山潭,还请到洞府一叙,让晚辈们一尽礼数。”她的心里素质真不错,话锋一转丝毫不显尴尬。

谢妖王一摆手:“我不去了,你回头告诉你家掌门,就说我来过了。”

樱宁欲行礼告辞,眼睛却盯着行儿手中的紫藤枝。谢妖王看了她一眼,又朝行儿道:“小子,你若喜欢这紫藤枝,就拿回去玩吧,算是谢妖伯送你的。”

梅振衣:“谢兄,小孩胡闹顽皮,你怎么也袒护他,这不是他的东西。”

谢妖王一笑:“无妨,这是我的东西,当年留在碧山潭洞府的。”

那女子谋取黑如意不成,还落水差点受了伤,如不是梅振衣及时出现帮了她一把,恐还有龙魂咆哮声在神识中激荡,站都站不直。现在连自己的法器都让人拿走了,你说倒霉不倒霉?

这根紫藤枝是她师父给的法宝,但确实是紫藤上仙留在洞府中的,现在人家要拿走她也没办法,神情很是不舍却又无计可施。

樱宁连哭都哭不出来,方才就算梅振衣与紫藤上仙不出现,如果这小孩拿回黑如意带着紫藤枝跑了,她也没办法去追,事先根本就没想到那柄黑色的如意如此厉害,没有出神入化之能不可乱试妙用。那小孩没有御器修为也不会施展妙用,拿着反倒没事,估计就是想看她的热闹,实在是栽到家了。

她硬着头皮勉强行礼告退,向着远方的高山急行而去,身形显得有几分狼狈。

梅应行又露出了顽皮的神色,挥了挥手中的紫藤枝冲樱宁背影喊道:“姐姐,谢谢你的法宝,我先拿去玩几天,等下次见面再还给你,不要哭鼻子,以后我还有宝贝送你呢!”

梅振衣斥道:“就算谢伯伯把宝贝送你,你也应该把这根紫藤枝还人家。”

行儿一撅嘴:“她想骗我的黑如意,当我不知道吗?再说了,我留着紫藤枝还有用。”

“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偷拿我的黑如意,否则也不会惹事上身!这一次,我非得狠狠责罚你不可。”梅振衣已现出了怒容。

行儿吓的一缩肩膀,谢妖王赶紧拦住梅振衣道:“梅真人不必动怒,你要怪就怪我吧,是我与行儿开的玩笑,没想到他还真有种,把黑如意给摸出来了。”

谢妖王要到碧山潭附近采集独门饵药,行儿缠着他一定要一起来玩,谢妖王就说:“你如果有本事把你爹的神器摸出来一件,我就带你去。”结果行儿真把黑如意给摸出来了,若说由头,还真是谢妖王惹的祸。

说了半天,梅振衣怎会突然蹦出来这么大一儿子?梅应行是玉真之子,来到无名山庄两年后出生的,如今已经七岁多了。这孩子生来聪明伶俐,很受山庄中众人的喜爱,大家几乎都宠着他。玉真自然不必提,就连待弟子最严厉的梅毅,见到这位小少爷也板不起脸来。

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太淘气了,简直是天不怕地不怕,给他根绳他就敢从玲珑玉塔上往下跳蹦极,反正有那么多高人护着。尤其是十大妖王,对行儿更是喜欢的不得了,每天带着他胡闹,梅振衣虽有心管束,但梅应行在这种环境下长大,不调皮胆大是不可能的。

就拿今天的事来说吧,谢妖王和他开玩笑,这调皮孩子还真把黑如意给摸出来了。来到碧山潭边碰见樱宁打他的主意,他不仅不忌惮反而算计了樱宁一把。在山庄中自然没人和他计较,但在外面这样行事很不妥,他毕竟是个孩子,现在看起来是调皮可爱,将来未必对他是好事。

梅振衣摇了摇头道:“谢兄只是开个玩笑,但稚子之行不能疏于管教,回山庄之后,封于玲珑塔上禁足一月,好好收敛放纵之心。”

谢妖王摸了摸行儿的头顶道:“这一次我也帮不了你了,你就在玲珑塔上待一个月,拿着紫藤枝慢慢玩,我多采些紫藤蜜给你。”

说话间光影闪动,左游仙与知焰的身形凭空出现。行儿从梅振衣的书房拿走黑如意时,众仙人正在后院开蟠桃会,梅振衣立刻就被惊动了,与知焰和左游仙一起也跟在后面来看看这小子想干什么?

“左师兄,姨娘,爹爹要关我一个月呢!”梅应行一看见这两人就跑了过去,扯住知焰的袖子躲在她身后露出求情的神色。这孩子称呼知焰、谷儿、穗儿还有提溜转都叫姨娘,是知焰这么教的。

知焰并没有求情,而是柔声道:“你偷拿黑如意,引来了碧山潭弟子樱宁,又算计了她。樱宁虽然存心不正自食其果,但你毕竟是个孩子,不是点化机缘的高人,她若不醒悟悔改反而心存仇怨,而你本人并没有那种修为去化解,后果难料,爹爹罚你是对的。……你留着紫藤枝有何用,为何说下一次将紫藤枝还给她,又要送她一件宝贝呢?”

梅应行看着紫藤枝道:“我喜欢她!留着它可以再找她玩。”

梅振衣微微一皱眉:“胡说什么呢,喜欢谁,紫藤枝还是樱宁?”

梅应行:“当然是那位樱宁姐姐了。”

“为什么?”左游仙的眉头也皱起来了。

梅应行:“她敢算计我的东西,人聪明的很,却又算计不过我,多好玩啊?比山庄里那些小妖和晚辈弟子可爱多了!”

说句不好听的话,这不是犯贱吗?在无名山庄中确实没人敢算计这位小少爷,并不是因为梅应行有多聪明多厉害,而是他的身份特殊。就这样一个孩子自己放到外面去,手里拿着宝物的话,会算计他的人不要太多!今天碰着一个樱宁,梅应行居然还觉得新鲜喜欢,看来无名山庄确实不再是适合他成长的环境。

左游仙看了梅振衣一眼,以神念道:“那位碧山潭的女弟子,绝非善类。”这位左至尊自己当年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但不妨碍他这么评价别人。


阅读www.yuedu.info